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快沒魚了」漁民悲哀變「蝦民」三峽之殤應驗

人氣 369

【大紀元2013年03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黃清綜合報導)長江作為華夏大地的第一大河流,養育了一半以上的中國人,自從三峽大壩開建以來,災難接踵而至。日前,大陸媒體披露了如今的長江水裡的魚類正在消失…….

研究者:魚類消失得太快 連魚種也留不住

3月26日,據《東方早報》報導:一群孤獨的研究者嚐試使用各種手段延緩長江魚類消失的步伐,但研究者時常感嘆「為時已晚」,魚類消失得太快,連魚種也留不住。

據統計數據:長江已知物種1,778種,其中魚類378種,長江特有魚類為142種,20多種魚類被列入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長江的國家一級保護水生野生動物數量在大陸淡水一級水生野生動物保護名錄中占2/3。

報導說,長江「四大家魚」青魚、草魚、鰱魚、鱅魚等產卵量只有原來的3%,「長江三鮮」之一的刀魚,可能步上鰣魚與河豚的後塵,在「5年內消失」。

目前一些珍稀、瀕危水生野生動物如白鰭豚白鱘、長江鰣魚等已瀕臨絕跡。

40多天只捕到5條魚 「我們是最後一代漁民」

長江漁民也正在消失。目前長江約有近4萬艘漁船,14萬餘專業漁民,他們靠江生活,以水為生,而如今,下水無魚,上岸無地。

東方日報引述漁民吳風朝的說法,3、5年前還能捕到50、60斤刀魚,現在可能幾天都捕不到1條刀魚。比起刀魚,長江漁民已經完全無法捕到鰣魚與河豚。

三代打魚的楊家止於楊明,父親楊江龍也感覺到了該告別的時候,但又心存依戀,「從正月初六到現在40多天,我們只捕到了5條像樣的魚,也許等真的沒了魚的時候,只有放棄了」。

楊江龍說他每天都盼望上岸,但放不下水中的全部家當,又沒有其他的生活技能,於是只能將後代送到岸上,「這一江水已經養育不了我們的下一代,我們是最後一代漁民」。

三峽大壩破環水文環境 魚種無法迴流產卵

說到底,三峽大壩改變了一切。已經退休的長江漁業資源與環境監測萬州監測站站長楊如恆介紹稱,三峽蓄水後,大多數魚類世代產卵繁殖和生長棲息場所發生變化,庫區魚類資源和種群結構正發生嬗變。

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工程,簡稱三峽大壩,是中國長江上游段建設的大型水利工程項目。分佈在重慶市到湖北省宜昌市的長江幹流上,大壩位於三峽西陵峽內的宜昌市夷陵區三斗坪,並和其下游不遠的葛洲壩水電站形成梯級調度電站。它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水電站,是中國也是世界上有史以來建設的最大的水壩。

2003年,三峽大壩開始蓄水,長江水文環境發生顯著變化,魚類資源持續衰退,「四大家魚」的產卵繁殖受到直接影響。

長江「四大家魚」產卵量為原來的3% 「魚」民變「蝦」民

目前長江「四大家魚」從占漁獲物的80%降至14%,產卵量僅為原來的3%,也將淪為「珍稀動物」。刀魚和鰣魚、河豚並稱長江三鮮。數十年來,牠們在長江裡或消亡或銳減,折射出的是整個長江的漁業資源狀況。

在三峽庫區萬州,一些仍在堅持的漁民自嘲稱,他們現在不是「魚」民,而是「蝦」民,如今能捕到的只有零星的小蝦和成堆的垃圾。

長江被攔腰截斷 中華鱘「衝壩」集體自殺

1981年1月4日,葛洲壩截流成功,長江被攔腰截斷。一些長江精靈的生命也在此處畫上了休止符。

長江漁民楊江龍說:截流那年的下半年,他看到了一些不正常的現象。

一群又一群大魚聚集在葛洲壩前游弋,牠們大多七八百斤,甚至超過千斤,不顧洩洪閘飛奔而下的驚濤駭浪,一次次奮力前衝,試圖衝破大壩的阻攔,牠們有的碰撞得頭破血流,遍體鱗傷,有的則慘死在飛速旋轉的電機葉輪下,楊江龍至今對此記憶猶新。

這些大魚中大部份是中華鱘。中華鱘是一種大型的洄游性魚類,是中國特有的古老珍稀魚類。牠與早已滅絕的恐龍生活在同一時代,距今有一億四千萬年的歷史,被譽為「活化石」、「長江魚王」、「水中熊貓」。

