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多位名人的嘉言懿行

作者﹕吉光羽

圖片來源:Fotolia

  人氣: 39
【字號】    
   標籤: tags:

朱可亭 儉廉為公

朱可亭:朱軾,字若瞻,一字可亭。康熙進士,累官至文華殿大學士兼吏部尚書。有 《春秋詳解》《禮儀荃略》等多種著作存世。

朱可亭從做諸生,到位居宰輔,飲食時,不吃二種以上的飯菜,並且不輕易殺死生靈。性格鯁直而溫和。有一位門生,贈送人參給他。朱公(對朱可亭的敬稱)把人參稱了份量以後,仍然還給那個門生。

朱公說:「我身體還不虛弱,不必要藉助於人參。我稱稱份量,已算接受了你的厚禮,何必一定要接受東西呢?」

他從浙江巡撫的任內,被召進京。臨行前,他彈劾免除了兩個縣令的職務。朱公解釋說:「這兩個人,一向卑劣。我離職後,他們一定會肆無忌憚地幹壞事。後來的繼任者,如何彈劾他們,如何定罪?都將難以預料。今天,我以他們處事不小心為由,免除他們的官職,正是為了保全他們;也是給後來的繼任者,減少一點兒麻煩。」

方苞 事親至孝

方苞:字靈皋,號望溪。康熙進士,累官至禮部侍郎。方氏推崇程朱理學,古文學韓歐,是桐城派古文的開山始祖。有《望溪文集》等數十種著述存世。

方苞生平言語舉動,一定以禮法規定的原則為準繩,事奉雙親,極盡孝道,他父親曾說:「我的身體還沒有疼痛,我的二兒子方苞,便已經感覺到了;我的心思還沒有動作,我的二兒子,也已經知道了。」

方苞奉詔入獄時,他的母親年老體弱,又有驚悸毛病,方苞就偽稱說自己是奉皇帝的命令,進京辦事,不得有片刻的停留。過了一年,事情解脫後,他把母親迎接到京邸寓所奉養,他的母親還不知道他蹲過監獄的事。

方苞所寫的《喪禮或問》一書,驅除了人們心頭的昏暗和矇蔽,很多士大夫都深深被他打動,並且佩服他的道行。

平日居家,有客人到時,他一定要命令子弟,敬茶侍奉於左右前後;有時舉行宴會, 他就命令子弟,斟酒並獻上菜餚,以表示對長輩們的禮儀節操。

錢綸光 好行潛德

錢綸光;字珠淵,一字廉江。工書法,有詩名。他好行潛德,做了好事,卻常常不為人知。

他曾經在自己的庭院裡曬麥子,有一個老奴僕,偷拿了一些麥子跑掉了。小孩看見了,便把僕人偷拿麥子的事告訴他,他說:「他把我家裏的財物,看作是他自己的財物一樣,偶然拿點,餵雞鴨罷了,怎麼可以說偷呢?」他告誡孩子們,不要洩露此事。

後來,那個老奴僕聽說後,感動得流淚,跑來認錯。錢綸光用好言好語,安慰了他。

沈子大 日夕檢點身心

沈子大:沈起元,字子大,康熙進士。官至光祿寺卿。有《學古錄》等著述存世。

沈子大身材高大,前額寬闊,飄著白鬚,偉岸飄逸。第一次做官,是出任台灣知府。他剛到官府的那一天,就有俘虜,越獄逃跑了。

前任太守劉某說:「牢獄的鑰匙,我尚未移交給你。所以那個獄犯逃跑,是我的責任。」

沈子大說:「我已接受了官印,這是我的責任。」兩人爭著以失職之錯,向上官報告 。上官總督,對於他行兩人的謙讓作風,深為滿意,於是就免除了兩人的過失罪。

沈公晚年閉門謝客,每天誦讀古哲先賢的著作,病中手抄了宋代程顥的語錄。沈公臨終時,對友人說:「多年來,我每天早晚,都要檢點自己的身心,上不愧對蒼天,下不愧對黃土,我這樣做人,或許差強人意,還算是差不多吧?」

