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新兵受虐後失蹤 母尋子不獲自殺抗議

人氣 5

【大紀元2014年01月18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馮日遙報導)遼寧省凌源市一名19歲青年邵斌數月前考入武裝部當兵,入伍後遭受虐打欺凌。本月初他致電母親指遭醉酒的副部長辱罵毆打,並被帶往不知名的地方後,從此與家人失去聯繫,如人間蒸發。

半個月來,邵斌雙親多次到武裝部和公安局,要求協助尋子不被理會,他母親氣憤下服農藥自殺抗議獲救。有維權人士指軍隊享有特權和機制封閉,欺凌新兵等侵犯人權行為難以杜絕。

邵斌的父親邵喜春週五接受本台記者訪問時指,他兒子去年九月底考進凌源市武裝部當兵,去年底受訓時從雙槓上摔下,成為退兵,正等候進行身體復檢。邵喜春指,本月初妻子接獲兒子來電,告知遭副部長辱罵及毆打,正被帶往不知名的地方,其後電話就被斷線,從此失去聯繫,一家人對兒子的安危感到十分憂心。

邵喜春:他當時告知母親,指他沒有飯吃,又被醉酒的武裝部副部長臧猛辱罵毆打和驅趕,被罰站在門外吹風,當時天氣是零下20多度,他受傷被帶上車送往不知名的地方去,其後就失去聯絡。我害怕孩子想不通,或遭遇不測死亡,我想知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記者:你兒子有可能是自己逃跑了的嗎?
邵喜春:他是不會逃跑的,他被人用車送走時,還打電話給他母親,說他又挨打了,我同妻子都不同意他當兵,是他自己堅持的,當兵期間,他甚麼事都同母親或其姨母說,較早前已說了多次沒飯吃和挨打了。

兒子對外失去聯繫後,邵喜春夫婦兩人終日四處尋找愛兒下落,可惜均無結果,他們到武裝部查問兒子去向,武裝部人員的回復指,是邵斌自己逃跑了。至於兒子透露遭虐打欺凌,武裝部人員就拒絕回應,邵喜春指,妻子尋子心切,在極度無助和悲痛下,週三服農藥自殺,以死抗議當局不作為,幸好及時搶救回來,下午他把臥床的妻子連人帶床拉到市武裝部辦公室門外抗議,結果遭公安驅趕離開。

邵喜春:我們找了很多日,都找不到孩子,找武裝部門,他們亦不管,把我們驅散,武裝部門人員指,你們再來,我們就召公安。公安到場後,叫我們不要再鬧事,否則指我們擾亂秩序抓捕。
記者:你們有報警求助嗎?
邵喜春:你報警亦無用,公安指他們管不到,他們都官官相護的,我們要求公安協助尋找兒子,他們就不作為,再不離開就抓捕我們。

邵喜春指,妻子雖被搶救過來,但她身體十分虛弱,仍要留院臥床休息,目前他已將所有積蓄支付其醫療費,他呼籲社會各界關注他們的境況。

就事件,記者多次致電邵斌所隸屬的一連大隊長,其手機一直無人接聽。而被指涉醉酒欺凌邵斌的副部長臧猛,其獲悉是記者來電查問邵斌的事宜時,不發一言掛斷電話,記者其後再致電他,電話均無接聽。

由於國家武裝部沒有在114查號台登記,記者無法致電負責人查問新兵遭欺凌的回應。

因退休福利不到位而到北京上訪的西安老兵劉先生向記者指,他當兵期間曾見過同房的新兵遭連長毆打,但具體原因就不太清楚,事後亦不了了之。

劉先生:「當時我們都在宿舍裹睡覺休息,突然有人衝進來把一新兵打了,踢了他兩腳,打了幾下心口,打人的就是那個部隊的連長。」

關注事件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指,過往曾接獲數十宗涉及老兵欺凌新兵的投訴,包括遭毆打、無飯食和不准睡覺等肉體和精神虐待,部份受害人因而患上精神病或致終身殘疾,由於軍部在中國享有特權和制度封閉,受害人往往申訴無門。

黃琦:「因為部隊畢竟不同地方政府,受到社會輿論和記者的監督,加上制度上沒有上訴的機制,受害人或其家屬在尋求說法或投訴時,他們的權利得不到保障,況且,軍隊是一個封閉式的管理,所以往往老兵毆打欺凌新兵的問題,仍然無法有效被反映出來。」

黃琦促請軍部相關部門,在現行憲法的框架內作出改善措施,保護新兵或任何武裝部隊人員的基本人權,保障他們不會遭受非法虐待

去年12月底,在互聯網上流傳一段老兵虐打新兵的片段,該段影片題為「內蒙古烏海市消防老兵打新兵」事件,短片記錄該市烏達區消防二中隊的8、9名武警老兵疑因遭新兵偷罵,對5名涉事新兵拳棍交加、飛踢腳踩、皮帶抽臉,暴打折磨逾15分鐘,期間,新兵挨打後還迅速立正站好。烏海市消防支隊其後證實,受害人確為烏達區二中隊士兵,涉及的大隊、中隊負責人均已被停職,待事件查明後,將予嚴懲;對於打人者則已交公安介入調查。

(責任編輯:徐亦揚)

相關新聞
武警新兵被老兵殘暴群毆 恐怖視頻激民憤
周永康被抓傳言至民間 武警醜聞視頻罕見曝光
有非法移民家屬不得參軍? 美檢討政策
中國過渡政府:就新兵被老兵毆打一事告軍隊官兵和全國父老鄉親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再訪密西根演講 雙方爭奪激烈
【珍言真語】馬仲儀:港康碼將上路 免檢有漏洞
【遠見快評】司法部查亨特說明3點 五中釋信號
車評:雙色多變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聞看點】備戰總動員?五中公報洩習近平心頭患
【拍案驚奇】美大選「神算」開口 中共甩鍋新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