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國草民的鮮活樣本

標籤:

【大紀元2013年12月05日訊】中國媒體總是不厭其煩的告訴全世界人民,自從共產黨當政以後,中國人民開始過上了「幸福的生活」,特別是改革開放後,老百姓的日子更是一天比一天好。我相信,當你讀完下面這個故事後,你一定會明白,他們過的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幸福生活」了!

故事的主角名喚劉溫麗,家住河南省永城市陳官莊村。

據媒體報導,劉溫麗早先在一家單位打工,月收入1000餘元,丈夫在村裡的小學上班,全家每月總收入僅有三四千元。在當地,這個收入僅夠一家人溫飽。稍有意外,則可能連溫飽都無法保障。

永城市地處連接四省的交通要道,眼見村裡人紛紛利用這種便利做起了貨運生意,劉溫麗也動了以此改善生活境遇的念頭。今年4月,她和哥哥劉懷洲商量 後,貸款買了兩輛貨車。車到手後,她開始感到了壓力。每輛車30多萬元,她貸款首付了20多萬元,每月需要還貸2萬多元,她還雇了一個司機,每月淨工資是 5000元,每天伙食補助90元,加上其他費用,一個月下來,她必須有3萬多元的支出才能保證平穩。

作為「新人」,劉溫麗原以為跑一趟活兒,司機和油費是一定的,多拉一點貨就能多掙一點錢,貸款也能早日還清,生活的壓力也不會那麼大。讓她沒想到 的是,除了日常運輸中的油費、路費,還得給各個執法部門繳納數額可觀的各類罰款。從4月開始跑運輸到現在,短短半年時間,她已交了各類罰款將近20萬元左 右。

有人告訴劉溫麗,只要每月向永城當地的運政和路政執法部門事先繳納一定的超限罰款,在檢查的時候,這些部門的人就能給她放行。

這種費用分為年票和月票兩種。其中年票是向當地運政執法部門繳納,一年繳一次,每輛車每年交3000元。繳款之後就可以超載行駛,一年之內不用再 交罰款。月票是向當地路政執法部門繳納的費用,每月3000元,也是針對超載的,但有效期只有一個月。劉溫麗的丈夫按照別人的「提醒」,今年10月29日 繳納了這兩種錢。

劉溫麗以為,既然自己交了錢,上面還蓋有公章,即使超載了,遇上檢查,對方一定能讓她放心。「有幾次就是這樣,讓我們過去了。」

11月14日下午5時許,劉溫麗的貨車從宿州路過永城市沱濱路時,被當地運政的一輛檢查車強行攔了下來。「我拿出了票,他們看了一下,就去打了個電話,然後回來說車超載了,讓我們把車開到他們站的院子裡去。」劉溫麗說,她當時就想不通,為什麼交了錢還是被攔了。

「也不說罰錢,就讓把車往他們院子裡開。」劉溫麗憑藉「經驗」猜測,只要車一開進去,就出不來了,不但要罰款,還讓把砂石卸下來,卸車要錢,再裝車也要錢,還有停車費,「你不給他錢,他就不讓你走。」

劉溫麗說,她開始拿著自己的「月票」和「年票」和對方理論,但對方拿走了她的車鑰匙。對方認為,劉溫麗的貨車超限了。

劉溫麗認為,如果不超載,就沒得賺。她粗略計算,假定每天從永城拉砂石到徐州,來回油費1300元,來回高速路費共計540元,司機工錢257元,一趟下來,不包括吃飯,劉溫麗要支付2097元。

通常,永城到徐州運砂石一噸運費是44元,如果遵守《公路法》,劉溫麗的6軸貨車最多可拉55噸,但這卻違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的47噸上限。如果遵守了《道路交通安全法》,劉溫麗一趟可以得到2068元運費,但這筆錢,根本無法支付司機的工錢、高速路費以及油費。

即使按照55噸拉,她一趟下來也只能盈利323元,還不包括吃飯、喝水的錢。

業務相對多一些的貨車司機,一般去徐州的時候會運一些貨,回來時再運一些貨。而對於「新人」劉溫麗來說,很少有機會能聯繫上來回都有活兒的機會,只能硬著頭皮來,「不干賠得更多。」

