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他告別毒品 做個善良人

文/大陸大法弟子
font print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

修煉法輪功前,寶明(化名)是一個遊手好閒不務正業的小混混。吸煙、喝酒、賭博、吸毒、幫人平事兒、打架等都落不下。後來,因幫朋友找人打架,把人打成重傷,被判刑入獄。

中國大陸的監獄,是一個善惡顛倒的魔窟,有的犯人在裏面呆上幾年,被污染得比原來還壞。在獄中,寶明有幸護理一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這位法輪功學員為喚醒獄警的良知、抗議獄警的暴行,絕食很長時間,寶明在他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跡與超常,很佩服他的忍耐。他們絕食並不是為了一己之私,而是為了制止迫害,為了讓獄警少對大法犯罪,為了救度眾生。另外,修煉是一塊淨土,修煉人之間那種真誠的關愛是純純淨淨的,他的同修從沒有見過面,但給他拿來洗漱品、暖瓶、奶粉、糖,那種純純淨淨的善令人羨慕。

從那開始,寶明也真心善待那位法輪功學員,一點一點餵他奶粉喝,背他上衛生間。法輪功學員也給他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從這天開始,他種下了得法的機緣。

後來寶明被分到監區,他身體不好,被前列腺炎、失眠、膽囊炎等病痛折磨沒有出去做奴工,天天煩躁不安,打針,吃藥也不好使。在度日如年的鐵窗內,被病痛折磨著,心裏又煩又苦,他想到了教人向善的法輪功。在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幫助下,「真、善、忍」的種子在他心中發芽了,法輪大法在他心中紮下了根。他也不那麼煩躁了,還明白了很多道理。得法一年多,雖然沒煉功,但能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大法師父給他淨化身體,他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愉悅和美妙。不久他回到家中,開始紮紮實實修煉法輪功。

從監獄回來,也沒有甚麼技能,他就找了一份在煤礦的工作,在井下推車的活很苦,煤塵灰很大,鼻子、眼睛、耳朵都是灰,有時扛採煤用的頂子一百五六十斤,別人都休班,他卻沒有休過。一位同事因他是一個新人,有些事做的不好,對他說話口氣很重,很不友善,但寶明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沒有和他一樣,只是說這樣對你不好,但沒起作用,他依然如故。寶明在學法時領悟到,幹工作時,就把工作做好無論有人沒人,幹活時都表裏如一,不藏奸不耍滑,他就搶著幹,把活幹好,同事的態度真的改變了。

有一次,礦車掉道了,他們三人抬車,寶明站在中間,後面又下來了一排車,撞在抬的車上,當時情況很危險,他還站在中間,但甚麼危險都沒發生,他知道師父保護了自己。

還有一次兩節礦車從坡上滑下來,撞到寶明的腿上,夾在兩個礦車中間,腿被撞得又黑又腫,但沒骨折,也不那麼疼,他還是堅持上班,不知不覺中,甚麼事都沒有了,寶明知道這是用這種方式還自己以前欠的罪業,如果不修煉大法,也許會筋斷骨折呢。

吸毒者很難戒毒,有的強制戒了幾年,接觸到吸毒者還會再吸,但他卻在師尊加持下,戒掉了這種惡習,從獄中回來後,他去看兩個朋友,他們正吸毒,問寶明來點不,他不動心,擺擺手拒絕了。如果不修大法,是很難抵擋住這種誘惑的。

大法使他脫胎換骨,去掉了所有的惡習,大法教他做寬容、善良、守誠信的好人。在二零一一年三、四月份,一位朋友甲給他打電話,見面後提到了一個以前的朋友乙,乙在十多年前把寶明打成重傷,始終沒敢回鄉,現在托A給他拿一萬元,想了結此事。當時寶明自己花藥費就花一萬多元,他是修煉人,沒想訛對方。要是不修煉法輪功,給他三、五萬元也不一定同意。後來寶明把這錢郵給了A,他不要這一萬元錢,他打電話給甲,要了乙的電話,給乙打了電話講了真相,乙知道大法好了。

寶明說:這錢我不要了。乙沒同意,乙知道大法改變了寶明,他賠償寶明醫藥費是應該的。寶明變了,變成了善良的好人,是法輪大法的力量改變了寶明,使他變得寬容、誠實和善良。

二零一二年六月,找寶明幫忙打仗的那個朋友丙從監獄回來了,找到了寶明,說對不起,問他有甚麼要求。寶明跟他講了真相,講了大法的美好,沒提自己的損失,甚麼也沒提,沒要。寶明那次幫人打架包賠人家三萬多元錢,要是修煉以前,給他十萬、八萬的補償也不夠啊,何況自己又在監獄吃了那麼多年的苦,但寶明沒有向對方提任何要求。

