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家紀澤的選擇之路

作者:景如玉、駱禕

克里斯.紀澤(Chris Kitze)在舊金山花園角煉功
。(圖:明慧網)

font print 人氣: 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人活著就必須做選擇。」這是網絡專家克里斯.紀澤(Chris Kitze)的觀點。他並指出,人也必須為自己的選擇承擔後果。

紀澤是一位創業家,從大學開始,便從事高科技相關的創業,領域涵蓋軟體、網路、多媒體等,在過去的近二十年裏,他幾乎都專注在網路事業,是多家高科技媒體公司的創辦人。目前,紀澤忙碌於經營兩家公司。

創業家克里斯.紀澤(Chris Kitze)(圖:明慧網)
創業家克里斯.紀澤(Chris Kitze)(圖:明慧網)

這兩家公司都與「選擇」有關。其中一家是一個另類的網路新聞平台,用戶將新聞事件上傳至平台後供讀者觀看,新聞的真實性由讀者自行判斷。該平台常收到許多外星人、幽浮、或個人經驗等有趣的新聞。另一家公司的中文名字為「安心」,提供免費、安全、私密的通訊方式,讓真相能夠透過安全的方式,傳達給其他尚未得知真相的人。真相包括了法輪大法的真相、人類存在的意義、人類必須做出的抉擇,以及個人或企業安全交換訊息等,免於被監控。

那麼,為甚麼紀澤要致力於向人們傳播真相呢?

人活著就必須做選擇

紀澤先生認為,人活著就必須做選擇,「人每天都要做選擇,吃這個、不吃那個,買這個、不用那個,這都是選擇。每一個選擇都會造成一些後果,如果做了不好的選擇,例如決定超車結果卻造成車禍,這就是不好的選擇可能造成的結果,而做出這個選擇的人,就必須承擔起後果。」所以他認為,讓人了解真相,對人能作出正確的選擇很重要。

讓人了解真相,對人能作出正確的選擇很重要

不過,紀澤也說,有時候,選擇不是那麼的容易。他舉例:「如果你知道一項產品是由血汗工廠生產出來,你是去買它,還是會站出來抗議血汗工廠的存在呢?當你知道中國有活摘器官的事情發生時,你會選擇站出來揭露它嗎?你的選擇除了影響自己外,也可能會對其他眾多的人造成影響,因此,明白你要做的選擇,慎選你的選擇,這是很重要的。」

紀澤不但經營公司傳真相,他並常常到舊金山的中國城講真相,為甚麼呢?

紀澤先生說,在舊金山的中國城還是有很多人對法輪功存在誤解,這是因為他們真的不了解真相。他表示,媒體的力量非常驚人,他們可以連續宣傳一個星期,就讓你相信天空不是藍色的。而中國城裏有很多人就是誤信了中國大陸的造謠宣傳,因此不明白真相。」

紀澤先生表示自己修煉法輪功,「這時我們能做的,就是去那裏煉功、發真相傳單、交朋友、講真相。中國城裏還是有很多的好人,他們需要機會明白真相,這也是我們應該做的。」

這位出生於基督教家庭的白人,又是如何與來自東方的法輪功結緣的呢?

出生在西方卻對東方傳統文化和信仰充滿憧憬

紀澤成長於一九六零年代,小時候住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博德市,家裏是基督教的信徒。念高中時,學校的一位清潔工正在攻讀博士學位,在放學後開班教授速讀。紀澤覺得很有興趣,便加入了學習班。其中的一本訓練教材,是德國作家赫塞所寫的《流浪者之歌》,書中講述的是釋迦牟尼時代一個婆羅門祭司之子追尋人生意義的故事,他十五分鐘就把書讀完了。讀完後,他覺得非常的有感覺,仿佛曾經身歷其境。他從小上教堂都沒有這種感覺。

博德市有一所佛教辦的那洛巴大學,因為打工的關係,紀澤認識了不少該校的學生,對佛教、輪迴的概念有了認識。後來到日本旅遊時,也常到禪寺與和尚對話,對佛教非常感興趣。上大學時,紀澤修過一門中國哲學思想的課程,授課老師的父母是曾經在中國長住的基督教傳教士。這個老師在大陸淪陷之前便住在中國,對於尚未被共產黨破壞的中國傳統文化知之甚詳。他在課堂上教授的,就是那些美好的傳統文化。紀澤當年也把老子的《道德經》從頭到尾讀過一遍。

後來,紀澤還看一個西藏活佛轉世的紀錄片,片名是《轉世小活佛》(Unmistaken Child)。片中講述喇嘛的師父圓寂,於是喇嘛出外找尋轉世的師父。他們在師父火化的骨灰中看到很多舍利子。在找尋靈童的過程中,喇嘛到了台灣,找了星像師占卜靈童的所在。最後,喇嘛在尼泊爾找到了轉世靈童,並做了很嚴格的驗證,靈童都能正確的認出師父生前的法器。在徵得靈童家人的同意後,喇嘛將靈童帶回西藏修煉。

