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訪談】

專訪音樂人 希望之聲主持人陳東2

  人氣: 51
【字號】    
   標籤: tags:

~續:專訪音樂人 希望之聲主持人陳東1~

主持人:你和兩個主人公曾錚和李祥春,還有導演和製片之間是不是會有很多的溝通?

陳東:我拿到我這一步的時候一般都是影片的最後階段了,基本上就是和製片人、和導演進行溝通。

主持人:哦。我記得《自由中國》這部影片在開頭的時候有一個兩分鐘的引子,感覺很特別,描述的是五千年中國文化和歷史的變遷,以及這近半個多世紀以來中共對中華文化的破壞和對人性的摧殘,她的那個畫面和配樂都是感覺非常的大氣、很凝重的那種感覺,能不能給我們特別講一下你對那段畫面是怎麼進行配樂的呢?

陳東:那段畫面的話,也是因為修煉的關係,現在做音樂的時候就是考慮到,出旋律的時候就覺得有的時候是簡單、大氣就最能震撼人心,很多打動人心的曲目,主要表達的是她那種內涵,而不是她的技巧上有多複雜。所以這一段旋律其實很簡單,但是她給人的感覺好像內涵很深。

在我看來中國傳統文化一直都在講的這種儒、釋、道三家的這樣一個文化。這個文化核心的價值觀我覺得都是非常正面的一個道德觀。比如說與天地和諧共處,還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過去也都是一種修煉文化,是信神的。所以想到這一些東西的時候,你就能感覺到音樂還要有她的一種神聖感,還要表達出當時的那種與天地和諧共處的那樣一個感覺,那等於也是想要把人帶回到那樣一個氛圍當中去。尤其是中共把這樣的道德觀,從它建政以來尤其是在文革的期間進行破壞,那可能這樣的道德觀在我們心目當中好像都已經越來越少了。所以想通過這個音樂和加上這個畫面,把大家帶回去那樣一種氛圍,就是告訴大家原本我們中國人是那樣的。

主持人:除了開頭這段音樂,接下來隨著故事情節的發展和起伏,不同階段的配樂給人感覺都是不一樣的,有的時候你就會感覺到很深邃寧靜,有的時候又感覺很詭異、很神秘,有的時候又非常的悲壯感人。能不能再稍微給我們講一講不同部分的創作,有沒有什麼不同的幕後的故事?或者是你覺得那一段創作難度最大?

陳東:就是不同的心情,一般應該來講它都有不同的音樂符號來對應那種不同的心情。當然我之前自己做過一些總結,也聽過很多的電影配樂。那當時對人物的心理,表達愛的時候是什麼樣,表達恨的時候是什麼樣,表達邪噁心理是什麼樣,它都有它音樂的相對應的和弦,或者是我就叫它符號好了。那在這個過程當中,首先要做的就是判斷這段旋律它想表達的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比如說表達鋪天蓋地的迫害,或者是表達網路監控。因為這些其實都是不道德,它是見不得人的一些行為。那這樣的時候你就要把這種邪惡的心理狀態,或者是見不得人的這樣的心理狀態的音樂符號把它展現出來。怎麼說呢,就是要回想,或者說要去分析人,人在那樣一個困難的狀態中,他是一種什麼樣的心理狀態,那把它用音樂模擬出來。

主持人:那整部影片裡的配樂都採用了哪些樂器呢?

陳東:採用了哪些樂器,中國的最傳統的一些簫,還有古箏,這些都是代表著中國文化的、中國特色的樂器。還有就是西方的交響樂,同時還有西方現代音樂當中的電聲樂器,還有電聲的架子鼓,都有用過。

主持人:哇,那種類很多啊。

陳東:是,就是看需要。

主持人:我本來想問都是不是都你由一個人來演奏的,看來恐怕不是了啊。

陳東:嗯,是,現在都是那電腦模擬出來的。

主持人:是啊,噢,這樣子。我想問一下因為音樂創作,也包括其他的創作,都是需要一種創作靈感的。那你的創作靈感通常是從何而來的呢?

陳東:好像有一些是天份,最基本的東西是你要做出來一個非常好聽的旋律。那有一部分天份,但是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是對事物的觀察,還有人生的閱歷或者是對事物的理解,以及對人物心理的分析,包括很多的自己有過的經歷,自己有過的心理活動,把它總結出來。然後再帶上你的天份,我覺得才能把音樂呈現得應該說是,相對來講比較到位吧。就是在我目前的一個狀態當中,我能覺得這樣能到位一些。

主持人:你是怎麼把你的人生經歷和感悟融入到你的音樂創作裡面的呢?

