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江澤民與「醫學界一號人物」詭異關係

人氣 174

【大紀元2014年01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黃清綜合報導)近日,前中共黨魁江澤民軍中親信谷俊山醜聞大爆發,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的驚人黑幕也逐漸浮出水面。日前,一位退休的老軍醫許平(化名)在實名微博披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並揭開江澤民與「醫學界一號人物」的詭異關係。

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利用軍隊鎮壓法輪功,把活摘器官產業化、軍事化,中共活摘產業「一條線」的黑幕正在全面浮出水面。綜合資料發現,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是活摘器官核心機構,部隊軍醫利用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賺黑心錢,然後軍方醫院等與地方政法系統勾結形成器官黑市網絡 。

老軍醫:法輪功學員被活體器官移植

1月15日,老軍醫許平在微博實名披露:在江澤民當政時期,好幾次,醫學界代表開會,只要江澤民到會,必定要問一句上海的吳孟超到了嗎?看似關心隨便的一句話,問多了吳孟超也自然成為醫學界的一號人物了。

他說,江澤民關心吳孟超就是關心祖國的器官移植事業。搞移植的專家都知道手術不難,抗排斥反應也在國外研究過關,國內最大的問題還是器官的來源。前不久外交部都承認我們的來源大部份是死刑犯,但死刑犯越來越少,特別到了90年代,一年下來沒多少死刑犯,加上國際反應過大,不利於國家形象。

而且,周永康在十八大前失去了活力。國內也告急移植專家連續出事,南總的黎磊石和上海的李保春自殺,北京304的xx被捕。

許平還透露,在胡錦濤第二個五年開始不久,由於江澤民身體不好,胡錦濤工作很積極,有一段時間都傳說江澤民已經接了呼吸機,可是,也就不到一年,江澤民又很精神的出現在北京,高調和曾山的兒子言歡。這種身體狀態一直維持到今天,感覺要是放在過去那一定是吃了仙丹喝了王母娘娘的洗腳水,而今天的醫療水平沒有古代強,要想起死回生,好像只有換器官、換血、換骨髓。

他還說,所以,政法委的工作就有意思了,不管是不是為了祖國醫學的發展,反正我們已經搞了好多法輪功學員的活體器官移植。有法輪功學員還到國外向國際社會展示身體的刀口,搞得我們非常狼狽。

官媒披露江澤民曾4次會見吳孟超

綜合資料顯示:吳孟超,福建閩清縣人,馬來西亞歸僑,肝膽外科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現任中共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附屬東方肝膽外科醫院院長。 吳孟超師從中國著名外科專家裘法祖,獲2005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被稱為「中國肝膽外科之父」。

十幾年來,吳孟超帶領的團隊取得了56項國際和國家發明專利,獲得64項省部級以上科技成果獎。為了鼓勵創新,吳孟超用個人積蓄的30萬元和社會各界捐贈的400萬元設立了「吳孟超醫學科技基金」,如今總額已有1,000多萬元。吳孟超又把總後勤部獎勵的100萬元全部拿出來,用於獎勵和資助取得創新成果的學生。

據中共官媒報導,在吳孟超的從醫生涯裡,鄧小平、江澤民等中共國家領導人都為他頒發過獎項,江澤民曾4次會見了他。

總後勤部傳達江澤民親筆簽署命令 頒獎吳孟超

中國軍網曾發表〈 「模範醫學專家」吳孟超命名大會舉行 〉的報導稱:1月29日,中央軍委授予吳孟超「模範醫學專家」榮譽稱號命名大會,在上海第二軍醫大學舉行。中央軍委委員、總後勤部部長王克代表中央軍委在會上宣讀了由江澤民親筆簽署的命令,並給吳孟超教授頒發了一級英模獎章和榮譽證書。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黃菊代表全市人民對此表示祝賀。

報導稱:王克號召全軍後勤戰線廣大官兵,要通過開展學習吳孟超活動,推動各項工作的發展。他強調,要認真落實江澤民的「重要指示」,使全軍後勤官兵真正成為江要求的「紅管家」。時任上海市市委副書記陳至立,總後勤部部長助理陸增祺、駐滬三軍和武警部隊領導也到會。

吳孟超是全軍器官移植會議的首席顧問

2006年1月17日,時任總後勤部部長孫大發代表總後黨委向第二軍醫大學附屬東方肝膽外科醫院院長吳孟超頒發了100萬元獎金,吳孟超也是這次全軍器官移植會議的首席顧問。

長征醫院網站上曾有一篇報導說:「2006年4月6日上午,解放軍總後勤部政委孫大發中將在大學和醫院領導的陪同下視察了我器官移植研究所。」當時,全軍器官移植會將在5月12日召開。