朱石君 端凝純粹,風範感人

朱石君;朱珪,字石君,號南崖。乾隆進士,官至體仁閣大學士。為官有「清操亮節 」之美譽。

朱石君端莊凝重而純正,胸中沒有城府。出任安徽巡撫時,門人汪學金前來請教,住了一個月,留下銀兩要回去時,朱石君謙謹的問他,說;「你聽到甚麼而來?又看到了甚麼要離去?」

門人汪學金說:「您的談話舉止和音容笑貌,沒有不符合天理的。我所看到的,真正是使我大獲長進啊!」

朱公的風範,竟如此感人。

汪瑟庵 謹遵母教

汪瑟庵:汪廷珍,字瑟庵。乾隆進士,官至禮部尚書。

他的風度氣派,嚴肅冷峻,在朝執政時,也十分嚴正。出入內廷,進退的舉止,不失一絲一毫的分寸。急遽情況下,做事也一樣講究禮法。對於權貴要人,從不親近附從。同僚官員見他這樣,都肅然起敬。

他自稱:生平不敢做刻薄事,遇到橫蠻暴逆的人和事,都能忍受;對飲食穿著,從不挑挑揀揀。貪圖財利、阿諛奉承的惡行,從不違心去做。他說:「自己的一生,能做到這樣,全是遵循了母親的教誨。」

趙笛樓 記格言寫日記 自礪到死

趙笛樓:嘉慶進士,官至雲貴總督。

趙笛樓年幼時,就成了孤兒,他跟從舅父王春野,周遊天下,舅父教導他:做事要雷厲風行;為人要時時處處,約束自己。後來,趙笛樓更加廣泛閱讀先賢大儒們的格言。凡是對自己身心有益、學以致用的內容,全都熟讀、默記心中,加以身體力行。聽到同行中有美好的言辭,崇高的行為,他總是肅然起敬,羨慕敬佩之情,不能自已。

做官後,趙笛樓在修身方面,用功尤其多,每天寫日記,憶檢自勉,勤礪不斷,一直到死的那天為止。

何仙槎 全家好學好客 儼若奇觀

何仙槎:何凌漢,字雲門。嘉慶進士,官至戶部尚書。

何仙槎的家庭成員,個個平庶,恬淡安寧。何仙槎的步履,平實有力而穩健。何仙槎的門生、下屬以及鄉鄰後進等人,常常聚集在他的周圍,聆聽他的教誨。

何仙槎講學時,恭恭敬敬好像一個老學者。那些聽學的人,都樸質謹慎,嗜愛學習。

他家裏人,全都是普通平民百姓,但是十分好學、好客。他們每天都忙於待客吃飯, 討論文章,質疑鑽研古籍。

天下士大夫,都聚集到何仙槎的門下,儼若一大奇觀。

林則徐 生而警敏 約己濟眾

林少穆:林則徐(1785一-,1850),字少穆,福建侯官(今閩侯)人。嘉慶十六年進士,官至江蘇巡撫、湖廣總督、兩廣總督、陝西巡撫、雲貴總督等,是清末禁煙派的代表人物。能詩善文,有《林文忠公政書》《信及錄》等傳世。

林則徐生性機警而敏慧,身高不到六尺,而氣概不凡,英雄的光芒四射。說話的聲音,像大鐘一樣洪亮。他生性特別孝順、友愛。每做一件事,都充分考慮到修養志氣,榮耀親族。他自己的日常生活,十分簡約;但資助族裡人和眾多鄉親的錢,每年卻要花費數千金。