得法前,寶明打妻子。現在修煉了,不打人了,妻子用煙頭燙他,他也沒有碰妻子一手指頭,只是把妻子的煙折斷扔了。有時妻子與他發生矛盾,他開始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看妻子的閃光點。

從一個混混變成一個善良的好人,從一個張口就罵伸手就打的人變成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修煉者,從一個吸食毒品的人變成一個不吸煙、不賭博、不酗酒而且遠離毒品的正人君子,是甚麼力量改變了他呢?是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的高德大法──法輪大法使他脫胎換骨,身心發生巨變啊!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30/法輪大法使他告別毒品-做個善良人-272680.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晴天霹靂,一向身體很健康的先生毫無預警的過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車裏,被路人發現,送去醫院搶救無效。這對蘇姍的打擊太大了,失去對家庭一向照顧無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獨自撫養四個幼年子女和負擔房貸。「為甚麼眼看好日子來臨卻發生了挫折?」「為甚麼苦難會發生在我身上?」這些問題總是困擾著蘇珊。在親人把法輪大法介紹給她後,她開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義。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拋開一切糾纏不清的疑團後,她開朗起來。她說:「自從得法後,我對大法堅信不移。在修煉的路上,我不會停步,我要返本歸真。」
  • 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現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對工作壓力很大時,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緊張,家庭關係亮紅燈,生活中仿佛隨時有顆不定時炸彈會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職於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經是其中一例,幸運的是,曾先生於人生低潮時遇見法輪功,人生從此獲得改變。
  • 我是二零一零年秋得法的法輪功新學員,得法一年半來身心各方面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感覺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一躍變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能夠得到法輪大法,受再多的苦也值了!那才是真正的不枉活一世啊!用盡人類所有美好的語言、詞彙和想像都無法描述和形容大法的美好!簡單介紹我得法前後的一些情況和變化,以及對熟悉我的一些人的影響。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夠從中受到啟發和覺醒,找到真正的自己,了解生命的本源和人活著的真正意義,只有這樣才不白活一回啊!
  • 我鄉政府把女職工進行排班,輪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們學法煉功。在此值班期間,我發現法輪功學員說話和氣,愛清潔,講衛生,把好事、方便讓給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藥,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對他們的師父和法堅定不移,雖然他們其中有很多在進洗腦前進過勞教所,吃過很多皮肉之苦,但他們從不言放棄,至死不渝地堅修大法。就這樣時間一長,我慢慢地被他們深深地打動了。他們確實是一群好人,是從骨子裏面體現出來的一種美,更讓人羨慕,讓人敬佩,甚至讓人崇拜!
  •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歷經了邪黨的種種摧殘後,今天我依然走在修煉的路上。我的每一天充滿了充實和快樂,這份灑脫緣歸宇宙大法,是真善忍的光輝,照亮了我即將乾涸、悲苦多憂的心田,現在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十四年來,我與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向身邊的人不斷地講述著大法的美好。然而,在邪黨的謊言毒害下,仍然有眾多的民眾,對大法真相表示出質疑和對抗。下面講講我身邊人的修煉故事二三則,從中會給人啟發與思考,望善良的人都來了解法輪功,走進法輪功。只要你按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甚麼奇蹟都會出現…
  • 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這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社會裏,是法輪大法這片淨土改變了我,規範了我的言行,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價值觀。在工作中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看淡名利,用我的一言一行證實法,救度眾生。使一個瀕臨倒閉的國有企業起死回生。在這裏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心。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 修煉前,夫妻倆常為工作或小孩教養問題吵架,公司送來的貨有瑕疵或不對,林太太馬上一通電話打過去罵人,也會和客人發生不愉快。得法後,夫妻倆都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自我要求,衝突或不愉快的場面日漸減少,到現在很難再見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煉人,林先生說:「修煉之前,很擔心小孩被社會大染缸污染,擔心被朋友同儕帶壞,二個小孩都成為大法弟子後,因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依循著去待人處事,我不再擔心他們會不會變壞,沒有這方面的煩惱,我覺得非常幸福。」
  • 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像我這樣一個業力深重、即將走上黃泉路上的小小常人,何德何能能夠得到師父的救度。…得法頭三年,學法少,不會修自己,一直不精進。在我的婚姻走到盡頭,生命也將走到盡頭的時候,師父沒有放棄我,給了我一個全新的人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