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天安門自焚偽案有多少證人?

人氣 16

【大紀元2014年01月18日訊】「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一週後,央視在「焦點訪談」播出了「自焚」錄像。有心人對錄像進行分析後,發現漏洞百出,得出了「自焚」是騙局的結論。中共的謊言不攻自破。如果說央視的錄像,自我曝光,是定性假案的確鑿證據,那麼,除此之外還有哪些證人可以作證?

我們知道,證人可分為直接證人和間接證人。直接證人包括所有參與炮製「自焚」案的人員,如警察、武警、央視記者編輯、積水潭醫院的醫護人員等,以及現場的目擊者。

作為天安門廣場「自焚」現場的警察、武警,儘管集體失聲,但私下還是有過很多言論被披露。2003年,一名法輪功學員曾被抓進天安門派出所,他說對央視播放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始終心存疑問。警察說他們親自參加了這次自焚事件,開始還有些得意地說「儘管問」。當學員提了一連串疑點要求回答時,警察沉默了,然後連連擺手說:「咱們不談這個問題,不談這個問題。」

還有當時在天安門執過勤的武警說,天安門廣場設三道圍,外面兩道圍是穿警服和武警制服的,裡面廣場上是第三道圍,都是便衣警察,廣場的便衣都比遊客人多。一些看起來老實巴交的,連第二道圍都進不來。武警說,不用聽別的,「聽領導安排完如何執勤,就知道自焚是假的了」。

此外,一個在北京開出租的東北人那天拉警察,他問:「那人(自焚者)咋整進去的?」警察回答:「讓你死你就得死,讓你亡你就得亡!」

如果天安門廣場是「自焚」第一現場,那麼搶救「自焚」者的積水潭醫院算是第二現場。下面聽聽在積水潭醫院目擊者的表述:

2003年7月,在北京市豐台區看守所裡,一左臂有條疤痕的年輕女子對法輪功學員說:「對啦,我看見過你們在天安門自焚的那幾個人。……那時我正好去積水潭醫院給疤痕做手術,去手術室必須得經過一條特殊通道,就是禁區,嚴禁通行。經過那兒的病房時,隔著玻璃看見了那幾個自焚的人,她們根本不像電視上演的那樣,都跟正常人差不多,當時她們正說話呢,門口還有保鏢。……說是練法輪功的,我只是奇怪電視上為甚麼把她們演成了那個樣子,她們也沒燒成那樣啊。」

另有一個去醫院探視的小伙子說:「我早就知道是假的,我爸爸是肺癌就住在這個積水潭醫院,那天我和五個哥們喝酒喝多了,走錯病房。我看到很多警察往健康人的身上在纏繃帶,旁邊的警察扛著攝影機等著錄像,我就趴著窗戶往裡看。突然,我被警察發現,一個警察上來就煽了我幾個大嘴巴,我藉著酒勁回過頭就和警察廝打起來,我的哥們一起上前幫助我,二十多個警察蜂擁而上,我被送進西城拘留所,才知道打我的警察是北京西城公安分局的崔處長。我被拘留的第一天這個自焚視頻一出來,我就明白我是惹禍了,趕快找人讓我單位擔保我,證明我不是法輪功學員,在第三天我才被釋放了。」

除了這些直接證人,還有哪些間接證人?事實上,間接證人不計其數。據警察說,案發前,公安部向全國下達通知:天安門將有法輪功「自焚」,而這正是中共蓄謀策劃「自焚」的一個漏洞馬腳。接到、看到此文件的公安、政府各級黨委人員,可以說都是「自焚」案的間接證人。此外,當年過年前,北京各基層派出所警察都在為落實江澤民「不許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廣場」而晝夜執勤。北京警察也都是間接證人。

當年江澤民集團自導自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欺騙了海內外民眾,煽動起不明真相的人們對法輪功的敵視和仇恨。高壓迫害下,人們不敢說真話,但是「天安門自焚」真相始終在大陸口耳相傳。如今國內形勢大變,大陸媒體對江派在海外炒作自焚案抱「抵制」態度。日後,一旦「言者無罪」時,所有的「啞巴」證人都會開口說話,知情者會踴躍控告舉報。那些表述、透露的實情都會變為證人證言,把天安門自焚偽案釘死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曾有法輪功學員問目睹「自焚」真相的一位司機:「如果有一天法庭調查這件事,你敢出庭作證嗎?」他說:「我們司機都能作證,我能給你找來100名司機作證!」這就是民心民意,也是很快就要呈現的天象。

相關新聞
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官員 正在不斷倒台
瞭然:李玉強——自焚騙局背後的鬼魅
一場世紀偽火「燒」出中共原形
橫河:陳光標怎樣反證自焚是導演的?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再訪密西根演講 雙方爭奪激烈
【珍言真語】馬仲儀:港康碼將上路 免檢有漏洞
【遠見快評】司法部查亨特說明3點 五中釋信號
車評:雙色多變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聞看點】備戰總動員?五中公報洩習近平心頭患
【拍案驚奇】美大選「神算」開口 中共甩鍋新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