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高幹子弟案轟動政治局 鹽城市委書記被免職

人氣 60

【大紀元2013年03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鋒報導)2月28日上午,中共宣佈朱克江任鹽城市委委員、常委、書記,原鹽城市委書記趙鵬被免去常委、委員職務。同時,趙鵬還被免去鹽城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職務。此前,在江蘇鹽城發生了震動中南海的法輪功高幹子弟官司,趙鵬在當時是市委書記。

胡曾派賈慶林鹽城 「十八大」後胡錦濤去鹽城辦此事

中國大陸鹽城的兩高幹子弟兄弟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迫害,出獄後對當地的中共官員提出巨額的賠償和道歉要求,並指名要求胡錦濤和溫家寶親自處理此事。

由於此事件的資料發給中共政治局高層和中共幾乎所有的部委高層,其中涉政法委及「6·10」辦公室動用酷刑等對待法輪功學員的黑幕,為掩蓋事態發展,中南海高層曾派賈慶林前往鹽城,但賈慶林沒有解決事情,最後是胡錦濤在去年年底去鹽城瞭解事件情況,親自去處理此事。

涉此事件的高幹子弟祝群群(法輪功學員)表示,還要繼續尋國際和國內法律途徑曝光自己在勞教所受酷刑真相和法輪功被鎮壓的真相,要求法辦所有涉案的「6·10」及政法委相關人員。

趙鵬的官職被「一免到底」

2月28日上午,江蘇鹽城召開全市領導幹部大會。中共江蘇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盛克勤宣佈省委決定,朱克江任鹽城市委委員、常委、書記,趙鵬不再擔任鹽城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

按照中共體制的慣例,鹽城市作為地級市,一般市委書記在60歲退休,1955年生的趙鵬卻在58歲被罕見免職。此外,一般省部級官員退下時候,只要不犯錯誤,會在全國政協、人大中任閒職養老;地級市市委書記也有機會在相應的地方人大、政協中任職。像趙鵬這樣連鹽城市人大的職務都被免去的做法較為罕見。

中共江蘇省委常委、組織部長楊新力在鹽城市領導幹部大會上說,鹽城市委主要領導調整是省委「從江蘇省轄市領導班子建設實際出發」,「經過慎重研究作出的決定」。

高幹子弟案轟動政治局

中國大陸鹽城兩高幹子弟兄弟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迫害,出獄後對當地的中共官員提出巨額的賠償和道歉要求,並指名要求胡錦濤和溫家寶親自處理此事。此事驚動中南海。

中共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繼上次被胡、溫指定去河北訪問「300手印事件」後,再度被派到這二位高幹子弟所在省份做調查。

2012年10月27日,《大紀元》發表名為《一宗高幹子弟官司轟動中南海 高官求刊登求饒信》的報導,報導稱一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國鹽城市政法委(「6·10」或公安系統)負責人委託其親屬轉給《大紀元》一份請求刊登的告饒信,詳細講述了一名政法委官員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懺悔。

來自鹽城的消息稱,賈慶林的造訪並沒有解決這件事情,現在事情鬧得越來越大,政治局都收到了這起事件的傳真,後來是只能胡錦濤去實地瞭解情況。

2013年1月1日,《大紀元》發表名為《胡錦濤赴鹽城涉轟動政治局的高幹子弟案》的報導,揭露胡錦濤在去年年底視察江蘇的真相:胡錦濤當時的江蘇行最大的目的地就是鹽城,也特地就是為了這宗官司而去,去其它的幾個城市只是幌子。

這起特殊的官司讓中共最高層非常被動和尷尬,但是又沒有辦法。賈慶林曾經去了事發地,但是最終事情還是沒有解決。這次只能是胡錦濤前往瞭解情況。

求饒的政法委官員一语成谶

鹽城市政法委(「6·10」或公安系統)負責人委託其親屬轉給《大紀元》一份請求刊登的告饒信中的一些話與前鹽城市委書記趙鵬的下場驚人吻合。

信中稱:「為甚麼寫這麼多,我們地區的公安局、政法委、市委黨委領導們,看到這個都會知道的,外地區看不懂,現在也是警告,你市委書記是現在的某位政治局委員的紅人,這個政治局委員『十八大』肯定進政治局常委的,你要安全,想拋棄我們,平安著陸。不管我們的死活,平時的政績是你們的也罷了,關鍵時刻,我們是擋箭牌,是替罪羊,甚至被殺人滅口,我們乖乖地繼續聽從,可能嗎?大不了像王立軍一樣,魚死網破。」