陳東:其實就像剛才講過的,比如說像在家庭中啊,在學校當中啊,一般大家都知道中國大陸的老師應該說也挺專制的吧。當然也有很多的好老師,那些好老師大家都很喜歡。但是也有一些老師相對來講比較專制一些。那等於在這個過程當中可能我們都遇到過這樣的老師,或者是這樣的情況。那在這過程當中你的心理狀態,我知道我們在上高中的時候,有的班裡面老師比較難對付的時候,有很多學生也有這種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狀態,或者心裡有人不滿、心裡憤恨呢,想說真話不能說。我想可能很多的情況下大家都經歷過這樣的東西。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在這過程當中,你怎麼樣能回想起那時候那樣的心理狀態,和你經歷過這樣的事情的時候他的一種心理是什麼樣的。

主持人:你剛才也談到了修煉,也講到你母親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據我了解你自己現在也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對吧?

陳東:是,嗯。

主持人:那你能不能稍微給我們講一講,你覺得修煉以後,或者是說你的信仰,對你的音樂創作有沒有什麼影響,有怎樣的一種影響呢?

陳東:我覺得以前做音樂的時候就是憑感覺,然後對樂理呀,或者對這些理論上的、比較理性的東西是不愛接觸,或者也覺得沒有必要去接觸。那等於那個時候做音樂,當時做得也挺快,順著感覺走,感覺到哪了就把音樂做到哪。但是感覺是不穩定的嘛,所以就是說你這個感覺時間久了話,你這個曲子,不知不覺的可能你並沒有考慮到你這份感覺對別人的影響是什麼。

那修煉法輪功以後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說,你要知道今天的社會,今天的媒體的發達程度。就是說你今天放進去一首音樂,放進去一個信息,一瞬間或者說一夜之間,你的信息就達到讓很多人都知道。在這樣一個情況下,法輪功讓我知道,音樂人有這樣的一個責任,搞文藝的因為它和文化相關,文化就跟人的道德觀相關。所以你做出來的東西就要保證,要對人是沒有負面影響的,或者是盡量不要去做那些宣洩,或者是憤恨,或者是為了掙錢展現暴力、色情的這些東西,也就是說音樂要走一條純凈的路線。那這是一方面。再有一方面就是,能夠更加的理性面對很多比如過去傳統的一些東西,在音樂當中也加入了很多傳統的元素。我覺得整個作曲的過程當中不單是憑感覺了,感覺只是其中的一個部分。感覺好嘛,自然這個音樂還是會好聽。但是呢要有一個道理去指導它,就是說我要展現的東西能夠給人以純凈的感覺,正面的感覺。

主持人:這也正是我想問你的,因為我聽你的音樂感覺都是那種很純凈、旋律非常優美,讓人感覺很美好那種。但是現在呢,像現在的80後、90後,當然也包括70後還有年紀再大一點的人,很多人喜歡搖滾樂、重金屬音樂。然後我感覺你的音樂的風格,在現代的音樂中感覺比較清新,有一點不一樣這種感覺。

陳東:謝謝。其實不管是哪種音樂風格,其實在我的理解它都有它的定位。對,其實我感覺不管是誰,你真的做出純凈的東西來,包括現在很多年輕人,你給他摩聽的時候他也喜歡聽。

主持人:嗯,是這樣。你作為一個音樂人,不僅進行樂曲的創作,然後自己也是一名歌手,也曾經為海外的一些影視作品配音,還是一名配音教練,當然也是我們希望之聲美國灣區電台兩檔王牌音樂節目的製作人和主持人。那我想朋友們會比較好奇,你游刃於這麼多不同的角色之間,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呢?

陳東:什麼樣的感覺,就是我覺得因為剛才講到走一條正路,音樂文化方面的正路、純凈的路線。那在我感覺來講,做這些東西我覺得都是能夠傳遞這種信息。這些不同的類別包括配音,包括做廣播節目,包括做音樂,這些我覺得都是各種各樣的渠道和途徑,能夠傳遞這樣的訊息,傳遞這樣的純凈的訊息,對人有益的訊息。就因為我覺得做這些事情對比人都是有益的,所以我就都做吧。當然也是一種興趣,但是我覺得這種興趣因為修煉法輪功之後呢把它升華到了,怎麼說升華到了我覺得這些東西拿出來並不是來展現我個人如何如何,而是把它拿出來給別人受益的一個途徑、一種方式、一種形式。

主持人:那這些不同的角色裡面,你有沒有一個最喜歡的角色?

