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你是谷開來們,還是夏俊峰們?

胡少江

人氣 4

【大紀元2013年09月28日訊】谷開來夏俊峰都因為殺人而被法庭審判。谷開來從容不迫地、優雅地用毒藥在重慶的一家豪華賓館裡謀殺了前商業夥伴;夏俊峰則是在被十來個城管一再毆打之後,在遼寧省會瀋陽的一間戒備森嚴的拘留室裡倉促和憤怒地用一把小刀刺向凶神惡煞的打手。

谷開來最終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這意味著她在若干年後會走出監獄,重新開始她的優裕生活;而夏俊峰則在上週被執行了死刑,當夏俊峰的妻子想與臨死前的夏俊峰照最後一張合影的時候,被監獄當局斷然拒絕。

谷開來犯的是謀殺罪,而且是利用其丈夫薄熙來作為太子黨和執政黨最高機構的成員所擁有的權力、利用其「家臣」兼「性夥伴」王立軍的公安局長的「方便」所進行的有預謀的凶殺。夏俊峰犯的是殺人罪,官方否認他是在被毆打之後進行合法自衛而「過失殺人」,但是無法否認他是在被城管的暴力執法後憤怒反擊。無論是按照中國的法律還是按照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法律,謀殺罪是重於殺人罪的。但是犯謀殺罪的谷開來的獲刑卻輕於犯因為被毆打而憤怒殺人的夏俊峰。

不少中國人都在思考這兩個案件的判決,社會輿論中的大多數都在為夏俊峰的不平遭遇鳴不平。這不僅僅是這兩個判決的時間相隔不遠,具有明顯的法律上的可比性;更是因為這兩個既不符合法律又不符合情理的判決所表現出的一個被兩極化的中國社會。這個對比提醒人們:這個社會裏不同階級的成員面對著完全不同的待遇。這種不同使得所有的中國人都不得不返身自問:你是誰?你是屬於谷開來所屬的那個享有政治、經濟、教育、醫療、甚至法律的特權的精英階級,還是屬於夏俊峰所屬的的那個被剝奪了合法權力的社會底層階級。

當然,谷開來和夏俊峰分屬社會兩個極端:一個處在精英階層的最高端;一個處在社會底層的最低端。在這兩者中間勢必還有一些中間階層,其中一些人的權利可能多於另一些人。但是如果我們用法律的觀點來衡量,就不難發現在中國始終有一些人具有高於法律的權利,他們在社會中是極少數;而另一些人則連法律文字所承諾的的權利也無法得到保障,尤其是當他們得罪了當權者的時候,任何印有中國國徽的法律條文都無法保護他們,這類人在中國佔絕大多數。

谷開來免死,因為她是屬於中國執政集團眼中的「我們」。這個集團要堅決地維持他們的特權,而絕對不容許他們的特權遭受到任何的挑戰。他們不願意因為殺了一個谷開來而導致統治集團內部的分裂,也不想通過處死谷開來而壞了「刑不上大夫」的規矩。在他們眼裡,這個規矩一壞,就意味著他們特權的喪失,就會搞得特權精英集團的成員心有不安。

夏俊峰必死,是因為他的行為是在挑戰中國統治者們的特權。那些在街頭凶神惡煞的城管們或許不知道,他們其實並不屬於谷開來所屬的那個特權階層,他們只不過是被那個階層利用的工具而已。當他們在殘暴地毆打為生活奔波的夏俊峰們的時候,他們的每一通拳腳所擊打的都是他們自己所屬的那個階層的兄弟姐妹。夏俊峰被處死,決不是執政者們為了保護那些在他們眼中一文不值的「城管」,而是在維護現有的不合理的社會結構和秩序,說到底是為了維護他們自己的特權。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相關新聞
薄谷開來死緩PK夏俊峰死刑 網絡鞭撻
枋溪漪:中共被「習慣性質疑」淹沒
谷開來故意殺人判死緩 夏俊峰案再引熱議
嚴家偉:貴婦的特權與小販的人權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習紀念抗美援朝放狠話 六大動機
【一線採訪視頻版】無錫37訪民蓋手印 揭零上訪黑幕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講:拜登利用公職撈錢
【拍案驚奇】五中會場突增軍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