「雖然你是市委書記,也建議你向王立軍同志學習,把一些領導們的證據放在信得過的親友那裏或者移交到海外,不然那位政治局委員為了不受影響地進政治局常委,把你也拋棄了。你怎麼辦?如果你也能夠像王立軍那樣把薄熙來拉下來,也算是名垂青史了。如果共產黨再出現一個現任政治局委員被拉下馬,關鍵的是這個原來也能夠進政治局常委,那麼你市委書記百分之百名垂青史。」

「鄧小平保不了陳希同,江澤民保不了陳良宇,周永康保不了鄭少東,很多時候,他們這樣的共產黨頂級人物都無能為力,憑甚麼那位政治局委員一定要保你,他憑甚麼一定能夠有能力保住你?所以雖然你是市委書記,但是不安全啊!」

「為甚麼寫這麼多,也是希望參與這件事情的基層警察們,將來你們和我一樣是替罪羊,而且越是基層做替罪羊之後,判刑越重。覆巢之下,豈有完卵。趕快向王立軍同志學習,把一些領導們的證據放在信得過的親友那裏或者移交到海外,這件事情並不是我們要拉替死鬼,而是牽扯到的官員越多,大家越安全。事情越大,共產黨反而不好去政治化處理。事情國際化之後,反而能夠透明地按照法律處理,不會出現從重、從快地判刑。你們好好想想。人將至死,其言也善,我親戚真的感到生不如死啊。」

趙鵬是高幹子弟案的幕後黑手之一

趙鵬,男,1955年8月生。2006年4月任鹽城市委書記,2007年1月起任鹽城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

鹽城的消息稱,2007年年初,趙鵬剛剛從鹽城市長提拔為市委書記。據稱其對當地法輪功學員「不滿」,下令大面積地抓人,當時就一下子抓了幾十人。

2009年,兩名高幹子弟之一的祝群群遭到綁架,被非法審訊十五天十五夜,被迫害得昏迷四、五次。祝群群在出獄後,對當地的中共官員提出巨額的賠償和道歉要求,這也是這宗轟動中南海的高幹子弟案的開始。

——————————————————————————————————
以下是鹽城市政法委負責人的家屬給法輪功學員的告饒信全文:

共產黨官員向法輪功真誠的道歉

我得承認啊,我幫助我親戚寫這個道歉信,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啊。我們所有人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在這裡,我們鄭重地向那兩位法輪功兄弟倆道歉,請你們原諒。無論如何,請你們原諒。用網絡上流行語,跪求你們原諒。我們真的後悔莫及,請你們不能再折騰了。真的求求你們了。

我的親戚是管法輪功的官員,也是今年6月4日明慧網《讓「6·10」惡人和公安局惡警害怕無比的事情》裡提到的領導之一。我親戚非常的後悔當時參與了決策,要是知道事情變成今天的樣子,那個時候裝病住院也行啊。哪怕辭職或者不當官了。人家兄弟倆是法輪功,但是人家也是高幹子弟啊,雖然他們家人不在位了,可是人家不是沒有力量了啊!

最近幾個月,我親戚吃不香睡不安的。尤其賈慶林為了這件事情來到我們這裡之後,他更是惶惶不可終日。賈慶林沒有來之前,早就已經有小道消息傳出來了,如果他們兄弟倆再折騰,一大批參與的各級官員和警察將會作替罪羊推出來,進行黨紀國法的處理。甚至更高級別的官員們都要拉下馬,給他們兄弟倆和他們家裏人一個交代。畢竟當時整他們兄弟倆整得太嚴重了。十五天、十五夜不給人家睡覺,折磨人家昏迷五次,人家的報復是理所當然的,可以理解,法輪功講寬恕,法輪功的親親友友卻不是這樣做啊!現在,他們的朋友們把這件事捅上天了。其實,法輪功真的是好人,我一個親戚的婆奶奶就是法輪功,她的情況我們瞭解啊!

