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究竟是誰不放過小學生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6月05日訊】主持人: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節目時間,我是主持人陽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這個星期六是六一兒童節,講到兒童我們大部分人想起的相關的詞就是無憂無慮呀、天真快樂啊。但是最近我們聽到的一些關於兒童的新聞卻和這兩個詞一點都不相關。我們現在就來討論一下,這些事件後頭究竟反應了什麼社會問題?

第一個,我們首先討論就是最先曝光,也是討論最多的,就是海南省萬寧市的第二小學校長陳在鵬,帶著6名六年級的女生到海口開房的事件。這些事情在網路上已經討論了非常多了,具體的事件本身我們就不再去講了。橫河先生,您覺得這是個偶然的個案嗎?

橫河:我認為這件事情肯定不是一個個案,從目前來說,最近曝光這個案子以後,連續爆光一共有8起都是校長性侵犯幼女的事件,至少從這個事件來看的話,就是小學校長性侵犯幼女已經不是偶然事件了。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在中國的官場上,你有一個職權一定會去濫用它,這是一個官場的常態。而學校在中國並不是一個單純的教育機構,實際上它也是官場的一個部份,儘管是很小的一個部份。因此我認為像這種校長在他的職權範圍之內去濫用職權的話,在中國也是一個常態。

像這種把自己所管轄的一個學校的小學生帶到外面去開房的事件,這個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是一個非常非常嚴重的事件,而在中國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件?你帶6個人走,這總歸要曝光的。在他的位置上、在他的圈子裡面、在他的社會階層裡面這種事情並不奇怪,就是說他不可能在一天之內突然之間去犯這麼大的一個彌天大罪,他一定長期積累的結果。

也就是說在這個圈子裡面,這件事情只不過是曝光了,或者是特別嚴重了而已。就是說作為一個校長他犯這樣子的事情來說的話,他並不覺得這件事情嚴重到什麼程度,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也就是說這個圈子裡這種事情,即使是像這麼嚴重的事情不多見的話,那麼這一類的事件應該是司空見慣的。

主持人:而且這件案子雖然現在在網路上大家討論的沸沸揚揚,但是給人的感覺好像真正的全部案情並沒有真的被曝光出來,比如說它有一個細節,就是說現在他是以涉嫌強姦罪起訴的,那麼同案的還有當地房管所的一個職員,現在目前曝光出來的就這兩個人。那帶走了6個女孩子,怎麼會就兩個成年人,您覺得這是不是有什麼隱瞞在後頭?

橫河:這個案子的案情本身到現在為止其實都是一個迷,我們所有得到的消息都是家長發現孩子不見了然後到海口去找,現在這裡就是說對校長和房管所的職員是利用涉嫌強姦罪名起訴的。我覺得有這麼幾種可能性,一個就是校長本人利用職權涉嫌強姦,但是這點解釋不了他為什麼要到140公里以外的海口去開房,要帶6個女孩子去。如果說校長涉嫌強姦的話,更多的應該是就在當地。

第二個可能性,就是校長涉嫌用自己的權力管轄範圍內的女學生去和別人做交換,這個交換的對象有可能是房管所的職員。你想房管所是有權力的,他管房子,那麼是不是他去交換?但是這個也解釋不了要到140公里以外去交換。

所以很可能還有沒有曝光的更嚴重的案情,就是說到140公里以外,也許這個校長並不是性侵犯的主體,而是說他把學校的女學生提供給別人,而被提供者可能在海口更方便,這個可能性不僅是不能排除,事實上這個可能性更大。

主持人:而且從目前來看可能這個案子本身就是水特別深。

橫河:這就是為什麼說這個事情官方要想盡一切辦法的去掩蓋它。

主持人:對,這個案子其實從任何方面來講都讓人非常震撼,就是從道德、法律和文化的標準來看,這個案子它其實都突破了所有人的最低底限,這也是為什麼全國上下,包括海外的人都覺得非常震驚的一個原因。但是這個案子同時還有很多奇怪的現象,比如說受害者的家長受到各方面的壓力,就把雇用的律師全部都解雇了。為什麼這麼一個讓大家不能接受的案子,地方的當局還敢對受害者施加壓力?

