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境荒村古韻長(上)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導言】

天空,片片雪花仍然不斷飄落,天地已連成一片白色……

*【主文】

眼前曠野一片空茫,只好趁著晌午天空泛著的亮光快快趕路,弦琴老者揚起鞭子狠命摔著驢背子,那驢子似乎了解主人心事,大口喘著氣,雪地裡艱困的跋涉著腳蹄子。

老者瞧著驢子晃著腦袋有氣沒力樣兒,起了憐心,仰起頭望著天空,片片雪花仍然不斷飄落,天地已連成一片白色,老者心頭一緊,回頭瞧見梅姑正裹著襖衫瑟縮在驢車裡。

弦琴老者仍不死心,吆喝了兩聲又甩起鞭子,卻瞧見那驢子右蹄子已陷入雪地裡,鞭子摔上驢背時,驢子正奮力從雪地裡跋起,可左蹄子一使勁,卻跟著一起陷入雪地裡。

剎那間,驢車向前傾頹。梅姑瞧著,趕忙拋開襖衫飛身躍下雪地,一隻手握住了驢子右蹄就要往上拔起,哪知腳下雪地一鬆,也跟著陷入雪裡。

老者看著情勢不對頭,忙將鞭子甩向梅姑,喊道:「抓緊了!」掌心勁道一出,梅姑即隨著鞭子飛向驢車。

忽然,一片風雪漫起,老者頓覺一陣暈眩,連人帶車墜入了雪窟裡。

恍惚中聽到了一串小調兒,老者才從暈眩裡醒轉過來,發覺已進了一個村莊裡。只見眼前紅牆白瓦,村人悠閒來去,天空仍然稀疏下著細雪,也不沾身子,卻有片片粉紅梅花殘瓣在空中飛舞,煞是好看。抬頭望去,原來那屋後小山坡上植著一排梅樹。

看著來往村人笑著朝他打著招呼,老者回過神來,只覺著像回到了家。忽然,小調兒又在耳邊響起,老者頭腦就更清晰了,這才意識到自己仍坐在驢車上,手裡還抓著驢鞭子。

一旁的梅姑正抱著他的手臂,圓睜著眼睛四周瞧著:「阿爹,我們到了哪兒了?」

老者說:「梅姑仔細聽聽,那聲調兒哪兒唱來著,快尋尋。」

梅姑望著前方,指著梅樹旁的一爿茅屋說:「阿爹瞧瞧,那婆婆正哼著呢!」

老者下了驢車,傾著耳朵聽著,一面順手往驢背子上拍了兩下,驢子就縮起腿,伏在地上喘著氣了。

老者快步往那老婆婆走去,卻瞧見那婆子正閉著眼睛,張口哼唱著,手掌輕拍著搖籃裡的小嬰兒。於是,他把腳步放緩了。走近時,卻見那嬰孩也不哭不鬧,靜靜的亮著黑眼珠踢著小腿,自顧耍玩著。

