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體看中國:死豬也雄辯

人氣 28

【大紀元2013年03月19日訊】(美國之音)觀察過去兩個星期的中國,中外觀察家普遍感到一系列困惑。

首先,是剛剛結束的中國名義上的最高權力機構和立法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給觀察家造成的一連串、一大堆的困惑。

人大的困惑

例如,許多中國網民在問,在公眾對執政黨共產黨及其政府官員普遍的貪污腐敗表示強烈憤慨、中共及其政府也承認中國公眾的這種憤慨很有道理之際,為甚麼那些所謂的「人民代表」沒有一個人提出公眾強烈要求的官員財產公示以遏制貪腐的問題?

除了這類令中國公眾感到憤憤不平的問題之外,全國人大也爆出一系列讓公眾不知道是該開懷大笑還是該放聲大哭的問題。如在中共最高領袖習近平在人大上當選新國家主席,但有一票反對票。中國公眾在四處詢問,這一票反對票到底誰投下的?為甚麼要給習近平投反對票?

在百思不解、無處獲得可信答案的情況下,中國公眾開起了玩笑:那張反對票很可能是資格最老的全國人大代表申紀蘭投下的;那位今年83歲的大媽擔任全國人大 代表半個多世紀來,無論是對好政策還是對壞政策一概舉手表示贊成;現在表示贊同不興舉手了,要按表決器,申大媽慌了神,一下子按錯了鍵,於是,習近平主席所得到的唯一一張反對票就這樣產生了。

上述的答案可謂狂野想像力的產物,可以完美地解釋習近平得到一張反對票的現象,儘管這這種解釋不一定符合事實。

然而,接下來人大投票再發生更離奇的現象。人大對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人選名單進行表決時,出現了15名不贊成、不反對、不棄權的「三不」代表,大有跟中共前最高領導人江澤民所提倡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較勁的架勢。

解釋這種奇妙現象,顯然要比解釋習近平得到一張反對票的現象需要更強大的想像力。在人才薈萃的中國,立即有人通過新浪微博展示了這種超強想像力:

「@杜楠爆料:人大對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人選名單進行表決時,有15人不贊成,不反對,不棄權,也不按表決器,據說有的代表睡著了,有的代表年邁耳聾,沒聽到指令,申大媽,其中有您嗎?不讓舉手了,玩高科技適應嗎?」

與此同時,在人大代表開會期間,一些人民代表在座位上進入東倒西歪的睡眠狀態、或哈欠連天、百無聊賴的圖片通過互聯網四處流傳,導致眾多的公眾發出「被代表」的哀歎。

中國的人民代表、尤其是全國人大代表通常不是選民選舉產生的,而是中共及其政府領導人任命的。中國公眾普遍抱怨,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全國人大代表的選票,更不知道哪個代表是自己的代表。

中國資格最老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申紀蘭早先則乾脆對中國公眾表示,因為她是通過民主選舉產生的,所以,公眾個人向她這個「人民代表」反映問題是不對的。

雄辯的沉默

中國當局對公眾發出的一系列質疑保持了沉默。這種沉默無疑屬於英語所謂的「雄辯的沉默」(an eloquent silence),或「意蘊十足的沉默」(a pregnant silence)。

在人大年會在北京舉行、中國當局和官方主要媒體對公眾關心的大串問題保持沉默的同時,上萬頭死豬浩浩蕩蕩湧入中國最大的城市上海。

上海及周邊地區當局對由此而來的另一大串問題保持沉默,導致哭笑不得的中國公眾、上海公眾作出令當局哭笑不得的反應,也給世界媒體帶來了悲劇性十足、同時又喜劇性十足的報導題材。

法國主要報紙《世界報》3月18日發表博文,其標題簡煉緊湊,甚至是富有詩意。該標題提出了北京和上海,並以點帶面,覆蓋全中國:

Soupe de porc □ Shanghaï, cigarette □ P□kin, pollution pour tous
上海的豬肉湯,北京的香煙,全中國的污染

《世界報》的博文的第一段如是說:「這個星期最熱門的微博關鍵詞跟中國最高領導層權力交接沒有多少關係,而是跟污染問題大有關係。該關鍵詞涉及如何炮製豬肉排骨湯。炮製方法其實非常簡單,只要擰開水龍頭,你就可以得到一碗你喜歡的排骨湯。但想如此得到排骨湯也很困難,因為你必須是人在上海。但北京人也可以 自我安慰,因為他們可以免費吸煙。」

