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陳光標 「大陸首善」特務身分曝光

人氣 3327

【大紀元2014年01月22日訊】(新紀元週刊361期,記者王淨文報導)被稱為「大陸首善」的陳光標,謎樣地致富,高調地行善,得獎無數的背後深藏發跡黑幕,不過這神祕布幕在一場收購《紐約時報》的荒誕鬧劇中,被一一揭開。

陳光標不僅有公安特務保護,還有央視、新華社包裝,發財「恩主」是軍隊高官,周永康、央視副臺長李東生、主管宣傳的李長春、劉雲山等,還有江澤民都是陳的大靠山。

至此,陳光標的真實面目昭然若揭:又一個江澤民集團打造的偽善男巫、帶血土豪,替曾慶紅、羅幹、周永康等人在國際商界執行特務和統戰。

2013年12月下旬,就在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被官方宣布正式調查之後,一向愛出風頭、被中央電視臺等御用媒體封為「大陸首善」的江蘇商人陳光標,在深圳「2013國際華媒大獎」獲得「傑出華人」的頒獎會上,自曝「將赴美洽談收購《紐約時報》」,引得臺下一片譁然。

自爆有比收購紐時更驚人事件

擁有《紐約時報》百年歷史的奧克斯.蘇茲貝格家族毫無出售的念頭,而且這個全球最著名的報紙市值24億美元,不過陳光標只願出10億美元,而且錢還是借來的,因為陳的總資產不到七億美元。

陳光標對所有媒體表示,這次收購將由他和一位不願透露姓名、從事地產業的香港富豪朋友共同出資,對方意向出資六億美元,而他出資二億至三億美元,1月5日晚便會飛往美國,與《紐約時報》高層進行為期半個月左右的洽談,「我提出了三個方案:參股、控股、收購,我們就圍繞這個進行討論。」

幾天後的12月30日,《紐約時報》一名女發言人稱,該公司「不會對謠言置評」。不過,陳光標還是提前飛到了美國,而且還帶了三個女人。

據《第一財經》記者報導,按照陳光標在其微博上貼出的登機牌,《一財》記者等候在紐約肯尼迪機場。不過,飛機抵達近兩小時後,「身穿黑色大衣的陳光標才姍姍出現在國際到達的大廳。隨行共五人,其中三名為似乎臉部嚴重燒傷的中年婦女。」

《紐約時報》簡稱為「時報」(The Times),是一份在美國紐約出版的日報,在全世界發行。由於風格古典嚴肅,有時也被戲稱為「灰色女士」。

在機場,陳光標透露說,這次到紐約有三件事要辦,其他兩件事比收購《紐約時報》更重要,「絕對震驚世界」。「如果不能收購整份報紙,我收購一個版面也可以啊。我想收購頭版,然後進行改組,這樣,頭版上顯示『中國紐約時報』,搞一個中英文對照版本。」

他說將在1月7日周二召開新聞發布會,詳細說明那兩件比收購《紐時》還重要的事。「他得意地給了記者他的微信,上面列出已經邀請的74家國際媒體,但是沒有邀請中國媒體。『希望通過中文媒體翻譯外媒的報導的形式間接在中國報導。』陳說。」

大陸媒體動不了的「騙子首善」

什麼是陳光標說的比收購《紐時》還「絕對震驚世界」的事呢?在他眼裡,《紐約時報》的版面是能夠隨意花錢購買的,好像《紐時》的採編獨立不存在了。看到這消息的海外華人都樂了:丟人現眼開黃腔的事,你陳光標在大陸做就算了,怎麼還敢到紐約來撒野呢?你以為你和你兒子花錢在《紐時》登了幾次廣告,《紐時》就會出賣新聞版面了?

