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實修中見證大法的美好

文/河北法輪功學員
font print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今年六十歲,四十六歲時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十四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弟子歷盡風雨滄桑,勤學大法,苦修心性,緊跟師尊走到今天。

我是一個早年喪夫的鄉下孤寡婦女,有兩男一女三個要吃、要穿、要上學的孩子。在中共惡黨不顧人們死活的黑暗統治下,在人們普遍的道德淪喪的社會裏,生活的艱難可想而知。一九九九年聽村裏人偶然說起法輪功,說法輪功是佛法,是高德大法,是教人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向善做好人的,我就產生了要修煉法輪功的想法。到同村同修家才知道我村已經成立煉功點半年多了,這樣我就開始得法了。因為家境貧寒從沒上過學,不識字,同修給我講了學好法對修煉提高的重要性,我就下決心,為了能更好的得法、學法、用法來指導自己修煉,我一定要識字,一定要自己讀大法寶書,更好的同化法。

就在我剛得法僅兩個月,身體上原有的心臟病、頭痛等病不翼而飛;大法的真、善、忍法理不斷重塑著我的心靈,清洗著我的各種不好的人心;我也對未來充滿美好希望。

一、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萬萬想不到的是,中共惡黨竟瘋狂誣蔑、誹謗大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我那個傷心啊!我就想,我要告訴世人大法好,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一九九九年的十一月底,我帶上三百元錢,坐汽車從老家到省城再換乘火車於當天到達北京。一路上只車票和買衛生紙就花去了九十元錢,到北京找旅店,一夜要六十元。我沒敢住,露宿街頭。第二天來到火車站,在無意間卻結識一位兩次進京的女同修。我倆懷著神聖的、證實法的目地,踏上了天安門廣場。當我們把事先同修給準備好的「法輪大法好」的條幅高高舉過頭頂的時候,感覺自己是那麼的自豪。廣場上的惡警對我們暴力毆打,惡警抓住我的頭髮把頭使勁的往汽車上來回撞。這時,我就聽到同去的同修高喊「你們別打大姐,你們打我,別把大姐打壞了。」我心裏那個激動啊!看!這就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苦難中想到的還是他人。我也一定做一個師父的真修弟子!做一個為他的生命。惡警緊接著就把我們拉到了天安門派出所,逼問大法弟子的姓名、地址,對大法弟子施以各種暴力毆打。在惡警壞人用手銬、腳鐐、警棍、電棍的威逼利誘下,我抱定一念,放下人心,放下生死,就聽師父的話,絕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命令、指使,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結果第二天我就回家了。

二、 實修去執著

我擺正修煉與生活的關係,擺正學法、救人與家庭孩子的關係,每天把學法放在第一位,講真相(註*)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之後,在大法的指導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及家中孩子的幫助下,除了正常的家務、農活、講真相,我就一心撲在識字、學法上。我隨身攜帶寶書,走到哪學到哪,不認識的字就問。終於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可以通讀大法寶書了。雖然讀的結結巴巴,但能學法、能自己讀大法寶書,我就知道師父讓做甚麼,怎麼做,我就知道主動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我那個高興勁就別提了。在修心去執中,在救度世人中勇猛精進。在這裏我感謝師父的慈悲,感謝同修的無私,也感謝我的孩子的幫助。

在我得法後的第二年,一場突然的家庭變故對剛剛修煉一年多的我進行了一次極大的心性魔煉。正處於談婚論嫁時的兒子突遇車禍死亡,肇事司機逃逸,幾天後破案談到賠償事宜。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守住心性,不向肇事司機提任何不合理要求,由相關部門合理處理此事。喪夫、失子之痛,時時撞擊著我的心,在人生中我覺得真是太苦了。迷茫中是師父的大法點醒了我,我懂得了,生在人世,人各有命,身不由己。

從法中,我懂得了人生的目地就是返本歸真,明白了作為大法弟子肩負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我是大法造就的為他的嶄新生命,我從此就不是一個只為自己的名、利、情而樂而憂的人,而是把救度眾生中不能使眾生明白真相從而被大法救度當作心中的苦。我抓緊多學法,多做三件事,多想能使眾生得救的辦法。