橫河:在這個案子當中,這個現象其實比這個案子本身更令人深思,至少就家長反映就有兩位萬寧市的副市長,還有萬寧市的教育局局長都去找家長,要他們不要去接觸媒體,也就是說公然的違背所有人的底限,去設法掩蓋這個案子,公然對受害者施加壓力。甚至市長還通過別人打電話要家長去給媒體說撤掉相關的視頻和報導。

這個就有幾種可能性,我們所有的人都認為這件事情就是校長帶女學生去開房,突破了人類所有的底限,但是它沒有突破中共的底限,就是說在中共這個系統裡面,這種事情是正常的,因此中共的官員並不覺得他出面去壓制這些受害者的家長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也就是說在這個問題上,我們講的是突破了人類的底限,但是中共它本身就不是人類,它們從成立以來所做所為實際上都是違反人類的,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人類的底限,不能把它們當作人類來看。

另外一個就是在官場當中這種做法沒有犯戒,也就是說官場裡面可能很多人都找過這些幼女,而這個校長也不是第一回。就在當地的官場很可能就有接受過校長提供的女學生的這種服務,就有可能,因此他們不能允許這個案情持續的追究下去,因為只要持續追究下去,很可能他們自己會曝光,就是說拔出蘿蔔帶出泥,很多人會因此睡不著覺的,所以它必須掩蓋,哪怕是在輿論壓力這麼大的情況下。

再有一個可能性就是維穩的壓力,當家長要去追究責任的時候,可能這個事情就會鬧大,而鬧大以後在官場上就會引起地震,而從上往下的要求是維持社會穩定,它們認為家長去尋求公正,這個做法本身就違反了維穩的要求。他們更注重的是保住自己的烏紗帽、保證當地不出事。

基點就是打壓任何受害者,在中共的官場裡面都是政治正確的。這裡頭有些先例的,像汶川地震的時候,追究學校豆腐渣工程的受害者是需要打壓的,而事實上也打壓了,就是把譚作人關到監獄裡面去,到現在還沒出來;像毒奶粉事件趙連海要追究責任也被打壓了。就說在中共的官場裡面打壓受害者永遠是正確的。.

主持人:從您上面分析來看,這個事挺奇怪的,它一方面這個案子在網路上引起這麼強烈的譴責,就包括您剛才講的趙連海案,還有汶川地震的時候,他都是民間的抗議或民間的呼聲非常高,但是地方官它卻可以公然的打壓受害者。為什麼中國社會會出現這麼一種很奇怪的現象?

橫河:這個現象在其他的社會是很少有的。中共目前權力集團統治者和中國的民眾,就是民間,已經是兩個完全隔離的世界。就是說這兩個世界互相之間是沒有交集、沒有交流的、沒有共同語言、沒有共同價值,完全是沒有的。當然從歷史上看的話,中共的價值觀它一貫是如此的,就是共產主義的價值觀它跟人類的價值本身就沒有交集、就沒有共同點。

像共產主義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是共產共妻,這個從共產主義的祖師爺馬克思開始,一直到中共成立以後,在中國土地上沒有奪取政權的時候,在它們自己的圈子裡面的這種性混亂的現象就一直存在著。

所以中共的價值觀它和人類的價值觀從來都是衝突的,只是說中共有很長一段時間,把它這種價值觀掩蓋起來,或者是用其它東西包裝起來,而讓人覺得它和中國社會的分裂沒有這麼嚴重,而逐漸逐漸用它那一套價值觀,通過歷次的政治運動來改造中國,實際上是讓人們去逐步逐步的接受,被迫接受中共的價值觀。

從目前這個情況來看的話,中共用它的價值觀改造中國,雖然說達到了一定的目的,但是並沒有能夠使得中國人真的全盤接受它的價值觀,所以才會體現出現在中共和民間的價值觀是完全對立的,而且完全不兼容的。

主持人:在民間各種的譴責抗議事件之中,光對這個事情有一個比較突出的、大家比較關注的,就是在廣州的維權人士葉海燕女士,她在萬寧舉牌抗議,她的牌子上寫著說「校長,開房找我,放過小學生。」她的照片登出來在網路走紅,大家紛紛效仿,她這種行為藝術以前在中國是不太有人知道的,那麼現在就非常的走紅,這個現象說明了什麼呢?