在回答這個懸念之前,看我們來看看大陸敢言媒體人的心目中,陳光標是何許人也。

早在2008年《南方都市報》深度部記者占才強就開始調查一夜成名後的陳光標,被陳光標知道後,利用上層關係給「消音」了。之後《瞭望東方周刊》等媒體陸續想深入調查,遭同樣命運。2010年9月,在比爾蓋茲和巴菲特來中國推廣慈善時,陳光標高調提出死後將「裸捐」,引來《南方人物周刊》、《新京報》、《21世紀經濟報導》去江蘇調查,不久又被陳知曉,通過有關部門「和諧」之。2011年4月22日,《中國經營報》、《華夏時報》再度爆出質疑陳光標的報導,《南方都市報》、《南方人物周刊》的稿件才得以刊發。

2013年11月18日,《中國經營報》主任編輯李賓以寫作花絮的方式,在《網易UGC精選》上連載了他們兩年前對陳光標的調查過程。簡言之,「調查結果著實讓人吃驚,這個近幾年來一直高調『暴力』做慈善的中國『首善』,其形象和行為竟然和在閃光燈和攝相機鏡頭前大相逕庭:他2010年號稱超過三億的捐贈有眾多項目沒有落實,甚至有的受捐單位都不存在;他號稱年產值已經過百億的江蘇黃埔再生資源利用有限公司,多年來的營業額最多的竟然只有幾千萬,而且幾乎年年虧損。而陳光標則不計其數的對外宣稱,他2009年的利潤超過四億,將其中的絕大部分做了慈善。陳自稱十幾年來,已經累計向社會捐贈了14億元之巨。」

比如他們調查發現,「陳光標當年對家鄉老年人活動中心和農貿市場的所謂2600多萬元的捐贈,更像是自家擁有的財產;2009年所謂1.3億捐建南京黃埔防災減災培訓中心,是他公司所在地,更像是自己公司的地產投資項目。更要命的,陳光標之前宣稱自己的江蘇黃埔公司營業額已經過百億,可查詢其工商登記資料發現,該公司2008、2009年的營業額只有幾千萬,且負債率接近100%,陳光標宣稱的數億利潤從何而來?」

陳的很多捐贈都難以證實,特別是後期他只捐現金,更是難以核對。比如「西南抗旱,捐款捐物約6700萬元」;「玉樹地震,捐款捐物4300萬元」,都只有籠統的一句話,具體捐給了哪裡?做了什麼?外界一概不知。

根據「成績單」,陳光標在2010年的「西南抗旱」中捐贈了價值6300萬元的錢物,其中5300噸的礦泉水就價值1300萬。記者核實發現,這5300噸礦泉水實際為他與時任北京博宥集團董事長丁書苗聯合捐贈的。

在「玉樹抗震」的4300萬元捐款中,包括「丁書苗提供的1000萬元,鄂爾多斯永隆商貿公司董事長李琳提供了500多萬元。」如今丁書苗已經被審判,她是前鐵道部長劉志軍的錢袋子。

有央視和網路水軍「保護」

文章給出了這個頂著慈善行騙的奸詐商人的很多欺騙證據,同時也報導了誰在暗中幫助這個欺世盜名者:中央電視臺和網路水軍。

李賓舉例說,他們報導出來後,報社很快就收到無數謾罵的電話、郵件的攻擊,「到後來,我們終於明白這些電話為什麼會如此集中地到來。是的,這就是傳說中的『水軍』,他們不光在網路空間裡製造大量的謾罵垃圾和言論煙霧,還把這種習性延伸應用到了現實中。……我們的前臺接待曾經接到一個傢伙的謾罵電話,上來就是劈頭蓋臉罵一通,我們的小姑娘很耐心聽他罵完,然後對方終於忍不住說:『妳還真有耐心,其實我們也是受人之託,收了錢幫人辦事而已。』這個段子一度在編輯部流傳,也讓我們更加自信的面對所有謾罵電話。一個頂著全國道德模範名號的人不惜動用如此手段來對待、質疑他的媒體。這正說明,他心中充滿了恐懼和不安。果不其然,幾天之後,謾罵的電話就如潮水一樣退去了。」

