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章閣:港人反洗腦的啟示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6月26日訊】現在常常會聽到「洗腦」一詞,甚至有時聽國內的年輕人開玩笑,也會說「讓誰誰給你洗洗腦」。這一形容前蘇聯政治迫害大清洗的詞,如今成為中國大眾出口而來,頻頻調侃的話。這一現象,曾經引起內心的驚訝,本是用來迫害他人的詞,何以流入民間?

洗腦的來源

威廉‧薩特金在他的《思維戰》一書中提到,前蘇聯時期,蘇共從巴甫洛夫的條件反射實驗中得到啟示,對人進行洗腦。當初列寧格勒發洪水的時候,巴甫洛夫發現一隻狗快被淹死了,拚命把鼻子伸到水面,幸而被人救下。但繼續試驗的時候,發現狗不分泌唾液了。瀕死的恐懼啟發了巴甫洛夫,原來恐懼就是對狗的洗腦啊。蘇共在狂熱的推動共產主義時,為了達到控制人們思想的目的,就利用恐懼為人洗腦。在這本書裡有段話說:「列寧似乎已經意識到只憑說服教育是無法造就出『蘇維埃新人』的。革命要延續下去,就必須把俄國人全都變成社會主義者。巴甫洛夫的條件反射要首先用在俄國,接著是中國、中歐的共和國,最終傳遍世界。」

斯大林執政時,逮捕了核心集團的幾名成員,並判決他們犯下了可怕卻又難以令人信服的罪行。 在「莫斯科審判秀」(1936-1938)中,來自西方的外交官和記者們發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很多從列寧時代就投身共產主義革命,並和斯大林一起為共產主義理想奮鬥的人,心甘情願的上台接受審判,公然在大眾面前,進行自我詆毀,痛罵自己是「國家的渣滓」,是「叛國賊」,根本不配做辯護,有人說「無產階級法庭不能,也不應該饒恕我的性命。」希望接受最嚴厲的刑罰「平靜地走上刑場,用我的鮮血洗刷背叛祖國的污點。」。這些久經考研的共產革命者們積極「求死」的態度,耐心的排隊在死刑執行令上簽字的場面,令人瞠目結舌震驚了世界。這些承擔了暗殺斯大林「莫須有」罪名的人,在臨刑前還很感激檢察官維辛斯基對他們的處決。

於是,美國記者愛德華‧亨特以神來之筆,以一個意味著詭異而又聲情並茂的詞「洗腦」(Brainwash),來描述如火如荼的共產主義新人改造工程——即為「洗腦」,單人或多人對受害者的思維繫統的施之不道德的操控,使之臣服於統治者意志的過程。

中共治下臭名昭著的洗腦班

《解體黨文化》一書中講:「今天的中國人卻和歷史上任何時期都不同。從小學到大學,我們使用簡化字編成的教科書,我們的必修課是兩個德國人在一百多年前創立的如何摧毀世界的理論和一個俄國人應用這個理論的暴力實踐,我們曾經被告知一切和歷史傳統有關的物品都叫做『四舊』而應該被燒毀或者砸爛。我們今天的語言、風俗、習慣、思維方式早已和自己的歷史格格不入,和傳統文化格格不入,和世界格格不入,我們不知道自己來自哪裡要去往何方,我們成了一個失去了自我的民族。儘管我們的血脈仍在延續,但是華夏文明的薪火承傳卻已被截斷。從文化上看,中國人已經是亡國奴,這並非危言聳聽。」

中共的洗腦術以整部國家暴力機器做後盾,在不斷的欺騙,迷惑和毀滅中以強行灌輸的手段,運用「假、惡、鬥」的馬列邪說來給全體中國人民強制洗腦,不僅要洗掉中國人骨子裡幾千年來積澱的道義和良知,也在洗腦的過程中,把人獸化異變。中共通過政治整人運動,製造恐懼讓人們乖乖地聽黨的話,各級黨政府霸佔國民土地、工廠等生產資料,切斷人民的一切生活來源。中共用黨文化取代傳統文化,禁止除共產邪教之外的任何信仰,讓人們無法分清善惡標準,成為黨叫幹啥就幹啥的馴服工具。並通過嚴密的信息封鎖,控制所有的宣傳工具,讓人們無法瞭解事實真相,變成井底之蛙。於是,華夏幾千年來積澱下來的道義和良知,被中共製造的恐懼,一一洗掉了。這使人們不難理解當教人返本歸真,弘揚「真、善、忍」普世價值的法輪功出現在神州大地的時候,中共為何要傾舉國之力進行鎮壓的原因了。