所以在二十歲時,他曾一度想過去日本禪修,但後來因故未能成行。不過,這些經歷都讓紀澤對東方的傳統文化和信仰充滿憧憬。後來,紀澤由於一直忙於事業,無暇對這些進行深入的思考和探索。

「只要是共產黨反對的東西,就是好的東西」

直到二零零六年,紀澤經營的事業暫告一個段落,在考慮是否要就此退休或另起事業之際,決定暫時休息一陣子,並帶著年幼的女兒去紐約度假。在時代廣場拍照時,他看到法輪功學員在那裏集體煉功、講真相,他感到非常祥和美好。他之前就知道法輪功在中國受到迫害的情況,他也知道,共產黨是邪黨,只要是共產黨反對的東西,就是好的東西。

紀澤先生也知道共產黨的邪惡。因為他小時候曾經到東、西德旅遊。在西德,他看到家家戶戶的食物櫃裏,都放著滿滿的食物,人們都自由自在的過生活。而在東德,他走在街上,路人竟然向他乞討糖包。他感到很震撼,一樣的文化、一樣的民族,只隔一道高牆,不同的制度,竟讓人民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他因此知道共產黨多麼的邪惡。

兩年後,他想起了打坐這件事,剛好有個朋友在加州密爾谷開禪修班。因為離家不遠,所以他就每週去一次,大概持續了一年。後來他覺得這個禪修對他沒甚麼幫助,於是他想起了法輪大法。

於是他上網找到了當地煉功點的信息,一共寄了三封電子郵件才連絡上學員。第一次見面時,學員並未教他功法,而是花了兩小時向他介紹法輪功。學員告訴他,先從讀《轉法輪》開始。他花了快兩周的時間把《轉法輪》看完,然後開始煉功。

閱讀《轉法輪》 開解人生經歷中不解之謎

第一次讀《轉法輪》<第二講>的時候,他幾乎從椅子上掉下來,因為這一講中談到「天目的問題」,讓紀澤想起自己念大學時的一段難以解釋的經歷。

有一年的春天,他到猶他州的沙漠去健行。通常那個時節氣溫不會太高,但是他去的那次,溫度高達華氏九十五到一百度。那次的行程約二十英里,走不到一半,他帶的水就喝光了。

「這其實是很危險的事情,在沙漠中脫水而死的事情時有所聞。因為被太陽直曬得很昏。」他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我看到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情況,整個天空被耶穌的血染成紅色。突然我感到口乾舌燥全身發痛,仿佛可以感受到當時耶穌在十字架上的萬般痛楚。當時我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真是假,但如今回想起來,我相信那是真的。」

還有一次,在修煉前,有一陣子,紀澤總覺得看到眼前有一個圓盤在轉,以為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於是去了眼科做檢查。那次的檢查可能是他最痛苦的經驗之一。醫生讓他坐在椅子上,在眼睛點了散瞳劑,然後拿了一個一端有圓球的金屬棒,把它插入紀澤的眼眶,從後方把他的眼球向外推,同時又用強光直射他的眼珠。醫生說,可能會有點壓力的感覺。紀澤說:「其實他應該說的是,『你可能會難受的不行』。檢查了半天,醫生最後告訴我沒問題,眼睛很好。這次的經驗讓我了解到,有很多事情,是西方醫學也無法解釋的。」

回想自己的經歷,紀澤表示,閱讀《轉法輪》解開了自己心中多年的不解之謎。他並說:「我的經驗印證了《轉法輪》<第二講>是真的,天目的確存在。」

這讓他體會到《轉法輪》真的威力無比,直指人心及宇宙的核心,直接針對事物的本質討論,不像現在的科學,都是對事情迂迴間接的探討。他說:「用迂迴的方式,永遠隔著一層,這樣永遠也得不到真相。只有直接面對問題核心,親身經歷,才是最有力找尋答案的方式。」

神奇體驗加強煉功動力

讀完《轉法輪》後,紀澤便連絡當地學員一起煉功。一開始煉第五套「神通加持法」時,他不太能盤腿,大概過了十分鐘就受不了。煉功六周後,他到舊金山中國城花園角參加集體煉功,想體驗一下集體煉功的感覺。這次煉第五套功法竟可以撐過三十五分鐘。慢慢的他打坐的時間越來越長,煉到接近一個鐘頭的時候,他的天目打開了,突然間他看到一隻大眼睛就在他面前看著他,這讓他吃了一驚。雖然他的天目不是時時開著,但是這次的經驗,卻也加強了他持續不斷煉功的動力。

他說,當他煉功的時候,覺得非常美好,仿佛一切不好的東西都從身上清理出去了,感到心如明鏡。如果幾天不煉功,就覺得一身沉重。很多同修和他交流過,修煉像是在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所以你必須經常煉功,不能偷懶。」