橫河:首先我覺得她用這個,也可以說是一種行為藝術,就是說是一種抗議的方式。行為藝術在世界各地作為抗議的這種方式其實都存在著的,但是在世界各地用行為藝術的方式來抗議的話,它不是作為抗議的主要形式。就是說抗議有各種各樣的方式,而且除了抗議以外,同一件事情還可以走司法途徑,你還有很多的途徑,因此行為藝術只是多種抗議形式,或者是多種尋求正義的形式當中的一種。

而在中國目前就這個事件來看的話,現在對這件事情不滿意的民眾來說,似乎除了行為藝術以外,已經沒有任何其他的途徑,比如法律途徑顯然……。

主持人:被阻擋了。

橫河:對,已經被阻擋了。現在就是連律師都不能請。

主持人:而且新聞也不報。

橫河:新聞媒體是有一些討論,但是它並不能夠在這個事件上,真正的去挖掘它的根本或者是最關鍵的東西,就是說你只能停留在表面,如果你深挖了自然就會有人來阻止你,或者是用封鎖的方式或者是刪帖的方式。

這個行為藝術倒變成一個主要的途徑了,這是一個不正常的現象,特別是你可以看到參與這次行為藝術的,包括後來支持葉海燕做法的、包括一些社會菁英,甚至包括廣州大學的教授艾曉明,作為一個教授來說的話,她應該是屬於社會菁英。社會菁英都到了要用這種方式來抗議,而沒有其他的途徑的話,實際上在中國其實表明就是社會菁英階層和中共獲得最大權力的利益集團之間,也喪失了溝通的渠道。這個對於中國的社會來說的話,實際上表明這個社會已經走到一個裂痕非常大,而且沒有出路的程度了。

主持人:雖然說起來行為藝術是目前看起來唯一的一個表達方式和渠道,但是並不表示這個行為藝術是中共所允許的,因為葉海燕後來回到廣西住所以後就被人上門尋釁,被11個男女圍起來打,然後警方反而把葉海燕給拘留起來了,檢方是堅持說葉海燕被人打跟抗議沒有關係,您覺得這個跟她在舉牌抗議有關係嗎?

橫河:我認為這兩者你很難把它區分開來,這裡有幾個因素,第一個因素就是時間巧合,為什麼這些人所謂跟葉海燕原來就有糾紛,為什麼早不找她晚不找她,偏偏她在萬寧舉牌以後回到家就去找她?當然你可以說,就這一點來說時間巧合是可能的。

但是我們再把這個事件擴展開來看的話,就是僅僅用時間巧合是不能夠解釋的。就是當有人上門尋釁的時候,葉海燕打了電話找了110,但是當地110並不出警。也就是說這件事情如果和警方沒有關係,或者是跟官府沒有關係的話,僅僅是當地的開旅館的幾個人和葉海燕本人有衝突,那麼葉海燕報警的時候,警方應該很快的出警。警方不出警的理由很可能就是他們知道這件事情,甚至可能策劃了這件事情,這件事情就很奇怪了。

另外一個,就是警方發佈的消息非常含糊其辭,你可以看到警方在有意隱瞞什麼東西,就是隱瞞這個事實的過程,所以他在講這個事實的過程當中,你就可以看到他用了那些描寫的詞彙都是非常的奇怪,就是說它攪盡腦汁用了一些含糊不清的詞彙來描述這件事件,而事實上如果說這個很清楚的話,不會用這種語言來描述。

再一個,事件發生並不是發生在公共場所,所以後來有人故意混淆是非,說是尋釁鬧事或者是在公園裡面,在公共場所,這件事情並不發生在公共場所的,是別人找到葉海燕的門上來的。

