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今日】江澤民力主南水北調工程 危害巨大

人氣 193

【大紀元2013年12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明綜合報道)2002年12月27日,中共黨魁江澤民批准的南水北調工程在北京和江蘇、山東省施工現場同時宣佈正式開工。這個以給北京奧運供水為名上馬的工程,比三峽工程規模大2.5倍,王維洛等著名海內外專家認為其隱患比三峽工程更大、威脅的面積更廣,但其禍患卻鮮為人知。

江澤民藉奧運力主南水北調上馬 危害巨大

中共官方宣稱,南水北調工程是迄今為止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調水工程,工程橫穿長江、淮河、黃河、海河四大流域,涉及十餘個省 (自治區、直轄市),輸水線路長,穿越河流多,工程涉及面廣,效益巨大,包含水庫、湖泊、運河、河道、大壩、泵站、隧洞、渡槽、暗涵、倒虹吸、pccp管道、渠道等水利工程項目,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巨型水利工程,其規模及難度國內外均無先例。南水北調東線、中線的造價是5,000億人民幣,是三峽工程的2.5倍。

南水北調的東線、中線和西線分佈圖。(資料圖)
南水北調的東線、中線和西線分佈圖。(資料圖)

上馬如此浩大的複雜工程,中共對此並無科學依據和論證。「南水北調」最早出自毛澤東的幾句話。毛在1952年考查黃河,決定要建黃河三門峽的時候,說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要往南方借點水。

到江澤民出任中共黨魁時期,好大喜功的江澤民為了借舉辦北京奧運會給中共政權貼金,就以給北京奧運供水為名,硬批准「南水北調工程」正式開工上馬。對該河流的中下游環境造成浩劫性的影響。

本來中共計劃2008年水要進北京的,但是沒有完成,最後的完工日期推後到了2015年。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發表在《百家爭鳴》的文章揭開「南水北調」工程的多個鮮為人知的秘密,文章迅速在網絡上熱傳。

王維洛的文章揭示,這個工程勞民傷財,將對該河流的中下游環境造成浩劫性的影響。例如東線工程調水,將導致長江河口地區土壤鹽漬化等問題,中線工程則將造成武漢、湖北地區難以估量的損失。南水北調工程對環境造成的傷害,比三峽工程更為嚴重。

南水北調的渠道對中國生態的影響是什麼?王維洛披露,引水渠道破壞700多條自然河流生態。把中原大地所有的水流都給切壞了,就不要說中原大地兩邊水的成分不一樣、病菌如何影響當地的生態都不用說了,本身的水流都已經亂掉了。

如果中國真的要調水,就應該使用地下暗管,就像輸油管道一樣,埋在地下,又能省地、又沒有風險,還能避免人家搶水,能保證進京的水。可是江澤民之流必須讓老百姓看得見他的「政績」,還得讓天上的衛星能夠拍得到。

美國科學院的院士、1998年普利茲獎得主賈德‧戴蒙(Jaleaed Diamond),在他的著作《大崩壞》中稱,南水北調工程將會導致污染擴散、江水資源失衡,造成生態浩劫。
[[9]]
中科院院士:長江生態系統崩潰 無魚可捕

長江,作為中國和亞洲第一大河,哺育了中華民族。三峽工程、南水北調等大型工程對長江的無序開發也在近年達到高峰。大陸一些水利工程專家同生態專家一再發出「長江生態系統崩潰」的警告。

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中科院院士曹文宣,是目前中國資歷最老的長江生態系統專家之一,他認為南水北調、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改變是不可逆的,長江已經幾乎無魚可捕,長江上游水電梯級開發將對長江生態系統產生疊加影響,它未來對長江的生態系統、生物生存的影響,現在還不能預見。 

三峽工程完工後,長江流域最大的水利工程就是南水北調工程,漢江上游地區的跨流域調水要把漢江三分之一的水量調往北方地區。除了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一期,還有「引漢濟渭」工程。曹文宣認為,這造成漢江中下游的水量減少很多,枯水季節特別是一二月份,長江水可能就會倒灌進漢江。南水北調工程的「引江濟漢」,把長江水從沙市調到興隆,「引江濟漢」實施以後,必定會影響洞庭湖。所以洞庭湖提出來要在岳陽修建水閘,把水攔起來,否則洞庭湖的枯水期會大大提前。

南水北調西線對長江上游的生態環境影響會更大。相對而言,長江上游的生態系統更為脆弱,調水源區的生產、生活都會受到影響,需要慎重對待。
[[7]]

