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今日】著名律師高智晟致中共人大的公開信

人氣 37

【大紀元2013年12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我實在、實在記不清楚爸爸的樣子,也不知道他說話的聲音。」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兒子高天宇曾眼淚汪汪地說,今年他已10歲。2004年,他的父親高智晟向中共全國人大致公開信,其第一次從法律和律師的角度談法輪功的問題。其先後三次上書給中共前領導人,揭露當局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真相,並呼籲當局停止滅絕人性的迫害。

為此,高智晟及其家人遭到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所掌控的北京公安系統前所未有的瘋狂的殘酷迫害,其至今身陷囹圄,妻兒被迫逃亡美國。幾年來,國際社會及高智晟的家人多次呼籲,要求中共當局立刻釋放高智晟。

高智晟與妻子和孩子在一起。(大紀元資料室)
高智晟與妻子和孩子在一起。(大紀元資料室)

高智晟身陷囹圄 當局剝奪一切權利

目前,高智晟被當局非法關押在新疆沙雅監獄。自今年1月份,高智晟的哥哥高智義千里迢迢看過弟弟,但被剝奪了說話的權利,不許家人問話,其真實情況外界無法得知。

到現在又快一年,當局以各種理由不讓其家人去看他,家屬聘請了兩位律師也不讓接見,也剝奪了他們的通信權。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曾說過,每逢快樂的節日,她和孩子們就很不快樂,因為這一天不屬於她們。

目前,在美國讀大學的高智晟的女兒耿格,已長得亭亭玉立,她和父親已分離4年11個月了,她每日每夜都在思念他,更為他的安危而憂心。

2006年8月,高智晟遭到當局的綁架,那年耿格才13歲,她和母親、弟弟一起在國保的監控、騷擾、恐嚇中生活,其精神接近崩潰,這一段的經歷她不願回首。

今年世界人權日前夕,耿格應邀參加了美國國會舉行的「讓我們的父親自由」為主題的人權聽證會。她希望美國採取實質行動營救高智晟,讓像她父親這樣站在前線的維權人士不會感到很絕望。

高智晟的女兒耿格(中)在美國國會舉行的「讓我們的父親自由」為主題的人權聽證會上發言。(攝影:李莎/大紀元)
高智晟的女兒耿格(中)在美國國會舉行的「讓我們的父親自由」為主題的人權聽證會上發言。(攝影:李莎/大紀元)

她說:「我在美國近五年了,我聽不到爸爸的聲音,收不到爸爸的信件,最近一次的消息,是在今年1月份,大伯到監獄看他,規定甚麼都不讓說。家裏所的親人,姥姥、姥爺、三個姨媽及哥、妹們等所有親人的名字都進入了所謂的黑名單,連辦護照的權利都沒有。8年了,爸爸的迫害不僅還沒有結束,又延伸到他所有的家人。」

去年12月6日,美國多個人權組織正式啟動一項新的「捍衛自由計劃」(Defending Freedoms project),展開一對一的營救活動。美國眾議員弗蘭克‧沃爾夫 (Frank R. Wolf)承諾將全力營救 「中國的良心」高智晟。

高智晟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

高智晟親自調查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事實真相,於 2004年12月31日,其向全國人大致公開信,第一次從法律和律師的角度談法輪功的問題。

這封寫給「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及吳邦國委員長」的公開信寫道:「近來一段時期,作為律師,我多次收到各地有涉法輪功人員被刑罰及勞動教養處罰遭遇的申訴及求助信函。作為律師的公民,作為身處人類這個時代者,面對這種不可思議的存在,我感到異常的沉重及悲哀。」

在信中,他列舉了河北省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黃偉和武漢法輪功學員倪國濱的遭遇。黃偉於1999年被以「利用X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為由勞教三年,釋放時34歲的他頭髮已一半變白。

