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歷史今日】中共發起上山下鄉運動內幕

1968年12月22日,毛澤東發起「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政治運動,開展了全國範圍大規模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這場運動剝奪了整整一代人的青春,也撕裂了千百萬家庭。(網絡圖片)

人氣: 65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12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綜合報導)1968年12月22日,毛澤東中共在利用完紅衛兵後,處於對政治穩定威脅的考慮,把大量城市青年遣送到農村進行勞動,達到解散紅衛兵組織的目的,開展了全國範圍大規模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使得幾千萬年輕人的青春被荒廢,這場運動改寫了整整一代人的命運。它剝奪了整整一代人的青春,也撕裂了千百萬家庭。

全國範圍知識青年從城市「流放」到鄉村

1966年毛澤東發起「文革」政治運動,旨在打倒最高層的劉少奇等人。全國各地紅衛兵大串聯,掀起造反運動,在各地打砸搶,從此全國進入混亂狀態。6月13日,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發出通知,決定1966年高等學校招收新生工作推遲半年進行。6月18日,人民日報社論「徹底搞好文化革命徹底改革教育制度」,廢除高考制度。從此中國的大學十多年內無法正常招生。

1968年,紅衛兵運動已經持續兩年多,社會動盪和混亂無法制止。到1968年暑期、大學仍不招生,工廠仍不招工,六六、六七、六八三屆高中畢業生共400多萬人呆在城裡無事可做,成為亟待解決的社會問題。

1968年12月22日,《人民日報》發表毛澤東的指示:「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隨即全國各大城市、中小城鎮以及廣大農村的民眾及軍隊人員,紛紛冒著嚴寒和風雪,敲鑼打鼓,集會遊行,歡呼毛又發表「最新指示」。開展了全國範圍大規模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

1968年當年在校的初中和高中生(1966、1967、1968年三屆學生,後來被稱為「老三屆」),幾乎全部前往農村。文革中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總人數達到1,600多萬人,共有十分之一的城市人口來到了鄉村。

這是人類現代史上罕見的從城市到鄉村的人口大遷移。全國城市居民家庭中,幾乎沒有一家不和「知青」下鄉聯繫在一起。有統計稱,這場運動將中國10%的城市人口捲入其中。

毛澤東所發起的文革,到當時已經達到了清除劉少奇為首的「資產階級當權派」的主要目的,難以控制的紅衛兵逐漸成為麻煩,數量巨大的被利用的無業青年會對政治穩定構成嚴重威脅。把大量城市青年遣送到農村進行勞動,毛澤東藉此達到了解散紅衛兵組織的目的,但是幾千萬年輕人的青春被荒廢,無數家庭被強行拆散,這場運動也造成了各個層面的社會混亂。

有人認為這場運動是對人民的愚弄和變相迫害。林立果(林彪之子)等起草的反對毛澤東的綱領性文件「五七一工程紀要」指出,讓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是變相勞改。

有學者認為,上山下鄉使得本應成為學者專家的一批年輕人在鄉間長期務農,八十年代以後出現了知識斷代,學術研究後繼乏人的現象。

對於許許多多中國人來說,這場運動意味著他們被徹底驅逐、集中起來強制勞動,它剝奪了整整一代人的青春,也撕裂了千百萬家庭。

一些曾經積極參與過文革的城市年輕人,經過在農村的艱苦漫長的生活後,認為自己被欺騙利用,至此徹底放棄了一切理想。也有一些知青詛咒、報怨、痛恨那段經歷,返城後再也不願回到農村。

中共前副總理:「四不滿意」

曾經轟轟烈烈的城鎮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隨著文革的結束已經沉寂了。對於這個對一代青年產生了重大影響的社會問題,近幾年來,人們通過各種形式,不斷地反思、探索,以期得出一個公允的評價。如今上山下鄉運動過去45週年,人們早已理智地審視上山下鄉運動。

四月網最新報導稱,已故中共前國務院副總理李先念認為,「文革」以來,城鎮知青上山下鄉的有一千多萬人,而國家又從農村招工進城一千多萬人,先後花了六十多億元,買了「四不滿意」:知青不滿意,家長不滿意,農民不滿意,國家不滿意。

1978年「十一」後,國務院開會討論知青問題。李先念又稱:「說上山下鄉是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難道到工廠就不接受再教育?城鎮知青下鄉,鄉下農民進城,這叫公公背媳婦過河,費力不討好。」

下鄉時女知青遭強姦現象嚴重

去年中共「十八大」前,即將正式接班的中共第五代領導人中,為首的習近平、李克強都曾是知青。有關知青的報導和文章頻現海內外網站。
  
在「知青作家」鄧賢的筆下,文革期間的知青沒有出路,絕望、暴力、同居、混居……「你能想像的事情,都發生了」。上山下鄉時女知青身上發生惡性強姦案的情況十分嚴重,文革中和文革後不斷查出的女知青遭強姦、誘姦案件可謂觸目驚心。

