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城孩子們的苦難(二)

【大紀元2014年01月18日訊】(接上文)

七、昔日幸福家庭 今日支離破碎

(一)他們的父母被酷刑致殘、致傷。

1、曲輝高位截癱,女兒不敢看爸爸。

曲輝被迫害前的全家福。(明慧網)
曲輝被迫害前的全家福。(明慧網)

曲輝,男,四十五歲,大連港理貨員。妻子劉新穎大連婦產醫院護士。九九年七月,夫妻倆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在大連機場被非法拘捕,關押在看守所,小孩十個月就被迫與媽媽分離,強行斷奶,非常可憐。
被迫害高位截癱的曲輝。(明慧網)
被迫害高位截癱的曲輝。(明慧網)

二零零零年一月夫妻倆去北京上訪,被警察毆打,罰款九千七百元,開除公職,非法勞教三年關入大連教養院。曲輝在勞教所遭受苦役、洗腦、酷刑,生殖器被電擊潰爛,頸椎骨折,高位截癱,最後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擔架抬出了教養院。曲輝每天只能躺在床上,自己不能翻身,大便一直都是妻子用手掏。曲輝當年只有三十二歲。年幼的女兒用膽怯的目光和孤單的神情看著爸爸。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下午二點,媽媽劉新穎被秀月街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十三歲的女兒放學後找不到媽媽,家裏亂糟糟的,爸爸沒人照顧,她在家哭了一夜。

2、媽媽被懸空吊了十三個多小時,腳尖不讓著地,雙手傷痕纍纍。

陳麗榮的女兒,二零零九年六歲,媽媽是復州城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復州城鎮派出所夥同瓦房店市公安局等惡人強行入室綁架了媽媽、並非法抄家。媽媽在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院遭受殘酷迫害。爸爸去看媽媽,看到媽媽露在外面的雙手傷痕纍纍。媽媽因不放棄信仰,被警察用繩子把雙手捆綁在一起,懸空吊起來腳尖不讓著地,足足吊了十三多個小時,手上的傷是被繩子勒的。

爸爸臨走時,勞教所警察勒索爸爸留下錢給媽媽治病。勞教所強迫每個家屬必須謾罵大法和師父才允許見親人。爸爸回家後非常擔心媽媽的安危,再看著孤苦伶仃的年僅六歲的女兒,承受不了這巨大的打擊,到醫院打了兩三天吊瓶。

3、媽媽遭酷刑,十歲孩子目睹惡警綁架。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網)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網)

大連王月梅女士,九六年修煉法輪功,一個月後,原來的月經不乾淨常年流血、神經衰弱、頭痛、腰風濕、關節炎、胃病、膽囊炎、心臟病等不翼而飛,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好狀態。中共迫害法輪功,王月梅多次遭綁架、強迫洗腦、勞教及酷刑迫害,一個幸福的家被拆散。

二零零零年六月七日下午,王月梅和十歲的孩子一起被綁架到亮甲店派出所,孩子在地上睡了一宿,第二天早上被家人領回。十一月份的一天半夜十二點左右,亮甲店派出所所長王菊寬、副所長王培崇、惡警李廣敏等竄進王月梅家,把她從被窩裡拖出來就打,孩子嚇得直哭,全家被綁架。半路王月梅叫他們把孩子送婆婆家。在派出所王月梅被銬在老虎凳上。她未修煉法輪功的丈夫也被銬在鐵籠裡,直到第二天下午。王月梅被劫持到大連洗腦班迫害一個月,被惡警打嘴,揪住頭髮把臉對著牆撞,撞得滿臉是血,嘴唇裡外都破了,還被誣蔑說是自己咬的。為此,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被惡醫野蠻灌食,電棍電。王月梅回到家,被勒索二千元,丈夫實在受不了了,不得不和王月梅離婚。從此王月梅流離失所,無家可歸。

