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樺甸市610半夜入室綁架七旬老太

標籤: ,

【大紀元2014年01月18日訊】吉林省樺甸市七十多歲的老太太王桂蘭,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中旬失蹤,家人心急如焚,經多方查找,得知王桂蘭老人深更半夜在家被樺甸市「六一零辦公室」(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凌駕於中國憲法、法律、司法系統之上的特別黨務機構、特權機構、秘密組織。)頭子楊寶麟等秘密綁架到臭名昭著的吉林市沙河子洗腦班迫害

據明慧網報導,在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的十四年裡,王桂蘭老人的大兒子王曉虎被樺甸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後又冤判四年,先是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目前非法關押在吉林監獄。二兒子王曉東二零零六年被吉林樺甸市法院非法判七年重刑,被劫持到四平公主嶺監獄,遭受電擊、灌汽油、抻拉刑、綁死人床、犯人排隊毆打等迫害,二零一三年剛從冤獄回來,街道人員,派出所片警經常去家騷擾,被迫流離失所在外。

「610」黑夜行騙術,七十歲老太被劫洗腦班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凌晨四點多鐘(北方的冬天七點還沒亮天呢),樺甸市「六一零辦公室」人員夥同樺甸市新華派出所警察在黑夜中摸到獨自一人居住的七十多歲的王桂蘭老人家敲門,王桂蘭從夢中被驚醒問誰?警察說是派出所的。老太太問:「幹啥」。警察說:「到派出所去一趟有事」。王桂蘭說:「我不去,我又沒犯法」。

警察繼續敲門王桂蘭不給開門,警察到門外警車上叫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來敲門,冒充是社區崔主任,王桂蘭信以為真,剛把門一打開,呼啦一下,進來一幫警察,進屋就讓老太太跟她們走,老太太說:「我不去,我也不認識你們。」

片警於長江說:「你不認識他們,還不認識我嗎?」老太太說:「我認識你,上次就是你打電話騙我去答甚麼、按手印,淨騙人。」這時過來一個小個警察來抱老太太,老太太給他推了一巴掌說:「我幹了一天活了挺累的,才想睡幾小時覺,我不去,我還得睡覺呢。」

僵持的過程中,警察又出去打電話,叫來真正的新華社區崔主任來哄騙老太太,說去十多天就回來,那的條件挺好的。連拉帶拽的將老太太推上車,送往吉林市沙河子洗腦班迫害。

老太太哭了一道,因暈車又吐了一道,痛斥假冒主任騙開門的那個女的說:「你這個大騙子。」那個女的生氣的說:「你以為我願意來的,是610讓我們幹的,十多個警察和警車都把你的房子圍住了,你以為你能跑的了啊。」

「610」洗腦班就是要把好人變成壞人

在吉林市沙河子洗腦班(敬老院三樓),這裡已有四、五名從樺甸綁架來的教師,還有其它地區的法輪功學員。王桂蘭被送進一個房間,不讓往外看,不讓往門口瞅,洗腦班天天放誹謗法輪大法和法輪大法師父的錄像。每天八點上洗腦的課,所謂的上課內容就是猶大們滿嘴說誣蔑大法和師父的話,然後觀看誣蔑法輪大法的錄像片,十一點半午休吃飯。下午兩點繼續反覆看那些謊言錄像片,還讓每人寫作業罵法輪大法和師父。「六一零辦公室」頭子楊寶麟給錄像,觀看每個人表情。洗腦班內每個屋都有播放錄像的電視機,直到下午四、五點吃晚飯,晚上七點至九點還是所謂的「學習」。楊寶麟每天早從樺甸開車來吉林,晚上再從吉林回樺甸,天天如此,迫害法輪功學員非常賣命。

一次,「610」頭子王洪海、「猶大」邵玲把王桂蘭單獨叫一個屋,對老太太說:「你看不打不罵吧,不像明慧網上說的電棍、酷刑、不寫不讓回去、判刑還多長時間的恐嚇,你回去讓你家曉東(兒子王曉東冤獄期滿回來為躲避迫害流離失所)來,寫個保證,在監獄寫的都是假的,必須到『610』報到,寫個證明,和案子在一起就再也不找他了。」王桂蘭說:「我都不知我兒子在哪,你們迫害得他有家不能歸」。

王桂蘭在沙河子洗腦班被非法關押洗腦二十天,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下午五點,回到樺甸,楊寶麟在回來的路上說,他家養六條大狗(有個豆腐坊)。

煉法輪功身體強健,七十多歲還打工掙錢

王桂蘭老人是靠在一家飯店洗碗掙錢維持生活的。王老太今年七十多歲了,三年前去飯店打工,飯店開始嫌她歲數大,不用。後來沒找到合適的人,就請老太太暫替幾天,這一替,幹得挺好的,再加上飯店老闆知道她家的遭遇,挺同情的,就一直干了近三年。三年當中,有一次幹著活(冬天),老太太又迷糊,又噁心,就請了假,自己堅持回到家,冰冷的屋子,身邊沒有親人,(兩個兒子都在監獄裡慘遭迫害)。老太太一頭倒在冰冷的炕上,過了一會才起來燒炕,接著又倒下了。躺了一整天,第二天又去上班了,飯店所有的人都很驚訝。同事問她吃藥啦?打針啦?老太太說:「沒有,只是睡了一覺」。大家都說這煉法輪功的太神奇啦。

本來就艱難度日,現又失去生活來源

王桂蘭老人租住在一個平房的小倉庫,約十多平方米,房租一年一千多塊錢,屋裡沒有取暖設施,只靠燒火炕,買煤燒,每年冬天最少兩噸煤。室內冬天滿牆是霜,夏天就變成了黑毛,老人家每天早上八點半上班(在飯店洗碗),晚九點半下班,回來先燒炕,經常等火炕燒熱了才能睡,已經十二點了。她的倆個兒子在監獄遭受迫害時,老太太又上班,又得抽空去監獄看望倆個兒子,非常辛苦。

王桂蘭老人從洗腦班回來後,失去了飯店的工作。洗碗工作是一個蘿蔔頂一個坑,被劫持二十天沒去上班,給飯店也造成損失。那麼大歲數突然失蹤。同事們都非常擔心,現在飯店也不敢再用她了。那還有哪家敢顧用這麼大歲數的老太太呢?!王桂蘭從此失去了生活來源。

(責任編輯:謝正華)

相關新聞
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1)
合肥市七旬老太被劫入冤獄
正義的聲音將從這裡升起和傳播
于溟女兒給美國國會議員的一封公開信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再訪密西根演講 雙方爭奪激烈
【珍言真語】馬仲儀:港康碼將上路 免檢有漏洞
【遠見快評】司法部查亨特說明3點 五中釋信號
車評:雙色多變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聞看點】備戰總動員?五中公報洩習近平心頭患
【拍案驚奇】美大選「神算」開口 中共甩鍋新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