李賓還回憶說,報導出來後,央視主動邀請記者和陳光標做節目,「但是等到4月25日《東方時空》播出的時候,我們終於知道她這些說辭有多麼可笑。整個報導給了陳光標充分的表演空間,而對於本報記者所質疑的多筆捐贈均答非所問,拿不出有效證據。還煞有介事拿出一大本厚厚的記錄來證明自己累計捐贈已經超過14億元。而對於本報記者的採訪則基本沒用。」

「可能普通的老百姓不會去留意新聞業務本身的問題,但是作為媒體同行,對央視的新聞操守和業務水平則是一目了然。首先,如果要調查陳光標的捐贈是否到位,難道不用去各個受捐單位和地方查證,僅僅採訪陳光標本人,讓他拿著一些證書和獎狀以及自己整理的記錄就可以?況且,那些所謂的材料跟我們所質疑的項目往往風馬牛不相及(鑒於這篇回顧性文字的性質,我不能一一列舉那些項目)。其次,要調查陳光標之前宣稱對老家的兩個捐贈項目的虛實,竟然可以靠一通打給鎮黨委書記的電話解決,當地的老百姓一個都沒採訪,這樣的採訪難道能夠得到事實?」

文章最後說,「到底是因為陳光標動用了什麼資源得以和央視媾合,還是央視基於陳是其捧出來的典型而產生的『護短』表現,我們不得而知。」

陳光標與央視的密切關係,還可從更早的2006年看出端倪。2006年10月29日,陳光標捐建的天崗湖鄉農貿市場落成,同時,「中國民營企業發展與新農村建設論壇」也在此召開,官方報導稱,「這是我國第一次在農村現場舉辦的新農村建設論壇」,「國務院國資委國有重點大型企業監事會主席季曉南、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楊啟先、江蘇省副省長仇和、省慈善總會會長俞興德、省政協副主席黃因慧……參加了論壇。」

陳光標還請來了中央電視臺的著名主持人王小丫。據知情人透露,2006年陳光標還不被公眾所知曉,但那時他和央視副臺長李東生、公安部部長周永康、商人丁書苗等人就很熟了,所以他能請動李東生手下的美女主持王小丫。

2006年陳光標還不被公眾所知曉,但那時他已能請動李東生手下的美女主持王小丫。(新紀元資料室)
2006年陳光標還不被公眾所知曉,但那時他已能請動李東生手下的美女主持王小丫。(新紀元資料室)

公安特務也在幫助陳光標

央視和陳光標是什麼關係,人們一直搞不懂,但人們都意識到,陳光標後臺之硬,除了有中央電視臺、新華社、網路水軍的保護,還得到了大陸公安特務的幫助。《南方人物周刊》記者陳磊還在微博上公布採訪陳光標時,記者遭到威脅的錄音以及簡訊。

錄音中陳光標說:「你還年輕,小夥子,可以搞其他人,到我,你要注意。我只能這樣提醒你。……到時候可能你連怎麼進去的都不知道。……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有關部門)正在為這個很惱火。已經有部門點到你了,你要把這些事情搞清楚……(發怒)告訴你們,你們怎麼去採訪的,何時去的,我都知道,包括住哪個賓館,坐誰的車……」

在大陸,誰有權力監控到這些信息呢?只有周永康管轄的公安特務。也就是說,陳光標和政法委的人又拉上了關係。

2011年5月4日,曾經對陳光標所謂「慈善事業」進行調查採訪的多名記者都在微博上表示,他們遭受到了「網路水軍」的攻擊謾罵,甚至是死亡威脅。

《中國經營報》記者葉文添在微博上表示,因為報導陳光標,自己和多名記者「均收到了死亡威脅和屍體照片,以及水軍刷頁的罵娘」。當天晚上10點多,知名財經記者趙荷娟也在微博上透露,自己已經連續收到「死屍恐嚇郵件」,並已報警。「剛在老公陪同下從派出所作筆錄回來,並作了證據鎖定。」她還表示,經過比對,自己和葉文添等人收到的郵件幾乎完全一樣,由此可見,這是一次「有組織的特別針對行為」,直接與陳光標爭議一事有關。特別是,郵件中「被挖掉雙眼、全身起蛆腐爛的大頭屍體圖片」已經超出了底線,希望警方能夠對這種赤裸裸地恐嚇行動作出回應。趙何娟還透露,雖然她已報案,但尚未收到立案通知。