「您們來了。」那老婆婆停了嗓子,招呼著。

老者回說:「叨擾了婆婆了。」

「這輩子第一次見到外邊的人來了這裡,村子裡高興著呢!」

聽著老婆婆說話和藹,老者興奮的說:「婆婆唱的是什麼歌兒啊!從沒聽過的,可又好似哪聽過。聽著婆婆唱曲兒,心裡都舒暢了。」

老婆婆開心的笑了起來,搖籃裡的小嬰兒也跟著咕咕笑著。

「就您褒我,這是唱給孫兒聽的,哄孫兒快睡,孫兒沒睡,我倒先睡著了。」

梅姑站一旁,笑了起來:「我叫梅姑,婆婆唱的曲調兒好聽。」

老婆婆這就樂透了,說:「這曲子是跟阿娘學的,阿娘是從姥姥那兒聽來的,您們估算估算,這唱了幾年、幾代了。」

老者說:「婆婆可否再唱唱?」

「我來唱。」沒等老婆婆說話,就有個聲音唱了出來,老者轉身一看,原來後面已圍了一群孩童,一個男孩跑著、唱著,旁邊幾個孩兒也跟著唱了起來。

老者聽著、覺著就是沁心的曲調兒,心裡也跟著哼唱著韻律。一時,心裡想起了那弦琴,有了琴就好記住音律了。梅姑早從驢車裡抱來了弦琴,交給老者。

老者撥了幾個弦,順了順歌聲,只是幾個清純的弦音,可是村裡從沒響過的,孩童們好奇了,歌聲就停了下來。那領頭的男孩覺著了,又朗了聲,唱了起來,孩童們又跟著唱起來了。

弦音找著了歌聲後,就絲絲脈脈的湧上來。等大夥唱得起勁了,那領頭的男孩就溜到琴旁湊趣兒,趁著老者出神的撥著弦琴,也伸出手指,往那弦上撩撥了幾下。

老婆婆瞧著了,喊著:「這小喜兒就是喜歡調皮。」

老者見著這男孩興奮的樣兒,打心裡喜歡起來,就拉著小喜兒手指頭一聲聲彈撥著。小喜兒專心的滾著眼珠子跟著音調兒轉。

老者看著這男孩抓著了弦琴的音性,鼓勵著說:「這琴也沒幾條線,就是跟著大夥聲音撥著,好玩又好聽。」

聽老者這一說,小喜兒心裡雀躍起來了,乾脆把弦琴抱了過來,撥了一回,看大夥唱著高興,就向老者求著說:「這琴讓咱們玩兒、玩兒幾趟吧!」

小喜兒站起來抱著琴跑了,一夥人還唱著追了過去。老者望著一群小孩兒穿過梅樹呼嘯而去,心裡只是一陣驚喜,卻聽見老婆婆呵呵的笑聲,身旁的梅姑也笑彎了腰。

雪仍然稀稀疏疏飄著,孩童們跑遠了,歌聲劃過遼闊的天空傳來,老者聽著,一片片暖意流入心裡。

****

老者把驢車拉到一家紅瓦屋前大石旁,餵著驢子吃飽了草料,一個孩童也提來了一桶子水,置在了驢子腳前,那驢頭兒甩了兩下,嘴裡張揚了兩聲,就一古腦兒埋進了水桶裡。老者瞅著孩童紅彤彤臉兒時,那臉兒已鑽進了屋裡去了。

望著眼前雪霧蒼茫的村落,老者正待想想風雪前事時,卻見一姑娘喜孜孜跑了來,將手裡的食物遞給他,說:「這是阿娘蒸的棗泥花糕,老伯伯跟姐姐趁著熱吃了。」

這姑娘還指著前邊煙囪裡冒著白煙的矮屋子說:「阿娘還在廚房裡忙著呢!」

梅姑接過那姑娘手裡的東西一看,一張蕉葉子襯著的糕兒正熱呼著,忍不住湊著鼻子聞了一下,讚著說:「這糕兒真香,定是好吃了。」

又看著那姑娘說:「姑娘好俊秀啊,叫什麼名字?」

「阿娘叫我敏兒。」

這時,老者才覺著是餓了,就抓了一塊吃了起來,一呼嚕吃了一大塊花糕才停嘴說:「這糕兒真是好吃,待會去謝謝敏兒阿娘。」

敏兒看著老者吃著的樣兒,得意的笑了起來說:「阿娘叮囑了,點了燈,招呼您們去吃阿娘做的晚餐。」

正說著時,卻聽得歌聲自後山傳來,那弦音也在歌聲裡調皮的喧囂著,老者聽著自然覺著好笑。轉頭看時,小喜兒正抱著弦琴,夥著一群孩兒已站在小山嶺上。唱的又是不同的曲調了。從遠處傳來,只覺著是說不出的韻味兒,像是打哪處唱到了這村落,千百年前唱到了今日似的,聽著似乎也跟著進了那古老的地方去了。

天空仍然飄著細雪,老者聽得出了神,叫梅姑從肩上拍了一下,抬頭看時,村莊裡屋前、屋後已站滿了村人,有頂著斗笠、斗篷的,有遮著樹葉子的,都隨著音律唱著,老者覺得像是村子裡有了喜事似的。

