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漢之間不得不說的事兒

歷史原來這樣之兩漢之間(八)

作者﹕劉翰青
  人氣: 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牛刀小試

此刻劉秀等人正在郾城、定陵調集援兵呢。其實,這兩處的兵力合在一起,也不到一萬人,與王莽軍相比,無論人數,還是戰力,都遠不是一個數量級的。但是,現在只能盡人事而聽天命了。

天命本身雖然無形,但並不是我們有些當代人所認為的虛幻的東西,他在世間會有具體的表現。就在劉秀帶著幾千援軍返回的時候,圍困昆陽的王莽軍大營發生了異象,先是夜裡有流星墜入王邑大營——「夜有流星墜營中」(《後書‧光武帝紀》),第二天,一大堆雲霧像一座崩塌的大山,直壓向王莽軍大營,莽軍士兵都被壓的趴在地上不敢站起。這種現象,在占卜學裡被稱為「營頭之星」,卜辭說:「營頭之星墜落之處的軍隊,會全軍覆沒,流血三千里。」——「晝有雲氣如壞山,墮軍上,軍人皆厭,所謂營頭之星也。占曰:『營頭之所墮,其下覆軍,流血三千里』」(《後漢書‧天文志(上)》)。

這時,各處的幾千軍援兵趕到了。劉秀帶著一千來人兒作為先頭部隊,在離莽軍大營四五里處,列開陣勢。王尋、王邑聽說漢軍援兵到了,有點吃驚,再一問,劉秀只帶了一千來人。王尋、王邑對視了一下,差點樂噴了,心說,我當是甚麼了不起的援軍,拿一千來人的小胳膊,擰我百萬大軍的大腿,是不是吃「地溝油」吃的腦殘了。二人根本沒把劉秀帶來的援兵放在眼裡,只派了幾千人馬前去迎戰劉秀。

劉秀一馬當先,率兵衝入敵陣,片刻間,砍翻了幾十人。莽軍當時傻了,看劉秀外表一副文弱書生的樣子,沒想到這小白臉兒打起仗來不要命啊。漢軍眾將帶著本部兵馬在後邊遠遠觀戰,看到劉秀這般勇猛,又驚又喜,互相議論:「小帥哥平時見到小股敵人膽膽突突的,今天面對敵人重兵,卻如此勇猛,真是奇怪啊。我們去幫忙吧。」——「諸部喜曰:『劉將軍平生見小敵怯,今見大敵勇,甚可怪也,且復居前。請助將軍!』」(《後漢書‧光武帝紀》)。劉秀見有人助威,愈加勇猛,莽軍頂不住了,紛紛敗退,劉秀與眾將帶兵趁勢掩殺,莽軍大敗,漢軍得勝回營。

牛刀小試之後,眾將對劉秀刮目相看了,原來小白臉兒也可以這麼彪悍啊。不過,劉秀此時沒有享受得勝的喜悅,他在考慮下一步該怎麼辦,因為王莽軍雖然敗了兩陣、損兵折將,但是對百萬大軍而言,不過傷了點皮毛而已。劉秀暗自思量,要破敵兵,只能智取,不可強攻,有甚麼計策呢?哎,有了。他找來姐夫鄧晨,在他耳邊吩咐了一番。

王莽軍大營裡,王邑、王尋二人正在生悶氣呢,沒想到自己被一個小白臉帶著一千來人打得滿地找牙,怎麼這麼窩囊。正在此時,有人來報,漢軍有人闖營要衝進昆陽城。二人立刻命令,一定要堵住來人,不能讓他進去送信,過了一頓飯的功夫,又有人來報,闖營的漢將被擊退了,而且撿到他失落的一個信袋。二王打開書信一看,心情更糟了,原來這是外邊的漢軍給昆陽城內送的軍情,內容大體是:宛城的漢軍主力來援救昆陽了。二人剛剛輸了一陣,已經被打掉不少傲氣,如今見到這消息,更鬱悶了。

宛城漢軍怎麼來的這麼快呢?原來,這不過是劉秀放的煙幕彈,此時,劉伯升確實已經攻克宛城了,不過,劉秀的戰報更新速度有點奧特,所以他自己還不知道呢,這封信,是他故意讓鄧晨「送」給莽軍的,作為疑兵之計,王邑、王尋還真的信了。但是,即使宛城的漢軍主力真的趕到,也不過十萬人,莽軍還是佔絕對軍事優勢的,更何況這只是一個假消息,不過僅僅給了王邑、王尋一個心理打擊而已,解昆陽之圍,似乎還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昆陽之戰