截流使沿江回溯的中華鱘無法繼續前行,曾經在長江上游金沙江段的10多處產卵場全部消失,「長江魚王」上億年的腳步不得不止於壩下。

截流後的幾年,每年同一時候,中華鱘依舊會返回宜昌,頑強的牠們就在葛洲壩下找到了新的產卵點,物種得以延續,但數量開始急劇下降,之後又進入瀕危動物名單。

比大熊貓還珍貴的白鱘滅絕  

白鱘沒有牠的「親戚」中華鱘那樣幸運,現在人只能看到白鱘的標本。

白鱘,又稱作中華匙吻鱘,是最大的淡水魚類,和中華鱘一樣,牠同樣是與恐龍同時代的物種,僅在中國的長江存活了下來,比大熊貓還珍貴。白鱘因其口吻長達身體的一半,所以俗稱「像魚」、「槍魚」和「劍魚」。

中華鱘研究所總工程師肖慧披露,葛洲壩建設之初,白鱘還是常見的經濟魚類,在大壩附近一網下去能撈到幾條,但自2003年以來,再也未見白鱘蹤跡,「連人工繁殖的機會都沒有了」。

「長江女神」的白鱀豚極可能已經滅絕

同樣不幸的長江精靈還有白鱀豚。大約2000萬年前,被譽為「長江女神」的白鱀豚離開海洋進入長江,並在中國長江的中下游扎根。2002年7月14日,世界唯一人工飼養的白鱀豚「淇淇」離世,曾讓整個中國悲傷不已。

據調查,在1980年代初,白鱀豚的種群數量尚有約400頭,1980年至1986年的調查結果是約為300頭,到了1990年約為200頭,1994年以後就不足100頭了。1997年,由農業部發起了長江白鱀豚、江豚同步觀測行動,50多艘中國漁政船在長江中下游進行了為期7天的觀測,最後確認觀測到13頭。2003年,中科院水生所再次進行江上觀測,但未發現一頭。專家普遍認為白鱀豚極可能已經滅絕。

三峽水庫斷了中華龍脈

三峽水庫斷了中華龍脈.高空拍攝的三峽大壩,位於湖北宜昌境內。(AFP/Getty Images)
三峽水庫斷了中華龍脈.高空拍攝的三峽大壩,位於湖北宜昌境內。(AFP/Getty Images)

中國傳統文化相信萬物有靈,天地人三才是息息相通的。一條河流就好比一個人體,當被攔腰截斷後它就會死去,只不過具有億萬年生命的河流,其死亡過程也是漫長的。然而近幾年長江已死的現狀在很多方面已見端倪,單那江水裏日漸減少的魚就是最好的證據。

研究周易風水的人都知道,黃河就像一個太極,孕育了中華民族,而長江就像一條龍,蘊含著騰飛,龍頭在上海,龍腰就在三峽。當大壩攔腰斬斷長江時,中華騰飛的龍脈就被斬斷了。華夏文明始於治水,也毀於治水,當大禹劈開巫山導洪入海時,開創了中華文明,當巫山關起來修水庫時,也意味著一個文明週期的結束。

俗話說,要死的,人攔也攔不住。天象要滅中共,方方面面都做好了安排,這也許就是為甚麼在那麼多反對聲浪中,三峽工程依然進行的內在原因。

長江作為華夏大地的第一大河流,養育了一半以上的中國人,自從三峽大壩開建以來,災難接踵而至。數百萬「三無移民」——無田種、無工作、無前途的人造成巨大社會危機,水質污染、水庫誘發地震、水位上漲引發滑坡崩坍、水庫淹沒區擴大、限制長江航運、歷史古蹟消失、珍稀動植物死亡等,也引發很多生態災難。三峽竣工後,二零零五年重慶水災、江西地震;二零零六年四川大旱,當時國際水利專家費理森就預言,三峽摧毀了整個長江中下游氣候平衡,大旱之後還有大雪,結果二零零八年真的出現特大雪災,以及令中國人痛徹心腑的汶川大地震。

「長江亡矣!」這是1992年三峽水庫開建時反對派的悲嘆,如今從各種天災人禍來看,三峽之殤真的在應驗。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台新內閣人事 張家祝出任經長 管中閔接經建會主委
老厝文創亮點  林峻丞深耕三峽
驚人異象!1954年長江曾突然斷流兩小時
長江湖北監利水域兩船相撞  致3死5失蹤
最熱視頻
【世事關心】班農:暴政即將崩潰
【直播回放】SpaceX龍飛船載人上太空
【珍言真語】麥業成:天滅中共是自然現象
【紀元播報】大陸6億人月入千元 美中博弈5要點
【紀元播報】全球清醒 蓬佩奧:中共是殘忍政權
【一線採訪視頻版】告武漢政府 律師團提供訴狀模板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