二零零一年十月,王月梅在大連教養院被勞教兩年半,受到非人的酷刑折磨。冬天,呈「大」字形把她綁在死人床上,穿單衣開窗凍。將她兩手銬在兩邊的鐵床上,腳不著地,將床向外推,一會兒手就麻木失去知覺發紫了,接著惡警利用犯人用薄木板前後從胯下把人抬起來往下一扔,戴的手銬就往肉裡勒,下邊就被硌出血了,循環往復,等木板斷了再換刑具。王月梅在「鐵籠裡」兩手背銬著,不讓閉眼和睡覺,二十四小時不讓上廁所,還經常遭到打罵和罰站。

(二)他們的父母被非法判刑

1、父親被冤判十四年,一貧如洗,孩子的學費由親戚接濟。

許志斌,男,大連法輪功學員,曾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三年被甘井子區法院非法判刑十四年。在瓦房店監獄,多年的酷刑迫害,他雙腳麻木,行走困難,嚴重時需要兩人攙扶。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許志斌被轉押到錦州監獄。

二零零二年四月,許志斌被金州區龍王派出所綁架,惡警對他施以掛水桶的刑罰,毒打、酷刑折磨他一夜,他被打得面目全變形了,全身不能動,胳膊、手都沒有知覺。在金州區看守所拘留二個月後被釋放時,一米八的許志斌,體重只有七、八十斤左右。在大連姚家看守所,許志斌的手腳被惡警施地銬一個月,用地環定住,強制他躺在水泥地上,強行灌食。

許志斌經歷了十一年的冤獄生涯,妻子領著孩子過著清貧的日子,一到所謂「敏感日子」,街道人員就來騷擾。孩子考上了大學,家裏被迫害得一貧如洗,孩子的學費只好由善良的親戚接濟。

2、父親被判十三年,遭「老虎凳」酷刑。

陳鑫(十多年前的照片)。(明慧網)
陳鑫(十多年前的照片)。(明慧網)

陳鑫父子(十年前)。(明慧網)
陳鑫父子(十年前)。(明慧網)

陳鑫,四十三歲,以前曾患乙肝,修煉法輪大法後,檢查身體指標全部正常。修煉後他開智開慧,記憶力很好,過目不忘。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陳鑫被馬欄派出所所長高強、沙河口區國保惡警劉斌、大隊長盛旭光等綁架,非法判刑十三年。當時,陳鑫上有六十多歲的母親,下有兩歲的兒子。

一監區惡警大隊長崔元岐、小隊長劉洪偉為逼陳鑫「轉化」(放棄信仰),將他關小號迫害。監獄用酷刑老虎凳、不讓睡覺等手段逼迫他放棄修煉。陳鑫一直絕食反迫害。近三年來,錦州監獄一直拒絕陳鑫的家人探監,監獄長態度蠻橫,指使獄警驅趕家屬。家屬找到監獄的上級部門遼寧省監獄管理局,也沒有效果。獄方一直無理要求陳鑫的家人,必須持所在地派出所開具的「不修煉法輪功的證明」作為探監條件。目前,陳鑫仍被關押在錦州監獄。

2、爸爸被判十二年,媽媽受盡酷刑。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大連市法輪功學員曲淑梅在家中被椒金山派出所惡警綁架,於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被甘井子區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曲淑梅,五十一歲,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她六次被非法關押,經歷了四年多的牢獄迫害,惡警搶走了她養家的二十一萬多元錢,扣押現金三萬六千元。她的丈夫朱長斌,大連遠洋運輸公司船員,因堅持信仰二零零三年被判刑十二年,非法關押至今。

在大連教養院,曲淑梅經歷了關鐵籠子、吊銬、踢下身,木板抽、擰乳房、眼裡抹辣椒粉,往下身倒辣椒粉,拿拖布瘋狂的往她嘴裡和下身裡捅、銬死人床等酷刑迫害。

曲淑梅夫妻一九九六年修煉大法後,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單位、鄰居和親友對他們稱讚有加,兒子也很懂事,一家人過著安寧的生活。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們失去了溫馨的家,被迫害得妻離子散,痛苦不堪。

