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江澤民》(71)

江澤民長江源頭風水寶地題字立碑 數年變荒漠

人氣 58

【大紀元2013年08月10日訊】《真實的江澤民》第七章 江澤民的GDP

第三節 環境污染

長江源頭有座碑,上面是江澤民在2000年的題字。立碑時;那裏還是水草豐滿,是塊風水寶地。可是數年之後,這座碑的周圍就沒有了水,也沒有了草,而是變了一片荒漠。這就是江澤民題字帶來的厄運,也是中共只重視經濟發展而忽視環境保護的惡果。

「財大才能氣粗」的理論依據

江澤民「發展必須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集中精力把國民經濟搞上去」,「必須始終緊緊抓住發展這個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財大才能氣粗,落後就會挨打」【2】的指導思想,是中共不惜代價盲目追求經濟發展的理論依據。江說:「始終代表中國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大力促進先進生產力的發展,是我們黨站在時代前列,保持先進性的根本體現和根本要求。」在這一理論上,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為GDP的增長忙碌不止。要想有GDP,就得有產業、有公司;公司就得「做大、做強」;公司就得不停地透支消耗原材料和能源進行生產。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在2011年7月9日舉行的全國農村能源工作會議上說,2010年,中國能源消費總量已經占世界總量的20%,但是GDP不足世界的10%;中國的人均能源消費與世界平均水平大體相當,但人均GDP僅是世界平均水平的50%;中國的GDP總量和日本大體相當,但能源消費總量是日本的4.7倍;中國的能源消費總量已經超過美國,但經濟總量僅為美國的37%。這表明中國的生產模式是一種能源和材料高投入、高消耗的模式。這種模式往往會帶來一個副作用:環境污染。

而當生產和環境發生衝突時,對於地方政府而言,如何選擇是輕而易舉的:企業優先。因為企業的生產會為本地的GDP做貢獻,而環境保護只是使百姓住得舒服點。不少地方政府甚至把「廉價排污產品」(降低環保標準)和「廉價勞動力」作為寶貴的招商引資的「優勢」來大加利用。綠色和平組織2008年的一項調查報告顯示,78.6%的在華跨國公司在環保措施上採用了雙重標準:在國外實行零排放,而在中國卻成為污染大戶。【3】

各級政府各行其是

從中國環境污染的實例中人們不難看出各級政府政策的作用。

河北邯鄲的孟仵村是一個典型中國北方的村莊。村民們洗完衣服掛到屋外去晾之後,但附近邯鄲鋼鐵廠排放的黑色煙塵時常使他們不得不回到屋裡將衣服再洗一遍。此污染的罪魁禍首是邯鋼的一座笨重的、排煙量巨大的煉鐵高爐。這高爐以前曾屹立在與邯鄲相距半個地球之遙的德國多特蒙德,德國工業巨頭——蒂森克虜伯(ThyssenKrupp)集團旗下的鋼廠裡。那裏的居民也曾深受其害:每個星期天男士們穿著白襯衫去教堂做禮拜,回家後發現白襯衫往往都已經變成了灰襯衫。隨著中國日益成為「世界工廠」,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後期起,大批二手煉鐵煉鋼設備從發達國家賣到了中國。這座高爐也是如此。它被一塊塊拆卸後,從德國的老工業中心用輪船運到河北省——中國的「魯爾谷」,又一塊塊組裝起來。依仗這些現成的二手設備,中國鋼鐵業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而在環境保護上,德國人換來了藍天白雲,中國人開始為之遭受痛苦。【4】

2005年,為提高企業效率,減少能耗,中央政府出爐了一項政策:提高電價,從而限制高耗能產業的發展並迫使那些效率最低的企業無法生存。當政令到達寧夏回族自治區的青銅峽市時,市府官員們便立即開始行動:只不過他們設計了頗具創造性的機制來迴避中央的要求。當地最大的青銅峽鋁業集團是一個年耗電量占該地區工業用電20%,產值達該地區10%的企業。市政府害怕提高電價影響青銅峽鋁業集團盈利,由此給地方經濟帶來負面影響,就和地方電力公司共同安排了為這個高耗能用電大戶提供直購電,不受提價影響。真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5】

