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然回首,我已脫胎換骨

文/遼寧法輪功學員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是一位痛苦不堪的抑鬱、厭世者,深知這一類人由於自己心理、性格的缺失,陷在深深痛苦中不能自拔。然而,我遇到了救世的奇功──法輪功(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帶我脫離了苦海,走入了光明。十五年了,我是法輪大法的深深受益者。

我今年四十六歲。從小家人就叫我「哭悲精」,整天哭哭啼啼,心眼小,愛生氣,敏感,脆弱,凡事看不開,悲觀厭世。曾經無數次想自殺,十幾歲時就喝過老鼠藥(藥的質量有問題沒死),孩子五個月大時,差點與孩子一起死。喝藥、放煤氣、跳樓等念頭總是縈繞在我心頭。更要命的是,由於心眼小,愛生氣,我的身體也亮起了紅燈。

十九歲開始嚴重神經衰弱,二十八、九歲醫生就懷疑我嚴重的乳腺增生、乳腺纖維瘤已早期癌變(因恐懼手術的殘酷一直拖著沒手術),婦科病、結腸炎、便秘等等,年紀輕輕就已是黃臉婆,愁眉緊鎖,臉上暗瘡此起彼伏,有人見了我就說我有病。那時恐懼每天籠罩著我,不知道癌變哪天轉為晚期,想著年幼的孩子,年邁的父母,真要離開這個世界,我的心又是那樣不捨,常常暗自流淚。我不懂自己的人生為啥三十歲不到就如此破敗不堪?像大海中的一葉扁舟,我找不到人生的方向,遍體鱗傷。

九七年八月,我三十一歲,幸遇李洪志師父的法輪大法。我看到同事的一本《法輪功》,被深深吸引,我被書中聞所未聞又夢寐以求的功理、功法所吸引和震撼。我欣喜、激動,我知道我不經意中已找到人間至寶,我看到了我人生的曙光。從此我的人生有了全新的意義,有了奔頭,有了方向。師父在書中用淺顯易懂的語言,給我們把宇宙的理說透。

從此我知道了宇宙的真相。我認識到原來宇宙也和人一樣,除了物質構成以外,還有他的秉性、特性存在,宇宙的特性概括起來叫「真、善、忍」,這是制約宇宙一切的法。順應這個特性的就是好人,做好人積德有福份;背離這個特性的就是壞人,惡有惡報,就有苦有難有病災;同化於這個特性就是一個得道者;還有失與得的關係、德與業力的關係等等諸多法理。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真正修煉的人,只要按「真、善、忍」的要求從好人做起,不斷提高心性,去掉人各種不好的思想和行為,加上煉功,大法就會為他淨化身體,度人上高層次。

學法後,我知道我過去錯了,由於自己心智的迷失,為私為我的心太重,所以心胸狹窄愛生氣,生出很強的怨恨心、妒嫉心、爭鬥心、報復心等等,與別人你爭我奪,勾心鬥角,身心俱損。幸遇恩師與大法,我下定決心,從一點一滴做起,修心養性,同化大法。不知不覺中我心胸開闊了,名、利、是非都看淡了,處處與人為善,學法、煉功、工作、生活樣樣努力做好。忙忙碌碌中,驀然回首,我已脫胎換骨。各種病症已悄然消失,抑鬱、厭世的情緒,早已被陽光、快樂、幸福和堅強取代。精神面貌煥然一新,三十七、八歲時,與女兒在一起,被別人誤認為姐倆,工作中遇到的人以為我二十多歲,還要給我介紹對像呢。現在四十六歲,同事說我的皮膚比年輕時還好。

舉一例說明我在思想境界上,也與從前判若兩人。我結婚時,連個簡單婚禮都沒有,丈夫的姐姐都沒去,內向的我委屈得哭了半宿。丈夫的哥和弟各自得了房子和家產(婆家在農村,我丈夫考學出來了),我家卻沒有一點。種種矛盾積澱使我與婆婆隔閡越來越深,她的聲音我都不願聽。婆婆也說以後再不到我家去了,我也很少去婆家。

修煉後,我主動化解與婆家矛盾的堅冰,下決心改正自己小心眼、好挑毛病、愛記恨、不大度的缺點。於是我主動認錯,請求諒解,表示今後修大法一定做好。公婆非常高興,從此全家人盡釋前嫌,和睦相處。婆婆去世後公公每年冬天都到我家來住一段時間(從前說好家裡哥倆輪流伺候,我家供花錢),現在我家又出錢又伺候,我要求自己要做到像對待我父母一樣,甚至更好。不光在物質方面,更在心態上要做到恭敬孝順。公公本人也很知足,說自己多活幾年,竟能這樣享福。老家哥倆困難,今年我根據家裏條件,每月為他哥倆提供四、五百元伺候公公的補貼。雖然我做的只是我應該做的,但和我修煉前相比已不能同日而語。