在《中國知青夢》一書中,最叫人觸目驚心的,是以落戶在生產建設兵團為主的知青所受到的管制和欺凌。

作者謝軼群的原題為《一言難盡話知青:「青春無悔」純屬自我安慰》的文章說:「遼寧省一九六八年至一九七三年,共發生摧殘知青和姦污女知青案件三千四百多起,四川省三千二百九十六起……河北省,僅一九七二年姦污案一百一十九起。」

遼寧四川河北三省1968至1976年發生女知青遭強姦案超六千起。

《人民網》曾發表作者張衛的文章「雲南知青大返城來龍去脈」,其中寫道:1973年,雲南兵團共發生捆綁吊打知青1,034起,受害知青1,894人,其中2人被打死;調戲姦污女知青的幹部286人,受害女知青430人。

最先被揭露出來的女知青遭強姦惡性案件是黑龍江建設兵團第二師十六團團長黃硯田、參謀長李耀東兩人合夥姦污和猥褻幾十名女知青的罪行。

巴山所著「上山下鄉女知青慘遭蹂躪錄」曾在網絡上瘋狂轉載,該文揭示了大量被社會忘卻了的慘絕人寰的故事——女知青被生產隊長、大隊書記、軍官等幹部強姦摧殘……手裡握有黨票、團票、招工、調動、提干權,以及病退、困退權的色狼們,以這些好處為誘餌,姦污了不知多少女知青!

從1964年到1980年,全國上山下鄉知識青年達數千萬之眾,其中有一半是女知青。這上千萬女知青中,遭受色狼姦污的無法統計。大部份被侮辱過的女知青都不願暴露真實情況,因為中國的倫理道德將使失去貞操的年輕女性受到巨大的心理和社會壓力。

知青返城上訪大浪潮席捲全國

在經歷了10年艱苦和壓抑的生活後,雲南、新疆、黑龍江等墾區的知青遊行、請願、示威、罷工和衝擊政府機關等事件相繼發生,形成了席捲全國的返城上訪大浪潮。

1978年底至1979年初,被發配到雲南的知青們,終於忍無可忍地爆發了。在雲南景洪的上海知青丁惠民,首先給中共中央寫信,並接連三封公開信,要求回家。共鳴引來知青們從5,000人到1萬多人的聯名上書,他們認為只有造成一定聲勢才能引起上邊重視。然而信件如泥牛入海。在西雙版納6萬知青,雖然都有著共同的回家夢,可是不少人也在猶豫、觀望、擔心,在那個年代,丁惠民們被抓捕鎮壓的可能性極大。恰在此時,女知青瞿玲仙的非正常死亡,引發了大上訪的導火線。

知青們成立了「北上請願」指揮部,選出總指揮和代表,以「赴京請願」的方式展開了新一輪的抗爭。

為了抗議截訪,他們採取臥軌、絕食等辦法,致使貴陽到昆明的鐵路線中斷三天,而留在西雙版納的6萬知青,幾乎全部停工!為了聲援受阻的上訪團,知青們輪班上州委靜坐,並在州委大樓上,團團圍住了州委書記。

上訪團代表們繞道去北京,截訪失敗。隨後,中共發出文件,承認知青請願代表團性質合法,同時強調應該復工。此後,中共終於開始鬆動政策,允許雲南的上海知青返城。

雲南墾區的這場風波,很快蔓延到各地,即從1978年12月起,有21個省、市自治區(河北、山西、甘肅、寧夏、貴州、湖北、廣東、西藏除外)相繼發生了下鄉知青和支邊青年要求回城的集會、請願活動,到1979年2月形成一股聲勢很大的「回城風」。

到1979年末,上海到雲南各農場的4.76萬人,剩下300人,四川去的4.1萬人,只剩下500人。「大潮很快退去,農場留下一片觸目的空曠與荒涼。」

學者:希望上山下鄉永不會在我孩子身上重演

著名知青專家定宜莊、劉小萌所著、全面記述中國知青史的著作《中國知青史——初瀾》和《中國知青史——大潮》已被大陸出版社再版。

作者定宜莊介紹,該書曾於十年前出版過,並得到海內外讀者和媒體的好評,被媒體譽為「瞭解當代中國史」的必讀書之一。

《廣州日報》報導,最早提出「知青系」創作概念的廣東著名作家郭小東表示,時至今日,在知青作品或知青回憶實錄中,很少看到關於紅衛兵運動和知青運動,對國家民族造成危害,對具體的事物釀成悲劇的個人承擔的敘述。知青的個人記憶中,集體性地刪除了由無數個人所構成的「運動」,如對老幹部、對老師、對無辜人群的殘害、對傳統文化文物的踐踏,而是輕描淡寫地把罪錯歸咎於「以革命的名義」,知青們對此應有自覺的反省。《中國知青史》的適時出現,或許給我們的下一代一個交代。

曾為知青的史學博士定宜莊表示,她寫這書的初衷,是要告訴她的兒子和所有知青的孩子,這本書就是為他們寫的,我希望這樣的事情永遠不要再發生。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3-12-23 10: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