2006年5月7日,瀋陽老軍醫向《大紀元》披露了「中央軍委處理涉外宗教問題」的會議內容,他說:「近日總後勤部負責人(中將軍銜)向全國各地方相關軍事機構轉發了在北京秘密結束的一個會議精神,要求『針對特別軍事監管管理區(即集中營)問題的資訊大量外洩』問題,進一步封閉法輪功的資訊管道,強化保密體系,並重申對洩密行為的嚴厲處罰。」

活摘器官在國際社會曝光 全軍器官移植會被緊急叫停

2006年5月10日,就在活摘器官在國際社會被曝光兩個月後,大陸媒體報導說:「接上級指示,全軍器官移植會緊急推遲」。負責承辦該會議的長征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全稱:解放軍第二軍醫第二附屬醫院(上海長征醫院)解放軍器官移植研究所)在其緊急通知中寫道:「接上級通知,原定於2006年5月12日至14日在上海光大會展中心召開的全軍器官移植學專業委員會成立暨首屆學術會議因故推遲,具體時間另行通知。」

據追查國際調查,在中國150多家軍隊醫院中,絕大部份都開展了器官移植,他們原計劃都要參加這次上海會議的。隨意瀏覽這些軍隊醫院的網頁不難發現,軍隊實施器官移植手術的數量相當驚人。

比如中等規模的濟南軍區總醫院,該泌尿外科已完成腎移植手術1,500餘例,1999年以來,每年腎移植130例以上。畢業於上海第二軍醫大學主任醫師李香鐵,曾主導該科室創出24小時內連續實施16例腎移植手術的全國紀錄。其導師李慎勤一人就做了1,000餘例腎移植手術。在預計召開的全軍器官移植大會上,李香鐵是大會學術委員成員,李慎勤是大會顧問。

作為大會的唯一承辦單位,同時也是全軍器官移植的核心機構,長征醫院器官移植所更是「成績驕人」:該所自1978開始腎移植手術,迄今已完成2,800餘例次;1996年開始開展肝移植,迄今完成近300例次。

據全軍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公開表示,2005年全國進行了近萬例腎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到2006年達到歷史最高峰:2萬例,而1999年全國僅有4,000多例腎移植,肝移植數幾乎為零。

解放軍總後勤部的驚天秘密 部隊軍醫的黑心錢

目前中共陸軍都歸入了四大總部: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簡稱:總後)和總裝備部。總後勤部是管錢管物的,是軍隊中最直接接觸利益的部門,其中,軍隊醫院和軍隊營房建設等都直接歸總後勤部管轄。

中共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的被拋出,讓外界領教了中共軍隊的驚人貪腐,但相比於走私貪腐,更血腥更殘暴的事發生在總後,連希特勒都沒敢幹出的惡事,連日本731部隊都沒做出的罪行,中共軍隊都幹了,而且還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反覆幹的:從活人身上摘下血淋淋的器官,移植到一個花錢買器官的病人身上,醫生從中賺取人血饅頭式的黑心暴利。

據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國際移植網路支援中心的費用表上顯示,當時在中國做一個腎移植需要6萬多美元,肝移植10萬美元,肺和心臟器官要15萬美元以上,而這些器官卻免費來自於被活活害死的法輪功學員。

2006年3月,繼兩位證人指證蘇家屯醫院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之後,那位瀋陽老軍醫給《大紀元》獨家爆料:「蘇家屯地區的醫院僅僅是全國36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但是目前的法輪功學員基本上還是在監獄、勞改營、看守所較多,只有需要的時候才大規模調動。目前全國最大的關押法輪功的地區主要是黑龍江、吉林和遼寧。僅在吉林九台地區的中國第五大法輪功集中關押地就有超過1.4萬人被集中關押。……在我接觸的資料中中國最大的法輪功關押地在吉林,只有代號是672—S,關押人數超過12萬。」

老軍醫還透露說:「中共中央同意將法輪功作為階級敵人進行任何符合經濟發展需要的處理手段,無須上報!也就是說法輪功如同中國許多的重刑犯一樣,不再是人,而是產品原料,成為商品。」由他經手、假冒法輪功學員家屬在器官移植書上偽造簽名的,就有六萬份。也就是說,至少六萬名法輪功學員被殺害後,他們的器官被移植給了有錢的病人。

江澤民利用軍隊鎮壓法輪功 把活摘器官產業化、軍事化

1999年4月25日之後,妒忌心極重而又心胸狹窄的江澤民決心置法輪功於死地而後快,但中共政治局相當一部分人反對鎮壓。於是江背後耍陰謀,強迫其他人表態同意鎮壓法輪功。江找到了時任成都軍區司令員、黨委副書記的廖錫龍,要廖助他一臂之力鎮壓法輪功。