2004年4月13日,黃偉被4名不明身份者強行帶走,對其進行搜身、抄家及扣留物品。這些抓他的人未出示任何手續,更未表明身份。

黃偉被關押38天後,又將其押至公安留置室關押15天,這期間,兩名拒絕說出姓名的公安人員,當著黃的面在「訊問筆錄」上簽上了他的名字,並自己在「黃偉」名字上按了手印。

6月3日,黃偉再度被宣佈勞動教養三年,4日被送到勞教所。2004年12月26日,高智晟及另一位律師具體介入案件後,在與行政及司法機關的接觸過程中,讓他們發現了一系列令現代人不可思議的現象,這種不可思議的現象存在於立法的和司法的兩個方面。

12月27日上午,他們到石家莊市勞教所依法申請會見黃偉,被勞教管理部門告知,法輪功人員須由「610辦公室」特別批准方可在管理處辦理會見手續。而「610辦公室」各領導的內部批示竟讓他們奔走、等待了3個多小時。

然後,他們拿著黃偉訴石家莊市人民政府行政不作為案件的起訴材料,到法院要求立案被拒絕。統一的答案是:「凡是涉法輪功案件,一不受理,二不出具任何手續,因為上面有文件。」

立案庭的一位法官說:「你不是黨員吧(指律師),黨代表大會的精神你也沒學過吧,律師不允許接此類案件你知不知道,法院都是共產黨的,法律也是共產黨定的,現在上邊有規定說不能受理,就是不受理,你願意找誰就去找誰,願意哪告就去哪告」。

而長安區法院的一法官還說:「你們律師正在做的事很危險,如果接下來還要繼續的話,就要寫司法建議(要求處理你們)」。至此為止,律師到石家莊市兩級三個法院的立案努力無果而終。

高智晟在寫這封公開信時,接到武漢的一位剛生產完小孩三個月的杜文利女士的傳真信,她絕望地敘述其丈夫倪國濱,在被三年關押釋放不久,2004年7月13日在上班途中被不明身份者綁架,10天後奄奄一息的他被送回。12月3日,倪再次被綁架。

從黃偉和倪國濱案,讓高智晟發現司法方面的嚴重問題至令人恐懼及絕望的境地。他說:「從既有法律原則角度看,對法輪功人員的刑罰及處罰存在以下完全悖離基本法律原則、現代法治精神的作法。」

高智晟為法輪功致胡溫的公開信

繼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後,高智晟在2005年10月18日再發表了一封致給胡錦濤和溫家寶的公開信,信中列舉了多例他所調查的法輪功信仰者受當局野蠻迫害的情況,呼籲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人民的關係,公開信的發表引起海內外以及國內高層震動。

之後高智晟本人便接到恐嚇電話,並頻繁被北京司法當局等部門找去談話,當局指稱高智晟已越過了底線,並要求高收回他的公開信,遭拒絕後於11月4日下午宣佈停止律師事務所營業一年。

高智晟在各方的壓力和威脅下,並沒有停止他的調查,11月29日,他成功擺脫了不下20名便衣的跟蹤、圍堵,在山東濟南、遼寧大連、阜新市、吉林長春等地進行了十多天的新一輪法輪功迫害真相調查。

同年12月12日,高律師以「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為題,第三次公開上書中共當局,用筆記述著那些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六年來的慘烈遭遇。

高智晟說:「在中國,赤裸裸的踐踏人權、侵犯人權不是一件危險的事,但是,你要把他踐踏人權、侵犯人權說出來是一種危險。你知道,我是在中國長大的,如果我不知道這危險,那可能也是一種糊塗。但是,因為知道這危險,所有的人不說話,這也是說不過去的。因為我們看到的罪惡太多太多了,而中國鴉雀無聲。」

對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 用在高智晟身上

高智晟其曾代理各種敏感維權案件,以及調查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真相,並呼籲當局停止迫害法輪功,遭到北京當局嚴密監控。在2006年12月22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另剝奪政治權利一年。他雖免於入獄,但從2009年開始,他和家人受到長時間軟禁。