兒子朱梁方曾哭著指問警察:「媽媽犯了甚麼罪?你們為甚麼這麼對待她?」 朱梁方從十五歲一直由爺爺、奶奶代為撫養。

3、從六歲起,天驍再也沒有完整的家。

張天驍,男,二零一一年十六歲,讀高中。天驍六歲的時候媽媽劉榮華因堅持信仰被關進教養院,從那以後,他就再也沒有媽媽的貼心呵護和一個完整溫馨的家了。媽媽在馬三家勞教所多次受「抻刑」迫害,左手腕骨傷殘。在中共的迫害中,張天驍的爸爸與媽媽離婚。

天驍的媽媽劉榮華。(明慧網)
天驍的媽媽劉榮華。(明慧網)

劉榮華,四十八歲,大連水產學校副教授。二零零九年十月因信仰法輪功被勞教二年,二零一一年九月,她在勞教期滿前三天,被桃源街派出所警察從馬三家勞教所綁架回大連,以與當初勞教她的同一理由和所謂證據重判十年。

為營救媽媽,張天驍的姥姥天天到中山區法院鳴冤,到派出所要人。所長李利天讓姥姥「滾」,並揚言「家屬再到派出所來,就告訴檢察院和法院往死裡整」。

天驍在營救媽媽的呼籲信中寫道:「我知道我的媽媽在學法輪功,我心裏清楚,她始終都是個好人。作為教師,她為人師表,勤勤懇懇,優秀作品也有很多,有一些還在《百科全書》上刊登過;作為母親,她對我百般呵護,疼愛有加。作為兒子我為我有這樣優秀、慈愛的母親而驕傲。」 天驍每天都在盼著母親平安回家。

5、九年非法刑期,五歲的苗真真盼父歸。

五歲的女兒真真。(明慧網)
五歲的女兒真真。(明慧網)

苗真真,女 ,五歲,大連市金州區法輪功學員苗俊傑的女兒。她的爸爸苗俊傑是大學學歷,被非法判刑九年後關押在瓦房店監獄第九監區。真真每月只能跟媽媽去監獄探視爸爸一次,也只有半個多小時的時間。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苗俊傑被轉押到錦州監獄。
真真的爸爸苗俊傑。(明慧網)
真真的爸爸苗俊傑。(明慧網)

小真真在幼兒園看到小朋友爸爸來接,總是偷偷問媽媽:「爸爸甚麼時候才能回來呀,我想爸爸!

苗真真一週歲的時候,一家三口被抓,她和媽媽李新在公安局被扣押十八個小時,她受到極度驚嚇。真真才二歲,爸爸被迫流離在外、有家不能回。她整天哭著要爸爸。大連市公安局及金州區公安分局聯合把苗俊傑提審到龍王廟邊防派出所進行酷刑折磨,把他吊起來,在脖子上掛上六十斤的水桶。提審時苗俊傑被毒打得遍體鱗傷。

6、爸媽因不放棄修煉,成為迫害的「重點人物」。

崔紅萌是崔德君與高卓的女兒,二零零七年十二歲。爸爸崔德君,是營級軍官,因堅持對大法的信仰,被中共強制轉業,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判刑五年。一同被綁架的妻子高卓被非法判刑三年,夫妻二人受盡折磨終不妥協。獲自由後,因不放棄修煉,兩人成為迫害的「重點人物」。

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瓦房店共濟派出所惡警闖入崔德君夫婦開的文具店,把在場的七名法輪功學員同時綁架。崔德君、高卓被非法勞教兩年。崔德君被轉到馬三家勞教所一所二大隊迫害。年僅十二歲的女兒崔紅萌只能寄養在親戚家裏,一家人被拆散,讓人心酸。

