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薄熙來翻供,黃奇帆樂了

人氣 31

【大紀元2013年09月10日訊】連續五天的薄熙來受審大戲,吸引了海內外媒體的聚焦目光,就中國民眾來說,最關心的地區非重慶和大連莫屬,而兩地的官媒卻沒有多少新的內容,很難準確評估老百姓真實的反應,不過,據我得到的消息,重慶市長黃奇帆,沙坪壩區委書記李劍銘等薄熙來的一批舊部,不僅看熱鬧,而且看風向,雖然表面上裝作沒事,但行動異常,正如熱鍋上的螞蟻,惶惶不可終日,開審前,他們高調為薄熙來正名,開審期間,他們分外緊張,結束後卻鬆了一口氣,這是為甚麼原因呢?

筆者每日查看重慶官媒的報導,雖然大都是令人厭倦的大話和套話,與薄時代區別不大,但由於我在體制內工作多年,有一點經驗,所以還是看出了不尋常的信息,薄開審前,沙坪壩區區委書記李劍銘和區長方海洋都空前活躍,他們頻繁地深入基層,似是體察民情,卻在收買人心,骨子裡想的問題是,薄熙來走上審判台,重慶民眾會不會鬧點動靜,他們表面上安撫,心裏恨不得爆發大規模動亂,希望擁護薄熙來的民眾上街遊行示威,要挾中南海高層和濟南法院放行薄熙來,為了向外界釋放薄熙來領導英明的信息,他們利用沙坪壩區公安分局,忽然高調掃黃,不僅刊發文字,還登出現場照片,其聲勢陣容前所未有,全國領先,5月10日,一組重慶警方集中掃黃行動現場實拍鏡頭曝光,8月底,全國「掃黃打非」督導組在重慶海關考察調研,這是為甚麼呢?原來,早有「薄粉」放風,自從薄王倒台,重慶社會治安狀況變得比過去差多了,黃奇帆,李劍銘之流是要通過掃黃行動告訴世人,還是薄書記好,你看他一進去,黃賭毒就死灰復燃了,總之,重慶沙坪壩區大舉掃黃行動,詭異而神奇,實際上是黃奇帆暗中操控的一次為薄熙來,王立軍翻案的總體行動。

那麼,黃奇帆本人是如何配合薄的庭審秀的呢?那邊李劍銘巧妙地對抗,這邊「黃騙子」假裝順從,他又深入基層訪貧問苦了,據華龍網報導,8月22日,市長黃奇帆來到沙坪壩區磁器口街道磁正街社區,面對面與群眾交流,傾聽大家的意見和建議,幫助解決實際問題。我想,他早不解決,晚不忙乎,為甚麼薄案開審這一天裝孫子,還不是為了迷惑孫政才,彷彿在說,你看我老黃,為國家分憂,擔心深深地擁戴薄書記的老百姓鬧事,現在,主動地跑到生活第一線去幫助他們解決困難,以免他們看到薄熙來判刑而情緒失控,但黃真的是這樣的好人嗎?

記者描述說,下午3時,黃奇帆來到位於千年古鎮磁器口核心區域的磁正街社區,儘管天氣炎熱,但街上遊客仍然絡繹不絕。信步走進老重慶畫坊,黃奇帆仔細瞭解店舖經營情況。店裡賣的是以重慶吊腳樓圖案為主題的各種畫作,很有老重慶味道。指著牆上的一幅畫,黃奇帆問,創作這樣一幅畫要花多少時間?店主回答說差不多一天。這幅畫賣多少錢?答曰5000元。黃奇帆笑著說,那這裡一年收入相當可觀嘍。店主也笑著說,一年收入有好幾十萬。店主介紹,目前重慶在全國畫壇上還沒有形成自己的畫風派別,他正努力通過自己的創作,希望形成渝派畫。

乍一聽,這些對話有點道理,可是仔細想想,有點不對勁,一張畫5000元,這只是標價,或者叫賣主喊價,在一個以農民為主,貧困人口佔絕大多數的重慶市,比較有名的畫家,也很難輕鬆地賣出這樣的好價錢,我不知道是誰的畫,是油畫還是水墨畫或者工藝品,黃奇帆大概以為還是2011年11月10日,李嵐清在山城搞《我為大師畫速描》畫展吧,他賣撰刻和書畫作品,盛況空前,假如當年沒有薄熙來拉一幫國企老闆捧場,就他那兩筆蝦爬子字,還能成交?黃奇帆沒看到畫商最後交易結果,就相信了其誇張虛構的說辭,得出一年收入幾十萬的結論,一聽就是假的。筆者有許多書畫界的朋友,他們經常來多倫多做客,除了幾個全國有點名氣的大家,大多數人告訴我,現在他們的作品成交非常困難,一幅畫能賣上三千兩千就不錯了,有的千里迢迢來見我,就是想叫我在他們的畫上寫幾個字,因為經濟不景氣,他們找我這樣的「打薄專業戶」配字,還有賣點,可見,國內書畫市場並非那麼樂觀。看來,薄熙來把忽悠人的本領傳給黃奇帆,黃市長用此證明重慶國民富裕,然後再去忽悠孫政才和上級。

