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教育】

基本功的重要性

文/沈亮寬

Getty Images

font print 人氣: 59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2月22日訊】教學生涯中,常有學生或家長抱怨某些練太久的曲子可否換成新曲子,以免太枯燥而索然無味?有時也會遇到學生、甚至家長來請求不要練習基礎的東西,如音階、琶音等等行不行?又或者少練一點可不可以?而我總是反問他們,是不是可以不吃飯或、天天喝幾口水來過日子呢?

基礎練習打功底

除此以外,學生或家長也會抱怨某些練太久的曲子可否換成一些新曲子以免太枯燥而索然無味,而我總是苦口婆心的告訴他們:「我知道你們大多數學音樂的人,將來幾乎都不是要以音樂為職業,當然我不會把『通過』的門檻訂太高,只要能將曲子練到八分熟,我幾乎都讓它過了,但你們練一首曲子需練如此久,有無想過原因出在哪兒呢?不外乎是基本功練的不夠所以基底打得不紮實或不努力,因此才會延誤曲子通過的時間,不是嗎?」

枯燥及反覆的基礎練習,如音階、琶音或其他各種不同音程的基本功,是大多數學生趨之若鶩敬而遠之的項目,然而這些基礎功底的練習是學習音樂一段繞不開的路。當學生不想練習這些基本的東西時,我就會對他們說:「你們現在可以不必練習這些基本的東西,當你們開始彈曲子時,困難也會隨之而出,到時你們候還是得慢慢磨及慢慢練這些困難處,而這些困難的地方也不外乎是音階或琶音等的基礎練習,終究還是得回頭練這些基本的技術,否則曲子的練習,依然是緩慢或停滯不前。掌握而這些基本功也就是所謂的技巧才能將,如果音樂只有技巧而已,那是不行的,空有音樂性亦是無法讓音樂的流暢度給展現出來,。音樂要美且動人,音樂性與技巧是需相輔相成的,當然還要加上對音樂的詮釋、理解及其他等,才能打動人心和扣人心弦。」

當然身為教師者,要以帶有樂感的方式,盡責的教導及要求學生練習基本功,而不是讓學生以機械式的方法練習,方法和書本有許多種,但『樂感』的表現是不可少的。如果不能以帶有樂感的方式教導學生練習基本的東西,到時。練習將流於機械性,久之,也會磨滅學生練習的積極性。

演奏家演出成敗的實例

如果學生不想穩紮穩打的練習基本功,或練習時偷工減料,我便會舉一些音樂家的例子跟鼓勵他們說。如美國著名長笛演奏家朱利亞斯‧貝克(Julius Baker),他生前每天都花至少四十五45分鐘的時間練習音階、琶音及其他的基礎項目,他說這是他的『「暖身運動」』。所以他到去逝前,依然可以不斷開演奏會及或做教學示範,這是因為他知道若不持之以恆的練習這些基礎的東西,當然他也知曉基本功若不繼續,他的演奏生涯必受威脅。

當然有好的也須有我也會援引壞的例子來警惕學生,讓他們做以為借鏡。我曾聆聽過一場失敗之的音樂會,當天的長笛家演奏家奧雷勒.尼科萊(Aurele Nicolet)的獨奏會讓我只能用「慘不忍『聽」』四字來形容,樂評為了不辱他的名聲,只以『「造成大家當天紛紛離席之原因則是出在過艱深的現代音樂選曲」』,但在場觀眾幾乎都是職業長笛手或長笛主修的學生,大家私下的評語全是因他長期酗酒和缺乏練習而造成的手抖及嘴唇周週圍肌肉無法控制的抖動現象,進而影響音色及音質,再加上技巧及音樂性亦不清晰流暢,因此才造成許多聽眾的離席。這也說明了一位演奏家的生涯,是需要不間斷的練習、自我充實的。

事實上,而學生們的登台緊張所造成的錯誤百出甚至是忘譜等,經常是由於基本功不紮實及練習不夠,否則即使是緊張,也不至於到不可收拾的田地。而小提琴家海飛茲(Jascha Heifetz )也強調,為保證技術的可靠性,基本練習是?對需要的。

「暖身運動」後的流暢快意

基本功只是訓練項目的其中之一,但在許多曲子的練習上或演奏上所出現的問題,都可以從基礎練習中獲得明確的概念和啟發,如藉由訓練中來鬆弛肌肉及韌帶和調整對音準及音色的感覺,皆能由基礎練習中體現出來,。等『「暖身運動」』做夠了再進入曲子練習時,許多技巧性問題將容易迎刃而解,無形的也會增加進展的速度。

基本功練習的進步,都是前進性與曲折性的統一,當擁有紮實的基礎時,流暢的彈、奏著音樂作品時,相信那種發自內心的快樂和心領神會的感覺,將是筆墨難以形容的!◇

◆作者沈亮寬來自臺灣,Nyack college講師。專業長笛演奏,並有22年教學經驗。2007年取得皇后學院音樂教育文憑,2007取得紐約州教育證照,1998年紐約大學音樂演奏碩士。曾獲紐約器樂傑出成就獎、西方凱斯儲備大學甘迺迪音樂創意獎、臺灣長笛演奏成人組冠軍。