7、冤獄連著冤獄,老母、妻兒悲痛欲絕。

劉清濤,男,四十多歲,是大連金州新區中長街道一個普通百姓。他為人忠厚老實,修煉法輪大法後他戒掉了抽煙、酗酒、打麻將等不良習慣,身體也健康、強壯起來。九九年中共抹黑迫害法輪功學員,劉清濤到北京上訪反映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被關押在金州看守所一年,冤判五年,非法關押在遼寧省華仔監獄,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妻子曉玲為了養家餬口、供孩子上學、贍養婆婆,只能靠做清潔等工作以微薄的收入來維繫家庭,整天穿著工作服上下班,幾年不捨得為自己買件新衣服。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早上,劉清濤下夜班時,開車在途中被開發區灣裡鄉派出所四個便衣攔截、強行綁架,私家車被扣押、電腦、手機、維修電器工具等被抄走。連八十三歲老母親的房間也未能倖免,當老人拒絕搜查她的臥室時,竟被警察扭著胳膊摁在一邊,使老人受到嚴重驚嚇。上大學的兒子和八十多歲的婆母都需要人照顧。苦難再一次降到這位賢淑沒有文化的良家婦女身上。不知劉清濤甚麼時候能安全回家?

8、三歲女兒常自語:「爸爸甚麼時候回來?」

尹怡寧,女 ,二零零七年三歲,她的爸爸尹力斌被非法判三年徒刑,關押在遼寧盤錦監獄。尹力斌在大連信誠會計師事務所當司機。他過去曾經是社會上的亡命之徒。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看了《轉法輪》,「真善忍」的法理深深的震撼了他,從此他洗心革面,遠離罪惡。尹力斌脫胎換骨的變化也給全家人帶來了久違的安寧和歡樂。

九九年中共迫害,尹力斌被非法勞教兩年,尹力斌的父母又開始了提心吊膽的生活。以前是因為兒子做壞人而提心吊膽,現在卻是因為兒子做好人而提心吊膽。老母親終於承受不住,永遠離開了人世。

出獄後,尹力斌有了一個溫馨的家。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尹力斌正在單位上班,又被中共非法抓捕,判刑三年。不滿三歲的小怡寧知道爸爸被警察抓走後,就很少露出笑臉,即使過年也是一樣,她常常一個人站在窗邊自言自語的說,「爸爸甚麼時候回來呀?」

(三)他們的親人面臨非法判刑

1、郝躍珊面臨非法判刑,孩子幼年被迫離開母親。

大連法輪功學員郝躍珊,原在長春光學儀器廠子弟中學任教。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郝躍珊到北京上訪,要求歸還公民合法的信仰權利,結果被中共綁架關押在長春市看守所近兩個月,學校將她開除,丈夫也與她離婚,幼小的孩子從此離開了母親。

郝躍珊只好到大連投親,曾在開發區七中教學時,她教的學生曾多次獲得全國物理競賽一等獎。每年中考,她教的學生們的物理成績都非常好,得到家長、學生的普遍好評和尊敬。後來她被開發區黃海路派出所綁架,失去了工作。為生存,她以開補習班為生。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郝躍珊再次被警察綁架,面臨非法判刑。

2、王語絲面臨非法判刑,家有近八旬父親和上學的女兒。

英語教師、大連法輪功學員王語絲,曾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大北監獄十年。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她再次被大連市國保大隊、大連西崗分局、白雲新村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洗腦班(原大連教養院),同時她的母親也被綁架到大連戒毒所非法關押五天,家裏留下近八十歲的父親和上學的女兒。

她的老父親上火,五天沒吃飯,國保大隊警察幾次欺騙家屬會放王語絲,結果將王語絲非法批捕,把她劫持到看守所,陰謀判刑。

3、父母、姥爺面臨非法判刑,惡警叫囂 「讓你們家破人亡」。

金州新區法輪功學員韓學明、馬愛兵的兒子念高中,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孩子的爸爸、媽媽及姥爺馬瑞田、姥姥、二姨、三姨、二姨夫一家七口先後被金州新區哈爾濱派出所警察綁架。

爸爸、媽媽和近七十歲的姥爺被非法關押在大黑山、姚家看守所一年零六個月了,姥爺的身體很不好,眼睛也看不清了,耳朵也聾了,牙齒開始脫落。媽媽被迫害出現嚴重的乳腺腫瘤。家人到開發區督察辦要人。接待的人說:「這是上面的命令,到我這兒來別講法律。」惡警搶走家中現金、手機、遊戲機等私人物品多件,搶走姥爺家現金十七萬、三張銀行卡、手機、電腦等,惡警張武剛還惡狠狠地說:「這次我就讓你們家破人亡!」

