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事典︰葉天士虛心學習

作者 : 鄧正梁(正梁中醫診所院長)

(fotolia)

  人氣: 51
【字號】    
   標籤: tags:

葉桂,字天士,是清代的溫病大家,中國一代醫學奇才。他的《溫熱論》開頭大綱:「衛之後,方言氣,營之後,方言血。」衛氣營血成為後世溫病學辯證綱領。如此不世出的天才,在臨終前諄諄告誡子孫:「醫可為而不可為,必天資敏悟,又讀萬卷書而後可借術濟世。不然,鮮有不殺人者,是以藥餌為刃也。吾死,子孫慎勿輕言醫。」足見葉桂自我要求之嚴,與悲憫不願為醫者誤人命之心也。

葉桂不是天生就是名醫,他也是經過刻苦學習後,日漸昇華脫胎換骨的。葉桂父祖兩代均為醫,他自小耳濡目染,14歲就開始為人切脈看病,20 歲便譽滿江南,連乾隆皇帝尋訪江南都要特地給他診脈,並親筆賜匾「天下第一名醫」獎譽他。

葉桂的習醫過程是非常虛心的,年輕時在10年內先後拜了17位老師,一生忙於醫務,連《溫熱論》都沒有時間親筆寫,由口述弟子記錄而成。

葉桂的第12位老師是金山寺的一名老僧,經過是這樣的:有一天,葉桂碰到了他的一位老病號,紹興來的李甲。他很驚訝的是,本該病入膏肓的李甲,竟上京應試,容光煥發,神采奕奕的路過吳縣——葉桂的長駐之地。原來,李甲半年前來找葉桂診治消渴,但葉桂見其形銷骨立、面色黯沉的樣子,斷他活不了多久,也不可能赴京應試,就囑咐他回家養病,不要白忙一場。

但李甲自認命不該絕,仍未打消赴京應試的想法,恰巧在借宿金山寺時,長老見其病狀主動替其醫治,拿藥給他喝,並勸其住下調養,痊癒後再動身;李甲感動得積極配合長老的治療。半個月後,李甲的病豁然而癒,臨別時,長老託李甲向葉天士問候。

半年後李甲應試回來,途經吳縣,依約去向葉桂問好。葉桂一見真是驚訝了一下,哪像是患了消渴的人啊!頓時一股歉意湧上心頭,深感自己的醫道不及,便把「天下第一名醫」匾用黃綢緞遮住,上金山寺去求教那位長老。

到了金山寺,葉桂表現得格外謙虛恭敬,並用了一個化名,誠心乞求長老能收其為徒。長老見其態度誠懇,便道:「施主若不嫌山寺寂寞。那就住下吧!」葉桂雖已名滿天下,但此後仍是細心琢磨長老如何看病、下處方,體會其中奧祕。長老見其好學勤奮,也高興地答疑,還把一些珍藏的孤本給予葉桂閱讀。

輾轉半年過去了,葉桂已能與長老的思路不謀而合,深深體會其醫理。有一天來了腹痛的病人,長老的思路給予葉桂深刻的印象。

病人面色萎黃,憔悴不堪,腹脹如箕。知為蟲積腹痛,葉桂開了砒霜三分來殺蟲,長老竟不畏其劇毒,直接將藥改成一錢,並解釋道:「病患日久,蟲日益大,三分砒霜,擊昏不死,待蟲甦醒,其病反增,唯一猛擊,方絕後患!」葉天士後來真實的表明自己的身分,並服事長老至其去世,方才回家。

本文轉自第356期【新紀元週刊】「養生保健」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88/11065.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年四季不停地辛苦勞動才勉強得以溫飽,每天下地幹活真是一件苦差事。在陰雨連綿的日子裡,村裡的大人們雖然嘴裡不斷埋怨天氣不好,但是都會藉著下雨的機會,三五成群找一個僻靜的地方說古論今,自得其樂,享受難得的清閒。
  • 時光轉動,季節如歌!春的爛漫、夏的熱烈、秋的清曠、冬的凝重,大自然在四季的吟唱裏,向我們展現了四種不同的生命韻律。春種、夏長、秋收、冬藏,隨著四季的更替,農夫們也完成了一個收穫的週期。
  • 山海經》是中國最古老的地理書,也是一部包含著許多神話傳說的先秦古籍,包括《山經》五卷和《海經》十三卷。
  • 泉瀑涓涓淨,山花靄靄飛,白雲回合處,應是至人棲」,中國古典山水詩詞不僅僅是一幅幅能勾起人們美好憧憬的風景畫,而且使人能夠從中感悟到許多道理。
  • 2012年10月,位於中國古絲綢之路東道北段的寧夏西吉縣因雨水沖刷出土17枚銅幣,經鑒定,疑為中亞古「貴霜王朝」遺留的珍貴錢幣,引起考古和收藏界的關注。
  • 春天裏萬物生發,夏天裏萬物成長。在中華文明的夏日裏,則是文化成長的季節…
  • 界各地都有盜墓者,他們千方百計到古墓中去偷竊埋藏了千百年的金銀珠寶,古墓往往與世隔絕,使寶物歷經千年還保存得相當完好。在這終年不見天日的古墓中,盜墓者通常會認為裡面應該是伸手不見五指。可是他們有時卻驚恐地發現,在一些古墓的拱頂上,一盞明燈投射着幽幽的光芒。
  • 海外媒體報導:網路瘋傳「起義月餅」……其文中曰:據傳,元朝統治非常殘暴,害怕漢人反抗,規定一家一戶只可以有一把菜刀,不准私藏兵器。而漢人更不甘受蒙古人統治,朱元璋欲整合抗元力量,苦於無從傳遞消息。
  • 人類最早的航天故事,可以說是由中國女性來演繹的。家喻戶曉的神話故事中的主角嫦娥,便是人類最早的一位女「航天員」。人們把即將進入太空的首位中國女航天員,親切地稱為「嫦娥」,包含的就是這種感情。
  • 蔥鬱山川的雲飛水動,皆神韻天然,山水詩人則以新奇而雋永的筆觸,繪聲繪色的描繪出山川之美,給人以自然清新、境界開闊的特殊感受,一種超世拔俗之境悠然鋪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