黎元洪 堅忍過人

黎宋卿:黎元洪,字宋卿,湖北黃陂人,故又稱黎黃陂。辛亥革命後,被推舉為湖北都督。袁世凱稱帝失敗後,被推舉為民國大總統。

黎元洪相貌凝重,平時不善言辭,但他卻沉著堅毅,能識大體,並且在堅毅忍耐方面,超越常人。

袁世凱自行設計了稱帝的法制,並鑄造了大如米斗的金印,封黎元洪為武義親王。當時,黎元洪沉雄自健,不理不睬,把袁世凱的使者,驅趕到大門之外。二話沒說。

蔡鍔 德澤感商民

蔡松坡:蔡鍔,字松坡。曾留學日本,辛亥革命後,任雲南都督。袁世凱稱帝後,蔡鍔在雲南起義反袁。袁敗後,蔡鍔成為再造民國的功臣。

蔡松坡出任雲南都督時,雲南貴州的商人百姓,被他的品德深深感動,湊了銀兩,為蔡公(對蔡鍔的敬稱)鑄一尊銅像,蔡公計算了銀兩,拿出自己的錢,賑濟和撫恤兩省的貧民百姓,並婉言謝絕道:「你們為我鑄像,讓我享受榮耀;但在一百年一千年之後,你們假如成為災民,用了這點滴的賜與,應當可以救活不少的生命。張揚一個 人的功績,不如拯救一群百姓的生命啊!」

聽到的人,都稱讚蔡鍔的賢德。

黃興 待人寬厚

黃克強:黃興,字克強,近代民主革命的先驅,同盟會的創始人之一,辛亥革命前後 ,曾多次擔任革命軍總司令,並被授予大元帥稱號。

黃克強沉默寡言,待人寬厚。當袁世凱死去、黎元洪繼任大總統時,黃興正寓居上海 ,有一個革命同仁,生了瘧疾,死在旅店裡。黃興出錢,為他營葬,但是口袋裡的錢不夠,黃興就典賣了自己的衣服,以湊足錢款,方才完成了大殮。

大家都交口稱頌黃興高尚的品德,經久不息。

宋教仁 事母極孝

宋教仁:號漁父。近代民主革命先驅,華興會的發起人,同盟會的組織者之一。辛亥革命後,被袁世凱派人刺殺於上海。

宋教仁年少時,死了父親,家境貧窮。他事奉母親,極盡孝道,可以說是服侍慇勤,盡心贍養;而且做到能揣摩母親的意志,恭順奉承,獲得了母親的歡心。

後來,宋教仁因革命而被清廷官吏逼迫,出走到日本。他思念母親時,常常整夜哭泣 ,直到天明。

(以上均據易宗夔《新世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因此大罵狄青,不絕於口,並將桌上的東西掀翻。狄青神色自若,一點都不...
  • 乞人接受官母的贈予,不接受官的贈予。因為孝,所以能廉;不廉,便不能使他成為孝。
  • 洪武元年冬天,有人給朝廷進獻了一座元朝宮廷的水晶刻漏。這是一種計時器,極其精巧,內有兩個木偶人,能按時自動擊鈴鼓,報時。
  • 船夫覺得奇怪,不禁問道:「老爺,您還有甚麼東西?快叫人搬上來吧,我們也好快點開船,不然就會耽誤行程的。」
  • 有一次,王良的一個下屬趁機去拜訪王良的妻子。當他走到王良的家門外時,看見一個身穿粗布衣服的農婦,打著赤腳,背著一捆柴禾,從田地裡向王良家走來。
  • 豈知人有百算,天只有一算。你心下想得滑碌碌的一條路,天未必隨你走哩!
  • 不知道大難即將臨頭,不等於沒有災難,這是沒有預見性的可悲,此之謂「燕雀之智」。
  • 在波羅奈國有個國王,他去世時,把王位傳給了太子迦蘭。迦蘭認為自己的德行還不夠,於是決定把王位讓給弟弟,自己則帶著妻子,一同進山修佛去了。
  • 去有一個人,非常貧窮,無以自立,但志行高潔,從來不做違法非禮的事情。他因為家裏實在太貧窮,無法維持生活,只能去給一些商人當僕人。
  • 張乖崖提起筆來,判決道:「一日貪污一枚錢,一千日就貪污一千枚錢,時間長了,繩子能把木頭鋸斷,水滴可將石塊滴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