現在,孩子的生活無人照看,昂貴的學費不知如何負擔,而爸爸、媽媽、姥爺面臨非法判刑。

4、六歲孩子盼爸爸回家,睡前總把爸爸的枕頭擺好。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上午八點左右,大連灣大房身村王守臣被青泥窪橋派出所警察綁架,車被搶走,原因是王守臣給老百姓安裝能接受海外新唐人電視節目的「大鍋」。警察從他家窗戶進入非法抄家,搶走電腦,衛星電視等私人物品。六歲的孩子哭著找爸爸,盼著爸爸回家,睡覺前總是把爸爸的枕頭擺好,等爸爸回來,常常自己偷偷地趴在被窩裡哭,有一次哭著哭著就睡著了,夢中看到爸爸回來了,樂得從床上坐了起來,醒來後發現不是真的,眼淚辟里啪啦地往下掉,接著就痛哭失聲。目前王守臣已被非法批捕,面臨非法判刑。

5、四歲小孫子哭鬧找奶奶。

潘秀清,女,五十八歲,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和近百名法輪功學員遭到綁架。潘秀清被春海派出所以莫須有的罪名「破壞法律實施罪」關進大連看守所。
潘秀清一生困苦,貧病交加。患有嚴重心臟病和癌症,二零零九年幸得大法,所有的疾病不治而癒,身體變得非常健康,精神矍鑠,開朗樂觀,家庭幸福。許多親友從她的奇蹟中,見證了大法的美好。

回到家中,潘秀清的丈夫和兒子相對落淚,丈夫清早起床就得做飯,送孩子上幼兒園。年僅四歲的小孫子經常哭鬧著找奶奶。一個歡樂的家庭,被中共不得人心的迫害政策搞得陰鬱而悲傷。家人說:「我們沒煉法輪功,但是通過我們的親人,我們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看到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更看到了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寬容,社會多有一些這樣的人難道不好麼?」

(四)他們的父母被非法勞教

1、郝秋晶被馬三家勞教,孩子失去母愛。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早,郝秋晶開車送孩子上學,孩子剛進學校門,郝秋晶就被惡警綁架, 八月二十三日,她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迫害。在去馬三家勞教所的路上,大連黃海路派出所的江峰陰森地說:「進這裡,郝秋晶,不知你能不能受得了。」

在馬三家勞教所的一年中,郝秋晶遭受了各種酷刑,身體致殘,至今不能上班。下面是郝秋晶的自述:二零一二年十月,惡警張磊把我叫到東崗進行第二輪迫害。強迫我蹲在只有兩隻腳大的紅框裡,從早上四、五點鐘一直蹲到半夜十二點或一、二點。張磊把我拖到小黑屋內,用手銬銬在床最下面的小鐵桿上,強迫我繼續蹲,我無法動彈。連續十七個小時不許上廁所。這種迫害持續了十一天。張磊和張秀榮還把我抻到雙人床上,一隻手在床的頂端,另一隻手在底端,拉抻到極限,腳夠不到地。手被勒得腫得像個大饅頭。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明慧網)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明慧網)

我勸張磊不要這樣做。她卻一邊瘋狂地罵著,一邊對我拳打腳踢,撕扯我的頭髮。她還找來三個男惡警,惡警樊亞魁把我抱起來後,其他惡警都撲上來,再次把我「抻」上去。迫害我的時候,獄警有裝偽善的,有狠毒的,有看戲的,輪流倒班。這些警察上班拿著國家給的錢,明目張膽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天天喝著茶水,嗑著瓜籽,看著法輪功學員在受刑。張秀榮說:「別再堅持了,要不會殘廢的。」從上面放下來的時候,我左手像斷了一樣,沒有知覺,「光當」一下砸到腿上,人瘦得很厲害。至今已經一年了,左胳膊還不能向後用力,膝蓋、腳後跟嚴重損傷,不能上班。

2、「媽媽啥時候回來啊?」

十歲的王翹楚思念媽媽。(明慧網)
十歲的王翹楚思念媽媽。(明慧網)