「陳善人」的惡行:千人血淚狀

據大陸敢言媒體介紹,1968年7月19日,陳光標出生在以貧困出名的江蘇省宿遷市泗洪縣天崗湖鄉,用他自己的話說,「10多歲前從來沒有吃過肉」。上學讀到初二後,便去打工,擺小攤。據其家鄉人介紹,媒體報導的他用拖拉機拉貨發財的故事,都是編造的,當時他們家鄉的人根本沒有見過拖拉機。

陳於2008年獲得所謂「大陸首善」的稱號,是由於把一大筆錢捐給了泗洪縣老年中心,但家鄉人說,那個豪華奢侈的老年中心只是他給他父母建的後花園;他捐的所謂商業街,也是讓縣政府強行關閉老街、發生暴力強拆後的結果,而且名義上是捐贈,但所有物業的主人都是陳光標的弟弟,把投資披上了慈善的光環。

《南方周末》調查發現,「村民統計,這起事件至少30多人被打,四人被送醫院,事後11人被拘留七天。一份以『王集街1000多群眾』名義寫的『血淚狀』說:當時街上哭叫聲刺人心肺、毛骨悚然,有的被揪住頭髮『架飛機』,有的衣不蔽體鮮血直淌,有的雙腳在水泥街面磨破血流不止,在場群眾無不傷心掉淚。被打村民稱,當時有人當眾說:『有了陳光標的農貿市場,你們(老街)封也得封,不封也得封。』」

2009年1月陳光標於捐資1.3億元,在南京江寧區勝利路一號興建了「南京防震減災培訓中心」,5月26日,在「培訓中心」落成之時,陳光標麾下的黃埔集團還舉行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捐贈儀式,中共全國政協常委、江蘇省政協副主席等多位副部級高層出席了捐贈儀式。但人們發現,陳光標的「黃埔再生」公司就是在這座「培訓中心」大樓裡面。自己捐,自己用,還能稱為「捐贈」,這就是陳光標後臺硬的表現。

江湖騙子傍上了軍隊高官

大陸媒體報導說,1991年,23歲的陳光標來到南京創業。在一次藥店的閒逛中,從一個袖珍疾病探測儀上發現了商機,於是他開發了一個「不具有CT功能」的「標牌CT型耳穴測病治療儀」,並把其價格「由原來的100多元賣到了8000多元」,並在旁邊的安徽做電視廣告。為此,1999年還被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點名批評不實,至今在監管局的網站上仍能查到。

去安徽之前,陳曾在江蘇南京新街口一帶擺攤。據當時一起擺攤的知情人回憶,「他這個人能說會道,會『賣嘴皮子』。」陳總穿一身白大褂,一副支架上放著儀器,給路過的人看病。儀器檢查完,然後開出藥方,對方給幾塊錢,一天能掙個百把塊錢。那時他們給陳取了個外號叫「假醫生」,陳曾回敬:「你別叫我假醫生,我不姓假。」

不過據陳光標自己表示,當2003年他創辦江蘇黃埔時,他並沒有掙到多少錢,當他與第二任妻子白紅離婚時,車子、房子都給了白紅,自己身無分文再一次創業,選擇了廢舊廠房拆遷。當時陳光標很難拿到第一手合同,拆遷工程利潤最多才4%左右。他自己對媒體形容,「我陳光標賺錢,其實比吃屎還難。」