忽然,小喜兒又跳到了一家屋脊上了,正向老者招著手。

敏兒揮起手來,轉過身說:「老伯伯,小喜兒正彈得起勁呢!我們過去看看。」

他拽著老者手臂就迎了過去,踏過一塊石頭時,上面還沾著雪泥,老者腳底滑了一下,敏兒手腳俐落給扶住了。梅姑也跟了來了,一起躍過了一處土丘,就攀上了那屋脊。

這村子屋舍順著地勢層層疊疊隨處錯落著,老者站在小喜兒身旁,看著滿坑滿谷的村人唱著曲兒,純樸的聲音瀰漫雪空裡,就打心裡感動起來。

此時,小喜兒卻把弦琴交到老者手裡說:「老伯伯您們來了村裡,全村都高興了,這場面大了,我心裡也慌了,老伯伯您來彈,讓小喜兒揣摩揣摩。」

老者聽著歌聲一波波湧上來,就順著音調,乘著歌聲間歇處撥起來,村人聽到了這清脆的弦音,唱得更起勁了。漸漸的,歌聲也有了厚度了,琴音就推著歌聲唱上了雲霄。

老者彈著琴,覺著生命裡從來沒有過的體驗。一時,梅姑也動了心,就掏出竹板兒敲了起來,嘴裡還哼著、唱著。

敏兒遠遠瞧見了那老婆婆,抱著孫兒披著氈子站在村頭,就指著前方告訴梅姑說:「瞧,老婆婆也來了。」

****

雪地裡已映出一線暮色,正慢慢爬上屋脊,遠遠能看見屋瓦村路間隱隱沒沒繞著一圈漢子,不是擔著、挑著就是馱著或推著貨物的,一路從後山腰綿延到了村子裡。

敏兒知道村哥哥們從外面市莊村鎮兌了食物回來了。

「天要昏了,咱們趕去後山上瞧瞧去。」

敏兒指著那隊伍,叫小喜兒將老伯伯手裡的弦琴接過去,偕著梅姑,三人奔向後山去了。

剛踏上小嶺頭,眼看暮色已襲上半個村莊,敏兒就加快腳步奔了起來。只幾個腳程又越過了一個山嶺。老者跟在敏兒後頭一路追著,心裡訝異著這姑娘的腳力,就轉過頭來跟梅姑交換了眼神。

看著敏兒越跑越快卻是一身輕鬆,腳下只好運起功力來,敏兒看著老者跟了上來,就笑著說:「老伯伯好腳力,小心這路上還濕滑著呢!」

老者聽著,心裡又是一陣驚喜。

*【導言】

原來這村莊錯落在山谷裡,溪流依村而過……

只見一陣塵沙飛舞,竟找不著回村子的路了……

*【主文】

三人前前後後跑著,片刻就上到了半山腰。

老者倚著一棵高大的槐樹幹歇著,雪片兒還簌簌的從樹上落下來。從這裡望去,才把整個村莊看清楚了。原來這村莊錯落在山谷裡,溪流依村而過,此時已被雪鋪成了一條白色絲帶。

這時,腳下一個漢子跟著一個漢子,揹著大包包穿過山腰,向村莊走去。敏兒拉開嗓門長長的唱喝起來,歌兒似的,老者聽著新奇,覺著聲音裡帶著歡迎、慰勉的親切味兒。

漢子們似乎感受了,也唱起歌來回應著,一時,歌聲一串串繚繞了起來,迴盪在山腰間。

老者正聽得有趣,一旁梅姑卻搖著他的手臂,輕聲說:「阿爹您聽,那村裡也有了回音了。」

老者傾耳聽著,一波波渾厚的歌聲從山谷裡飄來。老者更覺著有趣了,再仔細聽時,就驚奇的說:「可不是小喜兒彈的弦琴嗎!」

想不到那琴音在這谷裡竟那麼清澈。

梅姑側著臉,也聽到了,微笑著點著頭。一時覺著空氣裡充滿了祥和溫馨。

梅姑感動的說:「這真是個奇妙的村落。」

暮色漸漸鋪滿了山谷,眼前一片金黃,飄著雪的村莊在老者眼裡就更漂亮了。

三人站的地方正好遮風避雪。此時,一股寒香撲鼻而來,梅姑瞧見山壁裡長著幾株青松、幾叢翠竹,還有幾枝紅梅如胭脂一般映著雪色,分外顯得精神。

梅姑瞧著好看,就走過去遊賞去了。

敏兒站在老者身旁,指著緩緩行進的漢子們,仰起頭望著插向天空的山嶺說:「十幾天前,咱村哥哥們,就是揹著村裡的東西攀過這山頭,下到平原村鎮去,如今換了食物回來,這樣一年走個三、五趟,咱村裡就夠充實了。」

