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

腥風血雨中 我毅然走進大法

文/大陸大法弟子

(攝影:王嘉益/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是一位六十五歲的老年弟子,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得法,跟頭把式的修了十一年,跟著師尊走到今天。

等待大法

修煉前,我是一個苦海裏的人兒,丈夫是當兵轉業的復員軍人,身體特別結實。不久,禍水找上了門,萬惡的共產黨利用他去挖「內人黨」,煽動我丈夫仇恨那些無辜的善良老百姓,他被黨騙得跟瘋子一樣沒有了人性,別人不願打人他去打,別人不願去罵他去罵,我使勁制止,他就跟我吵架,還罵我是反革命,每次運動他出去作惡時,我就把門關上,擋著,不讓他去,他就從窗戶悄悄跳出去整人,特別賣力。

沒多久,丈夫遭惡報了。共產黨又說這些挖內人黨的積極分子是兇手、是壞人,把我丈夫抓去關了監獄。刑滿釋放回家後,他整個人就癱瘓了。我一個女人要養活三個孩子,伺候一個癱瘓病人,生活的重擔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伺候他、養活他,他還常常罵我,生氣、受累,使我落下一身病,實在活不下去了,我曾經跳井、上吊,兩次自殺,都被人發現給救了。我嫁給丈夫三十年,養活、伺候他二十年,直到他病逝,儘管整天以淚洗面,為了三個孩子,我咬緊牙關苦撐著熬日,四十多歲的人滿頭白髮,像六十多歲,非常老像。同時,從丈夫經歷的事上,我就看出了共產黨不是個好東西。

苦難把我鍛煉得很堅強,為了生存,為了改善生活,我開始做生意,一點一點,越做越大,搞批發部,開洗浴場,幫助孩子們買汽車搞運輸,可是麻煩事也多得不得了,人禍連連不斷,很痛苦。現在明白了,我遭苦受罪,死不成,原來是在等待大法。

因為我受過苦難,同情、體諒困難的人,見不得別人受難,看到可憐的人,心裏就難受,就想幫,有一天,我的小兒子帶回家一個十三歲的流浪兒,孩子沒爹沒娘,沒地方去,很可憐了,我就收養了他,後來親戚告訴我,小孩有些不良行為,還在背後罵我,勸我攆他走,我說:「他是孩子,不懂事,長大就好了。」我不把孩兒當外人,當親生的一樣教養。現在孩兒可有出息啦,成家立了業,成了家產幾百萬的老闆,結婚兩個月,就領著媳婦來看我,還跟我說:「阿姨,我叫你娘吧!要是沒有你教養我,我就是個監獄貨。」我說:你心裏有姨,就跟娘一樣,你心裏沒有姨,叫娘還不如叫阿姨!我覺得,我的善良給我修煉「真、善、忍」奠定了基礎。

腥風血雨中毅然走進大法

二零零一年,從電視上,我們都知道江澤民和共產黨對法輪功的迫害很邪性。我一個遠方朋友,一家五口人修煉法輪功,被迫害得特別厲害,她來到我們城市,別的親友都不敢留她,嚇得不行,我就讓她住我家,她經常晚上出去發真相資料。有一天,她在我院子裏來回轉,我看出來了,就問她:你是不是要漿糊?她說:「你咋知道?」我說:「我看出來了。」我馬上幫她煮了一桶漿糊給她,我還跟她說:「我幫你貼吧。」她很感動,對我說:「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事,不用你去,不過,你的善念一定會得福報的!」估計,那晚她貼了一個通宵,貼完就離開了,那晚她沒有回我家。

過了幾天,她拿著一本《轉法輪》來到我家,說:「修煉法輪功的人是人世間最好的人,最善良的人,你這麼善良,煉法輪功吧!」她把寶書送給我,還教我煉功,我二年級文化,字不認識幾個,可我看到師父的像內心特別高興、激動,一有點空就捧著《轉法輪》跑去空房子悄悄看,不認識的字就查字典,沒多久,一本書我就能讀下來了。心裏總想煉,總想學,慢慢的,越看書越知道大法的珍貴,也明白了很多道理,管它共產黨、江澤民迫害不迫害呢,法輪功這麼好,我就是要煉。

法輪功是祛病健身的神功

學法、煉功沒多久,我的心肌炎、頸椎骨質增生壓迫神經、半身麻木等病全好了。

我想起了我妹,她全身是病,整天病秧子的,我就告訴妹妹: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可神奇了,你也煉吧。妹妹看到一身病痛的我走路輕快,也開始學了,學了和我一樣,全身的病全好了。