但不久他就攀上了貴人。據陸媒報導,陳光標「曾給國防大學捐了兩輛當時還非常罕見的保時捷。當校方問他有何要求時,他先是感謝黨、感謝國家,後表示只想上思想理論課。校方安排他去將軍班上了三個月課,期間他天天挨個請將軍們吃飯,結果那幾年,所有國防拆遷工程全是他的,不知賺了多少億。」

敢於欺騙溫家寶的奸商

2008年6月,大陸官媒報導說,在「中國扶貧基金會」捐贈獎候選人之一「陳光標事跡」介紹中,有這麼一項:陳光標在江蘇黃埔還投資興建了「江蘇黃埔青少年國防教育基地」,該基地位於南京江寧區祿口鎮機場高速公路右側,占地近200畝,投資達5000萬元,是南京地區進行青少年國防教育的重要場所,對青少年實行免費開放。

不過南周報系記者調查發現,根本就沒有這個基地,只發現一個公司名叫:「江蘇黃埔青少年國防教育基地有限公司」,其法人代表赫然署名:陳光標。

對此陳光標一口否認:「誰告訴你我辦過這麼一個企業,那不是我說的!」詭異的是,這樣一個高達5000萬的慈善大項目,是被誰列進中國扶貧基金會的候選人事跡中的呢?是國防教育基地,可免稅拿到土地,而後陳光標辦了公司,還算在扶貧先進事蹟中,這樣的騙局他也敢幹?

其實,更多的騙局陳光標都幹過了。調查發現,就連當年被人們津津樂道的汶川地震千里馳援都是假的。據知情人介紹,當時有人給陳光標出主意,在汶川大地震期間他如果能去抗震救災,那肯定會得到中共高層領導的賞識。於是他就連夜飛到成都。在當地租了幾臺挖掘機,雇了些人穿上江蘇黃埔的衣服,在公路上拉上巨大的橫幅,拍照上網,給媒體發通告。於是後來在媒體的報導中,就成了60輛大型機械,120人的隊伍,30個小時星夜兼程千里馳援汶川的光輝事跡。

大陸媒體還報導說,由於有情報部門的人幫忙,他能提前知道中共領導人會去災區什麼地方,他提前趕到奮力救人,最後「巧遇」領導後,騙得領導人的稱讚。比如在汶川地震災區,陳光標見到了時任總理溫家寶,還得到了他的表揚。溫家寶握著陳光標的手說:「你是有良知、有靈魂、有道德、有感情、心繫災區的企業家,我向你表示致敬。」從那以後,陳光標更是名聲遠揚,2009年11月在武漢接受媒體採訪時,陳光標脫口而出的一句話是:「差不多60%是因為做慈善結交的生意。」

陳的關係網和真實身分

看看陳光標接的工程,就能知道他的後臺在哪。2008年成為所謂首善之後的兩年中,陳自稱已是中國最大的環保拆遷公司。其黃埔公司接過的引人注目的業務有迎中共「國慶60周年」長安街拓寬改造拆除工程、商務部老辦公大樓拆遷、奧運會結束建築物輔助拆除工程、央視過火樓金屬幕牆拆卸等官方拆遷工程。

在大陸,陳光標的頭銜很多:「中國首善、全國抗震救災英雄模範、全國道德模範、全國勞動模範、全國五一勞動獎章、CCTV經濟年度人物大獎、中國最具號召力慈善家……」幾年前他的頭銜更多達21個:江蘇省第十屆政協委員、南京白下區第16屆人大常委、江蘇紅十字會副會長、江蘇進出口商會副會長、江蘇省慈善總會副會長、全國51個市縣榮譽市民……

2014年在紐約,陳光標給出的名片中頭銜也很多,除了「中國首善」,還有「中國最有影響力的人」。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評論說,這連中南海的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都未曾如此自稱的霸氣,陳光標憑什麼?陳光標當然不是憑自己,至於憑什麼,先問問高調愛炫的陳光標幾個不可告人的祕密。

