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諾登洩密事件充滿詭異 民稱:諜影重重

人氣 12

【大紀元2013年06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黃清綜合報導)奧習會談結束的當晚,美國中情局前僱員斯諾登即在媒體上洩密美國「稜鏡計劃」,並隨後聲稱華盛頓方面自2009年以來就一直在入侵香港和中國大陸的電腦。此洩密事件發生在中美商討解決黑客攻擊之時。分析認為,隨著這一洩密,中美兩國間有關網絡安全的爭論可能發生改變,也令奧習會談過後美中關係可能升溫的形勢變得複雜。

此事件也令不少大陸網民熱議美國對互聯網的控制時認為,天下烏鴉一般黑。但專家指出:由於中國大陸的討論在網管控制下,討論者幾乎不可能觸及一個基本問題:美中兩國監控的目標不同,美國監控是為了反恐的公共安全需要,中國的網絡監控是為了維護政權的需要。

斯諾登洩密事件成了當下海內外關注的焦點,大陸民眾調侃這真比電影「諜影重重」還詭異。

美媒:斯諾登或早被中共情報部門現金收買

美國國家安全局的監控和中共的網絡間諜行為一樣嗎?《國際先驅論壇報》提出這一問題,並引用一名匿名情報人員的話稱,美國政府不會把間諜活動獲取的技術機密傳遞給任何一個美國公司,而中共則故意瞄準國外技術用於軍事和商業目的,這兩種行為像是「蘋果和橘子,沒有可比性」。

美國《赫芬頓郵報》的文章猜測:斯諾登可能早就被中國情報部門盯上。中國人對他的評估是他對美國政府不滿,而且還有金錢上的需求。他們用現金將他收買了。交易條件是他必須得揭露美國的「稜鏡」項目。作為回報,他將能在中國過上舒適的生活。

《華爾街日報》6月13日報導,美國國會議員週四簡要介紹了最近被斯諾登披露的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監控計劃,並表示洩密者斯諾登可能與中共政府在合作。

兩名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最高層官員質疑已逃到香港的29歲的斯諾登是否與中共有任何的關聯。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邁克.羅傑斯(Mike Rogers)說:「顯然,我們要徹底調查他與中共的聯繫。」

大陸網民熱議

藏身香港的美國中情局前僱員斯諾登表示,美國一直對香港及中國的網路系統從事黑客攻擊,引發中國網民熱議。

斯諾登12日接受香港《南華早報》專訪時表示,美國在全球進行了61,000次的黑客入侵行動,目標包括數百個中港兩地的個人以及機構,其中包括香港中文大學。但是資料沒有顯示任何的中國軍事系統成為目標。

香港中文大學回應斯諾登的最新言論稱,中大的電腦系統並未遭到入侵。

大陸網民在微博熱議此事,有一些網友形容中美監控網絡的做法並進行了比較。

北京科技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趙曉表示:對於美國中情局前技術人員斯諾登,五毛黨盛讚他「把美國邪惡的一面真實地告訴全世界人」,並試圖以此證明你被政府侵犯自由實屬正常和活該。其實,西人支持斯諾登,完全是因為他「不想活在一言一行都被記錄的世界」,故視他為維護公民自由的英雄。我們呢,有強大監控,但沒有斯諾登!

-監控和控制是兩個層面的問題,我不信世界上比較強大的國家沒有一套自己的完善的監控體系。就技術上講很多國家這方面強於中國,但是他們依然沒有強行控制媒體和網絡~在美國可以訪問Weibo,在中國可以訪問Twitter麼?所謂五十步笑百步了~

-五毛們抓緊了,一定要用活用足斯諾登事件,醜化美帝!不過面對層層封鎖的某國網絡,我倒想知道他們竊取到了甚麼絕密情報!

-「左派」現在很歡樂,但是斯諾登事件的結局會讓他們打自己的嘴巴,同時也會教育更多的國民。所以,對這一事件,官媒還是以不要高調報導為好。

何清漣:斯諾登自述中的幾大矛盾

日前,旅居海外的著名作家、經濟學家何清漣對斯諾登選擇在香港逗留、洩密一事也感覺蹊蹺,提出質疑。

她在個人博客發表文章《洩密者斯諾登的意識形態幻想》稱:美國「稜鏡計劃」的洩密者愛德華‧斯諾登近日現身,說自己之所以「願意犧牲一切把真相告訴世人」,是「因為美國政府利用他們正在秘密建造的這一龐大的監視機器摧毀隱私、互聯網自由和世界各地人民的基本自由的行為」讓他「良心不安」。

這番經過精心準備的說辭,無論如何都讓人疑竇叢生。

一、斯諾登稱香港的法律制度非常完備,因此他選擇香港作為藏身之所。這理由實在非常勉強,因為香港自1997年「回歸」之後,香港居民深感他們在港英治理期間曾享有的自由日漸失去,為此而起的抗爭現在已經成了港人的日常生活。基於現實,斯諾登選擇香港的理由只可能是這一條,即香港處於中國管轄。據《衛報》6月11日報導,斯諾登離開旅館後進入安全屋,這安全屋由誰提供,是解開此案的關鍵。

二、中國的人權狀況之惡劣為國際社會公認。幾大國際人權組織每年均將中國列為「新聞自由之敵」、「互聯網之敵」,對中國政府迫害異議人士與家庭教會成員提出諸多批評,中國的人體器官移植更是受到強烈的人道譴責。這些消息在英文世界裡俯拾皆是,在這種情況下,斯諾登居然相信中國的新聞自由與人權狀態優於美國,只能說他對普世價值、自由、人權均有與眾不同的理解。

三、斯諾登很清楚地知道後果並選擇了最佳時機——奧習會談結束的當晚(即香港時間6月9日上午),他通知記者,用公開採訪的形式曝光自己的真實身份,採訪結束後立即從旅館退房,據說躲進了有人為他準備好的安全屋。此舉很及時:在奧巴馬習近平商討解決黑客攻擊之時,通過公佈美國監控電話與網絡證明了美國的民主人權是虛偽的,同時把奧巴馬行政當局拖入政治紛爭的泥潭。中國網民這幾天討論美國對互聯網的控制時,不少人認為,天下烏鴉一般黑。由於中國國內的討論在網管控制下,討論者幾乎不可能觸及一個基本問題:美中兩國監控的目標不同,美國監控是為了反恐的公共安全需要,中國的網絡監控是為了維護政權的需要。

四、斯諾登談到自己想到冰島尋求政治避難,讓人覺得不可信。他持美國護照,如果真要飛到冰島尋求政治避難,5月20日離開夏威夷之後,頂多兩天就可抵達冰島。事實上,他到香港後停留了將近20天,始終不安排冰島之行;他在等候一個既定的時機:在習奧會談結束之時公佈自己的洩密者身份。事實上,他公佈自己的身份後,再入境冰島已非常困難。另一個小小的細節也頗值玩味:他稱自己願意放棄年薪22萬的工作,但其公司6月10日發佈的解僱聲明卻說,其年薪只有12.2萬。在這個小細節上撒謊的心理因素似乎是想表明,他此舉不是為了錢。如果他的動機真如他所說那麼高尚,為何要在這個必然會穿幫的細節上撒謊?

(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何清漣 :洩密者斯諾登的意識形態幻想
反憲混戰升級 習否定人民網言論後右派乘機反攻
劉雲山最新悄悄出台的流氓政策曝光
FBI:刑事調查洩密人史諾登
最熱視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