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台灣藍鵲的首次邂逅(下)

作者:文、攝影/ 王嘉益
font print 人氣: 209
【字號】    
   標籤: tags:

週日天剛亮時,我又獨自騎著老野狼機車慢速地朝著藍鵲棲息地前進,這可是我第一次為了拍鳥一大早便驅車出門。因為周末拍照時聽攝影同好說雛鳥已經離巢活動,可能這幾天就會離開荔枝樹了,一來還沒拍到藍鵲育雛的照片,二來早上的光線有利拍攝又不會下雨,所以我這個夜貓子只好犧牲早上的睡眠時間昏昏沉沉地趕早上路了。

將近八點抵達現場時,農舍和民宅前已經聚集了十多位攝影同好,個個都配備望遠鏡頭嚴陣以待,準備藍鵲出現時立即抓住機會拍攝好畫面。在農舍前我仰望五、六公尺前的荔枝樹,找尋著尚未謀面的藍鵲雛鳥,早晨陽光普照作者很快地便在濃密的枝葉中發現了兩隻雛鳥,還沒有長尾羽的雛鳥身形短胖羽色灰黑,和親鳥的長相差異甚大,一點也不討喜。在枝葉茂盛的空隙中找了幾個較好的角度拍下了牠倆的身影,在相機上放大檢視時無意中發現其中一隻的腳上竟掛有腳環,我訝異地發出質問:「藍鵲雛鳥的腳上掛有腳環耶?」

首次見面的藍鵲雛鳥未免和牠的父母長相差太多了吧。
首次見面的藍鵲雛鳥未免和牠的父母長相差太多了吧。

雛鳥腳上竟然發現腳環,據說是為了避免被有心人士非法盜捕。
雛鳥腳上竟然發現腳環,據說是為了避免被有心人士非法盜捕。

「那是這裡的村民幫牠們掛上的,以防被偷竊者盜走。」一位年長的攝影同好解釋著緣由:原來是幾年前藍鵲在此地育雛的消息曝光,導致鳥巢和已經孵出的四隻雛鳥,竟被人連樹幹一起鋸下帶走,盜鳥的惡行引起村民的憤怒,於是決定籌組護鳥團隊,輪班守護這些曾經贏得網路「國鳥選拔」美麗的三級保育類的台灣藍鵲。
停在樹枝上的美豔台灣藍鵲。
停在樹枝上的美豔台灣藍鵲。

拍完雛鳥過了約莫一、二十分鐘仍不見親鳥回來餵食,看著十多公尺遠的民宅前,七、八台架在三角架上的相機都對向民宅旁的枯木,心中感到事有蹊蹺,便快步趨前,插空隙找個位置把相機架好後對準枯木靜觀其變。不出所料,十多分鐘後有人低喊著:「來了,來了。」瞬間輕鬆無聊的等待突然轉變為緊張亢奮的專注,眾人的眼光都同時集中在枯木上,就像一群士兵們都把槍口瞄準在一處陷阱上,就等著敵人踏入後火力全開。

說時遲那時快,從樹林裡快速飛出一團黑影,只聽四周快門聲此起彼落,我也在黑影飛抵枯木時按下了手中的快門高速連拍。黑影停靠在枯木上時果然是一隻俗稱「長尾山娘」的台灣藍鵲,只見牠很快地在枯木上啄了一塊像肉的東西後,便又轉身飛回了樹林裏頭,當然此時又是一陣此起彼落的快門聲。

