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境荒村古韻長(下)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老者、梅姑跟著敏兒回到村裡時,雪也歇了下來,家家戶戶點了燈,昏黃的燈光都漫到山谷裡來了。

村漢子們都各自回家裡去了,只有住村尾的幾個漢子把重重的包包攤在地上,坐在石頭上歇息著,有人給拿來了熱湯、食物暖著肚子。

敏兒跟他們打了個呼應,老者也跟著打著招呼,抬頭望著布滿了星光的夜空,也不知那蒼穹如何的浩蕩,只覺著整個村子像大地裡的搖籃,滿載著溫馨與寧靜。

敏兒拉了老者手臂,指著前面亮著燈光的屋子說:「阿娘做的晚餐準上桌啦!」

三人進了屋裡,果然一張長桌上已擺滿了琳瑯滿目的食物,大多是不曾瞧見的東西,老者跟梅姑看著呆住了。

「來了客人了,阿娘快來瞧瞧!」

敏兒高興的喚著,內屋裡也傳出來聲音:「來了,來了。」

只見一個繫著白布圍巾的婦人,捧著盤子走了出來,嘴裡招呼著:「難得來了客人,先嘗嘗今年的新茶芽兒。」

待婦人將手裡的盤子放到了桌上,敏兒就拉著阿娘跟大家認識了。

這時,一陣晚風從窗洞吹了進來,窗邊的燈火明明滅滅搖曳著,敏兒過去,手掌護著火舌,給燈臺裡添了燈油,那燈火又伸長火舌子,氣壯的明亮起來。

敏兒阿娘讓老者跟梅姑坐了,給倒了茶嘗著,自個兒也喝了一大碗。

敏兒走過來瞧見了說:「忙了半天,阿娘一定累了。」

「喝了這茶就舒暢了。」

敏兒阿娘聞著那茶壺口冒出的茶味兒,就又倒了半碗,津津的說著:「這烹茶用的,可是去年屋後收的梅花上的雪,讓我集了一個大花甕,您倆嘗嘗是否好喝。」

老者喝了一口,覺著不一樣的清淳味兒,聽著敏兒阿娘這一說,第二口就含嘴裡思索著,更覺著這茶的韻味兒長。一旁的梅姑正慢慢品著氣味,細細喝著。

敏兒阿娘看著這爹女喝得津津有味,就樂開了:「這茶葉是漢子們過了溪,去山上採了來的,茶樹野生土長,熬過了霜雪的茶葉子,做出茶來才有好味兒。」

敏兒看著阿娘儘說著茶,就拿起筷子給老者夾了支雞爪子,說:「老伯伯吃菜啊!」

她也給梅姑拿來一小碗蕉葉蒸蛋先嘗了,然後一樣、一樣說著:這菜是哪栽、哪採的,那菜怎麼燜、怎麼蒸,那餅兒是怎麼烘的。聽得梅姑眼花撩亂,只認得一樣好似醬蘿蔔炸兒,一樣似蔥花卷的,其它就不識得了,只管一樣、一樣吃著,覺著從沒嘗過的新味兒。

老者貪吃了幾杯茶,覺著餓了,就夾了幾樣碟子裡的菜,泡茶吃了一碗大麥飯。

此時,聽見窗外小喜兒悄聲喚著敏兒,敏兒想起什麼似的說:「老伯伯,梅姑姐姐,你們隨意吃了,我這就跟小喜兒去看哥哥們打外邊帶了什麼新鮮東西回來。你們要睏了,就先歇著,明早兒,聽見了溪邊有人唱著歌,我們再去瞧瞧好事兒。」就一溜煙跑出去了。

敏兒阿娘也笑著去忙著去了。

梅姑瞧著敏兒背影,估量著與自己身材不相上下,就從布兜裡拿出來一件新裁好的翠綠細花短襖,想著敏兒會喜歡,就給放到敏兒房裡桌檯上。跟阿爹說了些話兒,就往裡間淨室歇著去了。

老者又好奇的吃了一些東西,喝了一碗茶,就在屋裡踱著步子。此時,月光從窗外洩進來,鋪了滿地,那邊燈火還搖曳著,老者頓時覺著心裡一片寧靜,像回到了幾世前的家一樣,熟悉而親切。想著想著,就坐椅子上睡著了。