按照中國憲法第39條規定,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她雖然是租的房子,她租的房子應該就算她的公民住宅,所以別人上她門上,來到她家裡來,這個最基本的事實,警方在報告當中是避開了,它沒有說這件事情,它就不說這件事情發生在葉海燕的家裡面。

這一系列的事件來看的話,我們即使從表面看,像11個人對一個人,還到人家家裡面去,就這點來說的話,警方至少應該公佈,就是把雙方叫去詢問,而警察根本就沒有管那個11個找上門去的人。我不管那些人是誰,我不管那個事件,他們以前有任何糾紛,就是我從第三者旁觀角度來說的話,我認為警方至少在這件事情是公然偏袒一方。為什麼要公然偏袒一方?你就很難把這件事情跟葉海燕在萬寧舉牌抗議這件事情分開來了,這是警方的做法讓人不得不把它連起來。

主持人:而且事後好像葉海燕回家以後,還說租她房子的房東也受威脅了,不要把房子租給她。

橫河:對,那就更說明這件事情不是跟這個所謂幾個開旅館的人的糾紛,而是說有來自上面的壓力。那麼這個上面的壓力,最近有個朋友給我看過一個正式的文件,叫做「政治問題非政治解決」。就是對於一般的群體事件,或者社會事件如果它們認為這是政治事件的話,它一定要用一個不是政治的罪名,來懲罰它們認為鬧事的人,或者是對它們不利的人。

這是官方的一個正式的策略,那我們事實上也看到,就是維權人士往往被套一個刑事罪名,甚至是很難聽的刑事罪名,用這種罪名來懲罰一個實際上是一個政治案件,或者是一個維權案件。

主持人:現在再回到我們這個節目的主題,我們講兒童,因為今天是六一兒童節。在其他國家兒童都是一個受保護的對象、受照顧的一個對象,但是在中國兒童往往是一個最弱勢的群體,往往都是一個受害的、被牽連的一個對象。

我們能夠想起來一些以前的案子,比如10年前6月4日,在成都金堂縣,警察帶走了一位母親,那個母親就告訴這個警察,說她有個不滿3歲的孩子在家裡沒有人照顧,如果媽媽被帶走的話,小孩子是沒有人照顧的,警察就沒有理她,結果那個小孩就是因為沒有人照顧,17天以後被發現他已經在家裡被餓死了。您怎麼看待這種在中國小孩子不被重視,而總是處於受害者這種現象?

橫河:它不僅僅是不關注孩子,就作為這個統治集團來說的話,包括那些最底層的警察,因為警察當他在執行中共的維穩政策,或者是它的政策的時候,他是不把這個維穩的對象,或者是被他管制的對象,當然不管這個人是犯了什麼罪,他是不把他作為人來看待的。因此這個人他的家人、他的孩子,他也不把他當人看待,當然警察個人他可能是有良心的,但是當他在作為國家機器的一部分的時候,他是沒有良心的,因此兒童就很容易成為最主要的受害者。就像你剛才提的這個案件,就是李思怡,他最後17天以後被發現飢渴而死。

這種現象在任何國家,實際上是不可能發生的,你只要告訴警察怎麼回事,那麼警察一定會要通知社會工作者,把這個孩子接去,在母親案子沒有結案之前,由社會工作者來代管,但在中國這種事情就不會發生。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也沒有這個機制,警察一定怕麻煩,而沒有機制社會去把這個孩子收下來。也就是說在中共發展這麼多年的過程當中,它那些高度發展的錢,主要是用於官員消費,主要是用於它們這個利益集團去分贓,而沒有建起必要的社會機制,它永遠也不會把錢用在必要的社會機制上面。它這是對人的不關注,由於兒童不能照顧自己,因此非常容易變成這個制度的最大的受害者。

主持人:我剛才講的是兒童在中國社會上,經常是淪為一個受害者,可能有人會不同意,因為最近關於兒童節嘛,大家有不同方面的報導。有一個報導就是說現在兒童節已經變味了,它就變成「拼爹節」,大家都在比說家長怎麼樣去縱容他們,或者怎麼樣用自己的家長的權力,給自己的孩子得到什麼好處。那可能也有人會說其實這個小孩子也是最得利的,最受益的一個群體。您覺得是這樣嗎?