在中共對平民信仰的迫害中,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思想中信仰的「真、善、忍」,打著「法制教育」的幌子,設立了臭名昭著的「洗腦班」,以隱蔽的方式進行荒唐的思想迫害。各地「六一零」指使警察強行綁架法輪功學員,進了洗腦班就像被關進監獄一樣,使法輪功學員失去一切人身自由,每天二十四小時都有人輪流監控,就連上廁所都有人尾隨監視,有的洗腦班連家屬都不允許接見。有一惡警在河北涿州南馬洗腦班上瘋狂叫囂:「我們這裡不是監獄,但是我們可以用監獄不敢用的刑罰,比監獄還監獄。」而黑龍江佳木斯勞教所打出的「洗腦」口號是:「教育感化,鐵把鎬把。感化不了就轉化,轉化不了就火化。」

港人集體反對中共洗腦的啟示

2002年,香港特區政府推出23條惡法,即根據基本法關於顛覆政府罪條款進行立法,一旦通過,港府當局就可以像內地一樣,利用這條法律任意拘捕和平抗議人士和異議人士。這項惡法觸發了2003年7月1日50萬港人上街遊行強烈反對此項法案。在民間壓力下,政府隨即修改草案,並企圖強行通過。但最終因缺乏足夠的票數,撤回了立法草案。

2012年,由於香港政府打算從當年的9月起,將「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獨立成科,並納入小學課程,引起社會強烈的反彈,導致9萬港人上街遊行,反對中共教育的洗腦。香港國民教育所用教材「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育手冊」共有34頁,由香港國民教育服務中心向全港中小學派發,其中有22頁講述中共統治的政治體制,強調中國模式內涵是「推行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是「社會科學所言的理想型體制」。香港「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指出,國民教育內容「混淆是非」,將「愛國」和「愛黨」混為一談,是帶著「政治任務」教導學生的「洗腦教育」,教材內容偏頗,要求教育局撤回課程。香港反洗腦大集會,每日平均都有上萬人參加,這在香港十分罕見。香港大學生集會罷課反洗腦據說,參與集會的人數曾一度達到12萬人。

有人說,「洗腦」這個詞,僅從字面上看,很像不久前香港小學生所說的:「不是太正常」。人的思想畢竟不是實質的有形客體,更不能像蘑菇一樣,被沖晾乾,進而密封,以待以後派上用場。中共的洗腦,為了達到控制民眾思想的目的,延用來自前蘇聯的洗腦術,真的妄想把人的大腦當蘑菇,進行沖洗風乾。有勇氣的港人拒絕中共洗腦,並能直接面對中共,打出「天滅中共,才是真正的國民教育」,「媽媽教我仁義兩字,中共教我埋沒良知」,「教育不可染紅,不要洗腦教育」,「拒絕不義,還我真相」,「不要假愛國,不要洗腦」等等巨大橫幅標語,把抵制中共洗腦的勇氣展現給世界。

中共擔心反洗腦延燒中國大陸,激發全中國民眾的民憤,從而迫使港府面對港人的萬人反洗腦做出讓步。港人的反洗腦大集會,不僅振奮了人心,也堅定了自信。中共沒有達到洗腦的目的,反而讓更多的人認清了事實真相,有人調侃說,中共的腦袋反被港人洗了。反洗腦,也是為了讓更多的人,分清黨和國,拒絕洗腦,實際也是在拒絕中共對國家國民的誘惑與誤導。反洗腦,也會讓社會更多的人,看到民心所向所趨,對公民權利的保護,對普世價值的尊重,也更是對人性天良的守護。

評論
2013-06-27 3: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