於是廖夥同成都軍區情報處秘密編造假情報,謊稱從法輪功學煉者的郵箱裡獲取了法輪功搞政治、要推翻共產黨的郵件。

與此同時,江澤民還讓曾慶紅、羅幹命令在紐約的情報人員謊稱,法輪功有海外背景,拿了美國中央情報部數千萬的資助。於是,江澤民拿著誣陷法輪功的假情報,要挾政治局常委其他人員,逼得全體政治局常委表態同意鎮壓法輪功。

廖由於執行江的邪惡政策不遺餘力,很受江的賞識。2002年他被江提升為中央軍委委員、解放軍總後勤部部長,並負責把活摘器官產業化、軍事化,當作一場戰爭來指揮。於是2002年後,中國器官移植迅速發展,到了2006年被曝光前達到了頂峰。

秘密抓捕上百萬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是一種教人按照「真、善、忍」來提高自己的修煉功法,通過五套簡單的動作,能迅速讓人淨化身體和心靈。調查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達98%以上。人們學煉法輪功後,成為了社會上的好人,好人中的好人。然而在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一意孤行地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

當時中國有一億多人學煉法輪功。為了維護憲法賦予的合法煉功環境,法輪功學員自發地來到北京上訪。

據北京公安內部消息,截至2001年4月,到北京上訪被抓、有登記紀錄的法輪功學員就達83萬人次。為了不讓中共株連所在工作單位和地方派出所公安局,大批法輪功學員不報出姓名,也就無法作登記。有消息說,2001年10月,北京公安局通過計算每天街頭饅頭售出量的猛烈遞增,估算出當時來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至少一百萬。

由於北京公安無法將不報住址的法輪功學員遣送回原籍,北京監獄個個爆滿,上訪學員還在源源不斷進來,中共各地勞教所也爆滿了,於是中共將法輪功學員秘密轉移到不為人知的地下監獄、勞教所或集中營關押。就這樣,數十萬計的法輪功學員,(主要來自東北、華北及各地農村的法輪功學員)從此失蹤了。而總後作為負責押送管理被抓法輪功學員的主要部份,他們在殺人偷盜器官上就捷足先登了。

解放軍總後勤部是活摘器官核心機構

據明慧網署名甄鈞的文章稱:將法輪功學員作為活摘器官供體的命令直接來自當時的軍委主席江澤民,總後勤部則利用軍隊系統和國家資源,將到北京上訪而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和各地被非法拘捕的法輪功學員驗血編號,輸入電腦系統,利用軍車、軍航、專用警備部隊和各地軍事設施和戰備工程作為集中營,統一關押,統一管理,成為國家級的活體器官庫。

總後勤部統一分配集中營,分管調度、運輸、交接、警衛和核算,在進行器官移植的過程中,如果器官移植失敗,被移植器官人員的資料和屍體必須在72小時內全部銷毀。整體的資料和屍體,甚至是活人焚燬必須經軍事監管人員認可。軍事監管人員有權逮捕,關押,強制處決任何洩露消息的醫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員等。軍事監管人員由中央軍委授權相關軍事人員或軍事機構執行。

總後勤部通過各級渠道將供體調配到軍方醫院和部份地方醫院,其運營模式是向醫院提供一個供體直接收取現金(外匯)的血腥交易,醫院付帳給總後勤部後自負盈虧。軍方高層通過總後勤部直接牟利,器官的利潤不入軍隊預算,而其活摘器官的層層系統卻是靠軍費維持,因此來自活摘器官的金錢是沒有成本的純利潤。軍隊移植是大頭,賣給地方的器官只是額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醫院作為向海外攬客的櫥窗和廣告,否則只有中國軍方做移植手術對世界將難以掩蓋。

從1999年起,僅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帶來的純利潤已經可以達到了中共軍隊一年軍費預算的規模了。由中共總後勤部主導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其相關信息是作為軍事機密對待。中共總參謀部利用其情報系統,全力阻擋真相向世界傳遞。中共軍隊及其總後勤部正是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核心機構和證據的重要來源,圍繞這兩者的更多證據正在曝光的過程之中。

軍方304醫院等與地方政法系統勾結形成器官黑市網絡

一宗中國迄今為止被公開起訴的最大宗活摘器官案中,承認器官中介罪犯偽造「死刑犯判決書」、「死刑犯器官捐贈志願書」、「親屬關係器官捐贈志願書」來活摘器官——魔鬼細節就在其中。

