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新藝術博覽會

【水彩行家】果香.花語.歲痕

會員參展活動系列報導
陳品華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

程振文水彩展—真情迴藝
生命的回溯,從無到有,又漸歸於無
創作的情感,由簡轉煩,又懸望於簡
以「真」誠為畫筆
以「情」意為顏料
循歲月「迴」廊,覓一處自在天地
拈一抹「藝」彩,留頁頁水彩詩篇。 摘錄自草山行館個展文案

振文的水彩世界
來自他日常生活中熟悉的人事物、平凡的小花草小人物,來自他走過滄桑際遇的印痕、生命點滴的體悟,來自他珍惜家人親友的支持與溫暖,來自他一顆細膩敏銳的心、悲天憫人的情懷,來自他對創作柔韌的堅持、才氣縱橫卻謙沖致和的胸襟,來自他追求形靈合一的理想境地。

展出系列—果香.花語.歲痕

這是振文第三回參展,每回展出都引起廣大的迴響,因為作品的特殊性及精彩度讓人留下深刻印象。記得去年展出老阿嬤慈祥的面容及呵護子女的雙手,畫面散發的母愛精神感動了在場每個觀眾,有人當場掉下淚來。振文的畫一直以來總是為我們提供一個尋覓心靈原鄉的天地,無論是淡雅的油桐花;或是熟果香甜的芬芳;或是時光推移中那個最不起眼的小角落;那個被人遺棄的老木桌;或是斑駁破舊的老牆面;乾扁的枯花枯葉枯果,他總是有辦法為它們注入新的生命語彙,找到物體存在的意義,更多的是他讓人找回了溫暖的人性,重新審視重新調整人與天地萬物和諧共處的觀點。

果香
果香系列展兩幅,熟透飽滿的香蕉和暗紫色的葡萄,兩幅表現方式有別於一般靜物畫所著重的鮮甜可口,反倒是以一種追念的情愫,恭敬的擺放在老桌上,對大地的恩賜獻上感恩,對食物帶給我們能量與喜悅滿懷感謝。

花語
花語系列的作品是振文記錄生命體悟萬物造化選用的題材。例如惹人憐愛的油桐花、熱情的玫瑰、淡雅出塵的睡蓮、瞧一眼就忘不了的淺藍紫色勿忘我、高貴的牡丹花以及隱匿在苔蘚一隅的枯葉等,這一些花草的生命意義,在振文眼中不分高下,恐怕也不輸一座森林的份量。
牡丹花的雍容華貴富麗堂皇或許是它的特質,而振文卻擺脫這個標籤,賦予它強大的生命力,花朵不再以豔麗嬌美柔弱擺姿,而是展現花中之王應有的高度與氣度,這是振文了不起的地方,他總能寓哲理於這些他心儀的花草果實中,以一種近於物我兩忘的禪境,供我們細讀他所思所感所繪的心靈世界。很榮幸,我有機緣來共享他心中的感動。

程振文_依偎_42x42cm
程振文_依偎_42x42cm

「依偎」一作讓人驚豔,紅色幾乎佔滿畫幅一半以上,兩朵紅玫瑰加上紅木桌紅背景,然而卻聞不到燥灼的火氣,有的只是依偎的暖度與自在。

歲痕
歲痕主題是振文創作中非常重要的題材內容。舉凡有歲月痕跡的物品他總是給予關照疼惜。面對歷經風霜的長者,振文能從滿是皺紋的臉上手上讀出他們走過的生命軌跡,並成為自己創作力量的來源。他會想畫【台灣的母親】系列應源自對母親恩慈的感念,「台北阿嬤」「原住民阿嬤」兩幅精彩無比的畫作便是這樣延伸而來的作品。當中真實人物背後那段堅篤強韌的人生故事;勤儉持家的風範,他都一一細心的記錄下來,供後人傳頌那個時代母親的偉大。

 程振文_台灣的母親-原住民阿嬤_56x76cm__2013
程振文_台灣的母親-原住民阿嬤_56x76cm__2013

「秋收的陽光-南埔農民」作品是振文表達對農民的崇敬,歌頌農民認命知足、勤奮務農、敬天愛地的精神。他說之所以想畫這個阿伯,是看到他雖然做粗活很辛苦,收入又微薄但仍然樂天開朗,是那個笑容感動了他。

程振文_秋收的陽光-南埔農民75x105cm_水彩_2013
程振文_秋收的陽光-南埔農民75x105cm_水彩_2013

「農忙」作品是振文享受到農民辛勤耕作種出的香Q米飯及蕃薯等蔬果後,想藉由描繪那雙因勞動變粗糙的手來傳達他心中的感謝。我摘錄他敘述的其中兩段話:
《阿爸的雙手》不管是習慣或是責任,為了家….為了生活,阿爸的雙手總是忙著不停!……一雙手,刻下一道道對家人永遠的愛與堅持!是一道道溫暖的歲痕!
人物畫雖是無聲的語言,但它散發人性的光輝與生命的價值,很容易引起觀賞者的共鳴,我想這是作品真正的靈魂所在。

(圖文由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張明祺水彩展—光影的轉角 作品以大自然為師,生活體驗入畫,要創作自然而不抄襲自然,強調韻律節奏,有主有賓,統一中有變化。 王文琮水彩展—情寄曠野 光影色彩幻化交織的綺麗世界,引領我的悸動,恣意潑灑在畫紙上,大地蒼茫中,擁抱一份人文的關注,最能撩動人們的心弦。
  • 百年來水彩可以他特有的文化性、方便性與經濟性在台灣成為最受喜愛的媒材之一,如果能藉由教育的更普及、創作水準的再提昇而讓水彩藝術成為深耕於民眾的「國民藝術」,應該是我們當前最重要的課題。
  • 臺灣水彩畫因日治時期石川欽一郎(1871-1945)的提倡而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其後更培養出第一代的水彩畫家,如倪蔣懷(1894-1942)、藍蔭鼎(1903-1979)、李澤藩(1907-1989)等。石川欽一郎將西方寫生觀念引入,借給這批年輕畫家一副重新觀看臺灣風土的眼鏡,形成一股「以自然為師」、「對景寫生」的全新美學觀與自然觀,使臺灣風景題材與西方繪畫表現方式接軌。
  • 這裡除了有植物種類的展示之外,創園之初有計畫的約束參觀人數和時間造就園區的生態特色,成為台灣最佳典範,在這裡寫生成為我的最愛之一...
  • 一幅看起來不夠精彩的畫 ,如果能想出問題所在,它就一定可以修改,只是,一幅改過的水彩難免要失去一些乾淨度,必須十分小心才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