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功四天 一身重病全消

文/大陸大法弟子口述 同修代筆
font print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12月24日訊】我叫春子,六十四歲,家住唐山市郊區農村。

不堪回首的過去

我從三十多歲開始就全身是病,如心臟病、結腸炎、胃炎、風濕性關節炎、神經衰弱、視物不清等諸多疾病,手痛、腿痛、脖子痛,一宿最多睡兩個小時的覺,坐著抱著個枕頭瞇一會兒,時有胸悶、氣短、心慌、吃不進東西,走路都需要人扶著走。各種疾病折磨得我生不如死。唐山各大醫院我看遍了,多次住院,西藥、中藥也吃遍了,每天每頓要吃十來樣中西藥,病情毫無起色。家裏的積蓄花光了,實在承擔不起昂貴的醫藥費,只好出院回家等死。

那時我的臉色黑黑的,人瘦得皮包骨,大人小孩都不敢見我,說我像鬼一樣可怕嚇人。結果後來背脊柱上又長了一個大包,拳頭大小,硬硬的,本來全身沒有一個好地方,又加上腰病、背痛,不能直起腰走路,真是雪上加霜,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啊!

我多次想自尋短見,嚇得老伴兒、孩子、外甥女整天不得安寧,輪流悄悄跟在我後邊看著我。我經常大喊:「老天爺啊,救救我!救救我呀!」

理髮館門口的奇妙現象

正當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生死線上苦苦掙扎的時候,我得救了。一九九八年正月二十四日,在家實在難捱,我到外面走走,走啊走啊,當走到一個理髮館門外一個斜坡空當處,我停下不走了,坐下來休息,剛一坐下,就感覺「撲通」一下從身上掉下來像大石頭一樣的東西,立即全身輕鬆,心口窩不堵了,出氣不發憋了,氣出勻了,呼吸也正常了。我當天回家,足足睡了一宿覺,還能進食一點東西。

但是第二天不到晚上六點,病又犯了,又開始難受,我趕忙又去昨天休息的那個地方坐下來,同昨天一樣,又感覺從身上掉下一大塊石頭似的東西,胸悶、心慌、氣短又消失了,出氣又正常了,回家又睡了一宿好覺。

我想,為甚麼我在理髮店門口就感覺好受和舒服呢?第三天,我藉口理髮,走進理髮館想看一看究竟。店主小秦看我臉色黃黃的、黑黑的,沒有一點血色,問我是否生病了。我說:我身體有好多病,非常的難受,但我這兩天在你門口歇著時就感到很舒服。小秦就說:你修法輪大法吧。我立即答應說:「我學!我學!上哪兒學呀?上哪兒去修啊?」小秦告訴我學法煉功就在這個院子裏,這裏是一個法輪大法學法煉功點,能量場很大,所以我靠近這個煉功點就感到舒服,這就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我聽了之後顧不得已經剪了一半的頭髮,起身就往院子裏走去,發現好多人正在學法,每人念一段輪流著念。我坐下來聽法,立即感覺全身清爽舒服,舒坦極了,雖然聽不太懂,但是感覺大法好。學完法,一個叫李英的大姐告訴我明天早上煉功,問我是否來,我立即答應說我來!

第二天天不亮我就醒了,起床就往煉功點跑,老伴兒在我身後拿著藥追問我去幹甚麼,我回答說去煉功。到點上別人怎麼做動作,我就跟著比劃,動作也不準確。煉完功,李英姐把我領到她家,然後細心耐心的教我五套功法,一遍遍地教,直至完全教會,還送給我本寶書《轉法輪》。我一個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斗大字不識一個的人,毫不思索的就把書揣在懷裏趕快回家了。我叫老伴兒快念給我聽。這樣老伴兒念,我聽,最後老伴兒也加入學法煉功的行列中。

第四天,同修告訴我豐南胥各莊放師父濟南講法錄音,我當天騎上自行車就走,後面老伴兒騎著摩托車追我。我輕鬆地到了學法點聽師父講法,一聽就是六個小時,這次聽明白了,原來一身病是前生前世幹了不好的事情,欺負過傷害過誰造成了業力,是有因緣關係的,欠債要還。真正學法煉功這幾天,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嘔吐數次,吐出來的都是黑黑的、腥臭味很大的髒東西。煉靜功又聽到後背脊柱喀吧喀吧的響聲,周圍同修也聽到了,從此身體所有疾病全不翼而飛了,脊背上的大包也不知甚麼時候沒有了。

