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經濟遭遇「定時炸彈」 傳王岐山發狠話

中國地方政務通過大量無效投資,維持當地經濟「增長」,留下15-20万億地方債,成爲中國經濟「定時炸彈」。圖為內蒙古鄂爾多斯(Ordos)市缺少居民的「鬼城」,已被當地人稱為「中國迪拜」。(AFP PHOTO/Mark RALSTON)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4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涵綜合報導)4月26日,中共官方媒體以不到200字的篇幅報導了「2012年及以後購買的地方政府債券利息將免徵稅的信息。」順著這則簡短報導的背後看去,一個可怕的中國經濟「定時炸彈」—地方債呼之欲出。

地方債免息噱頭牽出中國經濟「定時炸彈」

4月26日,《新華網》以不到200字的篇幅報導稱,中國將對企業和個人取得的2012年及以後年度發行的地方政府債券利息收入,免征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

2011年6月中共審計署披露,截至2010年末中國地方債餘額為10.7萬億元,規模之大在當時引起軒然大波。到2013年,華泰證券、招商證券和平安證券等多傢機構測算,地方債規模達到15萬億。2013年4月6日,財政部原部長項懷誠在博鰲亞洲論壇上表示,由於地方政府債務透明度不高,他的估計是地方債總額超過20萬億元。

中國所謂地方債分為兩種,一種是地方政府以未來財政收入為抵押發行的債券,目前這類債卷的票面利息僅在1.6%左右,只有中共官方公佈的2011年中國社會4.9%通貨膨脹率的1/3,因此對普通投資者的吸引力不強。另一種是地方政府發起設立的地方公司發行的「城市投資債」,本質上屬於企業債,但其還本付息納入政府財政預算。通常「城投債」的票面利息超過5%,不少達到8%以上。

2012年以來的歐債危機中,國際金融市場把7%的國債利率作為一個國家債務是否能持續的「生死線」。按此標準,中共地方政府的「城投債」大多都處於死亡線下。

中共審計署的數據稱,中共地方政府在2012年須償還的債務達1.3萬億元,預計2013年需要償還的債務將達3萬億元。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金融部主任趙全厚表示,10多萬億元地方債中符合免稅標準的只有5500億,也就是說,95%的地方債都不能讓購買人享受到這次的所得稅減免。

中國主權信用被降級 外資擔憂中國地方債

面對中國巨額地方債及其運作的不透明,眾多西方有影響力機構紛紛下調了中國主權信用評級。

4月9日,惠譽(Fitch)將中國長期本幣信用評級從「AA-」下調至「A+」,理由是中國金融穩定性的風險正在逐步增加、地方債問題在2012年再度恢復增長等。此為1999年以來國際評級機構首次下調中國主權信用評級。

同一天,穆迪(Moody’s)將中國評級展望從「正面」下調為「穩定」。穆迪認為,在降低地方債務風險和信貸擴張問題的解決上,中國沒有達到預期進展。穆迪認為,2010年底中國官方公佈地方負債規模為人民幣10.7萬億元,其中6.7萬億元在地方政府,但不確定這些數據是否完全暴露了地方政府融資工具或有風險。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發佈的《財政監督報告》指,受2008年刺激計劃影響,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加速發展,地方基礎設施項目融資或成財政風險潛在源頭,80%被調查城市稱會以銷售土地來償付債務。一些政府仍處於極脆弱風險邊緣,如一些欠發達西部省份。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內地最大內資會計師事務所信永中和(Shine Wing)董事長張克爆料稱,地方政府債務已「離開可控的範圍」,或引發比美國住宅市場崩潰更大的金融危機。據報導,身兼中國註冊會計師協會副會長的張克表示,出於對地方債的擔憂,他已基本上不再為地方政府的債券發行背書。「我們對一些地方政府的債券發行進行了審計,發現它們非常危險。」「多數沒有強大的還本付息能力。情況可能變得非常嚴重。」