「這山谷村裡住著近百戶人家,每家每戶自個兒斟酌著在屋前屋後植樹、種花、種菜、種水果。有技巧的,製了道具活兒,就往溪裡去抓蝦補魚。有力氣的,帶著繩兒、棍棒兒,呼朋揪伴上山去捕野豬、野雞。有懂茶種的,選著好天氣掮了竹簍子,就去山上採茶去了。也有傳下來染布織衣技術的,就教婦女、姑娘們做著。」

敏兒一面觀著天色,一面比劃著說:「要哪家有了好東西了,分著給大夥用,那個巧媳婦廚房裡做了好食物,大夥就吆喝著搶著去吃去了。」

看著村哥哥們都走進了村裡去了,敏兒才發現不見了梅姑,就喊了幾聲。那梅姑卻應著從竹叢裡鑽了出來,襟裡抱了青翠的竹葉子,還有紅紅白白的梅花,像尋了寶一樣高興。

敏兒選了一株梅花攥在手裡,拉著梅姑就向谷裡奔去了。(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端午時節,家家戶戶都會在門前掛艾草用來驅邪避災,除了艾草之外,中國流傳的習俗中還有一樣東西也能伏魔驅邪,那就是鍾馗畫像。
  •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槍口指向天空,這時,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槍聲還沒有劃破籃天,我們的龍舟就像箭一樣射了出去,幾乎同一瞬間,神鼓阿飛擂下了第一支鼓槌。
  • 阿春撥開垂在胸前的燈籃花枝葉,碎步趕了過去,一支豔紅的燈籃花隨著掉落地上,她彎腰撿了起來,把花瓣上的塵土撢淨了,小心霬翼的藏進上衣口袋裡,這時還能看到阿風坐在腳踏車的後座上,正彎過阿善伯的屋角,腳上的一雙白布鞋瞬間消失在阿春的視線裡。

  • 老伯抱著書慌慌張張的擠進人群裡,一心只想找到那天送書給他的那位小姐,這時舞台上正在進行著歌唱比賽,囂張的小喇叭把女歌者顫抖的聲音帶向天空,台下的觀眾幾乎停止了呼吸,幾秒鐘後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當那個唱歌的女生向觀眾深深一鞠躬時,月亮已高掛天空。

  • 每年一到中秋節,總像又回到了遙遠的故鄉,聞到了瀰漫在大街小巷的月餅及柚子的香味。
  • 嗩吶一聲長長的悽號,從遠古劃過曠野,像位高風亮節的勇士獨立山頭,頓時雲淡風清……
  • 2007年台灣燈會從3月4日開燈的一刻,佔地35公頃的會場上千燈齊亮,一片浩瀚燈海,照亮了嘉南平原的天空,燈會將一直延續到11日閉幕。
  • 尖銳的鈸聲中,金色閃電劃過天幕,霎時一個白面書生型的布袋戲偶從天而降,在台前被偶師接住了,頭頂黃色綸巾正待飄落,耳邊只聞勁風疾至,一團黑影已迎面奔來,白面書生心裡暗叫不妙,後台硬鼓聲急如大豆落玉盤幾古幾古敲起時,書生一記「日月騰空」身體倏然躍起,緊接著一個扁魚翻身,腳下勁道已穿透黑影,「哎呀!」一聲,黑衣惡煞已飄落地上,正躬腰叫痛,書生一陣風趕到:「惡賊休逃!看我來收拾你。」
  • 我跳下騾車後,小三子從車上拋給我一個大香瓜,指著朝南的黃土路說:「青河村從這裡走,個把里路就會有個歇腳的地方,這幾年不怎麼太平,您自己保重吧。」他坐在騾車上,揚起長長的皮鞭朝騾姑娘我下了西涼山
    我一邊擔著蔥一邊擔著蒜
    我搖晃著兩條長辮子
    我搖晃著一身的俏模樣

    姑娘我下了西涼山
    我一頭擔心著爹一頭擔心著娘
    我心裡頭搖晃著家鄉
    我要去集上找阿兄的俊模樣

  • 這一條街道跌跌撞撞的商店招牌,紅紅綠綠的遮蔽了整片天空,一路迤邐向街尾的北門口,下午軟軟的陽光不爭不鬧的鋪灑在市街上,菜攤子、行人塞滿了街道,一輛機車後座堆了高高的蔬菜,把騎車的人都遮住了,噗噗的彎來轉去,閃過一堆人後,帶著一股白煙,鑽進了路口那家文具行旁邊的窄巷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