陳東:最喜歡的角色應該就是做廣播吧,做廣播能夠有很多人互動的機會。然後另外一點,其實做音樂本身是挺辛苦的,做音樂你要構思整個過程當中,那個過程是挺累的。但是做廣播很快,你只需要選一些符合我們想推廣的理念的音樂,然後把它播放出來就可以了。然後大家能夠在這個平台當中一起來傳心寄情,使我們華人這個社區能夠更加的溫暖,讓大家能夠更加的互相關愛。我覺得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而且在這個過程當中能夠,因為我有一個節目叫《德音綜藝》嘛,德音兩個字嘛,道德的「德」,聲音的「音」。那德音,我覺得把這個東西拿出來的話,我覺得對我們所有的華人都是有益的。大家都能夠收聽好聽的音樂,在正面的音樂當中受益,在這裡面娛樂,而且同時呢大家還能夠變得更加的關愛。我覺得這個很重要,這個也是我覺得願意付出的一個原因,很有意義。

主持人:據我所知你是80後了,應該說是非常的年輕有為。早年你曾經在英國留學,系統的學習音樂,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你的留學經歷,以及在此之前你是怎麼走上音樂這條道路的呢?

陳東:其實小的時候不太喜歡彈鋼琴的,然後也一度就想不彈了,就放棄了,然後就學到小學六年級就沒有再去學。然後上初中的時候因為學校搞文藝節的活動,說每個班要齣節目,所以當時就老師都知道我會彈琴,也知道我們班裡還有另外一個同學會彈琴,老師就說你們搞個四手聯彈齣節目吧,然後就把我拉上了。這個時候因為我也不能推脫,因為都知道我考過級,那就是跟著他去彈了。後來我們演奏的也不是什麼傳統曲目,我們演奏的就是雅尼的一首曲子。那聽完之後直接演奏,也沒譜子,我們自己弄了個四手聯彈,就這樣去演出去了。從那之後呢,就開始研究。

因為那個同學是聽完音樂就演奏、聽完音樂就演奏,我也就感覺這挺有意思的,就開始聽各種音樂、流行歌曲,包括雅尼的這些音樂。在這個過程當中就去琢磨怎麼能夠聽完之後就在心中能彈下來。後來逐漸逐漸就買電子琴,又能了解電子琴和電腦連接,最後我就開始搞起創作來了。等於那個時候是高中,那時候創作了很多自己的一些音樂吧,創作了很多這樣的音樂。到最後呢,決定出國學習音樂。其實學習音樂這過程當中,也是當時覺得其他的也不是太感興趣,要學的話呢就學音樂吧。但是還沒對音樂理解的這麼深吧,就是這樣。

主持人:我記得聽到過一首你創作的生日快樂歌是吧?

陳東:那個是17歲時候做的。

主持人:是啊,我覺得挺有意思,還是個高中生的時候就開始創作了。

陳東:對。

主持人:因為你在英國留學,然後你現在又在美國生活,能不能稍微講兩句你覺得在這兩個國家,生活感覺有什麼相同呢?

陳東:怎麼說呢,總體來說西方國家你可以表達你自己想表達的東西,然後你不用擔心會有誰來說你,或者你不用擔心會有迫害來找你。也就是在這樣一個環境當中,我們能夠把《自由中國》這樣的影片做出來。然後能夠幫助大陸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以及所有的被迫害的中國人,去為他們盡一份心吧。

主持人:你自己平時喜歡聽哪一類型的音樂呢?

陳東:流行的,或者是新世紀的,電影音樂這些都喜歡。還有韓國的電視音樂,韓國電視劇的音樂也不錯,我也喜歡,對。

主持人:你剛才也提到雅尼,我記得你之前在其他的節目中也提到過,那雅尼是不是你最欣賞的一位音樂人呢?

陳東:怎麼說對我來說,雅尼是當時讓我開始走音樂道路的很重要的一個人。他的音樂我個人覺得從技巧上他倒不是最高超的一位音樂家,但是他做的東西很簡單,表達的東西也能夠給別人帶來一種比較美的、向上的一種感受。我覺得很多能夠流傳得很廣的音樂、或者很受歡迎的音樂,並不是技巧非常的高超,而是她真正能夠引起別人共鳴的東西。我覺得一個是共鳴,再加上修煉法輪功之後決定走純凈的路線。我覺得每個人也都希望自己的生活環境是純凈的,別人對自己是充滿真誠的。那我們法輪功講真、善、忍嘛,我覺得其實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希望人與人之間是用這麼一個道德觀去衡量自己,去對待別人。那我覺得從這方面再做音樂的話,和人也能產生很大的共鳴的。

主持人:展望未來,你對自己的發展有沒有什麼的打算呢?