2009年一篇標題為《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的文章在網上曝光,事件震驚國際社會。文中講述了2007年9月21日,他被幾個北京國安警察祕密綁架折磨的遭遇:它們用電棍把高律師打得全身皮膚都變成了紫黑色,用煙燻雙眼,甚至電擊、竹籤插其生殖器,連續五十天的煉獄摧殘讓高律師多次昏迷不醒,體無完膚、生不如死。

「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地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地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數小時後,我不再有求饒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頭腦異常的清醒。我感到在電擊時我的身體抖動地非常劇烈,清楚地感到抖動的四肢濺起的水花,這是我在幾小時裡流出的汗水……」

被折磨一夜後,警察滿嘴髒話的咒罵,「你丫的(註:對你的輕蔑稱呼)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把你弄死,讓你丫的屍體都找不著。」

「在接下來幾個小時的折磨中,我出現了斷斷續續的昏迷,這種昏迷可能與長時間的出汗缺水及飢餓有關。我光著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過山車一樣起伏不斷。中間感到數次有人剝開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檢查我是否還活著。每至清醒時,我聞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臉上、鼻孔裡、頭髮裡,全是尿水。顯然,不知何時,有人在我頭上、臉上撒了尿……」

同時,北京警方對高智晟一家更是變本加厲地迫害,耿和與兒女被國保每天24小時監視和騷擾。到2008年9月,警察不讓耿格上學,逼迫她們下決心離開中國。2009年3月,高智晟的妻子兒女逃離中國到了美國。

自2010年4月7日,失蹤一年多的高智晟被中共安排和外界短暫見面之後,再被中共強迫失蹤20個月。2011年12月16日,中共當局稱其違反緩刑規定,再度把他送到新疆沙雅監獄非法囚禁三年。

迫害法輪功元凶罪大惡極

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中共黨魁江澤民因一己之私,及其同夥開始對法輪功進行全面血腥鎮壓,對堅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

江澤民集團為迫害法輪功在1999年6月10日掛牌成立臨時法外權力機構,即所謂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又稱610辦公室,是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而設立的「中樞指揮部」。

為了逼迫讓法輪功修煉者放棄信仰,中共惡警使用了數十種乃至上百種令人髮指的酷刑,幾百萬法輪功修煉者被害死,甚至被作為活體器官庫,由此製造了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罪惡—活摘器官的罪行。

多方來源稱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抓的同時,12月20日,中共中央 「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辦公室主任、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副部長李東生因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25日被免職。

在周永康被曝光的大量惡行中,尤其以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最為嚴重,其利用手中的政法委系統的權力,對法輪功學員推行群體滅絕政策。

李東生是由周永康一手提拔,他是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元凶之一,其和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親手炮製「天安門自焚」世紀偽案,從而讓民眾對法輪功產生極大誤解與仇視,毒害億萬中國民眾。

這一切迫害罪行都是在江澤民流氓集團的直接指揮,610辦公室的具體執行下施行。江澤民、曾慶紅、羅幹、周永康、薄熙來等迫害元凶的罪行不容掩蓋,他們已經罪不可赦。

(責任編輯:謝東延)

相關新聞
高智晟8年前公開信曾詳述勞教所「死人床」真相
「小政治流亡者」耿格格談父親高智晟
陳光誠:法輪功鼓舞人心 中共迫害者非常恐懼
媒體人杜斌敢點江澤民死穴「因海外有秘密武器」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疫情死者家屬 第5次寄信向武漢政府追責
【有冇搞錯】抓8名獵狐行動特工 美斬中共狼爪
【珍言真語】桑普:阻政治庇護 港美領館駐重兵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胡編花式叼盤改了
【重播】川普與夫人佛州演講:投票給美國未來
【橫河觀點】中共獵狐行動在美國受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