當時有市領導答應他家裏放人的,結果不但沒有把弟弟放出來,反而把能折騰的哥哥也抓起來了,最後都送到勞教所了。這個不是公開打人家的面子嗎?現在,人家家裏人雖然公開沒有說甚麼。但是,私下裡肯定是全力以赴地調動力量支持他們,恨不得折騰得天翻地覆的才好。

我親戚私下裡說:「共產黨不講理啊,我們不聽上級的話,保不住烏紗帽,我們聽上級的話,現在看啊,就得進監獄,而且還不得連累上級。說不定還要想方設法殺人滅口,進了看守所或者監獄,死了也不知道怎麼死的,太黑暗了,外人不清楚,我們內部人不知道嗎?還讓不讓我們活了?就領導是人,我們不是人?政績都是領導的,過錯都是我們的?我現在是發自內心的理解了,王立軍為甚麼跑到美國領事館去?為甚麼提前把相關證據移交到海外去?為甚麼王立軍要破釜沉舟?沒有辦法啊,保不住烏紗帽就算了,命一定要保住啊。」

原來知道此事的很多官員都認為:現在的官場關係星羅棋布,固若金湯。雖然他們兄弟倆有背景,也有當地官員的腐敗證據,但是現有的官場體系秩序不能亂,官官相衛,他們敢於以下犯上,必然破壞了體系的穩定,如果以下犯上成為慣例,整個官場體系都有可能崩潰,不穩定,所以對於這種敢冒險者,一定要採取撲殺的政策,雖然無法撲殺兄弟倆,把這件事情給壓住總是可以的。

但是,賈慶林親自為此事來了,大家都不這樣想了,都認為這個事情搞大了,賈慶林能來,其他政治局常委肯定都知道。而且,以前就聽說賈慶林去河北調查另外一個法輪功事情,調查幾百個老百姓簽名要求放法輪功的事情,據說是受胡錦濤和溫家寶委託的。

他們兄弟倆一直是指名道姓要求胡錦濤、溫家寶處理這個事情,所以,賈慶林來調查這個事情。輕車熟路啊!現在看,一大批官員和警察將會作替罪羊推出來,是勢在必行的事情啊。

我們當地的公安局、政法委、市委黨委領導無能啊,現在都膽戰心驚,一個個都絞盡腦汁推卸責任,沒有人敢去安撫他們兄弟倆,各級官員被他們兄弟倆多次指名道姓地寫信侮辱,罵各級官員眼瞎了,罵各級官員一個人模狗樣地盡幹缺德的事情,但是沒有一個官員敢吭聲的。都拿兄弟倆沒有辦法,賈慶林來了都沒有辦法,氣得臉色鐵青,省委書記都不敢說甚麼,我們有甚麼辦法?不敢吭聲也罷了,為甚麼不敢安撫呢?

最近幾個月,他們兄弟倆沒有動靜,有的領導居然傻乎乎地以為這個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哪有這麼簡單,不瞭解他們兄弟倆啊!

在勞教所裡,兄弟倆和勞教所的警察們發生了激烈衝突,把個勞教所折騰得上上下下雞飛蛋打,搞得勞教所2010年法輪功轉化率幾乎為零,勞教所因此還受到省勞教局通報批評,一百個法輪功不到,轉化率居然幾乎為零,2001年勞教所五六百個法輪功,轉化率都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並且始終在勞教所享受頂級的待遇,勞教所的警察們都說:「他們就差沒有穿警服了,甚至很多穿警服的看到他們都畢恭畢敬的,不敢大聲說話啊!我們勞教所的很多民警上一輩子欠他們的。」想想看看,他們折騰出多大的動靜來啊?

在那種環境之下,他們兄弟倆都不安分守己,都敢持之以恆地去折騰一年啊,敢赤裸裸地威脅勞教所的警察和領導。今天他們自由了,折騰兩個多月就結束了,他們就此不了了之了,可能麼?如果是這個性格,那麼在勞教所就不會那樣折騰了。也不知道他們在悄悄地準備甚麼,會幹出甚麼事情來。

高幹子弟都是這個性格,沒有他們不敢做的事情,30多年前的天安門,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的天安門事件,幾十萬民眾湧向了天安門廣場,對活著的毛澤東喊出了吼聲。甚至有人公開呼喊:「打倒現代秦始皇!」在毛澤東那樣的文化大革命恐怖統治之下,仍然發生了失控的現象。為甚麼?還不是太子黨和高幹子弟們一手操縱的。

今天再發生個幾十萬人湧向了天安門廣場,要求對法輪功有個交代,不是不可能啊!對於太子黨和高幹子弟沒有不敢做的,只是他們願意不願意做的問題。而且越來越多的消息傳出來了,自從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以來,絕大多數太子黨和高幹子弟公開或者私下裡表示明確反對。關鍵是,現在的中國啊,確實啊,已經是太子黨和高幹子弟的天下了。

