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江澤民》(28)

2001年天安門廣場自焚騙局 陰謀提前曝光

人氣 73

【大紀元2013年06月14日訊】《真實的江澤民》第三章 因妒生惡的世紀迫害(上)

第六節 天安門廣場的一把火

中共的歷史上,要想打倒誰,不出三天就能把誰打倒,從國家主席劉少奇到「六四」學生運動,無不如此。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之初,也曾宣稱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這一次中共失敗了。一年多過去了,已經臨近2000年底,江澤民面臨著來自各方的壓力。法輪功學員沒有屈服,作為統治象徵的天安門廣場幾乎每天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或靜坐、或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或煉功;為歷次政治運動鳴鑼開道的宣傳工具沒有新的彈藥而只能重複一下騙不了人的套話;廣大民眾由於早已厭倦了政治運動而並沒有像以前那樣被煽動起來積極參與;國際上也不順心,在日內瓦召開的2000年迫害開始以後第一個聯合國人權會議上,中共代表團面臨著會場內的質問和會場外的抗議,搞得灰頭土臉的。眼看2001年的聯合國人權會議就要來臨,江澤民迫切需要一個重大事件為自己解套,最好是把上述所有問題一次解決。

從2000年底到2001年初,中央級研究對付法輪功的會議就一個接一個。

2000年12月26日,江澤民在中央紀委第五次全體會議上作了關於「法輪功」問題的講話。但是,在公開發表的講話稿中隻字未提法輪功。

2001年1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嵐清(「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組長)召集總工會、共青團、婦聯主要負責人開會,研究部署反「法輪功」鬥爭。

1月5日前後,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心組召開學習會,學習中紀委五次全會精神和江澤民講話。曾慶紅在會上強調加強與「法輪功」的鬥爭。

1月8日,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周強主持召開團中央書記處會議,學習傳達李嵐清1月5日下午在工、青、婦負責人會議上的講話精神和中共中央「610辦公室」關於元旦期間「法輪功」學員在北京的活動情況通報,研究部署貫徹落實措施。

1月10日,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周強主持召開團中央書記處會議,學習傳達全國處理「法輪功」問題工作會議精神和「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關於同「法輪功」鬥爭的形勢和下一步工作意見。

1月15日,人民日報以國務院新聞辦負責人答新華社記者問的形式發表污蔑法輪功的長篇文章,並將中共違法違憲的迫害法輪功說成是「中國政府根據群眾要求依法處理」。

1月16日,江澤民會見日中友好七團體時,大講他體重有九十公斤,不怕法輪功。

1月17日,中國全國總工會發動勞動模範和工會幹部開會「深入揭批法輪功」。

1月18日,由全國學聯組織的首都14所高校學生在京向全國大中專學校的學生發出《崇尚科學,提倡文明,抵制邪教》的倡議書。

1月20日,人民日報發表評論員文章,指稱法輪功「其險惡用心就是企圖在中國製造混亂,破壞社會穩定,進而實現他們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改變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圖謀」,並且指責法輪功「已經成為西方反華勢力的政治工具」。

1月20日,羅干主持全國「嚴打」會議,指示地方官員要多逮捕,並從嚴從重判決包括法輪功在內的「境內外敵對勢力、少數民族分裂和宗教勢力」。

1月21日一早,羅干到北京市公安局刑偵總隊特警支隊、武警北京總隊六支隊和北京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總隊慰問公安民警和武警部隊官兵。他對前段時間公安民警和武警在天安門廣場對法輪功學員的武力鎮壓表示了充分肯定,並要求民警和武警不怕疲勞,連續作戰,執行下一步的嚴打任務。

1月21日,全國婦聯開展了以「家庭拒絕邪教」為主題的宣傳教育活動。

1月22日,國務院機關管理局傳達了中紀委、中組部關於在同「法輪功」鬥爭中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和共產黨員作用的通知和中央國家機關紀工委、黨工委組織部的《通知》,並就深入貫徹落實兩個《通知》提出了五點要求。