從胥各莊回來後,我就把老伴兒給我花了近一千元買的中西藥全都扔了,老伴兒心疼得不得了。但奇蹟出現了,我全身恢復了活力,走路一身輕鬆,眼睛也突然亮了起來,看東西清楚極了;我能吃飯了,能下地幹活了,能洗衣做飯了,我激動得淚流滿面,從未嘗過無病一身輕的感覺是啥滋味的我,想蹦、想跳、想唱。煉功點清理場地時,我搬磚頭、鋤地鏟土、倒垃圾都能幹了,好像有使不完的勁兒,渴了就喝點自來水,多少年不能喝涼水吃冷飯的我,竟然連喝了好幾口,而且像喝了神仙藥一樣,太舒服了,美極了。

我僅修煉學法四天,共十二小時,就恢復了健康,這種超常劇變,使周圍的人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親戚朋友、左鄰右舍、十里八村的鄉親們紛紛加入到法輪大法的行列之中,我就給大家請來了寶書《轉法輪》,組織了學法煉功點,每天晚上在我家學法煉功。

我就是要堅定修大法

正當我與家人沉浸在喜得大法的歡樂中時,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以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公開利用國家機器對修心向善追求道德昇華健康人生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瘋狂地殘酷地迫害。

我的命是大法給的,如果不學大法,我早就死了,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是師父救了我,給我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就是要堅定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進京正法,被警察從北京綁架到保定一個大院關了一天一夜。這一天一夜,我滴水未進,但沒感覺到渴、餓、熱,身上沒有不舒服的感覺,我堅信師父在保護著我。第二天下午,當地人員把我們從保定劫持回唐山,在當地派出所又關了一天一夜,派專人看守。派出所逼我去洗腦班,我就與找我的兩個警察講述我是如何從一個快要死的危重病人、僅修煉大法四天就變成一個健康的人。這麼好的大法,為甚麼不讓煉,不讓學,我就是要學,要煉,就是打死我也要學要煉,一學到底。警察聽了說:那你回去吧,在家好好煉吧。沒讓我表態、簽字、寫悔過書。

警察強迫大法學員交出大法書。我知道了之後,在其他人上交書的路上把大法書搶過來,抱回家收存起來。我從未交一本書,也沒給邪惡簽過任何字。

迫害十多年來,儘管歷盡魔難,但我堅定修大法的心從未動搖。我用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對恩師的感謝!我就是要堅定修煉大法,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圓滿回家。

(文章來源:明慧,責任編輯:杜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鄭強(化名)是八十後出生的,曾是腦癱患者,修煉法輪功兩年多,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 在今年上半年,李強(化名)的女兒,和貴州赤水的一名農村婦女,兩人都是癌症患者,因對法輪大法的態度不同,結果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命運。
  • 李敏(化名)的母親今年八十七歲,她很相信大法,有空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上帶著護身符,她還把護身符在街上分給別人,還和他們說:常念「大法好」得福報,免大災難。有一次李敏回家去掛大法條幅。她說:這麼好看給我一個,我掛了門外小樹上。李敏說:娘你真厲害,她笑了。
  • 青雲(化名)的父親今年八十九歲,曾經從樓梯上頭朝後摔下來,砸在排水溝坎上,沒事。又有一次,他在床邊跌倒,把兩隻八磅的暖瓶打破,內衣褲都被浸透了,人卻沒被燙傷。最神奇的是最近一次病重,在床上等死了,結果聽青雲唸唸《轉法輪》,現在又能走動了。
  • 李青(化名),家住青島即墨,一天突然不省人事,不會說話,身體也不會動了,疑似嚴重腦血栓症狀。老伴修煉法輪功,對著他誠念「法輪大法好」,他清醒了,自己也默念大法好,病症完全消失。
  • 鄭福(化名)五十五歲,家住吉林省蛟河市松江鎮的一個農村,由於生活的艱難,在人生道路上受到許多挫折,為此養成一個抽煙、酗酒的惡習,三十多年了,整日醉醺醺的,已經到了不喝不行的地步,手腳麻木已經喪失勞動能力,生活不能自理,下不了地、出不了屋,小腦萎縮,失去生活的勇氣。
  • 五月初的一天晚上,在雲南打工的劉重生(化名)忽然腰痛得死去活來,翻過來滾過去一夜未曾合眼。第二天一大早他抱著「落葉歸根」的最後想法,痛苦的支撐著病體回到湖南澧縣老家。妻子和兒子心急火燎地護送他到縣人民醫院檢查就診。檢查結論:高血壓(200/100mmHg),雙腎腫大,腎功能喪失,排尿困難。診斷為:尿毒症。醫生讓他立即住院治療,做透析。
  • 修大法 五、六十年的病痛消失了
  • 了凡(化名),今年二十一週歲。從小喜歡動物,十五歲時,放棄正常學業,學習了獸醫專業。
  • 一九九六年,李蓮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此走上了返本歸真的路。她明白了人活著的根本意義是為了返本歸真。她和同修們在一起學法、煉功、洪法。每天都感到有生以來從未有過的幸福、快樂和充實,無比感恩師父使她獲得新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