據重慶媒體人士披露,孫政才心裏好像也有數,8月23日,他召集常委們專題研究學習習近平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接著又召開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查擺四風方面的問題,中央第11督導組組長黃小晶,副組長王莉莉及督導組全體成員參加,報導說市政府副市長列席會議,如此重要的場合,卻名單裡卻沒有黃奇帆的名字,不知道是他有意受命下派,還是已經失寵,要「休假式治療」了,從庭審看到的證詞裡,有阿黃的尊姓大名,他已經把主子薄熙來出賣了,怪不得薄熙來腰都彎了,背也駝了,黃成了「不倒翁」,不過,薄熙來也別急,只要不判死刑,立即執行,把命保住了,慢慢地熬吧,說不定日後還有戲呢。

總之,不論如何,成為「薄粉」的重慶官員,心裏是不會服的,這倒不是薄有領導的天才和凝聚力,而是經濟利益使然,較之中共其他高官,薄更知道下級所愛所為,愛錢愛到極致,不在乎甚麼手段,僅幾年唱紅打黑,抓捕民企老闆,就掠奪了2000億,而只有少得可憐的數目入了國庫,大都任由部下蠶食了,這像一塊「大蛋糕」,薄熙來強調分配而不是制做,他搶「大塊」的,王立軍搶「中塊」的,公檢法領域裡的「蝦米」們搶剩下的最小的,由於整體「搶錢運動」規模龐大,小幹警也發了大財,他們徇私枉法,背靠大樹,無所不用其極,所以,270多個專案組,幾乎每個人都裝慢了腰包,實在拿不到大錢的,順手牽羊地偷點罰沒品也不錯,當然,他們都懷念薄熙來。

重慶新聞界消息人士披露,薄熙來濫用職權罪行不包括「打黑」,在庭審理無人提及,黃奇帆,李劍銘感到背上的包袱卸了,故膽子又大了。8月19日,受到鼓舞的重慶沙坪壩公安局副局長劉克勤,專門召集一次會議,對眾人說,李俊的俊峰企業集團,還敢起訴公安局,不要以為公章還給你們就沒事了,一切都沒完呢,你們還有很多問題還要查,李俊還在被通緝,你們還是黑社,還是要狠狠地打。一句話在重慶民企引起軒然大波,有人說,薄熙來的幽靈又回來了,雖然重慶的領導換了,但還得靠原來的公檢法維護社會穩定,過去薄王搞得冤假錯案一件也別想平反。

那麼,真的薄熙來被定罪判刑了,他起訴書中指控之外的人和事,既使民冤很深也不追究了嗎?筆者認為,一切要看薄熙來的判決結果而定,無疑地,按照其罪行和相應的法律條款,單是500萬的貪污罪就夠殺頭的,但中國還做不到司法獨立,審判公平,結果不好預測,假如把他處死,黃奇帆,李劍銘,劉克勤之流就可能不再引起上面的警惕和擔憂,反之,薄熙來不死而入獄,此後就成了極左勢力的精神領袖,一有風吹草動,就成為動亂的核心,為了牢牢地操控權力,中南海高層可能就要斬草除根,因為他們深知,等到薄熙來捲土重來之時就晚了,所以,一聽說薄因「翻供」激怒領導層而將被重判,出於自私本性和矛盾心理,黃奇帆還是樂了。

2013年8月26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香港《開放》雜誌2013年9月號首發

(責任編輯:劉曉真)

相關新聞
粟沂州:中共的欺世伎倆:掩蓋真相(下)
「石油幫」窩案鎖定周永康 幕後曾慶紅江澤民擺上台
港媒曝薄庭審牽扯江澤民「機密項目」指向終極大老虎
【特稿】薄熙來與中共都不可能矇混過關
最熱視頻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韭菜輪流當 今年到你家
【嚴真點評&外交部大實話】川普全面反擊惡勢力竊國
【思想領袖】約翰遜:拜登撒謊 媒體視而不見
【新聞大家談】鮑威爾獨立 川普變陣 大戲開演
【微視頻】川普律師團出招 共和黨的最後防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