「誰可以讓他獨獲軍隊工程的標案,谷俊山?誰可以讓他總攬南京政府拆遷作業80%以上的工程,季建業?誰可以讓他參與公安部全國徵地拆遷方案的制定,周永康?誰可以讓央視為他量身打造『中國首善』的螢幕形象,李東生?誰可以在他成名後封鎖他昔日的負面消息,劉雲山?答案,以上皆是。

再來檢視陳光標的媒體成名史。陳光標散見媒體的宣傳報導,連最基本的籍貫資料至少出現有江西、江蘇、安徽等三個不同版本,這個底層出生的貧民,卻在2007年憑空被捏造成『行善大王』,且一躍成為『中國首善』,並於2008年汶川地震被正式打響名號後,就此一路高調,甚至變態地海內海外沿路灑紅包。

先不說陳光標看上去怎麼也花不完的錢哪裡來,民眾對他10年來捐了10多億善款的說法從來沒信過,媒體也不是完全沒有追蹤過他宣稱的賑災業績,只是相關新聞都被中宣部擋下。特別是,對於陳光標如此粗鄙醜陋的『善行』,只見許多公知起而撻伐,反而號稱專業打假的方舟子、仇富的司馬南、仇商的孔慶東等人卻都悶聲不響。

原來都是系出同門,原來都是養兵千日。陳光標的『特殊任務』,用於2012年。這一年8月,也是陳光標第一次和《紐約時報》打交道,他在該報購買半個版面刊登釣魚島廣告,不過陳光標動機非為自己愛國,也非為釣島主權,其真正目的是刺激國內民眾發起第二輪激進、且最終演變成暴力燒搶打砸的反日遊行抗議活動,因為時當薄熙來正式被提訴,江系人馬例行性反撲的製造亂局。

至此,若問陳光標是誰?誰讓他有錢這麼玩?不過又一個江澤民集團打造的偽善男巫、帶血土豪,替曾慶紅、羅幹、周永康等人在國際商界執行特務和統戰。」

《新紀元》也從北京知情人那裡獲悉,陳光標發財的主要「恩主」,是他在國防大學認識的軍方的人,但隨後擴大成了江澤民派系的人,上面提到的丁書苗背後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央視副臺長李東生、主管宣傳的李長春、劉雲山等人,還有其背後的江澤民,都是陳光標的大靠山。「陳的那些錢,都是幕後人給的,是要執行任務的。」

《新紀元》從北京知情人那裡獲悉,周永康、央視副臺長李東生、主管宣傳的李長春、劉雲山等人,還有其背後的江澤民,都是陳光標的大靠山。(新紀元合成圖)
《新紀元》從北京知情人那裡獲悉,周永康、央視副臺長李東生、主管宣傳的李長春、劉雲山等人,還有其背後的江澤民,都是陳光標的大靠山。(新紀元合成圖)

陳執行過的特殊任務 激化中日矛盾替江派登釣魚島廣告

2012年8月31日,當時釣魚島衝突日漸升溫,陳光標花了三萬美金在美國《紐約時報》上登出半版英中雙語廣告:「日本右翼分子正在侵犯中國釣魚島」,「釣魚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竭力煽動大陸民眾的所謂愛國熱情,結果引發了幾十年來從未有過的反日高潮。

2012年8月31日,當時釣魚島衝突日漸升溫,陳光標花了三萬美金在美國《紐約時報》上登出半版廣告,竭力煽動大陸民眾的所謂愛國熱情,結果引發了幾十年來從未有過的反日高潮。(新紀元合成圖)
2012年8月31日,當時釣魚島衝突日漸升溫,陳光標花了三萬美金在美國《紐約時報》上登出半版廣告,竭力煽動大陸民眾的所謂愛國熱情,結果引發了幾十年來從未有過的反日高潮。(新紀元合成圖)

在日本侵華「9.18」事變81周年的當天,大陸上街遊行反日的城市從52個增加到近100個,許多城市的遊行出現「打、砸、搶」事件,並且各地抬出相同的毛澤東畫像和類似文革的標語口號,一些城市甚至出現了相同的橫幅:「釣魚島是中國的,薄熙來是人民的」,而且人們發現,很多公安冒充民眾在遊行隊伍中帶頭打砸搶,製造混亂。