修大法 家庭關係變和睦 過敏症不治而癒

修煉之後,紀澤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原本幾乎已經要和妻子離婚的他,夫妻關係變得和睦,因為修煉後的他了解到,沒有甚麼事情是值得爭吵,「該是你得的,不用吵也會是你的。」因此,他和妻子之間的緊張氣氛獲得了緩解。同時,原本有嚴重過敏症的他,因為從不吃藥,所以吃了不少苦頭,但修煉後過敏症也不藥而癒。另外,他原本是個美酒的收藏家,酒窖內藏有上萬瓶名酒。修煉後,他了解到喝酒是一種執著,就從此不再喝了。

紀澤的太太和二個女兒因為看到紀澤修煉大法後的變化,也看到其他法輪功學員的風貌和品行,現在,他們也相繼走入大法,開始了修煉。

希望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目前,紀澤正全力投入他經營的兩家公司,他希望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他說:「因為修煉人只想給人們最好的,希望大家立刻就能明白真相,但是有幾個人可以立刻就明白呢?所以講真相必須敞開大門,真誠實在,讓人們願意相信你,慢慢他們才能明白真相。」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今年四十八歲的鐵道工程師史帝文(STEVE),自十五歲起染上毒癮。飽受毒癮折磨然戒毒總以失敗告終,不幸的是他的小兒子也從小染上毒癮…後來,這對吸毒父子卻是奇蹟般地戒了毒…
  • 有機會來到台灣台東縣東河村旅遊觀光,隨便找位村民詢問:「這兒哪裏有診所醫院?」不論男女老少都會順手指出方向回答:「有啊,在那大馬路邊上有個大大的『法輪大法好』的那間就是。」
  • 不相熟的外系同學特地跑來問她:「你皮膚怎麼這麼好!是用甚麼牌子的保養品啊?」江宛芸笑著回答她:「我煉法輪功啊!」江宛芸的父親看到身體不好的人,更是把女兒的例子拿出來談,總是勸人家去煉法輪功。江宛芸慨嘆:感謝命運的安排!走上法輪功修煉的這條路後,不只是得到身體的健康,更讓她明白了生命的意義
  • 一個被評斷患有自閉症並會攻擊他人的孩子,行為失常猶如一顆不定時炸彈,令全校老師頭痛、同學閃躲。這樣一個孩子,轉變為能自我要求、為別人著想,幾乎讓人忘了還曾有個讓人傷腦筋的孩子的存在。這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緣由於何?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是誰解除了那顆不定時炸彈?是甚麼方法讓一個特殊的孩子回歸為正常?
  • 這些照片記錄的是一九九八年四、五月間長春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的情況,有照片也有文字說明,主要方便世人了解法輪大法。當時人們利用晨練時間,自發來到煉功點,人數或多或少,隨著悠揚的煉功音樂,靜靜地煉習五套功法,場面祥和平靜。煉功結束後,大家又靜靜地離開,準備上班。那是一段多麼令人難以忘懷的美好時光啊。
  • 俗語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家在湖南小縣城,化解不開的矛盾、醫不好的病痛在以前都是我家的難事。現在,我家有十人先後走入法輪功的修煉,個個身體健康,人人都感到很幸福。我曾苦苦追求金錢和物質享受,如今看看我家的幸福事,那是多少金錢買不來的福氣啊!
  • 從大學退休後,熱愛自然和運動的戴維選擇了這份愜意的新工作。在這裏,他發現了一個似曾相識而又全新的領域──法輪功,一種源自中國的能令人身心淨化、精神昇華的修煉。五年來,戴維從開始默默觀察、以學者的嚴謹對法輪功進行全面研究,到後來經常來煉功點幫助向遊人介紹情況、解答疑惑,成為法輪功的忠實支持者。對於中共用經濟、政治利益在海外收買大公司、媒體和政客以減弱國際社會的譴責聲音,對於迫害得以持續十二年之久,戴維感到非常遺憾和痛心。
  • (shown)我一直都在想往高層次上修煉,我的生命中一直在等待靈性的發展。我接觸了很多種宗教和精神運動門派,但是每次嘗試之後我都失望地發現它不是我要找的。」「而我一看到法輪功的內容,我開始讀,就停不下來了,這感受太令人震驚了,因為我就像接通了電源開關一樣,我讀的越多,越覺得法輪功的教導很有道理,能夠走進我的內心深處。
  • 時隔十一年,每當我來到這裏,都要佇立片刻。昔日場景歷歷在目,昔日煉功人的音容笑貌浮現在眼前。那時我們的煉功點有二百多人,人數還在不斷的增加,大家都被法輪功的祛病健身的奇效和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所折服。有身患重症的人,有久治不癒的人,也有想找感覺的人,……林林總總,男女老少走到了一起。每當煉功結束,大家交流體會,他談身體的變化,她談心性的提高。一個個面色紅潤,精力充沛,樂觀向上,對生活充滿希望。那時我站在煉功的人群中,真是天清體透,無比舒暢,塵世的喧囂離我遠去,我的一天就這樣開始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