王翹楚,男,十歲,小學生,大連法輪功學員馬春玲的兒子。翹楚四歲開始學音樂,學鋼琴,七歲開始學小提琴。父母給他請了大連最好的小提琴老師,曾獲金獎。
楚楚的媽媽馬春玲。(明慧網)
楚楚的媽媽馬春玲。(明慧網)

中秋之夜,一陣陣淒婉的小提琴聲,引得路人駐足傾聽,有的搖頭歎息,有的抹把眼淚悄悄離去。此時,在翹楚眼前浮現出的,不是往日媽媽那甜甜的笑,也不是媽媽溫暖的懷抱,而是終生難忘的那一幕: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九日,六個警察像土匪一樣把家翻得一片混亂,把兩台電腦,三部手機等都搶走了,把媽媽也抓走了。孩子趴在窗口瞪大眼睛目睹這一切,嚇壞了,望著這空空亂亂的家,孩子終於哭出聲來:「都拿走了」,那電腦裡是孩子學琴學功課的東西,都拿走了。就因為媽媽告訴路遇的船員記住「法輪大法好」,海上風浪大,希望他平安,就被警察綁架抄家。給孩子幼小的心靈造成無法彌補的傷痛。媽媽遭警察毒打,縫了好幾針被勞教兩年,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認識馬春玲一家的人都說:這是甚麼世道啊?好人遭劫。

3、媽媽穿「千古奇冤」,白衫為爸爸訴說冤情。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瓦房店市公安局警察將優秀小學教師王林凱在班上綁架,抄家。大門口的「乾坤日月祥光照,天地復明瑞氣生」的對聯成了定罪依據,王林凱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大連矯治所,被迫害致心臟病住院,家人為他聘請律師進行上訴。

二零零一年二月,王林凱曾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大連黑石礁環保賓館洗腦班一年多。在大連教養院受到電棍、橡膠棒等酷刑。二零零五年三月,妻子抱著剛滿週歲的孩子,走遍了瓦房店市政府部門,卻上告無門。無奈之下她穿上寫著「千古奇冤」字的白衫,在親人們的協同下走上街頭,向人們訴說丈夫的冤情。

4、小淨蓮每天都哭喊 「要媽媽」。

淨蓮的媽媽苗玉環。(明慧網)
淨蓮的媽媽苗玉環。(明慧網)

大連市123中學教師、法輪功學員苗玉環、張軍夫婦,妻子是高級音樂教師,大連市骨幹教師,丈夫是體育教師,他們結婚剛半年,張軍就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大連市教養院受盡酷刑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警察闖到學校綁架張軍,未得逞,警察綁架了苗玉環作為人質,張軍被迫流離失所。當時他們的女兒張淨蓮才三歲,每天都哭喊 「要媽媽」,並跟著年邁的姥姥、姥爺、奶奶,往返百里路去要媽媽。

媽媽被非法勞教一年,被關到馬三家勞教所。淨蓮小小年紀就承受著和父母分離的痛苦,後來跟患病的爺爺、奶奶住在一起,整天想爸爸、媽媽,也病了。

5、王海英夫婦被非法勞教,孩子才四歲。

大連法輪功學員王海英夫婦倆被劫持在大連教養院非法關押時,孩子只有四歲。王海英,三十一歲,婆母得了重病,小姑子沒有結婚就幫助帶孩子,家裏很困難。

二零零一年一月份,王海英在大連教養院時七、八個男隊長輪流圍著一個法輪功學員打,打完這個打那個。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打得昏死過去。王海英被銬吊在床上打(一年多了手背上仍然有手銬印的痕跡),幾個獄警拿電棍往她的嘴裡觸,有的舉著棍子打她的腿、臀部,打嘴巴,逼她說:「不煉功了。」 三月份的時候,獄警強迫她和另外一些法輪功學員撅著,彎著腰,腿要蹬直,逼簽字。她的丈夫也被劫持在大連教養院迫害。後來,王海英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迫害。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6、媽媽被抓孩子未成年,街道派出所互推責任。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九日傍晚五點多鐘,大連法輪功學員盛連英被西崗工人村派出所警察周子強、謝健等綁架,並非法抄家。盛連英的丈夫已去世,家中只有未成年的兒子超超,無人照顧。

