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從庭審看薄熙來的謊言(一)

人氣 5

【大紀元2013年08月26日訊】我認真看了有關薄熙來的庭審報導,薄在應對證人王正剛的貪污指控時,說到谷開來的律師所一度關閉的事,薄說不是他叫關的,是谷主動關的,其中的細節,只有他們兩人講得清楚,但我推測是薄熙來施壓的,即薄熙來在庭上說謊,因為這件事與我90年代末在香港的一些活動有關,我把谷開來律師所洗錢的事告訴了《開放》雜誌的金鐘和蔡詠梅,金讓蔡寫了一篇小文章發表了,同時,我又把細節告訴了劉達文,劉把錄音給了一個編輯,於是,一篇題為《谷開來與馬俊仁的一場鬧劇》便在《前哨》發表了,薄谷非常生氣和恐慌,就下令追查,還在北京國安部找了一個文法專家,仔細研究這些文章,但確認不是我的寫作風格,就懷疑當時正在給谷景生寫回憶錄的《東北之窗》雜誌副主編宋協龍,但也沒找到證據,就把他工作變動了一下,以後不再重用他了。此後,谷還專門找人拉關係,使香港《廣角鏡》雜誌刊發了一篇吹捧谷的文章,企圖抵消上述兩文的負面影響,薄熙來心中有鬼,怕影響自己的政治前程,就讓谷開來把一些分所關了,影響了她的生意,谷很不高興,後來,車克民在審訊我時,也說,你好大的膽子啊,把谷律師的生意都攪黃了,薄市長很生氣呢,你是死路一條啊,等等。因此,我認為谷開來的證詞大體可信。

同時,薄說谷開來寫了一本書叫《勝訴在美國》,這也是假的,谷是口述了大綱,由《東北之窗》雜誌的幾個文人代筆的,我記得事後有文人槍手罵她不夠意思,太貪婪,還要稿費;另一本書《我為馬俊仁打官司》也是如此。她為什麼那個時候要高調出書,鼓噪自己打官司的事,就是為了抵消上述文章及以後我的多篇文章,在海內外產生的影響,而且,當時大連有兩家太子黨背景的公司經商發財,影響極壞,一是李鐵映兒子李力踐的金生企業,由大連文人王強和陳昌平為總經理和副總,一個是開來律師事務所和谷與美籍華人程毅君合辦的惠瑞斯顧問投資有限公司,知情者議論紛紛,谷開來出書的目的是為了遮掩真相。只有一本書的「後記」是她自己在瑞士寫的,當時人們猜測她把巨款存在瑞士銀行裡。這些細節讀者可查閱《前哨》,《開放》,《廣角鏡》,《東北之窗》雜誌,和谷的兩本書對證。

此外,在談及王正剛所揭露的薄貪污500萬的細節時,薄也進行了無理的狡辯,第一,他說他找人談話都關掉手機,我與他身邊的人有密切的接觸,沒聽說他有這一習慣,只是開會時,他要求聽眾關機聆聽,也許他與某些人在一起要關機,但肯定不具有普遍性;第二,他說他不會通過電話講保密的事,這又是謊言,因為他當市長後第一批把安全局領導換上心腹車克民,最初叫他當局長,人大不通過,他強令任命其為安全局書記,萬國濤當魁儡局長,所以,監聽電話的保密工作由車克民負責,他何來顧慮?而且,所有高級領導幹部都安有加密的電話,他辦公室裡就有,我幾乎去過所有的正局級以上的大連官員的辦公室,一般都有一部保密的電話,所以,王正剛的證詞是可信的。

至於薄熙來敢於一下子收這500萬,有幾個原因,一是涉密工程,知情者少,王正剛,李永金,車克民等有限的幾個知情者可以保密;第二,他的下任大連市長是李永金,李過去是大化的國企老總,也由薄提拔重用,非常順從敬畏薄熙來,涉密的事他不敢多問,但對薄的命令言聽計從,即使有些人知道此事也不怕,中南海有他老爸薄一波,他是省長,在地方有實權,也不怕他人查;第三,王正剛是博士生文憑的知識分子,在大連卻名不見經傳,資歷淺,人脈少,薄一句話把他從城建局下屬的規劃建築設計院,火箭式地提拔上來的,他對王有知遇之恩,王想湧泉相報,他也故意和薄拉關係,並深知谷開來律師所的諮詢費是巧妙的洗錢方式,萬無一失,故他敢拿這500萬;第四,薄讓谷關閉了一部分生意,谷很不滿,再加上薄熙來的情婦如雲,他們經常為此吵架,谷開來也急需彌補損失,豈能放過這次發大財的機會,因此,證人的話可信度高。

那麼,為什麼薄熙來自辯時要主動講出「外遇」之事呢?他傻嗎?一點也不傻,是因為他巧言善辯,老奸巨猾,他知道法庭的關注點和一般大眾明顯不同,有很多人對他的性生活感興趣,對他的情婦感興趣,而這些東西雖然臭人,但並不違法,可能還會提升他的魅力呢,他最擔心的是貪污罪做實,如500萬定罪必得死,翻一翻《刑法》的有關條款就知道了,而高官玩幾個女人算不了大事,所以,他故意吸引和轉移大家的注意力,擾亂法庭的視線,這正是官場大貪,高智商的經濟犯罪分子薄熙來之流的一貫手法,也是他精心編織的一個思維的陷阱。

--轉自作者博客

相關新聞
姜維平:薄熙來頭上懸了一把劍 死或死緩
姜維平:薄熙來受審時會系領帶嗎?
姜維平:李俊算總帳 薄熙來死罪
現場直擊:薄案庭審歷時五日
最熱視頻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美大選有盼頭
【嚴真點評】喬州現「內鬼」華府揪出大鱷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