同一片天,同一片地,我在修煉大法前後竟是兩種不同的人生。修煉十五年,我對恩師的感激無以言表。我更加悲憫世上與我過去有同樣痛苦經歷的人。度人的佛法已洪傳二十年,趕快來得法,這是所有眾生脫離苦海登上彼岸,擦肩而過將是你永遠的遺憾。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個被評斷患有自閉症並會攻擊他人的孩子,行為失常猶如一顆不定時炸彈,令全校老師頭痛、同學閃躲。這樣一個孩子,轉變為能自我要求、為別人著想,幾乎讓人忘了還曾有個讓人傷腦筋的孩子的存在。這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緣由於何?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是誰解除了那顆不定時炸彈?是甚麼方法讓一個特殊的孩子回歸為正常?
  • 這些照片記錄的是一九九八年四、五月間長春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的情況,有照片也有文字說明,主要方便世人了解法輪大法。當時人們利用晨練時間,自發來到煉功點,人數或多或少,隨著悠揚的煉功音樂,靜靜地煉習五套功法,場面祥和平靜。煉功結束後,大家又靜靜地離開,準備上班。那是一段多麼令人難以忘懷的美好時光啊。
  • 我鄉政府把女職工進行排班,輪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們學法煉功。在此值班期間,我發現法輪功學員說話和氣,愛清潔,講衛生,把好事、方便讓給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藥,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對他們的師父和法堅定不移,雖然他們其中有很多在進洗腦前進過勞教所,吃過很多皮肉之苦,但他們從不言放棄,至死不渝地堅修大法。就這樣時間一長,我慢慢地被他們深深地打動了。他們確實是一群好人,是從骨子裏面體現出來的一種美,更讓人羨慕,讓人敬佩,甚至讓人崇拜!
  • 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這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社會裏,是法輪大法這片淨土改變了我,規範了我的言行,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價值觀。在工作中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看淡名利,用我的一言一行證實法,救度眾生。使一個瀕臨倒閉的國有企業起死回生。在這裏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心。
  • 設計院幾個學術帶頭人也在修煉法輪大法,同事們對這些人都很佩服。他們道德高尚,淡泊名利,又有著出色的工作成就和融洽的人際關係。
  • (shown)很多人把電視插播者當英雄,但這些插播者的內心並不這麼認為,「是這場迫害讓他們成為人們心目中的英雄,其實他們和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一樣,只希望真相有一天能大白於天下。」——長春電視插播見證人蘭麗華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個令無數人生活發生巨大動盪的日子。中共前黨魁江氏出於妒嫉,不顧百姓的福祉發動了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者的滅絕迫害,從修煉中受益的法輪功學員也從此開始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在法輪功反迫害十三週年之際,現居加拿大多倫多的高順琴女士接受了採訪,回顧了自己親歷、見證的那段跌宕、悲壯的歷史。
  • (shown)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個令無數人生活發生巨大動盪的日子。中共前黨魁江氏出於妒嫉,不顧百姓的福祉,發動了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者的滅絕迫害。從修煉中受益的法輪大法弟子,也從此開始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在法輪功反迫害十三週年之際,現居加拿大多倫多的高順琴女士接受了採訪,回顧了自己親歷、見證的那段跌宕、悲壯的歷史,並揭露了中共政法系統陰毒與凶殘地用藥物殘害、虐殺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修煉者。
  • 談到自己如何從一個死心塌地的中共黨徒走進法輪大法修煉,陳女士感到這真是一個脫胎換骨的變化。從善與惡的對比中,她選擇了自己正確的人生道路。她說,中國大陸的迫害還在繼續,在三千多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就有兩個她熟悉的朋友,她不能求自己的安逸,必須到國際舞台發出聲音,讓全世界知道,共同來阻止迫害,也是讓全世界的人,在邪惡橫行時,有一個選擇良知正義的機會。
  • 回首十餘年的修煉歷程,感慨萬千,用盡人間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慈悲、偉大的師父的無盡感恩。「真善忍」的法理使我心胸開闊,放下了難解的恩怨情仇,從一個滿身業力常年臥病在床的廢人成為笑口常開的健康人,使我的家族和眾多親朋好友、有緣人都感受到佛恩浩蕩、恩澤四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