當天晚上,超超到工人村派出所找媽媽,並說自己在家無人照顧,解決不了溫飽問題。派出所讓他到街道反映情況。超超到金海花園社區居委會反映情況,說媽媽做好人,沒有犯罪,為甚麼被抓?自己沒有生活能力。居委會書記孫傑說解決不了,並給香爐礁街道打電話。街道來了兩個人,大吵大嚷地說:「你的問題我們解決不了,你是來找事的,不是來解決問題的,快回家吧!」超超不走,他們打110報警。110將孩子送到工人村派出所。下午派出所叫超超回家,並說以後不要再來了,再來就是鬧事。超超又去派出所,他們推來推去,誰都不想負責任。

(五)他們的父母被綁架

1、女兒五歲生日時媽媽被綁架。

大連法輪功學員趙鳳玉,女,三十四歲,家住大連市甘井子區姚靳街。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趙鳳玉將一封勸善信交給大連市維穩辦主任都本有,希望他停止迫害法輪功,趙鳳玉卻因此被綁架、關押到大連市姚家看守所。而第二天,正是趙鳳玉的女兒五歲的生日。

2、媽媽被綁架,兩歲孩子見人就喊媽媽。

大連莊河市徐嶺鄉法輪功學員曲紅榮和兒媳被綁架至瀋陽馬三家勞教時,兒媳的小孩未滿兩週歲。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的一天晚上,鄉里惡警闖進曲家,非法抄家抓人。被驚醒的孩子哭著叫著找媽媽。惡警們喪失人性,在孩子哭叫聲中把婆媳推出家門,塞進警車,幼小的孩子被惡警奪走了奶奶和媽媽,經常是哭著進入夢鄉。白天,孩子遠遠看見有年輕婦女走過,就衝著人家叫媽媽,爺爺忍不住心酸落淚。

3、妻子哺乳期遭綁架,丈夫抱兒大哭。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中午,秀月街派出所在友好廣場附近綁架了正在吃飯的美容院院長孫中立。孫中立的孩子只有十四個月,正是哺乳期,孫中立的丈夫抱著孩子在派出所大哭,讓人心碎。孫中立在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二十四小時後,被劫持到大連市看守所。

4、劉成斌夫婦被綁架,孩子遭惡警恐嚇。

劉成斌、梅淑蓮夫婦在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後,到北京為法輪功鳴冤,在北京被大連金州石河派出所蔡傑、徐廣悅抓回送到三里拘留所拘留半個月。劉成斌、梅淑蓮去北京期間,惡警徐廣悅到他們家非法抄家,把大法書籍、身份證、照片都私自拿走。惡警徐廣悅找不到他們,竟然到學校恐嚇、威脅他們的孩子,逼孩子到他們的親屬家到處找,當時他們的孩子才十幾歲,竟然受到這種株連。拘留半個月後,惡警畢克峰、徐廣悅經常到他們家裏騷擾。劉成斌、梅淑蓮經常被叫到派出所幹活,刷車、刷廁所、抹車等。

5、劉芳孩子受驚嚇,一看警察就害怕。

大連市開發區法輪功學員劉芳,女,兩次遭當地六一零惡徒綁架。家中被勒索近四萬元。孩子小小年齡受到驚嚇,一看到警察就害怕,因無人照看,吃了不少苦。劉芳的丈夫精神上也受到驚嚇,因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多次要求離婚。

劉芳曾兩次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市姚家看守所,兩手斜背銬在身後,關押五十一天。劉芳絕食反迫害,被多次強行灌食,導致胃部出血、吐血,出現腎衰、尿血等症狀。惡人拿鞋底子打她的臉,嘴唇、臉被打腫,打破了。

6、李軒母子同被抓,四歲孩子驚嚇不已。

李軒,女,三十七歲。大連市金州新區先進小學教師。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早晨李軒被便衣警察搶走包和鑰匙,並套上黑頭套,將她綁架到站前派出所,搶走她家中所有貴重物品、現金及銀行卡;李軒四歲的孩子,嚇的直哭,結果也被帶到派出所。後來,孩子被姥姥接回家,驚嚇得半夜不睡覺,直喊找媽媽。