我大嫂嚴重心臟病,學大法後,好了。

我二哥患小腸疝氣病,正準備做手術,我勸他煉法輪功,煉功一個多月,再去醫院檢查,全好了,不用花錢、不要遭罪了。我二嫂,有家族遺傳附體,整天迷迷糊糊,打不起精神,去醫院檢查,查不出啥病,就是難受,學大法後,師父給她清理了身體,整個人精神了,不難受了。我姪女身體上更是有大附體,我都看到了,姪女說跑就跑,說顛就顛,成天瘋瘋癲癲,弄得家裏雞犬不寧。我勸她修煉大法,她就煉了,師父幫她摘掉附體,現在可好啦。

我姨家的兩個表妹,家族遺傳軟骨病,肌肉萎縮,學大法後,大有好轉。

我前夫的大嫂,七十多歲了,胃癌,醫院都不敢給做手術了,怕下不了手術台,我就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天天誠心誠意地念,三個月,不痛了。前夫的大哥看到老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好了,也跟著認認真真的念。我去他家串門,看到過去一身病的大哥粉白嫩肉的,就問:「大哥,你是不是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他說:「去年冬天我就跟著你大嫂念上了,這一念,我以前的腎臟炎尿血病也好了,現在啥病也沒了,念這九個字比吃藥好啊!我們現在每天都念著這句話呢。」

還有我的一個老姐妹,渾身是病,像部爛機器,在醫院三個月花了十二萬還無法確診到底是甚麼病,出氣都出不了了,醫院把她脖子處的氣管割開出氣,人躺在床上等死,醫院又做檢查,說是大動脈堵死,需要鋸腿,家人一看,反正快死了,還鋸甚麼腿呀,不做這個手術了,回家了。我勸她學法輪大法,她同意了,二十天以後,她自己拄根棍子,能在院子裏站了。現在她完全是個正常人了。

我的兒子們怕我孤單,非要給我找個老伴,我不想找,他們硬給帶一個人來家,我一看他嘴唇黑黑的,就知道有病,一問心臟不好,血壓不好,腳質皮厚十幾年沒治好,就想救他,讓他看真相光盤,看他信大法不?接觸後,他挺相信的,說明他是有緣人,我就同意了。如今,新老伴也修煉法輪大法了,病全好了,我們共同精進。

我領養孩兒的媳婦來看我,我向她洪揚大法,她也走進了大法中修煉,修得可精進哪。我親友中有九人和我一起修煉了法輪功,我們都是沒暴露身份的,穩健的按師父要求做著修煉和救人的事。親友中有三十多個人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奇奇怪怪的病都好了,我就不一一介紹了,現在是迫害,我不能說出他們的姓名,將來迫害結束了,他們都可以站出來說道說道。

擔起做資料重擔 面對面講真相

二零零七年,我地大法弟子被迫害嚴重,資料點被破壞,耽誤了眾生得救,這怎麼辦?我發了一願「我來做資料」,願望一出,同修就給我送來了電腦,我背上電腦就去外省一個同修那兒學,由於從沒有接觸過這個高科技的東西,同修辛辛苦苦教我半天,我啥也沒有學會,把同修搞得急躁起來了。我想,我是來向人家學習的,不能急。

但說實話,我雖然表面樂呵呵的,其實學不會我心裏更急,於是我就默默的求師父:「師父,弟子是來學電腦技術回家救人的,請求師父給開智開慧,讓我學會吧!」第二天,我突然變得聰明起來,一下就全明白了,學會了開關機、無線上網、下載都會了。後來,我就擔起供應我地區真相資料的工作了,有時還供應外地一些,在師父的呵護下,開了一個真相點,現在,《明慧週刊》、《明慧週報》、小冊子、光盤刻錄我都會了。謝謝恩師給了我智慧。

我只要出門,碰到有緣人,都會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因為常常打的士,我勸退了不少的士司機,有的退得很容易,有的退兩三次才肯退。有個司機,真是緣份大,茫茫人海中,我竟然三次坐他車,前兩次,怎麼跟他講,他就是不鬆口退,第三次坐上他的車,上車我就說:「這回你快退吧,幾千輛車,我三次坐你車,就該你得救了!」他也說:「真是有點奇怪,退吧,退吧。」一個生命得救了。

還有一次,我給一個年輕人講真相,他可能心裏有點瞧不起我這個老太太,就傲氣的說:「想知道我誰嗎?我是當代大學生。」我不慌不忙對他說:「你是大學生也擋不住我救你的命!」他有點惱:「你再說,我打電話報警。」「你打電話我也不怕,警察又救不了你的命,只有大法弟子才能救了你。」後來他笑了,我就給他講、講、講,最後他明白了,退了。

救人中,各種各樣的人都碰到,故事很多,說也說不完。

放下利益、放下情

修煉法輪大法以前,我是個利益心很重的人,心裏就知道錢、錢、錢,走進大法也是在麻煩事一大堆的情況下,隱藏著求得師父保護的利益心進來的,通過不斷學法,放下利益心的過程剜心透骨,還是很強。到二零零三年SARS那陣,我還在和朋友合伙賣羊肉,SARS 就是瘟疫來了,人們都躲家裏不敢出來,可是我還在賣羊肉,把錢看得比命重,結果羊肉賣不出去,都臭了,我還心痛得不行。後來我夢到自己掉進一個陷阱裏,很深很深。從夢中醒來,我一下就悟到了:不能執著錢財了,放!就這堅決的一「放」,我把店子兌出去了,要一心一意修大法了,這次利益心去掉了很多。