9月15日的北京,有人製作了巨幅的五星紅旗,還打出了「願提十萬虎狼旅,躍馬揚刀入東京」、「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的大橫幅,很多人還高舉毛澤東的畫像,說「因為你們的軟弱,毛主席又回來了!」「寧願大陸不長草,也要拿回釣魚島」。

在北京還出現了教授當眾打老人的惡性事件。打人者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韓德強。他在自己的微博上發文解釋「我為什麼打這個漢奸?」他說:「見到兩個青年人舉著一幅床單,上書『毛主席,我們想念您』;此時,聽到一個刺耳聲音:『想個屁!』回頭一看,是個老頭;我大聲說:『在此時此地你罵主席,你就是個漢奸!你就是日本人的內應!』他不理,我就上去給了他一個耳光!後來,我陪著那兩個青年人繼續往日本大使館方向遊行,這個漢奸還在隊伍裡繼續詛咒,被我看到,我又上去搧了他一記耳光。」

此文一出引起很大反響,韓的行勁被比作先前北大教授孔慶東罵人一般。人們直稱韓德強是「文革標本!」「毛糞教授,人文之恥!」韓德強是「烏有之鄉」(帶有政治左翼與毛澤東思想色彩的中國政經評論網站)的「理論家」,也是現代毛左的一面旗幟。

9月20日《新紀元》獲得獨家消息,對於民間反日遊行失控,出現大量打砸搶燒事件,胡錦濤相當震驚。「胡認為有人希望藉釣魚島事件的反日示威,挑起內亂」,騷亂事件中的多起打砸搶事件證實和警方人員有關,「是否和政法系統直接相關,仍在調查當中,但北京已經掌握了一些證據。如果屬實,原本周永康平穩下臺的各方默契可能出現變化。」

《新紀元》分析說,江澤民團伙利用遊行暴亂給胡錦濤、溫家寶施加壓力,但效果適得其反,周永康治下的公安武警鬧得越凶,反而促使胡溫下定決心拿下薄熙來和周永康。現在回頭來看陳光標在海外刊登釣魚島廣告,這也是江派給胡溫施壓的一個步驟,陳光標執行的也是江澤民派系下達的「特殊任務」:促使民間騷亂升級。

有意思的是,一年後的2013年8月6日,陳光標之子陳環境又在《紐約時報》登廣告宣示釣魚島主權,不過這次卻沒能引起多大的波動。

再比如2011年,陳光標聲稱他在臺灣捐了5.1億臺幣,是他以往單筆捐款中最多的一次。當時就被質疑其在臺灣做統戰工作,在中共管制外匯的情況下,陳光標這樣大張旗鼓的把人民幣換成臺幣拿到臺灣,沒有中共政府的允許是不可能的。當時中共統戰部長就是江澤民派系的杜青林,而背後是曾慶紅在掌控。陳光標到了臺灣也故意讓民眾現場領取鈔票,據說令臺灣各界反彈強烈。

陳光標的特務活動最突出的,則是2014年1月7日在紐約上演的慈善鬧劇。◇

本文轉自361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欄目(2014/01/16)
想提前看到新紀元更多精彩文章嗎?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相關新聞
陸媒全面「封殺」陳光標紐約鬧劇 釋重大信息
大紀元《鄭重聲明》九週年 真相是指路燈 明者得救
【周曉輝】江系心急如焚 紐約鬧劇後借黨媒再「逼宮」
陳光標紐約上演「逼宮」 讓中南海震怒
最熱視頻
車評:完美的油電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觀察】拜登兒子與葉簡明的關係匪淺
【時事縱橫】美大法官補位戰 深遠影響未來
【拍案驚奇】許家印逼宮中共 華為免死了?
【十字路口】恆大債務捆綁中共 引爆金融風暴?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在「勾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