李軒在派出所被迫害的全身抽搐,後被劫持到大連看守所,她絕食反迫害,遭受犯人謾罵和毆打。

7、孟慶方被綁架,年幼孩子整天喊媽媽。

大連法輪功學員孟慶方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給人講真相時被舉報,被大連泡崖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在大連姚家看守所,她年幼的孩子整天喊著要媽媽。

8、肖春玲夫婦被綁架,四歲女兒沒人管。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早六點左右,大連開發區灣裡派出所刑偵隊長郭雷、片警付明武等四、五個警察謊稱收水費騙開法輪功學員肖春玲的家門,騙開門進屋就四處拍照,並將肖春玲綁架走。隨後警察像土匪一樣抄家,抄走了幾本大法書、一張神韻光盤和私有財物,價值幾萬元。又將肖春玲的丈夫給抓走,家屬去要人,警察又將其大弟弟也抓了起來。肖春玲四歲的女兒沒人照料。

9、王德發被非法抓捕,家剩老父幼兒。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晨,大連市公安局夥同開發區派出所警察,綁架了從朝陽來大連打工的法輪功學員王德發,並搶走私人物件及現金。

王德發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山村,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從此以後不再抽煙、喝酒、賭博,也不罵人,而且腿上的風濕病也好了,不再用人扶就能起來了,十幾年來他身體健康,再沒吃過一粒藥,自此家庭也有了溫馨的氛圍。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警察經常到家騷擾,王德發被迫離家四處打工維持生活。後因老父親不幸得了腦血栓,王德發就把老父親接到大連金州來照看。王德發被綁架,老父和兩個年幼的孩子失去照料。

10、六歲的孩子日夜盼媽媽回家。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大連市法輪功學員杜玉荃去朋友家串門,被大連市國保大隊警察陳欣、焦健一夥綁架、非法關押在大連市姚家看守所。杜玉荃的兒子不到六歲,日夜眼巴巴的盼媽媽回家。

杜玉荃一九九五年煉法輪功,凡事為他人著想,單位同事、親朋鄰里對她的評價特別高。二零零一年過年期間,杜玉荃當時因流產導致大出血,昆明街派出所警察仍強行將杜玉荃劫持至馬三家非法勞教一年。

結語

江氏集團挑起的這場血腥迫害,使無數個幸福家庭破裂;使無數的幼小兒女沒人教養;使無數的老人無人照看;使無數善良民眾被虐殺,失去寶貴的生命。江氏集團犯下滔天大罪。

善惡有報是宇宙運行的法則,周永康瘋傳被抓,李東生落馬,標誌著對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的大清算已經開始。儘管中共極力封鎖體制內人員遭惡報的消息,但僅海外媒體收錄的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案例就有上萬起。

那些對法輪功欠下血債的不法官員,應該趕快醒悟,懸崖勒馬,停止迫害,進行自救。用良知把你知道的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內幕揭露出來,將功贖罪,幫助那些還在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免受其害。

在這稍縱即逝的寶貴時間裏,趕快抓緊時間,瞭解真相,快快「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千萬不要在天滅中共時為其陪葬,或遭清算。棄惡從善,才能給自己選擇一條走向未來幸福的生命之路!
(全文完)

(轉載明慧網;責任編輯:李文慧)

相關新聞
少年700英里自行車之旅 營救中國受迫害孩子
台灣法輪功學員 發起營救受迫害孩子活動
母親被綁架枉判八年 孩子再次失去照顧
中秋夜孩子琴聲停了:媽媽,您在哪?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疫情死者家屬 第5次寄信向武漢政府追責
【有冇搞錯】抓8名獵狐行動特工 美斬中共狼爪
【珍言真語】桑普:阻政治庇護 港美領館駐重兵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胡編花式叼盤改了
【重播】川普與夫人佛州演講:投票給美國未來
【橫河觀點】中共獵狐行動在美國受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