2013年4月15日,被外界視為有習近平陣營背景的中國大陸《財經網》再拋重量級炮彈,披露全國黑市器官買賣網絡,稱之為這是「涉及軍方醫院和地方法院的一起器官刑事案件」、但「這兩家機構並沒有承擔相應的責任」。

此文是2012年9月10日財經網刊登的〈 非法買賣51顆腎臟背後:器官由三甲醫院洗白 〉的延續,文章透露,被中國公安起訴的案卷中稱鄭偉販賣的活摘器官的相關「死刑犯器官捐贈文件」、「親屬之間活體器官捐贈文件」都是偽造的。

這些偽造文件一點都沒能影響到北京這家正規醫院將這些非法獲取的活摘器官移植到器官受體者身上。接受鄭偉提供非法腎臟的醫院,《財經》雜誌報導只說是坐落在北京西三環外的三甲軍醫院。記者在百度上查到,其中涉嫌作案的醫生在解放軍304醫院和301醫院工作。

上海著名腎臟病學專家李保春跳樓身亡

2007年5月,上海第二軍醫大學著名器官移植專家李保春,就從醫院腎移植大樓12層跳下死亡。44歲的李保春是著名腎臟病學專家,中國透析移植協會委員,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腎臟病協會委員,上海長海醫院腎內科主任、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

一位知情人士披露,李保春死前幾個月經常睡不著,靠吃安眠藥維持,後來吃藥也不見效了,最先進的藥吃了都不管用。有一次還無故摔倒了,去檢查也沒有發現器官方面的疾病。到了「五‧一」前,抑鬱症比較嚴重,住進了該院神經內科的病房,並開始吃抗憂鬱的藥。

南京軍區總醫院副院長跳樓自殺

2010年,84歲的中國腎移植始作俑者黎磊石,從南京自家14層高樓跳樓身亡。黎磊石是南京軍區總醫院副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際著名腎臟病專家。

據中國軍網報導,黎磊石的腎移植中心僅在2004年就做了1,000例以上的腎移植手術,平均每天3台手術以上。他主持編寫了《中國腎移植手冊》第一版和第二版,也就是說,黎磊石院士教出了許多中國大陸器官移植醫生,讓他們成為手上沾著鮮血的這個行業的繼承者。

2000年,黎磊石患了惡性腫瘤,並且轉移到骨頭。2000年8月在上海做手術後,他又繼續做了10年的器官移植指導。 2010年,黎磊石癌細胞再度擴散,2010年3月16日,84歲的黎磊石從南京自家14層高樓跳樓身亡。

有消息說,黎磊石自殺前精神壓力大,心理負擔重。這就像老百姓常說的:害死的人太多了,自然就會有鬼找上門。中國人歷來相信,作惡太多的人是不得善終的。

參與活摘器官遭惡報

2006年,首位站出來揭露瀋陽蘇家屯集中營的女證人,披露她的前夫就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刀醫生之一。器官摘除手術中主要讓他從事眼角膜摘除。由於活體器官摘除和焚屍的慘烈,給證人和她的家庭帶來摧毀性的打擊。每次回憶,證人都情緒激動,承受難以描述的痛苦。

證人的前夫2001年調到蘇家屯醫院很快被提拔為腦外科主治醫生。2003年開始,她注意到前夫精神恍惚。「他抱著沙發枕頭看電視,你把電視給閉了,他都不知道。」

「慢慢的,他開始晚上盜汗,做噩夢。床單濕透了一個人形……」

網上流傳一份王立軍的病情診斷證明書,指他2008年開始向醫生表示,工作壓力太大,長期睡眠不足,晚上不敢關燈睡覺。不少人發現,王立軍經常情緒暴躁、歇斯底里,這些症狀都可能是真的,很多參與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人,都出現類似恐懼心態。

《新紀元》早前曾報導,薄谷開來得了一種怪病,大連、北京,有名的醫院都去檢查了,但怎麼也查不出到底毛病在哪,她整天昏昏沉沉,有些神智不清,病得很嚴重。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官員 正在不斷倒台
【陳思敏】更勝比特幣的二維碼「動態幣」
瞭然:李玉強——自焚騙局背後的鬼魅
一場世紀偽火「燒」出中共原形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在密西根州大選集會發表演講
【薇羽看世間】朱利安尼曾獲讃「掃黑英雄」
【遠見快評】巴雷特就職:美向右 習加速左轉
【重播】美智庫研討會:解救被奴役的中國民眾
【新聞看點】中共再施陰陽手 10指標測川普贏
【一線採訪視頻版】從反川到挺川的美國華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