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洞賓論「酒」與「禍水」

作者 : 紫悅
  人氣: 96
【字號】    
   標籤: tags:

鄧翁,不知其名,在邯鄲市上賣酒。一日薄暮時分,有個其貌不揚的蓬頭奴,拿著葫蘆向翁買酒。

翁凝視他半天,說:「咱倆是住得滿近的芳鄰,你不認識我嗎?」對翁的問話,他卻置之不理。過了一個多月,沒再來過。後來在盧生祠下相遇,翁硬邀他進入酒肆,拉家常瑣事、道契闊別情,並取出甕頭中的佳釀「梨花春」請他喝。

蓬頭奴急忙起身制止,笑說:「您千萬別再誤會我啦,我不嗜酒。實話相告,我是純陽子(呂洞賓道號)座下的柳仙呢。從前隨主人到岳陽時,見過他三度大醉,想起美酒,就害我的喉嚨時常作癢。主人在這方面很吝嗇,涓滴、半點都不肯讓我嘗點甜頭,所以我那天就去您那兒買,一解我的渴酒之癮,剛巧主人赴芙蓉城洗花宴,命令我看守藥爐。

我耐不住岑寂孤苦,把葫蘆中買來的佳釀飲盡,於是大醉,酒酣耳熱之後,卧倒在藥爐旁睡熟了。主人歸來一看,就責備我失職。我以喝醉為藉口,主人發怒了。我說:『主人您日日在醉鄉徜徉,為何單獨下禁酒令於我?』主人說:『我喝的是「酒」;你買來所飲的非酒,是「禍水」呢!我問:『有差別嗎?』

主人說:『我的酒,釀造的粟米,是取自顏子(顏回)負郭(靠近城郭)之田,去秕(空而不實的穀類叫「秕」)糠,則是去租賃梁鴻、孟光夫妻倆的石臼來舂打;再以「才能」之斗來掂量,用「智慧」的囊袋來盛裝,經年累月貯藏於「曹氏書庫」,而後再浸泡於「廉潔」之泉和「禮讓」之水中,再裝入范家潔凈的大鍋釜底,運用三昧真火去蒸煮,以「良藥」為發酵之曲,用「直木」作為酒槽。等到釀製完成,看情況再酌量加入些「堯舜」之鐘音、「孔聖」之觚瓢、「仲尼弟子」之榼器(盛酒或貯水的器具,以及刀劍的套子,都叫「榼」),所以清酒喝起來,心性可達聖人的境界,那濁酒品嘗之後,心性可以成為賢者。

你買的酒,只不過是盜跖(春秋時代,魯國傳說中的大盜)從樹底下偷採來的米粟,用貪婪之夫所喝的「貪泉」泉水來浸泡(事見《晉書・吳隱之傳》),再用那不學無術的王孫煬的灶灶,以及痴獃小兒的尿器盛裝來釀造。誤飲之下,那麼會導致清廉者貪婪,謹慎者狂妄,墮落入井者喪命亡身,開口罵人者牽連遭禍,然後理智全失:自家爐灶旁疑有奸細,酒甕面前認賊作父……,這是小小不言的小節、小事嗎?你不以此為戒,還借主人也常喝醉為口實來搪塞哪!』

我聽了之後因而大悔大悟。主人接著又說:『你的濁根不拔除,恐怕往後還會故態復萌呢。』於是抽出寶劍、剖開我的肚子,挖出腸胃,掬水把它洗滌乾淨,然後依舊納入吾腹,我也沒感覺啥痛苦。接著再以他自己所釀的「金盤露」賜給我喝,我跪下敬飲,就這樣大醉了七日。此後經過酒肆、飯莊,瞅見盈缸累甕的美酒飄香,可我卻觸鼻不知為何物,是以不再來您這兒啦!」