三、掃馬路修心

惡黨欲圖非法抄家綁架我,黑夜中我隻身一人只穿一身睡衣,離開生活了四十多年的家鄉,到省城謀生。沒有落腳之地,沒有親人,找不到同修,真是兩眼茫茫。為了生存就得打工掙錢。開始在大城市幹最好找、最苦、最累、最髒的掃馬路工作。苦、累、髒、冬冷、夏熱還好,最不能讓人容忍的就是人們的白眼、謾罵、侮辱。有的人你掃慢了他要罵,有的人你掃快了他要罵。稍不注意把垃圾、灰塵掃到人身上、車上更是被人罵個狗血噴頭。被各種行車撞上,致殘、傷、死的更是時有發生。我以前個性要強,因是一寡婦怕被人欺負,總要表現強的一面。在村裏不能有人比我更潑辣,名、利、情執著的相當厲害。

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這份工作不是最大限度的讓我去掉這很難去掉的、好鬥的常人之心嗎?當我認識到是師父為去我的強大的執著而苦心安排的修煉路後,一開始面對辱罵真是含淚而忍,漸漸的隨著自己心性的不斷提高就能達到心不動坦然而忍了,樂呵呵的工作了。我給自己規定,幹十天活,休息五天,用來大量學法。一個月乾二十天活,學十天法,工作學法兩不誤。真是感恩師父的慈悲安排,為弟子的提高操盡了心。

四、去掉後天形成的敗壞觀念

同修買到了一個假手鐲,知道我女兒是賣這個的,就拿來叫我女兒給賣掉。同修講能賣多少就賣多少,賣的錢就做真相資料用。當時自己就不高興認為同修是不真,是騙人。隨後鐲子就在我家不見了。我心想,也不能告訴同修鐲子丟了,怕同修不信。就從自己家拿了一千元錢送給同修,說是賣鐲子的錢。同修說把錢用在做資料上。可過了幾天,在家中又發現了假手鐲。我也沒好意思再告訴同修實情。有一次同修說:「賣假手鐲是我失德還是你女兒失德」。我就藉此告訴同修說:「本來鐲子在我家找不到了,我不好意思告訴你丟了,所以就自己拿了錢給你,說是賣了,後來在家又找到了。」同修還是說讓賣掉,我就對同修說:「賣假手鐲不符合我們修煉‘真、善、忍’的要求,我女兒收到假錢就撕掉了,你這假手鐲別賣了,願意在家擺放就擺放,願意當玩物就當玩物,不要做錯事。」

在這過程中還真是覺得自己做得很好,修得好。但過後對照法仔細想一想,發現自己做得很不好,從中暴露出了自己很多的執著與人心。師父告訴我們:「特別是在中國那個環境下,邪黨毀掉了中國傳統文化,搞了一套都是邪黨的東西,所謂的黨文化。用它建立起的思維方式,認識宇宙真理是有難度,甚至認識不到一些不良的思想行為與世間普世的價值是相抵觸的。很多不良思想認識不到怎麼辦哪?只有按照大法做。」[1]師父還講:「那麼作為修煉人來講怎麼算是修?能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如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等,這是份內的責任,這是樹立威德的一部份,而作為自己的提高才是最關鍵的,因為你自己不提高,你那些事情都做不好。所以你嚴格要求自己,發現自己的不足,不斷的去掉它,你這就是在修了。一件事情在過關中你能認識到,你明白了、做的好,你就昇華了。」[2]對照師父的法,我發現從一開始我就是以想當然的態度、用後天形成的敗壞觀念對待同修。同修說賣手鐲,先前就說是假的,能賣多少是多少,並沒有說當真貨賣,做的沒錯呀!我卻用惡黨黨文化懷疑一切的變異的人心,懷疑同修不真、不善。當鐲子找不到了,不是誠實告訴同修真相,而是用人的狡猾,寧可用常人最不好的人心──說謊話、失去錢財、欺騙同修,也要顧慮自己的虛榮心,掩蓋自己的怕心──怕不被人理解的心。本來是自己做的不真不善,還指責同修,與師父的要求真是相差太遠了。感謝師父的慈悲,又苦心給我安排提高的機會。同時也感謝同修的善良,淳樸,使我看到自己的不足,從中提高自己的心性。