2000年11月,一個以科學界、官辦宗教界人士為主的組織「中國反邪教協會」在北京成立,設立在中國科技館內,名義上掛靠中國科協,實際受中共中央「610辦公室」直接領導。該協會成立以後的第一個主要活動,就是在2001年1月發動了一場「百萬簽名反法輪功」運動。1月11日,由中國反邪教協會發起的「反對邪教、保障人權」百萬簽名活動在北京大學啟動。1月16日,在「中國反邪教協會」副理事長何祚庥等人主持下,發動中科院三百位院士加入百萬簽名。百萬簽名活動開始鋪開。

這一切緊鑼密鼓,正預示著即將到來的又一場狂風暴雨。

2001年1月23日,大年除夕日,天安門廣場上遊人不多。據新華社聲稱,下午2點41分,在人民英雄紀念碑的東北側,王進東首先點燃火焰,「4名警察立即取出滅火器」,「不到一分鐘,迅速撲滅了火焰」。幾分鐘後4名女子在紀念碑的正北側點火,一分半鍾後,火焰被熄滅,整個事件不到7分鐘。其中1人當場死亡,4人燒傷。與此同時,還有兩人自焚未遂。有兩對母女,包括當場死亡的劉春玲和她年僅十二歲的女孩劉思影。中共喉舌媒體著力強調說這些人是法輪功學員,為了所謂的「圓滿昇天」在天安門廣場自焚。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禁止殺生和自殺,怎麼可能去自焚呢?海外法輪功學員通過對中共喉舌中央電視播出的有關自焚案的錄像進行慢鏡頭播放和分析時,不僅看見破綻百出,而且霍然發現驚人的秘密藏在放慢速度的鏡頭中。這個「自焚」事件完全是一場有預謀的騙局,所以該事件又被稱為「天安門自焚疑案」、「天安門自焚偽案」。法輪功學員據此製作了揭露這場騙局的錄像片,廣為散發。2002年3月5日長春電視插播的錄像片就包括《是自焚還是騙局?》。新唐人電視台據此製作的新聞記錄片《偽火》於2003獲得了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

是燒死還是打死?

但是,劉春玲是被燒死的嗎?其實不是,是警察在現場用凶器打死的。CCTV錄像慢鏡頭顯示出一個非常重要的細節,在滅火的時候,在劉春玲的頭部附近出現了一隻用力掄起的胳膊,這只胳膊擊打劉春玲的頭部,造成劉春玲雙手揚起,突然倒地,還從劉春玲身上快速彈起了一個條形物。

自焚騙局發生之後,《華盛頓郵報》的記者曾到劉春玲所居住的河南開封採訪,鄰居們說從來沒人見到劉春玲練過法輪功。劉春玲是從外地到河南的,有個老母親和十二歲的女兒,無依無靠,在酒吧打工為生,而且常常打母親和女兒。【22】這些都不像一個真正的法輪功學員的行為。

這一組劉春玲被擊打致死的慢鏡頭破綻被揭露出來之後,中共從來沒有回應過。

燒不壞的塑料雪碧瓶

中央電視台的自焚節目畫面中有王進東的現場大特寫,聽見他在清晰地呼喊口號,還有一名警察站在他的身邊,拿著滅火毯,悠閒地等著王進東表演,機械地把滅火毯蓋在王的頭上。這些鏡頭中還有一個非常明顯的造假之處,就是錄像中那個所謂的「王進東」渾身衣服被燒得七零八落,可是他兩腿中間裝汽油的綠色塑料雪碧瓶作為道具卻完好無損。

明慧網2003年5月14日發表了題為《央視「焦點訪談」女記者李玉強承認「自焚」鏡頭有假》的報導。報導說,2002年初,央視記者李玉強到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採訪,「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實際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洗腦而非法設置的黑監獄。李玉強曾和那裏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座談」。當時有法輪功學員向她質問自焚鏡頭的種種疑點和漏洞,包括兩腿間夾的裝汽油的雪碧瓶子為甚麼完好無損時,李玉強不得不承認:廣場上的「王進東」兩腿中間的綠色塑料雪碧瓶是他們放進去的,此鏡頭是他們「補拍」的,讓王喊一句跟法輪功有關的口號。她狡辯說是為了讓人相信是法輪功在自焚,早知道會被識破就不拍了。

誰是畫面外的攝影師?

