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昔日藏裔洗碗工 領導德國頂級酒店

吉一斗

謙虛、知足,但是不能鬆懈。對自己無法改變的事情不動怒,繼續保持積極的態度。承認和尊重他人。這樣與人相處就簡單多了。
(圖:photos.com)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2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吉一斗報導)漢堡五星豪華酒店凱悅(Park Hyatt)被旅遊門戶網站Trip Advisor評為「2013年遊客最佳選擇」。酒店總經理,藏裔瑞士人Tashi Takang認為平和的服務是成功的關鍵。

位於漢堡最佳購物街Mönckebergstraße的凱悅酒店喜氣洋洋,56歲的酒店總經理Tashi Takang正在和員工開香檳酒慶祝。客人們在旅遊門戶網站Trip Advisor上留下大量的正面評語,把凱悅酒店推向了德國頂級酒店的位置。Takang說:「得獎表示客人對我們很滿意,這真是鼓舞人心。」

平和的禪式酒店

在喝英式早茶時,Tashi Takang對漢堡晚報記者講述了這個有著252個房間,其中21個套間,31個單元房的五星級酒店是如何成為德國第一的。「我願意說這是個禪式酒店,因為這裡到處都散發著平和。」酒店服務非常人性化、謹慎,不招眼,客人賓至如歸。

「我們有許多常客,我們知道他們需要甚麼或者不喜歡甚麼。誰喜歡22.5度,他來時房間一定是這個溫度。」這個從1980年開業的漢堡酒店獲得了許多政界、媒體和音樂界名人的偏愛。

Tashi Takang在2010年來到漢堡。他和自己酒店客人一樣,具有國際性特徵。「我來自西藏。」1957年他出生在西藏一個商人家庭。出生前一年父母在村裡蓋了棟大房子,給房子起名Tashi Kangsar。Tashi Takang是他們家第6個存活下來的孩子。前3個兒子夭折,所以Tashi Takang一出生,父母就給了他這個喜慶的名字Tashi。

藏族文化的影響

1959年這個大家庭像其他成千上萬西藏人一樣,跟隨達賴喇嘛逃到尼泊爾,然後到了北印度。他們生活在達蘭薩拉。他們的孩子上了印度中央邦的藏人學校。那裏有500個藏人孩子,家長每年探望一次。Takang的父母早逝。哥哥和藏人社區的照顧使他繼承了西藏民族文化。「民族文化影響我一生,每天都教我如何與人為善。」

作為10個最好學生之一他獲得了獎學金,在新德里學習政治學和經濟學。在他23歲時來到了瑞士,他學習德語,在蘇黎世機場打工。他想進入瑞士酒店學校Belvoirpark學習,但是「前提條件是酒店業的經驗、財務擔保和良好語言表達能力,這三樣我都沒有。」他花了五年時間補習語言,課餘時間在蘇黎世一家Mövenpick酒店刷盤子,之後他被錄取了。

畢業後他做過採購,也幹過酒保,1996年他進入了凱悅酒店集團,10年時間干到經理助理位置,最終進入酒店集團的領導階層。2010年來到漢堡擔任凱悅酒店的經理。回顧從前他很樂觀,說:「我看這一切並沒有特別的,也不是那麼困難。」事實上為了生活他得學會藏語、英語、瑞士德語、印度語和德語。

西藏文化如何幫助他的酒店生涯?「人性。沒有人性的管理好像是一個強大漂亮的軀體卻沒有靈魂。我們希望,我們的員工不僅有很強的專業力量,也有社會能力。一個好人具有團隊精神,能恪守時間,具有責任心。這不僅有利於旅店,也有利於家庭。」

甚麼對他最重要

「謙虛、知足,但是不能鬆懈。對自己無法改變的事情不動怒,繼續保持積極的態度。承認和尊重他人。這樣與人相處就簡單多了。」這聽起來很輕鬆,但是這樣的文化每天都需要實踐,否則只能進博物館了。

Takang的家庭也深具傳奇性。他的妻子是中國人,來自上海,他們在杜拜相識,在貝爾格萊德結婚,2個孩子在華沙出生。現在他們住在漢堡西部的富人區Othmarschen。Takang給兩個7歲和9歲的孩子做飯,和他們一起在公園散步和打坐。「我相信讓他們入靜這很重要,開始時候他們打坐5分鐘都很困難,現在能堅持1刻鐘了。」

他在漢堡見過達賴喇嘛。「自然我很想邀請他來我們酒店,但是Grand Elysee酒店離邀請達賴喇嘛的大學很近,他們成功了。」去年Takang帶著家人回西藏兩星期。「只是去了拉薩,沒有回故鄉的小村。我沒有找到腦海裡童年的景象。但是布達拉宮景色令家人們很震撼。」

(責任編輯:劉明)

評論
2013-02-15 6: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