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鄭義:三峽工程的兩場魔術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9月11日訊】前不久,8月份,香港《成報》發表了一篇對水利專家、環境專家王維洛博士的專訪。王維洛指出,最近一個時期,長江中下游出現了極端反常的氣候。先是五十年不遇的大旱,旱得長江成了一條水溝,航運中斷;中國最大的兩個湖泊,鄱陽湖和洞庭湖,湖底裸露,可以走汽車,長出了一人多高的荒草,還可以放牧牛羊。緊接著這兩天暴雨、洪水成災,許多地區直接從大旱轉變成大澇,就跟按了個電鈕一樣。人們的目光不約而同地指向三峽大壩,認為正是這個龐然大物造成了這些生態災難。

極端性氣候與地震跟三峽大壩有多大關係,尚有待於深入研究。但是,長江幹流水位太低,變成了一條大水溝,以及鄱陽湖、洞庭湖旱得底朝天,無疑是三峽大壩的罪過。王維洛認為「專家們曾經預言的災難後果,現在一一都出來了,都摀不住了。好處現在看來只剩下一個,就是發電。但是發電的收入全都被李鵬等權貴家族所壟斷,而比這個發電效益巨大到無法比擬的災難,卻是都由無辜的百姓承擔了。」

關於這個唯一的發電利益,還可以多說幾句。當初反對三峽工程的專家們認為三峽工程在經濟上不可行,投資巨大,得不償失。據王維洛估算,在建成後的十年之內,無論利息怎樣低,三峽工程的經濟效益均為負;就算使用年限長達一百年,只要利率高於6.9%,其經濟效益仍然為負。葛洲壩工程早已是前車之鑑。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個明明是賠本買賣的工程居然找到了資金,順利開工上馬。

那麼,這筆巨款到底是從哪兒來的呢?——攤派,從老百姓口袋裡掏出來的。每一度電加價幾釐錢,除了不用電的,每一個中國人都被強迫捐了款。這一筆錢,加上葛洲壩電廠逐年上交的利潤,合起來叫作「三峽基金」。原來說,只要三峽一發電,就可以用電費來滿足建設資金的需要,但他們完全食言了,不僅發電後繼續徵收三峽基金,完工之後還在徵收,只不過是換了個名稱,把「三峽基金」改成「重大水利工程基金」。

應該承認,這是一個了不起的魔術,令人在眼花繚亂頭昏腦脹之間就中了他們的招。但是,更精彩的還在後面:

官方曾經承諾,三峽工程應該在完工第二年償還全部建設資金,其中包括老百姓17年來「借給」三峽的1378億元「基金」。但是他們又食言了:他們拒不還債,他們說,三峽工程的所有發電能力現在成了「中國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財產,與老百姓無關了。魔術是這樣變的:2002年,也就是應該還錢的前一年,他們搶先成立了「中國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收購了發電機組。也就是說,三峽工程百害一利的發電能力,盡為這個股份有限公司所有,成了他們的私產,與老百姓和國家一刀兩斷,再無任何關係了。當然,三峽工程之害還得繼續由百姓和國家來買單。比如上游嚴重淤積,下遊湖泊河道乾涸,洪水的威脅,堤防崩塌,航運不便等等,損失通通由人民承擔了。說他們巧取豪奪是輕了,簡直就是明火執仗!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至於今,有誰見過這種大手筆、大無恥的公開搶劫嗎?沒有!主謀是誰呢?合理的猜測是李鵬。主要操盤手是誰呢?李鵬之子、電業大王李小鵬

早就有人力倡在三峽鑄造一尊李鵬的跪像,以伸張正義,以警戒後世。現在看起來,恐怕應該是群像了。那些在三峽上馬中做出過重大的個人性貢獻的人,以及那些把三峽工程化公為私牟取了潑天暴利的人,都應該在哪裡有一席之地。

--自由亞洲電台

評論
2013-09-11 9: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