五、麥場大火──堅定信師信法之心

正值農村麥收季節,家家都把收集起來的麥子堆積在打麥場上,我們家打麥場和另一家的打麥場相連。一天大家正各自忙碌著,忽聽鄰家打麥場上一片驚叫聲,循聲一看,只見鄰家打麥場竄起一片火苗。因打麥場上沒有救火工具,沒有水源,大家都傻眼了。眼見火苗越竄越高,火勢越來越大。而且火借風勢直奔我家麥場而來,一場大火眼見就不可避免,一年的辛苦勞作眼見即將化為灰燼。人們悲傷的心情眼見就掛在了臉上,驚叫聲,哭叫聲四起。驚悸之餘,我忽然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趕緊求師父。念頭閃過,我心裏立即升起一念「師父救弟子,讓大火繞過我家麥場,不燒我家麥場。」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大火迅即就燒到了我家麥場旁邊。這時,奇蹟出現了,大火好像長了眼睛,就從我家堆積的麥場邊繞過。

大火過去了,麥場保住了。當人們回過神來,看到我們兩家麥場截然不同的兩種結局,人們都感到茫然、驚愕,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有一年勞作化為烏有的鑽心傷痛,也有看到我家麥場安然無恙的不解。當我告訴人們實情,說是我修煉大法的福報,是神佛的護佑,是法輪大法師父的保護。家人的驚喜,鄉鄰的驚羨,使我油然升起作為大法弟子的幸福、幸運,對師父的無限感恩!同時,大火的神奇,也堅定著我信師信法的心,決心隨師正法,一修到底!

六、失而復得的八千元錢

有一次,給同修送做好的一元面額的八千元真相幣,下公交車時忘記拿裝真相幣的包,到同修家才發現。那個急呀?怎麼辦?去找人家,車主不承認怎麼辦?車主發現是真相幣萬一舉報怎麼辦?哎呀!這可是我近一年的勞動所得呀?焦慮、顧慮、利益心、怕心交織在一起,不斷的衝擊著我。這時我想起了自己是一個修煉人,想起了師父的法。「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3]是啊,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是助師正法救人的,只要我做的符合法的要求,一切一定就是最好的結果,過程中只不過是暴露自己的人心,去掉自己的魔性,以提高自己的心性為目地。這也才是師父所要的。法理上明白了,我坦然的找到了車主,說明了來意,車主很痛快的把包交還給了我。

這件事發現自己還有很強的利益心、怕心、做事急躁不仔細的心。這件事過後,有一次去上班,因先辦了些別的事,把裝有手機、真相電話、《九評》、單位飯店的鑰匙的包,掛在了電動車後座的靠背上。騎車走時,忘記了把包放進前車筐裏。等到了單位才發現包不見了,不知甚麼時候丟了。這時我首先想到的是,工作時間就到了,不能因為我的過失影響單位的工作。我發出一念,「請師父加持,讓撿到包的人動善念,把包還給我。」隨即給我的包裏的手機打電話,電話通了,說明丟包的情況,接電話的人馬上說讓到某單位大門口去取。

七、換地風波

修大法之前,我們村有一鄉鄰看上了我家的一塊地,要用他家的一塊地跟我家交換。地在農村可是老百姓的天,失去甚麼,也不能失去地。因他家在村裏勢力大,有村幹部撐腰,我心裏雖然十分不樂意,但我一孤兒寡母家也真沒有辦法,怕得罪了村幹部以後的日子就更難過了。為了家的安寧、為了孩子們的未來著想,雖然換了,心裏憋屈得不行。心裏恨我的丈夫死的早,家裏沒人撐腰;恨自己是個女的做不了大事;恨孩子們小幫不了母親的忙;也恨鄉鄰們勢利眼沒人肯幫我家的忙。為了這個失去的名與利,心裏那個窩囊啊,既委屈又無可奈何!