原來是有攝影同好在枯木上放置肉塊吸引藍鵲下來啄食。
原來是有攝影同好在枯木上放置肉塊吸引藍鵲下來啄食。

原來連枯木都是攝影同好自己載來擺放的,真是用心良苦啊。
原來連枯木都是攝影同好自己載來擺放的,真是用心良苦啊。

放枯木與肉塊的目的就是要拍到藍鵲飛翔的美姿。
放枯木與肉塊的目的就是要拍到藍鵲飛翔的美姿。

咬著肉塊準備回巢餵養雛鳥的藍鵲。
咬著肉塊準備回巢餵養雛鳥的藍鵲。

藍鵲飛走了,一陣「亂槍掃射」後大夥個個忙著檢視戰果,很快地從攝影同好的言談舉止上便可看出有人開心有人扼腕。很幸運地首次加入陣營的我第一次戰役便獲得了漂亮的戰果,拍得藍鵲展翅正要停靠枯木的美姿一張,此刻我終於明白為何攝影同好們都把焦點對準了枯木,原來是有人把肉塊放在枯木上吸引藍鵲來啄食,大家再來一個以逸待勞萬彈齊發,幾個來回之後必然人人皆有斬獲。在大夥一陣等待閒聊中得知,這一切的安排都是由昨天在一起拍攝的兩個攝影同好之一所為,甚至連枯木都是他載來擺放的。雖然應否為了拍攝美麗的鳥兒而進行餵養行為,在網路上攝影同好爭論不休各有辯解,姑且不論誰是誰非,作者還是得感謝這位熱枕的攝影同好的用心良苦,讓我首次的藍鵲拍攝便輕易地捕捉到難度頗高的飛行版。
多虧攝影同好的用心良苦作者才能第一次拍攝便捕捉到藍鵲的飛翔英姿。
多虧攝影同好的用心良苦作者才能第一次拍攝便捕捉到藍鵲的飛翔英姿。

三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炙熱的大太陽逐漸地爬到大家的頭頂上,每個人都紛紛躲到屋簷下避開惡毒的陽光。已超過半小時,藍鵲都沒有到枯木啄食也未回荔枝樹哺育雛鳥,只見兩隻藍鵲一直待在不遠處的檳榔樹陰影下,不久,附近的檳榔樹和電線桿上又飛來了三隻藍鵲,我疑惑地問道:「怎麼會有這麼多隻藍鵲出現在這裡?」攝影同好:「這裡現在有六隻藍鵲,兩隻是親鳥,其他四隻是去年繁殖的子女。繁殖季節通常會有數隻藍鵲共同哺育一窩幼鳥,前幾窩未屆繁殖年齡的一齡、二齡的哥哥姐姐,會幫助親鳥一起育鶵,和擔任守衛驅敵….。」
台灣藍鵲經常會在鳥巢附近的高處警戒。
台灣藍鵲經常會在鳥巢附近的高處警戒。

「啊!天上有老鷹在盤旋哪!」攝影同好還未說完,我抬頭活動活動筋骨時猛然發現了老鷹的蹤跡,不禁脫口而出:「難怪藍鵲這麼久都不敢下來進食及餵食,原來是附近出現了兇猛的鳳頭蒼鷹,全家都回到鳥巢周圍警戒共同防禦天敵入侵。一個月前我在嘉義公園拍攝黑冠麻鷺育雛時,也是連續兩個周日下午都有鳳頭蒼鷹在附近攪局,害得親鳥都不敢回巢餵食,只能猛追著鳳頭蒼鷹拍照,想不到這個周日牠又來搗亂了。」

話剛說完再抬頭仰望天空,天哪!亮白的空中竟然又多出了三隻鳳頭蒼鷹,四隻猛禽就在頭頂高處展翅繞圈巡弋飛翔。此刻只聽見檳榔樹上的藍鵲不時地發出金屬般「ㄎ一ㄤ、ㄎ一ㄤ」的鳴叫聲,不知是在對鳳頭蒼鷹的抗議還是在對家屬發出警告,攝影同好則戲稱牠們是在開家庭會議商討對策。