法國《世界報》所謂的北京人免費吸煙,指的是北京空氣污染嚴重,居住在那裏相當於免費吸煙。

《世界報》的博文接著向法語世界的讀者介紹,中國網民通過新浪微博對中國當局作出的他們認為是顧左右而言他的解釋表示了強烈的不滿和嘲諷。成千上萬隻死豬奇幻漂流到上海之後,中國當局表示,那些死豬是凍死的,並不是病死的,儘管天氣記錄顯示,過去一個月,死豬的主要發源地浙江嘉興並沒有出現嚴寒天氣。於是,有些網民便嘲諷道:「在江浙一帶的豬要能凍死,東北地區只能養北極熊與企鵝了;」「嘉興的豬都凍死了,東北的豬還不得當冰棍賣啊。」

死豬的問題

來自中國的最新報導說,上海供水水源已經打撈起13000多頭死豬。如此眾多的死豬入侵上海早已成為世界新聞,但中國官方媒體卻對死豬大新聞給予輕描淡寫的報導,導致許多中國公眾對這一關係他們切身利益的重大新聞一無所知。

一位居住在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地區的中國人日前打電話給中國的家人。居住在華中地區農村的家人關切地詢問,中央電視台一個星期前報導美國東部地區下雪的消息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家人卻不知道一萬多頭死豬大舉入侵上海自來水供水水源的消息。

關於死豬,通過互聯網追蹤有關消息的中國公眾有一系列懸而未決的重要問題,其中包括:

1)中國官方主流媒體為甚麼如此熱衷於報導美國不算大的天氣新聞,卻對由上萬頭死豬構成的中國重大新聞輕描淡寫,甚至置若罔聞?

2)那些豬真的是在天氣並不嚴寒的時候凍死的嗎?

3)假如那些豬不是凍死的,也不是死於疫情,那它們又是怎麼死的?

4)在中國互聯網上有許多傳聞說,那些豬是死於原本是用來改善它們面貌(使它們皮膚光亮鮮紅、可以賣好價錢)的有毒藥物,這些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的傳聞是否是不實的謠言?是否是事實?是否是部份事實、部份不實?有多少事實?多少不實?

5)還有在中國廣泛流傳的傳聞說,當局宣佈打撈上來的13000多頭死豬只是全部死豬的冰山一角,實際病死豬要六七倍於這個數字;這一傳聞是否屬實?假如屬實,那些沒有去上海的死豬到底去了哪裏?有多少得到了無害化處理?又有多少流向了市場,上了中國人的餐桌?

6)浙江當局表示浙江的生豬死亡率一直在正常範圍之內,為甚麼死亡率在正常範圍之內會有這麼多的死豬?那裏的豬是否是特別不容易養活?浙江的生豬死亡率正常範圍是甚麼?中國以及世界其他國家的生豬死亡率是甚麼範圍?

顧左右而言他

中國當局和中國官方媒體對公眾迫切關心的這些至關重要的問題不是保持沉默,就是顧左右而言他,轉移話題,讓公眾又氣、又急、又毫無辦法,哭笑不得。

早些時候,中國互聯網上廣泛流傳一則諷刺中國當局遇到重大問題時轉移話題、讓公眾著急上火的帖子,很有標準的批判現實主義文學筆法韻味:

「花果山慘遭暴雨洪水,唐僧問:死了多少猴猻?悟空:淹了18個洞穴。唐僧問:到底死了多少猴猻?悟空:只有500顆桃樹被淹。唐僧:到底死了多少猴猻啊?悟空:已經將活著的猴猻安全轉移了。唐僧:你說清楚,到底死了多少獼猴?悟空: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在上萬頭死豬入侵上海、導致中國公眾對政府的公共衛生安全措施產生嚴重懷疑和擔憂之際,中國官方媒體再度跟公眾演出了一場完美的唐僧跟孫猴子的對話。官方的中國新聞網3月16日發表報導,該報導在中國用戶上億的騰訊網上發表時的題目是:「浙江否認上海死豬全部來自嘉興稱肉粽沒有問題」

中新網的報導頭兩段是:「中新網嘉興3月16日電 (記者 趙小燕)15日22點32分,浙江省嘉興市深夜就「死豬」事件召開新聞通報會。嘉興市副市長趙樹梅表示,最近一週內,嘉興全市進行了大清理大排查,對嘉興 屋前房後、田間地頭河道中的死豬打撈收集,截止15日,『已收集亂棄死豬3601頭,其中80%為小豬。』

「不過,趙樹梅也強調,從各方面監測情況來看,目前嘉興市區水廠、各縣(市)水質檢測結果處在正常範圍,江浙滬交接斷面水質保持穩定。」

假如,新聞中所報導的嘉興市副市長趙樹梅的說法是中國網民早已經預料到的俗套,那麼,該報導接下來的另一段無疑是出人意料的:「… 對於水質問題,嘉興市環保局副局長余鴻偉表示,從嘉興與上海交接斷面的8個監測點情況來看,各項指標均未見異常,部份指標甚至好於去年同期。」

