袁斌:在公路上剪徑的現代大盜

標籤:

【大紀元2013年12月02日訊】政府執法部門和人員利用手中的權力,公然打著各種名目對百姓進行搜刮勒索,是當今中國的一種普遍現象,幾乎可以說是隨處隨時可見,有時甚至到了不顧百姓死活的冷血地步。剛剛發生的河南永城貨車主因不堪亂罰款喝下農藥自殺一事,便是這種冷血執法的又一樣本。

據媒體報導,11月14日17點多,貨車司機郭萬里開車和車主溫麗一起去送石料,在永城市沱濱路附近,被一輛交通執法車超車攔下,對方要他出示「票」。

所謂「票」,係指貨車車主向永城運政、路政執法部門事先繳納的超限罰款的費用,分年票、月票兩種。年票是向運政執法部門繳納,一年一次,每車 3000元,超載行駛不罰款。月票則向路政執法部門繳納,每月3000元。當時,郭萬里和車主都以為拿出年票就會像往常一樣放行,不料運政執法人員看了年 票後打電話叫來了公路局的人。

約5分鐘後,一輛流動治超車趕到。一看路政執法人員來了,郭萬里趕緊拿出10月29日剛繳過的罰款月票,有效期到11月29日。但對方堅持要罰款。僵持間,一個路政人員告訴郭萬里,現在超載貨車除了月票,還得再拿錢出來打點,才能放行。

聞聽此言,溫麗馬上乘一輛出租車離開了,七八分鐘後回來時帶了一瓶農藥。溫麗拿農藥對路政執法人員說,「你要不讓我過,我就死給你看。」路政執法 人員說,「那你死,你死跟我們沒關係」。溫麗毫不猶豫地打開瓶子,喝下了農藥。喝藥後溫麗的手和腳都在顫抖,但路政部門在場的幾位負責人立刻開車走了,執 法車也拒絕送人去醫院,最後,是家屬打120叫來了救護車,才將溫麗送到醫院搶救。

這一事件的曝光,揭開了當地有關部門借超載罰款之名搜刮勒索車主的黑幕。

郭萬里告訴記者,溫麗之所以拿命相搏,並不僅僅是為了當天的罰款,10月份他們剛被罰了好幾萬元。儘管他們按時購買年票月票,但執法部門要罰就罰,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

據溫麗的哥哥劉懷洲介紹,他們兄妹倆今年4月共同出資貸款買了兩輛貨車,每輛車30多萬,貸款首付20多萬元,每月需還貸2萬多元,被扣的是其中 一輛。從4月買車到現在,兩輛車跑運輸也就半年多,但光罰款就將近20萬,有時一次罰幾萬元。眼下,他10月份和11月份的貸款都沒能交上。溫麗跟車當 天,兜裡只有300多塊錢,是她和司機的飯錢。

另據知情者披露,路政和運政執法人員經費多是從罰款中出,「罰100塊錢,返(還)給(執法人員)70塊錢好處費,(合)一塊,然後決定怎麼分」。

試想,把手中的執法權力變成搜刮勒索車主的工具,借罰款之名強迫車主交買路錢,誰不交誰就別想正常做生意,逼得像溫麗這樣的車主最後只得以死相抗,永城運政路政部門的所作所為與在公路上明目張膽剪徑的強盜何異?

更有甚者,罰款時他們不請自來,緊逼不放,溫麗喝下農藥後,他們卻不管不問,毫無人性,冷血到了極點。在他們眼裡,只有罰款是大事,人命卻不算個 事。正如有網友所抨擊的:「請不要責備我冷漠,也請不要指責我無情,你的死與我無關,我只關心罰款。請不要忽略我鐵面無私,也請不要無視我執法尊嚴,你的 死與我無關,我只負責罰款。請不要給我講理,也請不要跟我論理,你的死與我無關,我只知道罰款。你的愛與我無關,你的恨與我無關,你的死當然與我無關。」

在輿論的一致炮轟下,據報導河南永城已著手調查車主不堪罰款自殺事件。我想說的是,假如溫麗沒喝農藥自殺,或者自殺了但事情沒被媒體曝光,當地執法部門亂罰款勒索車主的黑幕會被揭開嗎?而全中國類似這樣但沒被揭開的黑幕又有多少?

相關新聞
沈陽超市保安自曝罰款“黑幕”
大陸經濟適用房黑幕過多 面臨取消
天安門爆炸案五大懸疑 或包藏驚天黑幕
《失去新中國》揭中共「吸血附體」黑幕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喬治亞州視頻爆猛料 巴爾被警告
【思想領袖】努涅斯議員:拜登假裝贏得大選
車評:玩樂工作兩兼得 2020 Toyota Tacoma Ltd
【十字路口】川普三大戰場反擊「選舉政變」
【微歷史】恩格斯百年陰謀 結出2020美大選惡果
【西岸觀察】舞弊視頻主角現身 喬州州長變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