橫河:這個有一部分人就說小孩嘛,在別的小孩面前總是喜歡炫耀自己。但是我認為這不是一般的炫耀,就是說在任何一個社會小孩都有這個炫耀,這實際上他拼爹拼的並不是說爹給他們多買了一樣東西,他拼的是爹的社會階層,他的家人的社會階層。

小孩拼爹實際上是中國社會的一個縮影,這個社會的現狀反映在孩子當中,比如說中國的這個社會階層,現在在世界上任何國家,而且在中國的歷史上都是沒有過,就是一種等級制度。這種等級制度就是說,當官的後代一定當官,平民的後代一定是平民,就是說它這個社會階層由於接班的制度,像官員,公務員的考試制度,他一定是要有官員的子女才能夠進去,它這個考試已經完全變成一個走樣子了。所以不同的階層當中的流動已經不存在了。

像美國,所謂美國夢講的就是什麼呢?就是靠自己的能力,這個社會給每個人同樣的機會,不管你什麼出身,這是真正的美國夢。而中國現在那個階層的流動已經不存在了,這個比中國歷史上任何朝代都要嚴重得多。

以前我聽過一個這方面專業人士的討論,就是講中國社會,中國的國家機器、國家結構,實際上是人類歷史上最早出現的符合現代國家概念的機器,它的特徵就是它的官員隊伍不是由血統,不是由宗族所決定的,而是按照人的能力提拔的,就是中國的官員考試制度。

以前說官員提拔的科舉制度,人們說這是一個很落後的制度,實際上這是一個非常先進的制度,它保證了社會階層的流動,不管你出身是什麼,只要你能夠苦讀書,你有能力,你就能夠通過考試上去,所以這個選拔制度是非常好的。
我甚至認為後來的廢科舉是錯誤的,就是教育制度你可以另外建一套現代科學的教育制度,但是作為官員選拔來說的話,它肯定比現在的這個太子黨,或者是官一代、官二代、官三代的這種血緣的接班要先進得多,要好得多。你不能把官員的選拔制度去等同於現在科學的教育制度。所以我認為中國現在的這種社會等級制度,在孩子身上的反映,孩子很早就認識到了他的家庭階層的優越性,這個不能怪孩子,這個是社會現象在孩子身上的反映。

主持人:所以這兩條新聞,就是這個兒童節拼爹的新聞,還有加上前面的那個海南的那個校長帶小學生開房,這兩條新聞表面上看起來是不相關的,其實它共同反映了一個問題,就是中國的等級制度。

橫河:中共統治下的等級制度,我認為正規的把它作為一種制度來實行的,在現在世界上只有中國。印度的等級制度是不合法的,就是說法律已經廢除了等級制度。而在中國通過歷次的政治運動所建立起來的這種階層,包括以前的四類份子、五類份子,和現在的所謂新五類份子,實際上是中共所建起來的真正的賤民制度,就是它把它認為的敵人打成賤民,而且世世代代如此,這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個這種等級制度合法化的。

主持人:那麼今天的時間已經快要結束了,我們現在最後一個問題,就是在中國的兒童,不管他是什麼階層,他其實已經沒有一個真正的很單純的童年了。我的問題就是,誰奪走了這些小孩子們的童年?那麼我們怎麼還他一個單純的童年?

橫河:我覺得這個就是跟中共的統治有關的,它就是做一個樣子,每年6月1日就給兒童一天所謂兒童節,但是這一天兒童節是當官作秀的節日,而不是兒童的節日,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兒童節的時候,兒童在雨中表演,而官員打著傘,或者是坐在主席台上看,所以這個兒童節不是給兒童的。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只有在中共統治下才發生過,而且還正在發生,只有在解決了中共統治這個根本問題以後,中國的兒童才可能有真正的童年。

主持人:好,那麼這次的話題我們就討論到這裡,謝謝您的收聽。

橫河:謝謝大家。

主持人:再見。

評論
2013-06-05 1: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