翁一聽大驚失色,伏地而拜,說:「你的主人既然有釀酒妙方,何不賜送於我呢?」柳仙取出一個錦囊給了他,然後搖頭長笑而去。翁拆開一看,錦囊裡大大的書寫了一個「水」字。趕緊起身看看自己酒肆中所列之酒,盡數化為水啦!翁從此捨棄賣酒這個行業,投入盧生祠,當香火道人去了。

看來,這「禍水」一詞,絕不是專指「紅顏」、「壞女人」而言,在天上看人間的酒,才真是「禍水」哪!所以人世所展現的一切,與天上高層恰恰相反,因此執著追求反而沒有、反而害己害人;只有放棄才能得到,就像柳仙的經歷似的,被呂洞賓剖腹洗腸後,反而喝到真正的美酒而大醉七日!

再看那酒咋釀的?從選材到舂打計量、擇器盛裝、貯藏浸泡、蒸煮發酵……等等的過程,鉅細靡遺的、方方面面的,都要加入古聖先賢所擁有的,高尚道德的遺風與優良操守的遺緒,例如:才智、廉潔、禮讓、耿直、書香……這些良好因素,才能出爐,才算大功告成,才能歡飲而無害、才能大醉而提升,不簡單吧!

看來,那些貪杯之徒,該引以為戒才是! @

(事據清・沈起鳳《諧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國時,魏國的法律規定:不許隨便打獵,違者嚴厲懲處。
  • 熹字元晦,號晦庵、考亭先生,南宋時徽州婺源(今江西省婺源)人。十九歲進士及第,曾任荊湖南路安撫使,仕至寶文閣待制,力主抗金,恤民省賦,不畏權貴。他學識淵博,對儒學、史學、文學、佛學、道學等都有研究,著作頗豐,以弘揚道統思想為己任,強化「三綱五常」,一生熱心於教育,無論身在何地都孜孜不倦地授徒講學,是孔子、孟子以來的儒家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世稱朱子。
  • 堯治國,推行的是天地之大道。而天地不言,其大道世人不明,又如何遵行?於是帝堯把推算制定曆法作為國家最重要的頭等大事,把不易被世人覺察的天道規律變成能夠遵從躬行曆法節令,讓曆法節令融入人們的言行視聽之中,成為人人自覺遵行的心法約束。
  • 子胥,春秋末期楚國人,吳國大夫、軍事家、謀略家。
  • 郁氏將近山腳的時候,聽到附近傳來一陣哭泣聲,郁氏讓轎夫停下來,派人尋找,結果......
  • 冰,號啟玄子,曾任唐代太僕令,又稱「王太僕」,相傳在世時間有八十餘年。王冰弱齡慕道,篤好養生,酷嗜醫學,在其著作《玄珠密語》中提到:「余少精悟道,苦志文儒……乃專心問道,執志求賢,得遇玄朱,乃師事之。」他自號啟玄子,就是因「起問於玄珠子」之故。王冰最大的成就,一是註釋《黃帝內經.素問》,再來是補入其中已遺失的篇章——七篇大論。
  • (shown)神韻三大藝術團目前均在北美地區演巡迴演出,在全球經濟持續低迷的大環境下,繼2012年神韻北美各大城市頻現觀眾場場爆滿、高價票走俏的舞臺藝術奇蹟後,2013年神韻在北美演出票房連創爆滿佳績。
  • 《尚書.堯典》記述帝堯治國,非常簡略。主要記載了帝堯制定曆法節令及其選賢任能、公開選拔考察帝位繼承人的兩件事蹟。記述雖簡,然其治國大義卻赫然昭示其中,垂教後世數千年而不衰。
  • 代的王安石寫過一篇文章《同學一首別子固》,內容是講:江南有一位賢人,姓曾名鞏,字子固。他不是現在一般人所說的那種賢人。我敬慕他,並和他交朋友。淮南有一位賢人,姓孫名侔,字正之,他也不是現在一般人所說的那種賢人。我敬慕他,也和他交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