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婭:我對法輪功師父充滿敬意

西人修法輪功 破生之迷解脫吸毒枷鎖

文/奧地利西人大法弟子
font print 人氣: 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我在二十七歲時接觸了法輪功。那時我很迷茫,因為我不知道自己該如何生活,也不知道生命的意義,不知道我為何要來到世上。我不願意在這個社會中隨波逐流,因為我覺得人類很淺薄。我想這不應該是我生活的全部,我越來越相信超自然力量並不斷的尋找著甚麼。我相信這是在尋找我真正的自己。我的童年不快樂,父親酗酒經常不回家,還經常打我弟弟。我母親不堪重負,不知道如何面對這種狀況。

我弟弟因為車禍喪生。我缺乏一個穩定的環境,很早就開始喝酒。在青少年時代就問我自己,我究竟是誰,我究竟為甚麼來到在這個世界上?我很早就對佛教感興趣,儘管在我們家族沒人有宗教信仰。有時我想也許前世我是個和尚,有時也想到寺院裏去。我讀了一些關於佛教的書,讓我確定在世界上還存在一些無法看到的東西。但是我沒有找到在生活中能真正幫助我的東西。那時我的生活方式不是很好。我不工作,住在房車裏,吸毒,做一些違法的事。我和我的朋友們東遊西逛與正常社會隔絕。然而這樣的生活十分艱難,既有風險也毀壞了我的身體,由於每天吸毒我的身心狀況非常不好。我經常感到背痛,有時我幾天睡不著,有了嚴重的狂想症。我感到自己越來越糟糕,但是卻無力自拔。

在二零零六年我決定去瑞士,在一個酒店當冬季招待。在冬季結束時我偶爾遇到一位老朋友,我知道她修煉法輪功,也想知道這種功法能否幫我。因為關於法輪功我早有所聞,在和她談了很久後,我請求她給我一本《轉法輪》(法輪功主要著作)來讀。從這一天開始我的人生徹底改變了。我把《轉法輪》完整讀了一遍,儘管書中寫的許多東西我還不清楚,也有些我不能馬上明白,但我感到這本書很特別。我讀呀讀呀並想:「啊哈,現在有人能回答我生命中遇到的所有問題了。」我被《轉法輪》講的深深觸動。我和我的朋友約定繼續見面,讓她教給我五套簡單易學的法輪功功法。我開始修煉了。在我讀完《轉法輪》之後,我馬上自動停止了吸毒和酗酒。我的體質和精神面貌很快改變,生命對我來說不再毫無意義。當我回到奧地利後,我賣掉了我的房車,找了份工作,租了一套房子,開始了正常的生活。沒有毒品,沒有了瘋狂的聚會等等,這些轉變不是很輕鬆,但是法輪大法師父幫助了我,他告訴我宇宙的特性是「真善忍」,按照這個特性做才是個好人。我明白了我生命中遭遇的不幸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認識到我來到這個世界有其真正的意義。我感到了正常生活也是有意義的。到現在我已經修煉六年了。我結婚了,和我丈夫開了一家小型的錄像製作公司。