幾年後,我修大法,被惡黨迫害的流離失所,離開了家。有一天,兒媳從家中給我打電話說換地的哪一家人又要把地換回來,兒媳哭訴說:「被人家欺負的不能活了,要動刀子了。」我勸兒媳不要衝動,等我回家處理。我想這是對我能不能放下名利情常人之心的考驗,同時我也要利用這個機會讓鄉親們看到修煉大法的美好。師父講: 「那麼作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4]

回到家中我首先說服了孩子們,同意換地。我和要換地的人家講:「你們要換地肯定有你們的想法和難處,我修煉大法幾年,師父要求我們要處處考慮別人,為別人著想,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做跟你們換。我家孩子不修煉,但也聽我的話,同意換。但是呢,你們從常理講,也給他們個面子,說幾句好話。」聽我這麼說,那一家人高興得不知怎麼好。說:「嬸子(鄉鄰輩份),我們真是不知道說甚麼好,照你以前的脾氣,我們想我們兩家一定會為這事鬧出大動靜來,聽你這一說我真是服你了,法輪大法就是好,能把你變成這樣好的好人。」原來他家要蓋房子,看上了這塊地的風水,為子孫後代,為家庭興旺才非要換地。

此事眾鄉鄰知道後,無不誇獎大法弟子的大度,誇獎修煉大法的美好。本來一場不可避免的糾紛就這樣平和的解決。在村民中有力的證實了大法的美好。

八、買手機

我曾經結識一位被惡黨迫害背井離鄉的同修,當時同修說需要一部手機,當時我的家庭條件很差,我自己都還捨不得買,考慮到同修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更好的做三件事救人,我很快就把手機買給了同修。

過後也沒往心裏去,但當年收麥子的時候,我家的麥子和往年比一下子就多收了上千斤。在往常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上千斤的麥子,可是要裝十幾袋子的呀!大豐收啊!一家人的那個高興勁就別提了。我和家人一樣也很高興,這畢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呀!等把麥子賣了,多出的錢數使我一下想起了前一段我為同修買手機的事,花的錢正好是這個錢數。大法的玄奧再一次展現在我的眼前。真是「法輪大法的法理對任何人修煉,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導作用的,這是宇宙的理,是從來沒有講過的真法。過去也不允許人知道宇宙的理(佛法),他超越一切常人社會從古到今的學術及倫理。過去宗教中所傳的和人們感受到的只是皮毛和現象。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5]

大法在不同層次有不同的體現形式,在不同的層次均是看得見、摸得著的。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

九、吃肉

有一年我過生日,女兒買了羊肉包餃子,我帶了它到單位吃。恰巧有同事問我中午飯帶的甚麼,我就說是羊肉餃子。另一同事聽後就打開我的飯盒看了看,說:「不是羊肉,是豬肉。」這樣單位同事就說我不誠實,太虛榮。我心裏就有些不高興了,我也沒有說假話呀。師父講:「我們怎麼對待這個問題?遇到這種矛盾的時候,我們首先應該冷靜,不應該和他同樣去對待。」[3] 「修煉嘛,會通過任何方式把你的執著反映出來。」[6]聽師父的話,我的甚麼心執著造成的呢?向內找發現自己還有對常人過生日的執著心;對女兒為自己買肉過生日的歡喜心;還有怕別人說自己不好的愛面子的心。找到了這些,我看同事真的就是一種感激的心了。

師父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3]在這十四年的學法、修心、講清真相中,弟子每一步的前行、提高,都滲透著師父的洪大的慈悲;都伴隨著向內找、去執著的剜心透骨,酸甜苦辣。但每一次在法理上的真正提高後,都無不親身感受到浩蕩的佛恩!