張克表示,從公共廣場到道路修繕,許多地方政府投資於回報平平的項目,因此,只能依靠滾轉債務來償還債權人。「用發新債還舊債,總有一天這個循環會畫不下去。」張克現在感到震驚:因為較小城鎮——甚至有一些縣政府,都能藉助投資實體輕鬆發行債券。「這就演變得有些可怕,全國有2800多個縣。如果每個縣都發債,有可能帶來危機。」他表示,「這可比美國房地產危機更龐大!」

王岐山「徹查」金融

2013年3月7日,中共政協委員、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名譽院長厲以寧表示,中國經濟面臨最大的風險在金融領域,城鎮化過程中尤其要注意預防金融風險。中共政協委員、清華大學經管學院教授李稻葵也表示,中國地方債務問題應引起重視,要讓地方政府亮出家底,「發展不能吃明天的午餐。」

2013年4月王岐山掌控的中紀委開始「徹查」大陸債卷代持交易中的窩案,據大陸《財經網》報導,此調查發軔於2010年底中共財政部國債司原副司長張銳在國債招標中的舞弊案。張銳夫妻開了一家投資公司,用丙類戶倒賣短券、中票、企業債等。被查當天,這家投資公司的賬戶中有5億多元的大額資金進出。

張銳案經過1年多的調查,牽出了大陸金融業內個人的逐利行為由於金融機構治理缺陷、內控漏洞而不斷放大甚至失控,債市機構與個人之間的利益輸送,其普遍和嚴重性,堪比公募基金的「老鼠倉」等眾多深層頑疾。

到2013年4月22日,萬家基金鄒昱、中信證券楊輝、齊魯銀行徐大祝、西南證券固定收益部副總經理薛晨、易方達基金馬喜德、江海證券固定收益部副總張守剛等6位大陸債卷行業大佬落馬。

該報導引述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債市的這一系列窩案,業內均聽聞,有王岐山(中共中紀委書記)的批示,要徹查到底。

王岐山曾發狠話查萬億漏稅 民眾吐槽中共

2012年5月,國務院研究中心、國家發改委向國務院提交報告稱,2012年4月底,積壓、待追查的逃稅、欠稅、漏稅案件超176萬2千餘件,2011年逃稅、欠稅、漏稅不完全統計,超過一萬億元。其中最多的是中央、地方國有企業,占逃稅總額的26%至28%。

「國有企業、上市公司高管竟然會比拚誰能逃稅、漏稅、偷稅成功率高、數額大,誰能打通政府部門關卡逃稅。這是奇恥。國內外給了我們一個『逃稅天堂』 、『逃稅王國』 的大名,這是恥辱,是對現行有關制度、規則的莫大諷刺。」 時任中共副總理的王岐山在省、市(長)電話會議上稱:「逃稅情況嚴重的地區,當地政府、稅務部門、監察部門是大、中、小庇護傘,是逃避不了罪責的,是要被追究、承擔嚴重瀆職責任的…… 」

面對中共官方的查稅,中國民眾對此並不認同。

‘恥辱是超倍的三公開支,巧列名目的公款吃喝,公款二奶,小三吃喝玩樂。’

‘查?中小、實體、無背景、民營企業不偷稅全得黃攤,稅負這麼重,老百姓都無活路了;稅收上繳給你,也是你們貪,你們用來維自己的政權,老百姓沒啥福益;要是真有決心,先抓江賊一人就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你敢嗎?所以這又是一陣空炮。’

‘偷漏稅是各企業對抗共匪首腦機關的正當行為。這些稅金流入中央就會加大對維權人士的鎮壓力度,就會投入更多的先進裝備和人員加大鎮壓基礎的建設,對中國人民是十分不利。與此同時,高層人員即可加大貪污腐敗,增加三公消費,投入更多財力對網絡進行封鎖。如果說這筆稅金上交給中央高層搞腐敗,還不如將偷逃留下給企業搞腐敗。’

‘中共才是最大的逃漏稅組織,它不用逃、也不用漏、甚至不用繳,直接從人民身上搜括、從他人身上取得,像是豺狼虎豹……應說是禽獸不如。’

針對中國經濟的「定時炸彈」如何拆彈,中南海很可能將再次陷入兩難境地。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3-04-29 7: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