劉溫麗說,11月14日這趟從宿州拉到河南省商丘市虞城縣的石子,每噸運費也就十幾塊錢,還要空車回來,一天下來,即使超限也就能掙600多元,如果不超,掙得就更少。

「我確實超限了。」劉溫麗對記者回憶道。「我當時身上300塊錢都不到,給他們說,放過一次吧,他們也不相信,我當時確實沒有錢了。」於是雙方開始對峙。

直至次日凌晨零時許,對峙已經持續7個小時。劉溫麗說,當時她看見幾輛貨車從身旁經過,比自己的貨車超載還要嚴重,便質問運政工作人員,「為什麼不罰他們?」劉溫麗的司機都聽說,現在每月只交3000元月票已經不行了,還得另外拿錢打點。

劉溫麗說,當時她覺得對方在欺負人,非常生氣,便攔了一輛出租車,「氣的是,才把月錢交了十幾天,現在又查我們。」

「我當時就一個想法,你們逼得我活不了了,弄這事,沒掙多少錢,走哪兒哪兒還都要罰錢,我不想活了。」劉溫麗說,她在附近的一家店裡買了一瓶農藥,再次回到現場。

「你要不讓我過,我就死給你看。」劉溫麗說,當時路政和運政的人群中,有人說了句「那你死,你死跟我們沒關係。」劉溫麗已經記不清是不是這句話點燃了她的 怒火。但她的家人說,劉溫麗打開了瓶子,喝下了農藥。這以後,路政部門在場的幾位負責人立刻開車走了,執法車也拒絕送人去醫院,是司機撥打120,將劉溫 麗送往醫院。到了醫院,醫生便對她下了病危通知書。

毋庸置疑,一個人如果不是被逼到絕境,是絕對不會輕易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的。就事件本身而言,導致劉溫麗喝藥自殺的直接誘因雖然是11月14日發生的事,但更深沉的原因其實是這位女車主半年來處於重壓之下的生存狀態。

跑貨運當然是件很累人的事,除了聯繫業務,人幾乎天天都要生活在車上,有的男的幹幾年這活兒,都要累出一些「職業病」,更別說劉溫麗這樣的女人。

但如果光是累倒也不是太可怕,底層草民不苦不累怎麼可能掙到錢呢?劉溫麗本也以為靠著買下的兩輛車,咬咬牙、使點勁,撐過兩年還款期,以後的日子 就能好很多。誰料現實很快嘲笑了她的天真,才跑了半年時間,她已經不堪重負被逼上了絕路。誰逼的她?不是地痞流氓,而是冠冕堂皇的政府執法部門。他們簡直 就像是公路上的剪徑大盜,動不動就要逼迫車主給他們交「買路錢」,誰不交就扣誰的車,結果害得劉溫麗累死累活也沒掙到幾個錢。

更讓人看不下去的是,當劉溫麗以死相抗時,那些平時罰起款來像催命鬼似的執法官員竟都拍拍屁股不聞不問的走了。在他們眼裡,原來只有罰款,車主的命卻不值一錢!

這樣的生活豈止艱辛?在權力的欺壓和勒索下,它更是沉重的屈辱的令人絕望的。如此艱辛沉重屈辱以至於令人絕望的生活何來幸福?而在其中苦苦掙扎的 如今又何止劉溫麗一人?!是凡對中國底層社會有所瞭解的人都知道,劉溫麗的生存境遇其實就是千千萬萬中國草民的共同境遇,甚至有許多人的境遇比她還不如。 在這個意義上,劉溫麗的故事實在稱得上是他們真實生存狀態的一個鮮活樣本。

值得深思的是,儘管劉溫麗喝藥自殺一事被媒體曝光後,當地政府不得不對事件進行了調查,並處理了有關責任人,還興師動眾的發文要求「加強對交通、 公路系統及執法部門執法情況的監督和整頓工作,杜絕類似情況的發生」;儘管經過搶救,劉溫麗的命保住了,永城市公路局還給了她3萬元醫藥費,把扣她的車也 放了,但回想起之前的事,家人眼中一向倔強的劉溫麗如今卻後悔不已。大貨車的貸款還未還清,人卻得罪了一大片,她不知道,她的大貨車以後要怎麼跑下去。 「我當初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了,弄這個貨車幹啥,在家待著多好。」她躺在床上,抱著被角哭了起來。

各位看官,你們相信劉溫麗的故事真的會從此絕跡嗎?她的人生真的會從此變得明亮起來嗎?媒體上渲染的「幸福生活」真的會光臨她嗎?

相關新聞
球隊砸6億“中超買路錢”   2003甲A競爭空前慘烈
自駕車從京到渝“買路錢”交得膽寒
留下買路錢! 太魯閣鏢客再現
廈門擬取消落地辦證 金門民眾抱怨多花買路錢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