但是,漢軍面對如此強敵竟然打了勝仗,士氣高漲。劉秀組織了一個三千人的敢死隊,由他本人率領,從城西渡昆水(又名輝河),突襲敵方中軍,漢軍其他將領在正面擂鼓佯攻。

按常理推斷,這樣去衝擊莽軍大營,就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三千士兵衝進百萬大軍的駐地,就像一把沙子扔進大海,連個浪花都激不起來。無奈王邑、王尋二人,之前太輕視漢軍,因而曾告誡軍中諸將,沒有他們的命令,各部不准擅自離開自己的營帳駐地——「敕諸營皆按部毋得動」(《漢書‧王莽傳》),由他們帶著本部兵馬親自巡視陣地,於是,這次劉秀在這次衝鋒中,直接面對的就只有二王的中軍了,莽軍空有百萬,卻「不敢擅相救」(《漢書‧王莽傳》)。

儘管如此,王邑、王尋的中軍「司令部」也有一萬人馬,在數量上依然是佔優勢的,但是他們沒料到「劉帥哥敢死隊」來的如此迅速,一下亂了陣腳,王尋被殺——「光武乃與敢死者三千人,從城西水上衝其中堅,尋、邑陣亂,乘銳崩之,遂殺王尋 」(《後漢書‧光武帝紀》)。主帥一死,莽軍軍心大亂。

昆陽城內的漢軍連日來被圍的透不過氣,突然見莽軍陣營亂了,又聽到一片喊殺聲,知道是援兵在攻打敵軍大營,個個都想:這下終於可以出口氣了,立即打開城門,殺聲震天的就衝了出來,裡應外合。莽軍全線崩潰,爭先恐後的渡滍水河逃命。如果僅僅如此,莽軍也許只是大敗一陣,退幾十里後收攏人馬轉身再戰,結果如何尚未可知。未曾想,天公發威了,雷聲大作,雨水如注,滍水河暴漲,莽軍「野獸特種部隊」裡的虎豹們都被嚇傻了,一下炸了群,亂頂亂咬,大個子巨無霸也被擠進河裡沖走了,莽軍被咬死、淹死的,不計其數,把河道都堵了。——「會大雷風,屋瓦皆飛,雨下如注,滍川盛溢,虎豹皆股戰,士卒爭赴,溺死者以萬數,水為不流 」(《後漢書‧光武帝紀》),和「營頭之星」的預兆半點不差,真是「流血三千里」。

莽軍剩下的三個領軍人物——王邑、嚴尤和陳茂踩著莽軍士兵的屍體渡河逃命去了,丟下糧草、兵器、金銀珠寶、戰車、盔甲無數,漢軍清點了一個多月也沒數完。——「王邑、嚴尤、陳茂輕騎乘死人度水逃去。盡獲其軍實輜重、車甲珍寶,不可勝算,舉之連月不盡」(《後漢書‧光武帝紀》)。

王邑率百萬大軍出征,卻只剩幾千殘兵退回雒陽(今洛陽)。嚴尤、陳茂乾脆直接脫離王莽,逃到沛郡譙縣(今安徽省亳州市),他們自稱是漢軍將領,召集當地官員和百姓聚會,二人配合默契的給大家講解世勢,嚴尤作主講,介紹王莽如何篡奪皇位,以及天滅王莽、漢室復興等狀況,陳茂負責烘托氣氛——趴在地上痛哭流涕。之後,他們到汝南投奔原漢鍾武侯劉聖去了。

民間有句老話——「閻王叫他三更死,誰敢留他到五更」,無論一個人還是一個政權,都是如此,上天要他(它)滅亡的時候,無論其外表多強大,都會在人們的難以置信中,一夜間土崩瓦解。

天意,很多時候是要藉助人的手去實現的,昆陽之戰便是個典型的例子。王莽氣數已盡,因而,劉秀用一萬多人的「雜牌軍」,使包括四十二萬鐵甲精銳在內的王莽百萬雄兵全軍覆沒,此非天意而何?經此一戰,王莽精銳盡失,再也無法有效的抵擋山東(函谷關以東)各路「反政府軍」西進長安。

「娶妻當得陰麗華」

劉秀經昆陽一戰名揚天下,但他並沒有居功自傲,依舊像以前一樣溫文儒雅。此刻,他不知道宛城已經被劉伯升攻克,心裏還惦記著在宛城的漢軍。

打掃戰場之後,劉秀和王鳳等人商量,攻打宛城的兄弟們可能還在勒著腰帶硬挺呢,王莽這次「留」給咱們這麼多東西,是不是給宛城那邊送點。王鳳眼睛都沒眨,立刻同意由他自己帶著李軼等人去增援宛城,因為昆陽是王鳳的「傷心地」,向王莽軍乞降的事兒才過去幾天而已,繼續留在這裡實在太丟人。

劉秀則領兵繼續攻略穎川郡(今河南省一部份),在這裡,他結識了一位日後輔佐自己的得力干將,後來被列入雲台二十八將之一的——馮異(字公孫)。馮異是位熟讀兵書的良將,二人一見如故,相談甚歡,也讓劉秀受益不少。

此刻,劉秀還憧憬著再立戰功、封侯加官,然後,風風光光的去迎娶他的心上人——陰麗華。

陰家是新野大戶,陰麗華在故鄉又以貌美聞名,是一位典型的「白富美」,更重要的是,陰小姐自身條件這麼優越,卻沒有鼻孔朝天,而是性格溫婉,善解人意,絕對是大多數未婚男士心目中的理想伴侶。

