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大任磨難多

遠邁漢唐撫萬國——鄭和生平札記(上)

作者 : 劉翰青
font print 人氣: 29
【字號】    
   標籤: tags:

鄭和本姓馬,回族人,在兄弟中排行第二,另外還有四個姐妹,出生時,父母為祈求真主保佑,世道平和,小孩能平安成長,所以給他取名為「和」,這個三寶(後世稱鄭和為「三保」,是因為與「三寶」同音,演變而來的。)是小名。大概姐妹中有一個比他大,所以他是第三個「寶」,然而,這個三「寶」異日竟成為明帝國的國「寶」,恐怕是其父母始料未及的。

良材美質都需一番雕琢方能成器,所以孟子有「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那番至理名言,古今有成就者概莫能外,鄭和自然也在其中。

說起來,老馬家祖上其實是政府高官,北宋神宗熙寧三年(1070年),馬和的十世祖——中亞布哈拉的普化力國王或教長索非爾,率5000多人和5000多匹駝馬來中國朝貢,並申請歸誠,神宗封他為寧彝侯。他的五世祖——賽典赤贍思丁趕上偉大的忽必烈時代,被封為咸陽王,駐鎮滇南。從此,他們成了雲南的貴族大姓。曾祖伯顏做過中書平章,馬和的父親馬哈只是元帝國的滇陽侯。按理說,出生在這樣的「幹部家庭」,應該過著小少爺的安逸生活,然而,馬和出生時,偏偏是元滅明興的更替時代,蒙元的勢力已經被驅出中原,元宗室梁王據守的雲南,成了明帝國勢力包圍中的孤島。1381年,明軍遠征雲南,半年內平定了雲南全境,馬和成了小戰俘,被帶回應天府(南京),作了小太監。

由這次命運轉折起,馬和被漸漸推上了歷史的大舞臺。

良駒雖駿需伯樂

據《古今識鑒》卷八記載:鄭和「身高七尺,腰大十圍,四岳峻而鼻小,眉目分明,耳山過面,齒如編貝,行如虎步,聲如洪鐘,才負經緯,文通孔孟,博辯機敏,長於智略,知兵善戰。」若以相術論,這是典型的貴人之相,不過,良駒需要有伯樂賞識,馬三寶這匹良駒遇到的伯樂便是光耀後世的永樂大帝——當時的燕王朱棣。

朱棣一眼就看中了這個與眾不同的少年,讓他做了自己的貼身侍衛。從此,馬三寶隨侍燕王左右,北塞巡邊,遠征蒙古。後來的歷史證明,朱棣確有識人之能。

洪武卅一年,明太祖朱元璋駕崩,皇太孫朱允炆繼位。這位建文帝剛坐上皇位,就著手削藩,其手段極其狠毒,周、湘、代、齊、岷五位藩王,或流放,或囚禁,湘王甚至被逼闔宮自焚而死。燕王朱棣為避難只好裝瘋,可朱允炆依然不依不饒,燕王被迫起兵,是為「靖難之役」。

「靖難」之初,燕軍頗為孤立,政治、軍事和經濟都處於下風,勢力範圍僅限於燕趙的幾座孤城(今北京通縣、津薊縣、居庸關、懷來等地)。明將李景隆趁燕王進攻大寧之機,包圍北平,結九營於北京城外的鄭村壩。燕王還師時雖然得到了寧王勁旅朵顏三衛,可是,和李景隆的50萬大軍相比,軍力相差還是太懸殊了,兩軍在鄭村壩陷入僵持狀態,局勢對燕王極為不利,此時此勢,燕王打不起消耗戰。

朱棣向身邊的人徵求意見,馬三寶的軍事才能嶄露出來了。他向燕王獻計,一旦李景隆兵動,以奇兵左右夾擊。燕王採納他的計謀,並令他親臨戰陣,三寶出生入死,連破李景隆七營,斬首數萬。李景隆不敵,南逃德州,頓時軍心大亂,燕軍一舉獲降兵數萬、戰馬兩萬匹,扭轉了整個戰局。燕王對此念念不忘。

朱棣登基後,馬三寶被封為內宮監太監,因為他在鄭村壩立下大功,永樂大帝為他賜姓「鄭」,從此,鄭和之名永留青史。(待續)

本文轉自第343期【新紀元週刊】「歷史新觀」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88/11065.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諸葛亮二十七歲初出茅廬做為劉備的軍師,現代人總是欽佩他的善於計謀,而對劉備臨終託孤,有許多人解讀是因為孔明的才能和聲望過高,劉備擔心自己死後孔明可能篡位自立為王,不得已以退為進逼迫孔明立誓以明志的手段,這是因為現代人的自我意識過分高漲、太過強調自身利益的思想結果。
  • 百里奚,春秋時秦國大夫。百里奚富貴不忘結髮妻,至今仍被人們傳為佳話。
  • 陸績(187年~219年),三國時代吳國的學者,字公紀,吳郡吳縣(今江蘇省蘇州市)人。其父親陸康在擔任廬江太守時,與諸侯袁術有來往。陸績6歲時,在九江面見袁術,袁術拿出橘子招待陸績,陸績卻暗中收起3顆。當要離去時,陸績拜辭袁術,但3顆橘子卻從懷裏跌在地上,袁術對他說:「陸郎作賓客而懷橘乎?(陸郎(陸績)你作為賓客,但卻私下收起橘子?)」陸績跪下回答:「欲歸遺母。(我想拿回家給母親吃。)」袁術對此讚賞不已。
  • 孟子曾說:「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飢者,由己飢之也」,意思是說禹、稷見人有溺水或飢餓,如同身受,這是「人溺己溺,人飢己飢」的仁者之心。
  • 明代馬伶名錦,字雲將。其祖先是西域人,當時人們還叫他馬回回。
  • 天之為天者遠矣,地之為地者久矣。及萬物初生,日月吐麗天之曜,山川鋪地理之形,動植有章,雲霞煥彩,天下有文彰而光明,此文明之始,而造化之功,尤以人類之文明,衍生眾部,分布九宇,騰珠焰以五色,歷千載而蔚然。然至近世,時運遷革,三百年間世風陡變,一朝法末文明陵替,有巨孽煉形邪黨,逞十逆荼毒天下,陽九之厄而三光既隱,百六之虧而山川脈斷,萬姓嗷嗷,天運剝極。然天道有常,勢極必返,數九九將歸一,運無窮以循環。於是地裂天崩九見蒼穹盡空,法輪常轉乃有大聖之出,履諸天之至尊,握乾坤之機樞,拯群生於壞滅,啟文明之新運。是宇宙未有之鴻烈,洪微無上之功業,故非以區區萬言妄述一二,僅以九章之書,仰贊文明之真統,頂禮道德之皇極。
  • 唐文宗(即李昂,紀元809-840年)經常視為珍寶的白玉枕,是德宗時于闐國貢獻的。它彫琢得特別精巧,是稀世珍寶,被放置在皇帝寢宮的帷帳之中。有一天,卻不翼而飛了。
  • 自古以來,社會道德普遍低下時,往往出現瘟疫流行。而人修養道德,就會避免瘟疫降臨在自己身上;一個人重視道德修養,不僅僅對於自己有好處,對於家人也有幫助。以下是2則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