中國古老的魚米之鄉之一太湖遭受了工業污染的蹂躪。由於該地區日益興旺的化工業,湖邊上百家化工廠排放的污染使一種有毒藍藻(通常也稱為綠藻)在湖裡腐爛,使太湖整個湖體成為螢光綠色。湖水散發的惡臭讓人們在湖邊三里之外就感到難以呼吸。太湖變成了「綠湖」,以打魚為生的漁民無法打魚,湖邊至少兩百萬居民不得不停止使用作為主要水源的太湖水。被全國人大命名為「環保衛士」的吳立紅是一位民間自發的環保衛士,他曾為太湖的環境污染多方奔走。但他的行為和地方政府的經濟發展指導思想背道而馳。2011年5月,太湖藍藻危機爆發之前,他被家鄉周鐵鎮的政府逮捕。八月中旬,當惡臭仍舊在太湖瀰漫時,他被以勒索罪起訴,被當地法庭宣判有期徒刑三年。【6】

青海省瑪多縣是黃河源頭第一縣,這裡曾經有過世界上最好的草地,草地面積曾佔全縣面積的64.7%。當時養一頭羊只需要5畝草地。如今退化的草地占總面積的63.7%。就是說所有草地幾乎全部成了退化草地和沙化地。退化草地的質量是1000畝草地養一頭羊。造成草地退化的原因是采金、挖中藥材等。當然也包括漢人的定居、草場承包政策。過去,少數民族過著遊牧生活,逐水草而居,暖來寒去,有利於草地生態環境的生息保護。但是漢人習慣定居,認為遊牧不利於管理,政府硬把所謂土地承包的成功經營強加給當地居民,迫使他們定居放牧,在一定的草地面積上達到牧業生產量的最大化。最終結果是草地退化,沙漠化面積擴大,定居的居民再次被強迫搬遷。中共從國民黨手中搶過政權初期,青海省的沙化土地面積僅7,995萬畝,現在沙化面積2.5億畝,而且沙化面積擴大速度持續不減。【7】

非人的生存環境

據各方面的統計數據和報導,中國環境已遭受了巨大污染。3億多農村人口喝不到安全的水,4億多城市居民呼吸著嚴重污染的空氣。江河湖泊普遍遭受污染,全國75%的湖泊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富營養化;90%的城市水域污染嚴重;對118個大中城市的地下水調查顯示,有115個城市地下水受到污染。大多數城市居民呼吸著嚴重污染的空氣,幾千萬人因此得上支氣管炎和呼吸道癌症。三分之二的中國城市的空氣質量達不到中國自己的標準,而且中國五億多城市人口中僅有百分之一的人能呼吸到安全的空氣(按歐盟安全標準)。

據英國金融時報2007年的一個新聞報導:世界銀行報告列舉的世界污染最嚴重的20個城市中,中國佔了16個,因水和空氣的污染每年有七十五萬中國人早逝。【8】比如,由於污染,在山西省臨汾市,新生兒中帶有出生缺陷的比例是世界平均水平的近三十倍。

與環境污染相比,生態環境的破壞和生態失衡的影響更為深遠。百分之八十的江河湖泊斷流枯竭,三分之二的草原沙化,絕大部份森林消失,近乎百分之百的土壤板結。中國三分之一的國土已被酸雨污染,主要水系的五分之二已成為劣五類水。

治理趕不上破壞的速度

中國是世界上水土流失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治理的速度趕不上破壞的速度。在90年代初期水土流失面積已經達到了150萬平方千米一年,每年流失量達50億噸以上,相當於全國的耕地上刮去1厘米厚的土層,其中流失氮、磷、鉀肥料元素的量相當於4000萬噸的化肥,等於全國化肥施用量。【9】2006年底,全國受水土流失的耕地約占耕地總面積的37%。水土流失涉及全國近1000個縣。每年被輸入黃河的泥沙量達16億噸,居世界河流之冠。從桃花峪到入海口的768千米下游河道,每年大約淤積4億噸泥沙,河床逐年升高。黃河下游形成著名的「地上懸河」,河床灘面高出背河地面一般3至5米,在河南封丘縣的曹崗,竟高出10米。【10】