隔日早晨,老者在陣陣花香中醒來,一枝芙蓉花已從窗洞裡鑽了進來,幾隻白頭翁攀著窗外樹枝,上下跳躍著。

老者瞧見了長桌旁,小喜兒躺在椅上歪著頭睡得正甜,那弦琴靜靜的置在矮几上。老者拿了小被單給小喜兒蓋了肚子,看著稚氣的臉上仍堆著微笑,覺著滿心歡喜。

梅姑與敏兒已站在房門口晨曦裡,敏兒穿上了梅姑的短襖,顯出秀氣來,梅姑幫著理平了下襟。

敏兒一臉的歡喜進了廚房,一會,提著一個竹籃子出來,笑著說:「咱們去溪邊瞧瞧吧!有人唱著歌了,哥哥們從對面那山上回來啦!」

三人就奔向溪邊去。路上敏兒說,這群村漢子昨天趕著天黑前就上了山,待到了天亮,大地正沾了露水,那時的菜兒最對味,花兒最嬌美,竹筍子也正是肥嫩的時候。村哥哥們就從山上一路採摘下來。

敏兒一面說著,只見一群漢子從前面山腳下向溪邊奔了過來,雄渾歌聲跟著一圈圈擴大。梅姑看著敏兒小心翼翼提著竹籃子,猜著準是好吃的東西了。

敏兒領著老伯伯、梅姑到了溪邊,村漢子們正揹著竹簍子,魚貫踏上木橋。可以瞧見簍子裡裝滿了菓子、菜蔬,也有黃黃紅紅的花兒,有趕來接應的村人就把簍子接了過去。

敏兒瞧見了一片黃頭巾飛上了木橋,就提著竹籃子站到梅樹下石頭上,高興的揮著手。那紮著黃頭巾的漢子瞧見了敏兒,一面調整著背上的竹簍子,一面嘴裡喊著:「敏兒今兒個穿了好看的衣服啊!」

敏兒高興的指向梅姑。那漢子順著手指方向瞧見了梅姑,了解了敏兒意思,就衝口而出:「哪來的姐姐啊,仙女一般。」

敏兒聽了,瞬時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一氣之下就把竹籃子朝那漢子擲了過去:「去吃去吧。」

這漢子趕緊放下背上的竹簍子,躍上天空抓住了籃子,身子卻跟著掉進了溪裡,那溪裡正溶著冰雪,這漢子抱著竹籃子在溪裡滾著翻著,卻也爬不起來。岸上梅姑瞧著又是歉意又是好笑,卻不敢笑出聲來。

那梅樹下的敏兒一時也急著嚷著。老者看著漢子的窘態,趕忙扯下來一條樹幹上的攀籐,一勁往溪裡那漢子擲去,喊著:「抓牢了。」

那漢子一時沒抓住,又滾了一圈,老者看著不對,就急速邁開半步,手掌往後挪了一節攀籐,同時使了功力,霎時,那籐子就筆直的伸長了。

這次那漢子穩穩抓住了攀籐,老者往後一個翻身,那漢子就飛上了岸,整個屁股跌坐地上,嘴裡也不敢出聲,手裡還緊緊抱著那竹籃子。

此時,歌聲早停歇了,溪邊的村人都笑了開來。梅姑掩著嘴笑著,敏兒仍站在那梅樹下石頭上,卻也笑出了眼淚。

****

老者站在溪邊遙望著村莊,地上已吐出了紅花綠葉,溪水帶著冰雪簌簌流著,谷裡處處顯露著春意,老者覺著在這村裡一夕,好像過了漫長的時光,才想到應該上路了。

跟著梅姑回到村裡,整束了行裝,就跟敏兒、敏兒阿娘告了別,也到村前跟老婆婆告辭。老婆婆說雪停了,可以上路了。

老者剛把驢車拉到村路上,就有幾個村人馱著一包包乾糧、食物等放進了驢車裡。這時,村人都走向村路上來了,老者站上驢車向大家抱著拳,喊著:「我父女倆向各位謝過了,告辭了。」