十幾年來,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沒有在社會上公開表態過一次支持鎮壓法輪功,將來習近平、李克強上臺,重新對待法輪功是獲取民心的最好辦法。當年毛澤東一死,甚麼都變了,簡直就是改天換地,現在,江澤民沒死也差不多了。江澤民的人馬也是江河日下,一敗塗地。

兄弟倆曾經多次宣稱,如果不給予巨額賠償,那麼會讓許多領導在全世界比薄熙來還要出名,一定會把事情搞得轟轟烈烈。把這些領導拉下馬,很多領導根本就不相信自己能夠「譽滿」全球。

其實,當時審問哥哥時,特意出動了三個派出所、三個公安分局、一個市公安局、兩個級別的「6·10」單位、九個單位的幾十名警察和領導,而且大多數曾經當過基層派出所的所長。一個個都是心狠手辣,都是審訊能手,這麼龐大的陣容,十五天、十五夜24小時不停地刑訊逼供,硬是沒有把他拿下來,反而被他一個人駁斥得啞口無言,這麼多警察和領導被折騰得筋疲力盡,甚至那麼多人還被他一個人搞得憂心忡忡,互相疑神疑鬼的,懷疑警察內部出了叛徒,為此還審查了多名警察,但是沒有結果。

當時,前後耗費了幾十萬,最後零口供。這是甚麼樣的意志和才智啊?而且,當時我們都發現了他在被審訊之中,學會了反審訊。別人在被審訊時候,言多必失,但是他沒有昏迷的時候,自始至終是侃侃而談,說話滴水不漏,心如止水。平心而論,他的聰明才智遠遠在我們之上啊!他一個人應對幾十人,我們能夠休息,他無法休息,處在飢寒交迫的情況之下,我們吃飽喝足休息充分,我們都不是他對手。何況今天他的背後是個有實力的群體啊!我不是長他人威風,滅自己人志氣,我說客觀事實,賈慶林都來過了,我們還能夠弄虛作假嗎?

大家都應該記得吧,當時他說了一句話:「說法輪功是搞政治,簡直是笑話,造謠都不會造,請問法輪功的政治綱領是甚麼?」就這一句話,我們很多人真的明白了,法輪功還真的不是在搞政治,要是搞政治,這麼多年了沒有政治綱領,搞甚麼政治?我們都被共產黨洗腦了,私下裡大家都認為他這一句話精闢、經典。一針見血。很多警察其實都是願意和他聊天的,甚至願意交朋友的,很多警察和領導都敬佩他,不願意審訊他。

事實上,在審訊過程之中,背後開會討論時候,意見始終沒有統一起來,三個方面的領導爭論不休,到現在為止,仍然是不解之謎。我們也不知道一些警察是不是叛徒,或者有人被他震撼之後,突如其來地幫助了他,還是被他家裏人找通了關係。他家裏人畢竟是我們這個地級市資格最老的元老啊!上上下下關係不簡單啊!

為甚麼寫這麼多,我們地區的公安局、政法委、市委黨委領導們,看到這個都會知道的,外地區看不懂,現在也是警告,你市委書記是現在的某位政治局委員的紅人,這個政治局委員「十八大」肯定進政治局常委的,你要安全,想拋棄我們,平安著陸。不管我們的死活,平時的政績是你們的也罷了,關鍵時刻,我們是擋箭牌,是替罪羊,甚至被殺人滅口,我們乖乖地繼續聽從,可能嗎?大不了像王立軍一樣,魚死網破。

雖然你是市委書記,也建議你向王立軍同志學習,把一些領導們的證據放在信得過的親友那裏或者移交到海外,不然那位政治局委員為了不受影響地進政治局常委,把你也拋棄了。你怎麼辦?如果你也能夠像王立軍那樣把薄熙來拉下來,也算是名垂青史了。如果共產黨再出現一個現任政治局委員被拉下馬,關鍵的是這個原來也能夠進政治局常委,那麼你市委書記百分之百名垂青史。

鄧小平保不了陳希同,江澤民保不了陳良宇,周永康保不了鄭少東,很多時候,他們這樣的共產黨頂級人物都無能為力,憑甚麼那位政治局委員一定要保你,他憑甚麼一定能夠有能力保住你?所以雖然你是市委書記,但是不安全啊!