鳳頭蒼鷹是肉食的凶狠猛禽,小鳥和雛鳥都是牠的美食。
鳳頭蒼鷹是肉食的凶狠猛禽,小鳥和雛鳥都是牠的美食。

午後一點左右,我坐在市區的速食店裡吹著冷氣,邊吃著漢堡邊看著相機螢幕上的藍鵲影像,心裡想著今天早上犧牲的睡眠時間換來了還不錯的代價。而且,與台灣藍鵲的首次邂逅牠們對我還算蠻友善的,並沒有像媒體所報導的:「台灣藍鵲具有強烈的護巢行為,育雛期間對於接近鳥巢的人與動物會毫不留情的攻擊,直到對方離開為止。」我原本還預想著可能得戴著安全帽拍攝的最壞打算的,如今顯然是多慮了。這次除了親鳥在巢裡餵哺雛鳥的照片沒有機會拍到外,應該拍攝的畫面大概都有了,等餵飽肚子後就可回家好好補個眠,然後再好好想想怎樣下筆寫文章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初為人父的喜悅並沒有維持太久,因為傑西現在開始得為一家九口的生計更加地賣力捕獵才行。隨著雛鳥逐漸地成長,翠鳥傑西在洞外拼命工作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但傑西一點也不喊累或逃避哺育的責任,因為這便是身為翠鳥的天性與宿命。
  • 幾天前作者在嘉義公園拍攝九重葛時,無意間在枝藤上發現一小撮白色模糊的物體,靠近仔細一看,竟是佛經傳說中3千年才開花一次的優曇婆羅花。
  • 「喂,妳這個懶散的迷糊鬼,為什麼還在那邊閒晃不趕快過來集合?」在大樹樹蔭下一個巨大蜂巢的出口旁,工蜂隊長正拉大嗓門對著在蜂巢頂端一隻像無頭蒼蠅般到處亂轉的蜜蜂斥喝著。聽到嚴厲的呼叫聲,那隻迷失的蜜蜂像突然找到目標一樣,很快地便飛奔到工蜂隊長面前:「工蜂1345向隊長報到。」
  • 工蜂1345和同伴們再回到龍眼樹採蜜時,卻發現整棵龍眼樹不知何時已被另一個蜂巢的一大群蜜蜂給圍住。工蜂1345從未見過這種以成千上萬的蜂群強佔整個蜜源的情形。
  • 「就是這個光!就是這個光!大伯,你們趕快看。」「偉大的神即將降臨?」小姪子突然興奮地冒出這句無厘頭的話,我好奇地問道:「小雄,你怎麼會這樣說呢?」小姪子滿懷期待地回答:「因為以前我在電視和電影裡頭好幾次看到只要天空中出現這種光,馬上就會有偉大的神佛降臨,你們趕快仔細地看清楚不要落掉了。」
  • 當我正專注地觀察一朵池裡的白色荷花時,一個小黑影突然從眼前閃過,順著黑影飛行的方向我仔細追蹤,小黑影的身軀終於清楚地顯現,竟是一隻全身漆黑但腹部上卻環繞著一圈明顯白色腰帶的蜻蜓。
  • 樹林裡,一隻粉蝶在草地上來回地飛舞著,似乎正在尋找小野花好飽餐一頓。可是,當粉蝶低飛掠過草尖時,突然一團有如鐮刀般的黃綠色物體自草叢中揮出......
  • 在澳洲沙漠的一塊大石頭上,一隻大漠石龍子正趴著享受日光浴,以便調整體內外的溫度。這時一隻體型較大的鬃獅蜥突然出現在牠眼前,也趴著享受起日光浴來,雖然同屬蜥蜴一族,但大漠石龍子卻對鬃獅蜥看不順眼,開始對鬃獅蜥的外表嘲諷起來。
  • 中華白海豚又稱為印度太平洋駝背豚,屬於哺乳綱鯨目海豚科,出生時身長約一公尺,成年後身長則約二至三公尺,體型粗壯,體重150至230公斤,其嘴喙突出狹長,背鰭矮而呈鐮刀或三角形狀,背鰭下方及後緣則呈駝峰形。
  • 春天是萬物開始繁衍滋長的好季節,在郊外樹林裡的一棵枯木上,近日新出現了一個直徑約六、七公分的圓洞,那正是準備傳宗接代的五色鳥夫婦努力用嘴挖出來的愛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