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新藝術博覽會

【水彩行家】微光.漫遊

會員參展活動系列報導
陳品華
  人氣: 135
【字號】    
   標籤: tags: ,

黃騰萱水彩展—微光.漫遊

榮獲國內外許多大獎並多次參加國際交流展的黃騰萱,是位傑出的畫家。今年她很榮幸被選為最具創作潛力的藝術家,並獲得企業贊助,在「藝企相投‧藝企風發」專區展出作品。也許是因為她居住台中,又少參與畫會的活動,所以畫友們對她有些陌生,我也因撰寫會員參展藝博會的活動報導,經明祺介紹才初識。見面那天,騰萱美麗的臉龐帶著一臉的笑意為我介紹她展出的作品。她的作品主要以複合媒材的技法畫在粗的法國水彩紙上,題材以風景花卉為主,由於複合媒材的表現多樣性,所以每張都有獨特的創意,色彩鮮明、層次豐富、肌理的變化及筆觸效果都讓人看得目不轉睛。在此主要是介紹她的水彩畫作,雖然現場展出件數不多,可是值得欣賞。

黃騰萱_六月華爾滋_78x56cm_2012
黃騰萱_六月華爾滋_78x56cm_2012

「六月華爾滋」作品是騰萱去年的代表作,有印成畫卡在會場分送給人欣賞。畫的是輕柔雪白的油桐花三三兩兩的飄落在溪畔形成生動的景象,這樣的佈局讓我想到謝明錩老師常提的構圖原則—畫面安排要注意聚散有致,太緊或過鬆都違反疏密原則,只有好的關係才能形成好的韻律。無疑的騰萱對畫面結構的巧思安排使作品像一曲柔美的旋律迴盪在溪旁。再仔細瞧瞧溪底腐爛的落葉及深褐色的小石子並非一筆草草帶過,而是用心仔細的藏在高明度的桐花底下層層疊染,那豐富的暗色調正以低音大提琴的節奏應和著,整張畫充滿音效感,誰會不想來聆賞呢!
黃騰萱_六月華爾滋_78x56cm_2012
黃騰萱_六月華爾滋_78x56cm_2012

「紫色旋律」作品充分展現騰萱驚人的寫實功力,背景灰紫色的山沉穩渾厚和前景高彩度的鳶尾花拉開了空間的距離,遙遠的湖面迷濛一片,詩意漫漫…微光幽幽…看著這片迷人的紫花,那高高低低的節奏好像翩翩起舞的紫蝶,正為我們表演她最新的舞曲,看著看著…感覺心好像也飛起來了,人也浪漫起來了,不知騰萱是否也像她的畫一樣浪漫?
黃騰萱__暖春_78x56cm
黃騰萱__暖春_78x56cm

「暖春」作品同樣充滿著音樂的節奏,而且請來了一群可愛的小麻雀來伴唱。潔白的小花叢流蕩著特屬春季的清新氣息,快樂的鳥兒呼喚著同伴,看來寒冬真的被前景暖呼呼的黃褐色調給趕走了。

(圖文由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裡除了有植物種類的展示之外,創園之初有計畫的約束參觀人數和時間造就園區的生態特色,成為台灣最佳典範,在這裡寫生成為我的最愛之一...
  • 臺灣水彩畫因日治時期石川欽一郎(1871-1945)的提倡而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其後更培養出第一代的水彩畫家,如倪蔣懷(1894-1942)、藍蔭鼎(1903-1979)、李澤藩(1907-1989)等。石川欽一郎將西方寫生觀念引入,借給這批年輕畫家一副重新觀看臺灣風土的眼鏡,形成一股「以自然為師」、「對景寫生」的全新美學觀與自然觀,使臺灣風景題材與西方繪畫表現方式接軌。
  • 百年來水彩可以他特有的文化性、方便性與經濟性在台灣成為最受喜愛的媒材之一,如果能藉由教育的更普及、創作水準的再提昇而讓水彩藝術成為深耕於民眾的「國民藝術」,應該是我們當前最重要的課題。
  • 張明祺水彩展—光影的轉角 作品以大自然為師,生活體驗入畫,要創作自然而不抄襲自然,強調韻律節奏,有主有賓,統一中有變化。 王文琮水彩展—情寄曠野 光影色彩幻化交織的綺麗世界,引領我的悸動,恣意潑灑在畫紙上,大地蒼茫中,擁抱一份人文的關注,最能撩動人們的心弦。
  • 振文的水彩世界 來自他日常生活中熟悉的人事物、平凡的小花草小人物,來自他走過滄桑際遇的印痕、生命點滴的體悟,來自他珍惜家人親友的支持與溫暖,來自他一顆細膩敏銳的心、悲天憫人的情懷,來自他對創作柔韌的堅持、才氣縱橫卻謙沖致和的胸襟,來自他追求形靈合一的理想境地。
  • 古希臘的著名悲劇《伊底帕斯王》就從一場瘟疫揭開序幕。底比斯國王伊底帕斯面對肆虐全國的瘟疫束手無策,因而派人前往德爾菲的阿波羅神殿求神諭,經過一番曲折和調查,得到的答案卻是最為不堪的:正是他自己犯下弒父娶母的逆天罪惡引發了這場災難!
  • shutterstock
    位在意大利佛羅倫斯的卡爾米聖母大殿(Santa Maria Carmine)內,這裡保存了文藝復興早期最重要的壁畫系列之一。它的重要性並不在於題材,而是馬薩喬 (Masaccio,原名Tommaso di Ser Giovanni di Simone)使用了創新的壁畫技巧描繪聖彼得的故事。
  • 納西瑟斯, Narcissism, 希臘神話
    我在社群網站上分享作品,同時渴望獲得別人按「讚」鼓勵。誠實說來,發文獲得越多讚數,我對自己的滿意程度就越高。但這些讚數和我對它的渴望實際意味著甚麼呢?
  • 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
    「我沒有遺漏任何東西」,17世紀法國古典主義畫家尼古拉·普桑曾如此自信地說。誠然,普桑作品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是有理由的,理由即為他筆下每一幅畫作背後的根本依據。
  • 在羅馬的恢復與重建當中,教宗克里門七世決定繼續裝飾西斯汀禮拜堂,為自己任內留下藝術巨作。或許有感於人類的罪孽,他選擇的題材是《最後的審判》,而最理想的藝術家人選,自然非米開朗基羅莫屬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