註﹕

*講真相: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在大陸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功和廣大法輪功學員的全面迫害。從那時起,中國官方媒體長期對法輪功進行造謠、魔化和仇恨宣傳。為了不讓世人在中共的謊言宣傳中上當、受污染、隨波逐流,為了制止迫害,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開始了講清真相的努力。正面講清真相,主要包括講法輪功究竟是什么,“真、善、忍”讓個人、家庭、社會受益的真實情況,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受中共迫害的真相。近年來,法輪功學員也在向受中共影響而不聽真相的世人揭露中共的本質。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證實〉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6]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轉自明慧網
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2/信師信法-實修中見證大法的美好-272359p.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晴天霹靂,一向身體很健康的先生毫無預警的過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車裏,被路人發現,送去醫院搶救無效。這對蘇姍的打擊太大了,失去對家庭一向照顧無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獨自撫養四個幼年子女和負擔房貸。「為甚麼眼看好日子來臨卻發生了挫折?」「為甚麼苦難會發生在我身上?」這些問題總是困擾著蘇珊。在親人把法輪大法介紹給她後,她開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義。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拋開一切糾纏不清的疑團後,她開朗起來。她說:「自從得法後,我對大法堅信不移。在修煉的路上,我不會停步,我要返本歸真。」
  • 黃明勝說:「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一月,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看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並且學會五套功法。每次煉完功後,感覺身心很輕鬆愉快,很舒服。」不知不覺的,他再也沒有背痛的困擾了。修煉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著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這種實例在法輪功學員中俯拾皆是,沒有甚麼稀奇。黃明勝說:「我受益最大的是心性方面的提升。還有很多從小到大所遇到或聽聞到的,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在法輪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
  • 現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對工作壓力很大時,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緊張,家庭關係亮紅燈,生活中仿佛隨時有顆不定時炸彈會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職於台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經是其中一例,幸運的是,曾先生於人生低潮時遇見法輪功,人生從此獲得改變。
  • 我是二零一零年秋得法的法輪功新學員,得法一年半來身心各方面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感覺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一躍變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能夠得到法輪大法,受再多的苦也值了!那才是真正的不枉活一世啊!用盡人類所有美好的語言、詞彙和想像都無法描述和形容大法的美好!簡單介紹我得法前後的一些情況和變化,以及對熟悉我的一些人的影響。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夠從中受到啟發和覺醒,找到真正的自己,了解生命的本源和人活著的真正意義,只有這樣才不白活一回啊!
  • 我鄉政府把女職工進行排班,輪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們學法煉功。在此值班期間,我發現法輪功學員說話和氣,愛清潔,講衛生,把好事、方便讓給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藥,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對他們的師父和法堅定不移,雖然他們其中有很多在進洗腦前進過勞教所,吃過很多皮肉之苦,但他們從不言放棄,至死不渝地堅修大法。就這樣時間一長,我慢慢地被他們深深地打動了。他們確實是一群好人,是從骨子裏面體現出來的一種美,更讓人羨慕,讓人敬佩,甚至讓人崇拜!
  •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歷經了邪黨的種種摧殘後,今天我依然走在修煉的路上。我的每一天充滿了充實和快樂,這份灑脫緣歸宇宙大法,是真善忍的光輝,照亮了我即將乾涸、悲苦多憂的心田,現在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十四年來,我與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向身邊的人不斷地講述著大法的美好。然而,在邪黨的謊言毒害下,仍然有眾多的民眾,對大法真相表示出質疑和對抗。下面講講我身邊人的修煉故事二三則,從中會給人啟發與思考,望善良的人都來了解法輪功,走進法輪功。只要你按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甚麼奇蹟都會出現…
  • 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這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社會裏,是法輪大法這片淨土改變了我,規範了我的言行,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價值觀。在工作中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看淡名利,用我的一言一行證實法,救度眾生。使一個瀕臨倒閉的國有企業起死回生。在這裏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心。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個令無數人生活發生巨大動盪的日子。中共前黨魁江氏出於妒嫉,不顧百姓的福祉發動了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者的滅絕迫害,從修煉中受益的法輪功學員也從此開始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在法輪功反迫害十三週年之際,現居加拿大多倫多的高順琴女士接受了採訪,回顧了自己親歷、見證的那段跌宕、悲壯的歷史。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