陰麗華的母親鄧氏,與劉秀的姐夫兼知己鄧晨是親戚。劉秀還在老家種地賣糧那會,經常去新野找這位姐夫談心,就這樣因緣際會的認識了陰麗華。陰麗華比劉秀小十歲,那時的陰小姐還是個天真的小女孩兒,遠未到出嫁的年齡。劉秀本是帥哥一位,又頗具經營頭腦,即便算不上「高富帥」,對一般姑娘而言,也是很搶手的。但是,劉秀偏偏對陰麗華這個小姑娘一見鍾情,就這樣從二十剛出頭等到快三十歲,而且立下一個知名度很高的心願:「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

如果事情按照一般的想法發展,劉秀應該因昆陽大捷以及攻略穎川的戰功而「升職」,作個執金吾(京城警備司令)、封個侯爵,都是理所當然的,之後,再迎娶陰麗華為妻,圓了他早年的夢,最終,以開國元勳的身份被載入史冊。如果這樣,《後漢書》上就不會有「光武帝紀」,而只會有「劉秀列傳」了。

長兄遇害

可是,就像王莽的敗亡是天定的一樣,劉秀的命運,也不是他自己能決定的。正當劉秀率更始軍進攻父城(今寶豐縣李莊鄉古城村)時,他的大哥劉縯(劉伯升)出事了。

劉縯劉伯升作戰勇猛,接連立下戰功,聲譽日隆。及至劉伯升攻下宛城,劉秀在昆陽一戰成名,引發了更始軍中幾個大臣的忌憚,他們擔心劉秀兄弟日後會取劉玄而代之,便鼓動更始帝劉玄找機會殺了劉伯升,其中最賣力的兩個人,一個是大司馬朱鮪,另一個竟然是宛城李通的堂弟——劉秀兄弟的老戰友李軼。劉玄本來就是個沒甚麼主意的人,屬於別人一帶就往溝裡走的。不過,他也知道劉伯升是一員猛將,預謀了一次,沒敢真動手。

當初,綠林軍為了繼續以前放縱的日子,極力推舉平庸的劉玄為更始帝,而劉伯升卻只被封為司徒,這引發了很多義軍豪傑的不滿。其中有一位「勇冠三軍」(《後漢書‧齊武王劉縯列傳》)的漢室宗親,名叫劉稷,他當時正率軍攻打魯陽,聽說劉玄當了皇帝,當時就炸了:「起兵圖大事的,本來是劉伯升兄弟,那個甚麼更始帝算哪根蔥啊?」——「本起兵圖大事者,伯升兄弟也,今更始何為者邪?」(《後漢書‧齊武王劉縯列傳》)。劉玄君臣聽說這事兒,火冒三丈,派人把劉稷抓來,要推出去砍了。劉伯升一見,你們這不是「自廢武功」嘛,緊攔慢攔的不讓殺。結果,朱鮪、李軼等人趁機力勸劉玄,把大司徒劉伯升和劉稷一起殺了。

天下未定,卻因妒忌之心斬殺功臣,日後更始之敗,此刻已見端倪。而且,劉玄沒想到,這番舉動不僅害了自己的猛將,而且把劉秀向讖語中所說「為天子」的方向推了一把。

(未完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此時王邑無論是接受了王鳳的投降,還是聽嚴尤之計取得昆陽,漢軍一定軍心渙散,「劉秀當為天子」的讖語,多半會變成絕對唯物主義者的笑柄。然而,冥冥之中的安排,正是要通過人的手來實現的,王邑的決定也就成了一種必然。
  • 「劉秀當為天子」、「劉秀發兵捕不道」這類預言是在王莽篡漢之後才流傳天下的。「巧」的是,劉歆改名為劉秀這一年,恰恰也是「正版」劉秀出生的時候。
  • 歷史就像一部大戲,每個人既是戲外的觀眾,也是戲中的演員,而那個劇本,在冥冥中卻早已寫好。有智慧者,也不過只能提前預知下幾幕的劇情,卻不敢,也無力做任何改變。
  •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桃坡村浪馬寨,有塊大石頭,以前石旁有一條大蟒盤踞,無人敢靠近。2002年,那條大蟒突然「不告而別」,一個叫王國富的人清掃此地時,發現巨石有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
  • 和王莽不同路的,都被以各種名義,或者罷免,或者調動到遠方去。剩下的,有王舜、王邑、孫建等人,都成了「王莽工作室」的成員。
  • 在中國傳統社會中,天子與百官各有其許可權範圍,也各有其責,自然的形成了一種相互制約的關係。這是我們很多現代人,因為教科書和影視作品的影響,常常模糊的地方。
  • 天定的事,無論人覺的如何難以實現,最終都會戲劇性的呈現在歷史舞台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