據統計,中國600多座城市中,有400多座供水不足,其中100多個城市嚴重缺水,中國西北、華北、東北、等北方城市幾乎全都缺水,年缺水量約60億立方米,北京市人均用水量雖然只相當於一些發達國家首都的1/3;北方和西北農村有5000多萬人和3000多萬頭牲畜得不到飲水保障。淡水資源不足已成為影響中國許多地區社會和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

這種災難性的對環境和生態的破壞同時給中國帶來了巨大的社會和經濟損失。據估計,由研究對人生病請假以及看病治療的損失量化後發現,光大氣污染在2005年給中國經濟就帶來了1,120億美元的損失,比1975年的220億美元大幅上升。據估計,2003年中國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造成的經濟損失,就占當年GDP的15%。

污染流向世界

中國的污染問題不僅僅是中國的問題,它已經成為一個世界性的問題。中國的燃煤電廠排放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在漢城和東京作為酸雨降落。中國人隨手丟到河裡的便當盒,保麗龍盒(泡沫塑料盒)等大量的垃圾,隨著河、海漂流到台灣、日本、韓國。因為沙漠化而每年騷擾北京的沙塵暴也開始「走向世界」,越過海洋襲捲日本、韓國、台灣。沙塵暴不只是「黃砂」,其成份包含了有毒的工業農業廢棄物的塵埃,是「黃毒」。韓國甚至有學校因此而停課。而據《地球物理研究學報》報導,甚至連洛杉磯的很多微粒污染都源自中國。

中共特色的治理

中國各級官員對於環境破壞的解決方法也往往頗具「中共特色」。雲南富民縣興建新的縣委辦公大樓後,當地林業局怕被指沒盡責保護環境,在大樓對面的一座光禿禿的荒山上,噴綠色漆油搞「綠化」,將整個山頭染成翠綠。

為解決中國北方的水資源短缺問題,中共決定花620億美元進行南水北調來解決問題。該工程計劃通過東線、中線、西線三條調水線,將30億噸水通過混凝土製的水渠,從水資源豐富的長江流域一直送到中國北方諸省。東線工程由於地勢南低北高還需抽水以達到「低水高送」。目前,東線和中線工程已經在建設之中;而西線工程,出於對環境因素的考慮,成為這個工程中備受爭議的部份,眼下仍停留在設計階段。在「人定勝天」的狂妄思想指導下,中共擅長的就是用超大規模的人工活動來「改造自然」。備受爭議且問題重重的三峽工程就是一個明例,但中共對「改天換地」違背自然的做法從來不反思,不改正。

胡錦濤也曾嚐試過改變這種經濟增長高於一切的政治氛圍。他於2007年提出了綠色GDP的概念,在單純考核GDP成績的基礎上,加入了環保因素,亦即從現行統計的GDP中,扣除由於環境污染、自然資源退化、教育低下、人口數量失控、管理不善等因素引起的經濟損失成本,從而得出真實的國民財富總量。但是,按照綠色GDP算出的結果讓人震驚:一些省份的經濟增長被污染造成的破壞中和以後幾乎降至零。結果中央對該標準不得不馬上叫停。

事實上,與「血汗工廠」一樣,環境污染是「中國奇蹟」背後的一大「奇妙」支柱。為證實其執政的合法性,中共片面的追求經濟的高速發展,使得中國為此將付出幾代(甚至更多代)人的環境代價。這就是真實的中共,為其私利而不惜犧牲十幾億人民的福祉。

(節選自《真實的江澤民》第七章;作者:《真實的江澤民》聯合寫作組)

(責任編輯:肖笙)

相關新聞
揭秘:偽造的江澤民
江澤民在六四事件中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
江澤民陽奉陰違激怒鄧 喬石「押送」江到黨校表態
江澤民「三代表」出籠內幕 楊白冰公開罵其是垃圾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疫情未完 安徽黃山萬人扎堆爬山
【現場視頻】武漢楚河漢街已人來人往
【珍言真語】蔡陳葆心:世局難測 持有現金為上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