南水北調工程,大量污水排入山東東平湖,曾是村民們賴以生存的東平湖裡,密密麻麻飄滿死魚。東平縣銀山鎮顧龐村105戶養殖戶幾乎都破產。(網絡圖片)
南水北調工程,大量污水排入山東東平湖,曾是村民們賴以生存的東平湖裡,密密麻麻飄滿死魚。東平縣銀山鎮顧龐村105戶養殖戶幾乎都破產。(網絡圖片)

曹文宣表示,現在長江無魚可捕,捕撈的都是幼魚。白鰭豚、白鱘滅絕,江豚種群數量劇減,根本原因就是食物匱乏。例如,武漢東湖的生態系統面臨非常嚴峻的挑戰。過去,有很多野鴨、水鳥在武漢東湖過冬,現在沒有了,原因就是沒有魚蝦、水草等食物了。 

南水北調造成有些湖泊已成為一潭死水,鄱陽湖早就出現了「汛期一大片、枯水一條線」的局面。東湖生態系統遭到破壞,生物多樣性下降,水體自淨功能也隨之喪失。

現在東湖底泥中有很多有機污染物,過去曾是6個自來水廠的水源地的東湖,現在甚至都不能游泳。現在東湖就是一潭死水。長江污染問題集中體現在岸邊污染帶。沿線城市的飲水安全問題不容小覷,要對有毒污染物嚴加控制。舉個例子,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湖北沙市農藥廠的長江排污口旁邊豎了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兩公里範圍內,禁止人畜飲用」,但是路過的魚類不知道這裡的水質,不少經過的魚類在這裡就被毒死了。 

2011年8月14日,河南淅川馬蹬鎮白渡灘村的村民踏上了遷徙之路,目的地是遠近200公里外的社旗縣苗店鄉曹崗移民安置點。(大紀元資料室)
2011年8月14日,河南淅川馬蹬鎮白渡灘村的村民踏上了遷徙之路,目的地是遠近200公里外的社旗縣苗店鄉曹崗移民安置點。(大紀元資料室)

幾十萬移民被迫第三次搬遷

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表示,南水北調工程導致一共要搬遷30~40萬人,這其中大部份人已經搬過兩次了。

南水北調中線丹江口大壩因加高需搬遷移民34.5萬人,移民搬遷安置任務主要集中於2010年、2011年完成,其中2011年要完成19萬人的搬遷安置,年度搬遷安置強度即搬遷安置人口在國內和世界上均創歷史紀錄,在世界水利移民史上前所未有。

頭一次搬遷,是在1958年丹江口水庫建立時,採取外遷的手段,基本上搬遷在湖北省內,安置條件很差。到了文革時,移民們又偷偷地跑回丹江口庫區,在山上刨塊地,作為黑戶口,孩子也不能上學。移民生活很苦。

相比三峽工程,南水北調工程的移民安置得最差,給的安置費能到移民手中的不多。

為何大陸專家集體沉默?

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教授在三峽大壩擬議建設之初,曾經三次上書江澤民,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不可上馬之緣由。黃萬里直言三峽工程不可以修建,如果一定修建,將貽害無窮,最終將被迫炸掉。毛澤東前秘書李銳也在三峽開工一年後上書朱鎔基說,現在三峽停工還來得及。但是好大喜功,執意營造虛假「繁榮」的江澤民一意孤行,強行批准三峽工程。

可是,為什麼對南水北調工程,中國學術界集體沉默?媒體上也沒有像三峽工程那樣引起激烈的爭論就很快被中共江澤民當局批准了?

王維洛認為,三峽工程在中國的學術界造成了一個很壞的影響,開了一個很壞的先例。雖然知識分子沒有像當初黃萬里教授那樣被打成右派,但可被打成另類,沒有一分錢的科研經費,當不上院士等,所以專家都不說話了。

「本來應該遭到很多人反對的工程,可人們卻不說了。當知識份子不能自由地發出聲音時,不能自由表達他們的意見時,國家的災難就開始了。」

(責任編輯:謝東延)

相關新聞
北京水荒將限供 劣五類水入京 民恐飲糞水
【陳思敏】耗資5,000億 南水北調引致癌毒水入京
【史海】中共八一建軍前後被圍剿的史實
大陸恐怖高溫禍首 三峽大壩或成「人工屏障」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黃偉國:港八大學遭赤化 分三類型
【紐約調查】美國選戰白熱化 恐持續到明年1月
【有冇搞錯】拜登中國生意危害美國安全
【薇羽看世間】加強版川普 頻說錯話的拜登
【重播】FBI:逮捕5人 中共獵狐行動令人髮指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永遠不要社會主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