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先生幫助了我,把我從不幸的枷鎖中解救出來,而分文未取。他告訴我人為甚麼要活著,還有更高尚的東西。告訴我甚麼是正直的人,善將有善報,惡終有惡果。我心中對李洪志師父充滿深深的感激和敬意。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認識並能走上這條由「真善忍」的法理指引的向善之路。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31/【徵稿選登】宗婭-我對法輪功師父充滿敬意-257962.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2/6/24/134112.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紀元記者梁朝陽綜合整理)一位曾經的浪子名叫張和(化名)。自八、九歲起就染上偷竊,賭博、打架的惡習。二十五歲那年又因偷錢包被勞教半年。他曾想過要改過自新,但因屢遭別人「白眼」而一次又一次大打出手。偶然的機遇中,他學起了法輪功,自此改掉了惡習,重做新人。
  • 今年四十八歲的鐵道工程師史帝文(STEVE),自十五歲起染上毒癮。飽受毒癮折磨然戒毒總以失敗告終,不幸的是他的小兒子也從小染上毒癮…後來,這對吸毒父子卻是奇蹟般地戒了毒…
  • 台灣台東泰原監獄有位「小白」長官,總喜歡在百餘服刑人開始陶藝工作前的集體訓話時,這樣訓勉他們:「你們看那個林嘉祥,自從修煉法輪功之後,整個人都變好了,人生觀都改變了,從這裡假釋出獄後,不再混黑社會,也有了正當工作,活得抬頭挺胸有光彩,你們要多學學,要像他一樣從內心徹底改變才有辦法獲得新生。」
  • (大紀元記者林淑芬綜合報導)據明慧網近日報導,丁學森,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七八年出生。從少年時代,就開始打仗鬥毆、抽煙、喝酒、在學校是一霸,經常打群架。修煉法輪大法後,一改往日惡習,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而自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丁學森遵循自己的信仰,經歷了殘酷的迫害。
  • (shown)三位波蘭年輕人在看似非常偶然的情況下認識了法輪大法,並開始修煉法輪功。瑪麗亞看到靜坐的平和,還有免費教功的無私,因此嘗試了法輪功,她感受到能量場很大,所以就開始修煉了,煉法輪功後,瑪麗亞找到了內心的寧靜,她加入遊行、講真相讓更多波蘭人民知道在中國發生的事情,讓他們能夠採取行動來幫助;托馬斯有一些奇異的經歷,他在尋找答案,找到了法輪功,他參與將《轉法輪》中文翻成波蘭文出版;馬丁在尋找生活的意義,法輪功書中的哲學幫助打開了他的心…他說法輪功來自中國,法輪功無條件的幫了我,所以我也希望能幫助中國人,他建立了網站,並向中國人發送刊載法輪功訊息的報紙。
  • 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沿著通往國會的通道鋪上了50多個玻璃盒子,每個盒子裡都有一個加拿大人親屬、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證據和故事。國會議員安德斯先生來到集會現場並與在場每一位曾遭受中共當局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或家屬握手、擁抱。聽了法輪功學員講述的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經歷時,他落淚了。
  • 1999年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台灣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卻增加了十多倍,突破數十萬之眾。在北美洲的美國和加拿大,成千上萬的人加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在地處南半球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法輪功煉功點遍布各大城市;在歐洲,從冰島到希臘,從法國到烏克蘭…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是西方以至全世界裡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在南美洲和非洲,你同樣可以看到法輪功。跨越民族的語言阻隔、文化差異和宗教藩籬,各民族的法輪大法弟子收穫了修煉之福,當找到大法的那一刻,他們似乎都有著尋覓千百年,一朝親得見之感。
  • 晴天霹靂,一向身體很健康的先生毫無預警的過世了。他在上班的途中昏迷在汽車裏,被路人發現,送去醫院搶救無效。這對蘇姍的打擊太大了,失去對家庭一向照顧無微不至的先生,她要獨自撫養四個幼年子女和負擔房貸。「為甚麼眼看好日子來臨卻發生了挫折?」「為甚麼苦難會發生在我身上?」這些問題總是困擾著蘇珊。在親人把法輪大法介紹給她後,她開始思索人生的深刻意義。她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拋開一切糾纏不清的疑團後,她開朗起來。她說:「自從得法後,我對大法堅信不移。在修煉的路上,我不會停步,我要返本歸真。」
  • 全家四代都生活在美國首府華盛頓DC的基斯•威爾(Keith Ware)當年因為在廣播中聽到「四•二五」事件的報導後,走入法輪功修煉。威爾回憶說:「一九九九年四月的一天,我聽到國家公共廣播電台播出的一個故事,我被感動了。我記得那篇報導講述了一大批法輪功學員在北京進行了一次令人難以置信的非暴力抗議請願。當時我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我也與中共政治和中國人沒有任何個人牽連。但是這個故事感動了我,我被那些法輪功學員展現的非凡勇氣所感動。好幾個月過去了,但是這一印象從未在我的腦海中消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