這時村眾裡響起了琴聲。小喜兒抱著弦琴跑來了,將弦琴交給老者,惆悵著臉說:「老伯伯、梅姑姐姐保重了,可惜這弦琴不能留在村裡。」

老者一時不知說什麼好,梅姑卻敲著竹板兒走了過來,將那兩塊竹板兒交到小喜兒手裡說:「這響板兒也蠻有趣的,小喜兒留著耍玩。」

梅姑轉過頭望著阿爹手裡的琴說:「我們此去千山萬水,沒了這把弦琴就不能賣唱餬口了。」

說到這裡,老者心裡稍覺寬慰,就說:「我們去尋了正法大道,就回這村裡來,好孩子,那時這弦琴就永遠留在村裡了。」

想不到小喜兒卻淡淡的說:「只怕您們找不著這村子了。」

老者說:「我會把這村子位置牢牢記住的。」

那邊老婆婆也說了:「你們要找不到這村子,就撥著琴,我們聽到了琴聲,就唱著曲兒讓你們找來。」

梅姑聽著只覺著好笑,這時才望見敏兒跟那村漢子,陪著阿娘站在屋前向他們不停的揮著手,梅姑趕緊舉高了手揮著。

上了驢車,老者拍了拍驢子屁股,覺著紮實了,揚起鞭子往驢背上摔了兩下,那驢子嗆嗆聲就往村口奔去。

上了坡,車輪子卻踉蹌著上不去了。這時一群村人從後頭推了一把,老者只聽見一陣高昂的曲兒歌聲,驢車就滾上了村外曠野了。

老者坐在車上望著遠方,卻想起小喜兒抱著琴不捨的樣兒,一時就鐵了心要把弦琴留在村裡,嘴裡喝著:「回村裡去。」

他拉緊了繮繩,那驢子掉過頭來,前後轉了幾個圈,只見一陣塵沙飛舞,竟找不著回村子的路了。

「只怕您們找不著這村子了。」

恍惚間,小喜兒說的那話又在腦際響起,老者心裡自顧懊悔著。

梅姑瞧見了老者臉色,安慰著說:「阿爹不必放心上,總算那響板兒還有襖衫留在村裡了,結了這段緣了。」

老者頷著頭,瞧著大地已露出了點點綠意,就拍拍驢背子,喊著:「雪霽了,好驢兒趕路吧。」◇(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部落的原住民想念禹海時,會抬頭望著天空尋找盤旋的老鷹,過不多久禹海就會走進他們的部落,這是部落族人聯絡禹海最簡單也是唯一的方式。那天在茶山村,禹海用平淡而嚴肅的語氣這樣告訴我,因為他行蹤飄忽不定,身上又不帶手機,行囊裏裝的只有筆記本、照相機及錄音機。
  • 大師茶藝工夫一流,這武夷大紅袍進了大師壺裡,才顯其意境高遠,端起茶杯即似聞風聲,茶一入喉又像看見高山清泉,及入腹頓覺熨人心脾,中國茶道文化深厚悠遠,大師的茶藝想必與修行相輔相成。
  • 牡丹把廚房的事料理就緒,抱著包袱輕聲的鑽出了張家宅院西角門,瞧見一輛牛車正奮力往上爬坡,傾斜的車軲轤顫危危的嵌住石板隙縫,車上高高堆著收割的稻子遮蔽了金黃的天空,駕車的榮貴伯嘶聲吆喝著水牛,水牛嘴裡「噌!噌!」的喘著氣。
  • 這江川一帶五鎮十八莊,任誰都稱讚咱們的胡琴好聽,真要這胡琴拿去了無妨,我早就想換把琴試試,這幾年來總覺得功夫上不去,一直停留在這節骨眼上,過不去這座山倒是滿痛苦的,只是這琴跟了我一輩,這樣一夕之間丟了,心裡也是怪難受的。
  • 源於對設計的熱情及對中華文化博大內涵的推崇,二十三歲的陳彥廷將剪紙——幾乎快被中國人遺忘的傳統藝術,帶上了國際舞台,讓東方古老文化在海外大放異彩。
  • 小憨子抱緊衣襟,一時腳下踢到了石頭,懷裡的柑橘洶湧散落地上,四處翻滾,阿柱仔也懶得理會,一顆跳得快的柑橘卻滾進了他的腳底,正要跳開,可是那柑橘已被他踩出了汁液,身子瞬間滑了十幾步。
  • 蕭寒天看著趙富客寫好了,把毛筆往桌上一丟,從侍女手裡接過茶碗,喝了一口茶,看著畫說:「就叫《追泉尋仙圖》,這畫算是完成了,等墨乾了明天再來題字吧。」
  • 土地公又稱「福德正神」,是台灣民間普遍信仰的一位神祇。
  • 城頂街,台灣五十年代前後中南部小城鎮一條默默無聞的街道,是老台灣社會樸實無邪、唇齒相依的縮影,現在雖然街道仍在,但已不見昔日的煙雨風華。
  • 等了30年閣揆的位子,新任台灣行政院院長吳敦義9月18日首度到立法院做施政報告時,面對朝野立委猛烈的炮火,不但晚了80多分鐘上台,預定30分鐘的報告,只花了約12分鐘唸完「濃縮版」,立法院長王金平表示,這是他印象中第二短的施政報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