我特別喜歡我的一個孫子,心裏頭整天就裝著他,放不下,學法使我明白:「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1]我這麼執著孫子,不是犯了修煉大「忌」嗎?如果為了喜歡孫子我修不去「情」這個大執著而修不成,我不但救不了孫子,相反,還害了他,他不是成了干擾我修煉的人?!

原來我對孫子的執著太危險了,這個情我也得放!而且,明慧網上有很多修得非常好的老弟子,在圓容和家庭環境的藉口下,掩蓋了對兒孫放不下的濃濃的「情」而被奪走了生命,真是血的教訓。

修煉大法 天賜洪福

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孩子們生意上那些讓人提心吊膽的麻煩事再也沒有了,平平安安的,我的孩子們都是上千萬資產的老闆,還給我買了別墅,支持我好好修煉大法。我知道,這是師父賜的洪福!

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弟子要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讓師父欣慰。

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0/【慶祝513】腥風血雨中-我毅然走進大法-272820p.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現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對工作壓力很大時,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緊張,家庭關係亮紅燈,生活中仿佛隨時有顆不定時炸彈會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職於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經是其中一例,幸運的是,曾先生於人生低潮時遇見法輪功,人生從此獲得改變。
  • 我是二零一零年秋得法的法輪功新學員,得法一年半來身心各方面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感覺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一躍變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能夠得到法輪大法,受再多的苦也值了!那才是真正的不枉活一世啊!用盡人類所有美好的語言、詞彙和想像都無法描述和形容大法的美好!簡單介紹我得法前後的一些情況和變化,以及對熟悉我的一些人的影響。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夠從中受到啟發和覺醒,找到真正的自己,了解生命的本源和人活著的真正意義,只有這樣才不白活一回啊!
  • 我鄉政府把女職工進行排班,輪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們學法煉功。在此值班期間,我發現法輪功學員說話和氣,愛清潔,講衛生,把好事、方便讓給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藥,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對他們的師父和法堅定不移,雖然他們其中有很多在進洗腦前進過勞教所,吃過很多皮肉之苦,但他們從不言放棄,至死不渝地堅修大法。就這樣時間一長,我慢慢地被他們深深地打動了。他們確實是一群好人,是從骨子裏面體現出來的一種美,更讓人羨慕,讓人敬佩,甚至讓人崇拜!
  •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歷經了邪黨的種種摧殘後,今天我依然走在修煉的路上。我的每一天充滿了充實和快樂,這份灑脫緣歸宇宙大法,是真善忍的光輝,照亮了我即將乾涸、悲苦多憂的心田,現在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十四年來,我與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向身邊的人不斷地講述著大法的美好。然而,在邪黨的謊言毒害下,仍然有眾多的民眾,對大法真相表示出質疑和對抗。下面講講我身邊人的修煉故事二三則,從中會給人啟發與思考,望善良的人都來了解法輪功,走進法輪功。只要你按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甚麼奇蹟都會出現…
  • 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這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社會裏,是法輪大法這片淨土改變了我,規範了我的言行,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價值觀。在工作中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看淡名利,用我的一言一行證實法,救度眾生。使一個瀕臨倒閉的國有企業起死回生。在這裏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心。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個令無數人生活發生巨大動盪的日子。中共前黨魁江氏出於妒嫉,不顧百姓的福祉發動了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者的滅絕迫害,從修煉中受益的法輪功學員也從此開始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在法輪功反迫害十三週年之際,現居加拿大多倫多的高順琴女士接受了採訪,回顧了自己親歷、見證的那段跌宕、悲壯的歷史。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 修煉前,夫妻倆常為工作或小孩教養問題吵架,公司送來的貨有瑕疵或不對,林太太馬上一通電話打過去罵人,也會和客人發生不愉快。得法後,夫妻倆都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自我要求,衝突或不愉快的場面日漸減少,到現在很難再見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煉人,林先生說:「修煉之前,很擔心小孩被社會大染缸污染,擔心被朋友同儕帶壞,二個小孩都成為大法弟子後,因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依循著去待人處事,我不再擔心他們會不會變壞,沒有這方面的煩惱,我覺得非常幸福。」
  • 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像我這樣一個業力深重、即將走上黃泉路上的小小常人,何德何能能夠得到師父的救度。…得法頭三年,學法少,不會修自己,一直不精進。在我的婚姻走到盡頭,生命也將走到盡頭的時候,師父沒有放棄我,給了我一個全新的人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