陳東:還是接著做好廣播節目,接著做好音樂,然後傳遞更多的美好的信息,能夠傳遞給大家,希望能夠給大家帶來一些精神上的歡樂,以及精神上的鼓舞吧。

陳東希望做好廣播節目、做好音樂,傳遞更多的美好的信息給大家。(圖:希望之聲)
陳東希望做好廣播節目、做好音樂,傳遞更多的美好的信息給大家。(圖:希望之聲)

陳東其他獲獎作品:

第十三屆年度美國歌曲創作大賽音樂類別第一名得主(2012年),得獎作品:再見伊人(Recognizing The Beloved One)
第十一屆美國年度獨立音樂大獎賽IMA新世紀音樂類別獎得主(2012年),得獎作品:甜美的微笑(Sweet Smile)
第十二屆美國歌曲創作大獎賽獎項得主(2011年),得獎作品:甜美的微笑(Sweet Smile)
第十屆美國年度獨立音樂大獎賽IMA民眾之星獎項得主(2011年),得獎作品:正氣進行曲(Righteous Marching)

陳東主頁:http://www.tonychenmusic.com
陳東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tonychenmusicsite

--轉載自希望之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是轉載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人物訪談節目,主持人子涵。專訪獲得好萊塢影視音樂大獎提名的華裔音樂人、同時也是希望之聲音樂類節目的製作人和主持人陳東。他早年曾在在英國知名的哈德斯菲爾德(Huddersfield)大學系統學習音樂多年。天賦的音樂素養和細膩的觸覺,使他逐漸在國際上嶄露頭角,近兩年來屢屢獲得國際音樂界的大獎和提名。與此同時,陳東也是一名歌手,中英雙語配音員和配音教練,以及美國舊金山灣區最大華語電台--FM92.3希望之聲廣播電臺的王牌主持人。
  • 專訪2013年加拿大世界小姐的決賽候選人Anastasia Lin。Anastasia來源於希臘語,含義是神的復活。Anastasia希望自己也可以給人權被侵犯的人們帶來希望。正是這個願望,造就了她多彩的人生和今日的成就,也促成她參選今年的世界小姐。
  • 台灣彰化縣有位6年級生呂紹楠,從路邊攤開始創業,甚至一天才賣出3雙鞋,經過九年的時間,如今成為100多家通路的大盤鞋商,並且自創花布鞋,打造MIT台灣製品牌,成功行銷國內外。
  • (大紀元記者謝月琴台灣宜蘭報導)如果你想更加了解宜蘭,知道更多在地故事,想做深度旅遊,想讓產品更有質感,包括宜蘭地名的由來、風俗民情、宜蘭小吃、鄉土文化等,找他就對了,一個宜蘭的文史工作者--莊文生老師。
  • 社區廣角鏡(265)一位廣播電台女成音師李百文,因為罹患飛蚊症,視力嚴重退化背起10多公斤的行囊,帶著同事們的祝福,電台成音師李百文,要走遍全台各鄉鎮,收集最具特色的聲音。 廣播電台成音師李百文:「我覺得一個人一輩子一定要做一件蠢事,然後我希望我做的這件蠢事,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她毅然辭掉工作,背起沉重的行囊,獨自騎機車上山下海,收錄屬於各鄉鎮的特色聲音製成CD,讓視障者藉著她的「旅行有聲書」,悠遊各地。
  • 【大紀元12月26日報導】(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26日電)東吳法研所碩一生陳布衣是今年律師高考榜首,同時考取司法官;他曾沉迷線上遊戲,唸書方式非典型,第一次國考就雙榜錄取。
  • (shown)父親從北京到東非生活,她隻身赴美完成大學、碩士學位並擁有令人稱羨的IT工作,就在她一步步實現美國夢的時候,彷彿命運的呼喚,懸壺濟世的念頭在心中醞釀。於是,她回東土深造,取得中醫博士,再返回美國中醫執業……
  • 出道十年,在複雜的演藝生態中,韓國明星韓智敏仍保持一份清純之美。依著善良本心,熱中社會服務,韓智敏期許自己循著偶像明星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特使奧黛麗.赫本的善行軌跡前行。
  • 【大紀元11月10日報導】(中央社記者呂欣憓新加坡10日專電)繪本作家幾米今天在1場座談會中表示,他創作的童心來自於對抗權威。他想用作品告訴所有的讀者,人生再多的憂傷、再多過不去的難關,都可以過得去。
  • 【大紀元10月30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30日電)曾獲得法國藝術文化騎士勳章的藝術家吳炫三今天說,藝術是一股潛在海底的暖流,是世界的共同語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