用來栽贓法輪功的這一場所謂「自焚」事件,中央電視台的自焚節目裡有大量的近距離特寫鏡頭,錄下了極有渲染力的現場聲音,而且攝像機鏡頭是跟蹤拍攝了整個事件。鏡頭首先跟著警察,然後隨著警察移動到事發地點。自焚本應是突發事件,這些畫面和鏡頭從哪裏來的呢?那麼,一定得至少有一個攝影師有備而來,而且這個攝影師必須得到了警察的全力配合。警察拿著滅火毯晃悠,等待拍攝王進東喊口號的大特寫;在送往醫院的緊要關頭,還能錄下小思影在痛苦中呼喊媽媽的撕心裂肺的聲音,為日後嫁禍法輪功提供所謂「生動的素材」。

大家知道,在天安門這樣的敏感地帶,任何遊客、旁觀者,更不用說西方記者,如果要在警察眼皮底下近距離拍攝,早就被警察把照相機沒收,甚至把拍攝的人都抓走了。中共大肆渲染的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中卻有大量的遠景、近景和大特寫,一切都有備而來。那麼畫面外的攝影師,甚至是一個攝影團隊,又是些甚麼人呢?

提前曝過光的陰謀

在新華社播報的所謂「自焚」事件之前的兩三個月,就已經有中共「610辦公室」內部的知情人傳出消息,說中共將製造自焚事件來栽贓法輪功。雖然明慧網當時登載了中共策劃自焚陰謀的消息,只是心地善良、不問政治的法輪功學員們沒有重視這些信息。直到十多年後的2011年2月,才被有心人在明慧網上發現了兩篇十多年前有關中共策劃自焚陰謀的報導。

2000年10月11號,自焚事件發生前3個月的時候,明慧網就有一條消息,題為《邪惡勢力計劃製造自焚假相》。

在自焚發生的一個月前,明慧網又有一篇關於自焚陰謀的報導,題為《警惕『扮演法輪功』的陰謀破壞》,而且明確說出中共將在天安門搞自焚陰謀。

國際上有一個獨立的、權威性的「互聯網檔案館」,儲存有很多網站的網頁備份。在「互聯網檔案館」的網站上,明慧網的這篇中共計劃製造自焚假相的報導備份也有十多年的歷史了。【23】

這些自焚事件發生前的報導都進一步從側面證明,是中共一手策劃了這場栽贓法輪功的自焚事件。

自焚事件之後,全國宣傳機器重新開足馬力,在央視反覆播放自焚者中年齡最小的年僅十二歲的女孩劉思影的錄像,仇恨被煽動起來,「百萬簽名」反法輪功運動得以全面進行。到3月中旬,反邪教協會帶到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100卷簽名布匹,重達1噸,主辦者聲稱有約150萬個簽名。鑒於當時中國政府已禁止跨省的民間團體活動,這項簽名運動能在全國主要城市開展,完全依賴於官方的組織和自焚事件的推波助瀾。例如,天津市由團市委組織,江西的簽名地點在省政府大院,而各高等院校的簽名則由國家教委和各地教委統一安排。

天安門廣場保持了很長時間實際的戒嚴狀態,法輪功學員不再出現在天安門廣場。為了證明當時在自焚現場的滅火器不是事先準備好的,此後滅火器成為天安門警車的標準配置。到再次開放以後,天安門廣場逐漸成為訪民抗議甚至自焚的場所,只是那些抗議和自焚不再出現於中共宣傳機器的播報中。

天安門廣場自焚騙局得以讓江澤民和中共當局重組力量,把進行不下去的這場鎮壓迅速升級。

(節選自《真實的江澤民》第三章;作者:《真實的江澤民》聯合寫作組)

(責任編輯:肖笙)

相關新聞
《真實的江澤民》第十章  貪戰中各方的淪陷(下)
《真實的江澤民》第十一章(上)
《真實的江澤民》第十一章(下)
《真實的江澤民》第十二章(上)
最熱視頻
【重播】CPAC大會第三日 川普閉幕演講
【首播】專訪程曉農: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3)
一週軍情速遞:飛行員遇UFO 美開發新無人機
【思想領袖】蓬佩奧:中共稱霸 世界反擊須脫鉤
【思想領袖】Parler執行長:抵制封殺文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