為甚麼寫這麼多,也是希望參與這件事情的基層警察們,將來你們和我一樣是替罪羊,而且越是基層做替罪羊之後,判刑越重。覆巢之下,豈有完卵。趕快向王立軍同志學習,把一些領導們的證據放在信得過的親友那裏或者移交到海外,這件事情並不是我們要拉替死鬼,而是牽扯到的官員越多,大家越安全。事情越大,共產黨反而不好去政治化處理。事情國際化之後,反而能夠透明地按照法律處理,不會出現從重從快的判刑。你們好好想想。人將至死,其言也善,我親戚真的感到生不如死啊。

為甚麼寫這麼多,也是告訴所有參與整兄弟倆的當事人,我們雖然平時耀武揚威的,但是真正對上高幹子弟,那根本就是不堪一擊的,人多有甚麼用,人家一下子就把我們壓得死死的。何況,現在高層已經有人開始巧妙地為他們講話了啊!有些人變著法子配合啊。我們瞭解到人家擺在表面上的關係網,哪個官員都不敢小覷。何況現在看來,目前活動的根本不是這些關係網。正如兄弟倆講:「因為上一輩是為共產黨出生入死,打過天下的,我們和共產黨內部的黨政軍關係網是天生的,合情合理合法,再去拉更多關係也是正常的,但是今天的平民出身的省委書記,都不敢公開或者私下裡去建立黨政軍關係網的。」所以,趕快向王立軍同志學習,把一些領導們的證據放在信得過的親友那裏或者移交到海外,有備無患啊!我們不能成為領導的替罪羊和擋箭牌。需要我們了,是領導的墊腳石,出了問題了,是替死鬼,這叫甚麼事情啊?

共產黨啊,沒有未來了,我們也翻牆,看到海外網站上面摘錄湖北《長江日報》評論,我們知道共產黨完了。

《長江日報》7月31日曾有一篇:〈趕快收拾人心〉,「政府能夠有效維護社會秩序的基礎,是政府的政治與道義的合法性。只要合法性足夠堅實,哪怕使用限度以內的必要暴力,也不會產生顛覆性的後果。但若合法性資源稀薄,歷史經驗表明,政府怎麼做都會遭致普遍的反對;「合法性資源不是可以無限透支,修復合法性的時間也不是無限多。當務之急,是趕快收拾人心,重塑合法性,這是為人民、國家和歷史負責的正確做法」。

看看吧,共產黨連這樣的文章都公開登出來,還有希望嗎?好好品味品味啊,同事們,領導們,想想我講的:「趕快向王立軍同志學習,把一些領導們的證據放在信得過的親友那裏或者移交到海外。」即使他們兄弟倆不折騰了,將來共產黨垮臺了,出來折騰的人也會非常多,為了自己和家人,所以必須要提前保留證據也是給自己一條退路啊!

而且,胡錦濤在「7‧23」講話中提到了「中共目前面臨風險前所未有」,胡錦濤都這樣說了。我們還能怎麼辦?

而且更重要的是,世界各國的政要開始關注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別人不相信我們相信,我們內部人知道共產黨的心狠手辣的,共產黨是甚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如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公佈天下,那麼共產黨就徹底完蛋了。所有我們都應該給自己留下後路啊!

再次向那兩位法輪功兄弟倆道歉,請你們原諒。我們很多領導真的後悔莫及,如果時光倒流,真的不會去整你們了,哪怕你們天天公開做法輪功活動,最多和你們商量商量,儘量讓我們表面上過得去就可以了,隨便你們怎麼做啊!真的後悔莫及啊!無論如何,請你們原諒。用網絡上流行語,跪求你們原諒。請你們不要折騰了,求求你們了。

感謝明慧網等海外網站!請明慧網等海外網站幫助登出來!

一位已經退黨的官員親屬

2012年10月25日

相關新聞
習近平推胡全退「成果」大紀元再準確預言中國
習近平南巡  被指意圖為中共打開「減壓閥」
外媒: 十八大是胡習同盟的萌芽 胡錦濤放長線
高幹子弟詳述反擊惡警迫害法輪功的故事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新聞看點】美對台新規猛踩紅線 中共詭異沒聲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拍案驚奇】拜登30天提6兆支出 台積電亟需水
專訪新書作家:成功亞裔與種族歧視的背後
【預告】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