(責任編輯:索妮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欣逢中華民國建國百年雙十國慶大典,中樞於台北總統府前廣場舉行隆重慶祝儀式,在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旗海飄揚下,國人充滿欣喜情緒高昂,緬懷先烈感動莫名。尤其是今年扶老攜幼返國參加國慶的僑胞人數爆增,他們紛紛表示:在建國百年雙十國慶日不能缺席一定要回來。馬英九總統在大會上揭櫫政府自由、民主、均富的治國理念,正是實踐國父孫中山先生當年建國的理想,最後馬總統帶領全體振臂高呼:中華民國萬歲,台灣民主萬歲。透過電視衛星畫面我們也可看見,全球各地熱愛中華民國的僑胞們,亦利用假日在僑居地擴大舉行升旗典禮,當大家目送美麗的國旗冉冉升空迎風昂揚之際,人人心中默禱中華民國國祚永固國運昌隆。值此舉國歡騰國恩家慶的光輝十月,觸景生情追憶感懷兩位愛國音樂教育家:李抱忱博士與先父計大偉教授。
  • (大紀元記者袁麗澳洲悉尼報導)出生於1954年的李敬姬教授(Professor Kyunghee Lee),今年已經將近58歲了,看上去卻像是40歲的中年知識女性,言談舉止中,李敬姬透露著和藹、親切、樂觀、積極的態度,同時也散發著藝術家的熱情心智。對鋼琴的摯愛,讓她義無反顧地放棄了成為醫生的職業生涯;走進音樂的殿堂,使得她成為一名受人愛戴的音樂教育家。
  • 國家教育研究院在「中華民國教育年報(99年)」將品德與生命教育之落實、霸凌、中輟等問題為國民教育與學生事務輔導亟待解決之重要課題。年報中提出許多具體的解決方法,然而這些問題的產生,與當前社會人文精神的失落有密切關係,要想消弭這些問題,就必須由涵養學生人文精神出發。
  • 與其它學校相比,飛天藝術學校有許多與眾不同的亮點。單就音樂課程設置來說,飛天音樂系用來教學和演奏的音樂作品,往往選自傳統題材,教學方法和演奏技巧也與現代派方法遠遠不同。我們選擇這樣做,是基於很多考量。
  • 8月18日,山東衛視《天籟之聲》五進四的比賽中,被淘汰的選手朱帥再度現身為好友幫唱,讓一直力挺他的評委薩頂頂老師很是激動。在當天的記者會上,薩頂頂毫不掩飾地多次表示自己的最愛就是朱帥。在接受採訪中,薩頂頂還大膽地批評了當下中國大陸的音樂教育模式。
  • 對於一個熱愛音樂﹑從事音樂的人來說﹐颶風的警訊絲毫泯滅不了其對藝術的執著和熱情。10月28日下午,具有121年歷史的世界首級音樂廳——紐約卡耐基音樂廳迎來了神韻交響樂團世界首演﹐三位指揮家﹐90多名演奏家和音樂家現場聯袂獻藝為觀眾呈現了一場中西合璧的演出﹐四層樓音樂廳全部滿座﹐觀眾無不為藝術家們的精彩表演而喝彩。
  • 學習音樂的過程是有苦有樂,但本質應是快樂的,如果硬是「趕鴨子上架」或是被家長逼迫而學習,想必效果及過程應是不甚理想。有道是「行行出狀元」,學音樂絕不會是孩子興趣的唯一選擇,多觀察孩子,孩子會慢慢展現出自己拿手、擅長及喜歡的一面,到時與孩子好好談談,再決定要不要學及要學什麼,而不是只憑著家長們自己認為該學什麼來做評判,當然家長還需想清楚希望孩子學習這項事物的目的在何處,而不是一味盲從。
  • Jason是一位六年級生,從來沒學過任何樂器,甚至對學音樂有偏見,認為音樂是女生才學的,男生不該碰音樂。
  • 在我教學生涯中,教了不少主修音樂及非音樂主修的學生,有秉持對音樂的喜愛而努力鑽研、練習自己樂器的人,也有極少部分願意認真去了解音樂的內涵而涉獵各種相關書籍者;然而也有許多學生沒興趣去看與音樂、藝術相關的書籍,或無心多聽自己主修樂器以外的音樂。倘若音樂不是他們的主修,或可不需強求;但對於想要以音樂為專業的人或學樂器的人,我認為除了應該努力不懈勤練樂器,也該充實自己音樂的涵養與見解。
  • 最近幫一位老師代課,發現這位老師上課使用的課本太多了。學生中有一對姊妹,七年級的姊姊上課時間是45分鐘,二年級的妹妹上課時間30分鐘,在短短的上課時間內,姊姊就使用了六本課本做教材,而妹妹也有五本課本之多。當我看到這些課本,不禁感到驚訝,一般45分鐘課程我使用3本課本左右,30分鐘則約2本(因人而異)。一開始覺得是否自己用的課本太少了?經過代課過程才發現,原來這位老師從不教導學生樂理或講述其他與音樂相關的事宜,上課中只要學生有練不好的地方,只是要求回家努力練習,幾乎不花時間了解為什麼學生練不好或講解如何佐以理論來達到貫徹音樂的教學及事半功倍的效果,無怪乎需要使用許多課本。然而東方學生的家長普遍認為課本越多,表示老師教學越認真,其實不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