經過至少是13000頭的死豬浸泡,那裏的水質某些指標居然還能好於去年同期。嘉興的死豬似乎是具有淨化水質的功能。

截至目前,中國官方媒體發佈的這一重要好消息還沒有受到世界媒體的關注。

但中國已經有很多網民表示,成千上萬頭死豬進入水源之後,官方以及官方媒體說水源水質未見異常,這只能說明水源水質早已經壞到了不怕死豬去泡澡的地步。

日本記者也諧謔

來自中國的死豬消息實在是太驚人,太滑稽,導致通常很少刻意表現諧謔幽默的日本記者也不禁跟著其他國家的同行一起樂起來。

日本主要報紙《每日新聞》3月18日發表駐上海記者隅俊之的報導,其標題就帶有明顯的諧謔:

上海交差點:かわいそうな豚
《上海交叉點:可憐見的豬》

報導首先講述了死豬大舉湧入上海,導致無可奈何的中國網民紛紛對當局發出嘲弄,同時上海當局則反覆強調浸泡過死豬的水質沒有問題。

然後,隅俊之再一本正經、規規矩矩地講述了他到浙江嘉興進行的實地調查所得:那裏很早就有很多人家養豬,養豬農家有10萬多戶,每年飼養頭數約450萬頭;病死凍死3%,也就是說那裏一年間夭折的豬要上13萬5000頭;以前死豬被不法商販買走進入市場,最終上了餐桌;去年當地警察對不法商販進行了嚴厲打擊,死豬賣不出去,死豬處理場又對死豬回收處理不力,於是,死豬的農家很是為難:

「嘉興市有600所死豬處理場,原來就處理能力不足。……非法丟棄死豬要被罰款,與處理廠聯絡也得不到音信。農家死豬堆積起來,沒有辦法,於是就在夜裡把豬扔進河裡。

「死豬亂竄是個問題。但畢竟處理廠不足是其中原因之一。取締不法商販並不錯,但當局方面也沒有採取補救措施。被丟棄的死豬就這這樣變成了水質污染的懸念,波及到上海。

雄辯的死豬

一萬三千頭死豬進入供水水源,在任何國家都是特大的新聞,特別驚人的新聞。但是,在中國,在特別驚人之外還有更驚人的新聞,顯然讓世界媒體記者目瞪口呆,不知道話該怎麼說,筆該怎麼下。

3月18日,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艾德•弗拉納根從北京發出的報導,其標題就彷彿讓讀者看到他的目瞪口呆、難以置信的表情:

China river’s dead pig toll passes 13,000 but officials say water quality is ‘normal’
《中國黃浦江撈出死豬13,000頭,但官員們說水質「正常」》

在這目瞪口呆的標題之下,是一幅一隻死豬浸泡在髒水裡的大圖片,很有「死豬不怕開水燙」和「死豬勝於雄辯」的意味。

在中國全國人大召開年會期間,大批死豬湧入上海黃浦江。這一重大事件沒有成為「人民代表」們的會議熱議話題,也沒有成為中國官方媒體記者追問中國高級官員的話題。

與此同時,在全國人大星期天結束之際,中國官方媒體記者又製造了一起可以跟死豬話題並駕齊驅的新聞話題,成為中國網民的笑料,並成為他們的諷刺文學創作素材。以下微博來自中國微博用戶最多的新浪微博

@吳銘:【奇葩】香港《成報》稱,當李克強與其他副總理離開記者會的會場後,很多記者蜂擁衝到台前,原來是搶奪他們用過的鉛筆、紙張……最神奇的一幕,是有幾名女子同時爭奪一樽李克強飲剩的礦泉水,結果由一名白衣女子成功奪得,並心滿意足放進手提包。

@格瓦拉:會議結束後,一隻貓衝上主席台,搶到爺爺喝剩的半瓶礦泉水,有滋有味地喝了一口,如飲甘霖。見證了整個過程的狗罵道:真尼瑪賤!半瓶水有甚麼好的?貓反擊道:你懂個屁啊!知道甚麼是特供嗎?你要能在院內找到這麼乾淨的水!我特麼也像豬一樣排隊跳黃浦江去!

(責任編輯:劉曉真)

相關新聞
黃浦江死豬越撈越多 網民段子越來越火爆
黃浦江漂豬屍官稱被凍死 網絡冷幽默大比拚
黃浦江漂死豬 民間公佈「死因」水質報告「嚇死人」
世界媒體看中國:滑稽的死豬
最熱視頻
【快訊】蘇格蘭火車脫軌 至少3死1傷
【珍言真語】麥燕庭:港警搜報館 極權馴服傳媒
蓬佩奧捷克演講 解釋為何中共威脅超過蘇共
【珍言真語】程翔:中共外軟內硬 國際勿上當
【重播】美司法部副部長:反擊中共間諜
《薇羽看世間》美使館換圖藏玄機 今天全港買蘋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