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兩種咆哮,一樣結局

夏林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2013年08月30日訊】「世紀大案」薄熙來案的公審,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從他被捕到公審的17個月內,各方等待,猜測不斷,中南海各派系這17個月為如何處理薄熙來,如何達到某種目的和妥協,想來沒有少花心思。

不管在庭審前薄熙來與中南海定了甚麼秘密協議,他一出場,就「橫空出世」,咆哮公堂,推翻前供。他口口聲聲自己是清白的。他怒斥妻子是吸毒者、瘋了、精神不正常;家奴兼打手王立軍是扯淡、撒謊、品質極其惡劣;密友徐明也不是甚麼好東西。

中共拿出來定他罪名的貪污數額,本來也就區區2000多萬,連一個縣黨的貪污都比不上,但他也拒絕承任,說不知情、不清楚。說得順口,連不在起訴書上的搞外遇,對薄谷開來的殺人知情不報還包庇,都溜出口了。他的所為,倒是為公眾提供了娛樂。這位唱紅打黑的老大看來對舞台有天生敏感,不會放過最後作秀的機會。中南海原來以為他會顧慮兒子的安全與未來,會做妥協,大事化小,審審走過場算數,現在看來是失算了。

在這場娛樂性十足但中共尷尬的審判的後面,其實是中共又一次如它的老祖宗所說,「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中共將自己搞得這麼被動,都是自己招來的。世人都知薄熙來的貪污以億元為單位,但如果說出這麼大的數額,就得講出是通過甚麼渠道。那就免不了牽出薄谷王三人殘害法輪功學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真相,這是江系血債幫萬萬不肯承認的機密。所以權衡再三,就以2000萬受賄打住了。

薄熙來的唱紅打黑,大搞紅色恐怖,也是中共不敢提之舉。提了之後,不僅牽出太多高官,可能連紅色祖宗毛也要牽出來。這也是中共的禁區之一。毛壞事幹盡,但又是中共家天下始祖。批毛很可能帶動批共,這不等於對岌岌可危的中共再踢一腳?

在中共官場混了幾十年的薄熙來,當然也看準了中共死穴,所以乾脆魚死網破,大鬧法庭一番,至少也出一口惡氣。

薄熙來的庭審,讓很多人想起30多年前對毛魔妻子江青的審判。在審判江青的法庭上,江青也曾經大大咆哮過一番。中共當時由華國鋒、鄧小平執政。毛髮起文化大革命,以江青為急先鋒,整了許多中共老革命。這一筆賬,這些老革命掌權之後,當然要算,要復仇。但他們很快發現,毛是不可批的,毛與黨已經連為一體,不可分割。批毛就是批黨,黨如果不能掌權了,他們還有甚麼權錢利益呢?所以權衡一番,不批毛就批江青吧,反正她也壞事做絕,是一個萬人恨。

但江青也不吃那一套,當庭宣稱她就是毛的一條狗,毛讓咬誰就咬誰。她可不肯單打獨鬥來挨批。她在法庭中說,「剛才所講的《起訴書》的那一套,整個地說,就是:顛倒是非,混淆黑白,歪曲、篡改歷史,隱瞞捏造事實。你們說了我那麼多罪名,沒有一件能站得住腳。就從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以來,也就是中共中央通過重要的通知,發動文化大革命以來,到毛澤東主席逝世,我沒有甚麼自己的綱領,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執行捍衛以毛主席為首的黨中央的指示和政策的,是執行毛主席為代表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的。」

滑稽的中國,毛的巨幅畫像掛在天安門廣場,被中共一直當作紅色祖宗來崇拜,而他的「一條狗」,忠實執行他路線的妻子卻被判死緩。

中共對江青和薄熙來這兩個案件的審理,真是煞費苦心。要殺雞給猴看,想在民眾中撈一點法治的好名聲,順便清理政敵,又要保住中共的統治,繼續享受絕對權力和絕對權力帶來的巨大利益,所以只能對他們的關鍵罪行遮遮掩掩,可惜這兩反角演員全不配合。

有一點是肯定的,中共機關算盡,最後也不可能逆解天滅中共之勢。◇

相關新聞
蕭夏林:座談會的椅子上吊著王實味的冤魂
夏林:不要引狼人室
夏林:偷雞不成蝕把米
夏林:北極圈與釣魚島
最熱視頻
【唐青看時事】川普猛打中共 習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有冇搞錯】馬斯克建議人類「愛和寬容」
【西岸觀察】推特內部講話外洩 稱關更多帳號
【思想領袖】議員米勒:1月6日國會驚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