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籍華人在韓國:冬日的笛聲

文:朱蓉兒

韓國的雪景(作者提供)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1月05日訊】迎來2014新年的韓半島,已經接連下了好幾場大雪。記得第一場大雪驀然飄飛之時,我正坐在家中落地窗前,用西洋長笛練習日本民歌《北國之春》。一側頭看見窗外雪花飄墜、美景悅目,乾脆止住笛聲、專注的欣賞起來。

韓國的大雪來得早、退得遲,往往11月中旬就能迎來第一場大雪,然後接接連連、消消停停的是第二場、第三場大雪,持續到二月份。近年更是特殊,秋天剛露個頭,就被驟降的氣溫趕跑了。我的長笛老師對我驚呼:「秋天哪兒去了?」

韓國長笛老師(作者提供)
韓國長笛老師(作者提供)

長笛老師是韓國人,名叫金湧珠(音譯),漢陽大學音樂系畢業,碩士文憑,專職教授長笛,經常隨她的教授參加交響樂團的演出。今年夏天,我們全家特意赴首爾藝術殿堂、聆聽金老師和其他七位韓國頂尖長笛演奏家們共同演奏莫扎特、帕格尼尼等名家的古典曲目。緣自邁克(我兒子)小提琴教師的介紹,始於去年秋天,金老師每週一次上我家教授我吹長笛。

金老師的教課非常正式嚴謹,用兩本韓語版的長笛教課書,一本教發音,另一本用於課後練習西洋歌曲,如《天鵝湖》之類的。金老師每次上課都要糾正我發音的唇形,提醒我用胸腹式呼吸,即一次吸足氣,儲存到腹部,慢慢用腹肌控制著,推出氣流。為了配合,老師要求我每天做三十個仰臥起坐,練出腹肌來。

金老師是個標準的韓國美女,教授我吹長笛,也是用培訓美人的標桿來要求我。如要求我必須腰直頸正、姿態優雅的坐著,臉部肌肉放鬆,眉間舒展、極有自信的輕輕吹出音符,不允許有皺著眉頭、孥起嘴唇的不雅姿態。一當發現,立即糾正。有時我心裡嘀咕:「這哪是吹笛,簡直是美女培訓班啊!」

有一段時間,我對吹笛沒有熱情,練習少,指法更生疏。應我的要求,金老師教授我吹奏《我心永恆》和《大長今》的主題曲《呼喚》。這兩首歌曲的旋律我非常熟悉,所以很有興趣練習。《呼喚》的旋律很簡單,容易學會。《我心永恆》難得多,音階高、音符變化快,需要吸足一口氣,流暢的吹出一個個長句子來。我足足練習了三個多月,才達到瑟琳迪昂原唱的音高。有時用心的吹笛,音色很美,連小邁克都跑進我的房間邊聽邊玩耍。

很久以前,我曾經跟上海的老師學過吹簫,只學了G大調的中音低音指法及《平沙落雁》、《梅花三弄》兩首簫曲和打音技巧。時間雖然短,也不算會吹簫,但由此見識了中國古典簫曲沁人心肺、餘音繞樑三日不絕的絕美音色。我用過的紫竹簫和一本簫譜,是搬家必帶的物品,已經跟著我從中國到美國,現在又來到了韓國。

跟隨韓國老師學習長笛課將近一年,忽然有一天想到可以試試用長笛吹簫曲。但是我的簫譜是用簡譜記譜,我學長笛看的是五線譜,想吹簫曲就必須把簡譜轉換成五線譜。當時我是靈機一動,敲擊家中電子琴的鍵盤,找出簡譜和五線譜的對應關係,如D等於2,F等於4,B等於7等等,在簡譜旁注出五線譜唱名,開始用長笛練習中國簫曲。這樣經過三個星期的練習,我終於可以直接目視簡譜吹奏,不再需要藉助五線譜的轉換。如此一來,我從中國帶來的簫譜派上用場了。我經常翻開它,用我的鎳銀質長笛吹奏一些節奏適中、旋律悠揚的古典簫曲,如《玉簫明月空閒》、《陽關三疊》、《春江花月夜》及上文提到的《平沙落雁》和《梅花三弄》。

《平沙落雁》是一首展景抒懷的古曲,曲意爽朗,樂思開闊。全曲借樂聲描摹天際群雁飛鳴起落和高飛遠翔的場景,淡遠而蒼勁地勾勒出大自然遼濶壯麗的秋江景色,給人以肅穆而又賦予生機之感。《梅花三弄》創作於東晉,流行於唐代,是一首充滿中國古代士大夫情趣的古曲。全曲完整重複三段泛音,在不同八度音程上奏出,歌頌梅花潔白芳香、凌霜傲雪的高尚品性,謂之「三弄」

金屬質地的長笛音質清脆高昂,吹奏簫曲是達不到紫竹簫演奏的效果,好在中國傳統的神傳文化底蘊深厚,每一首古簫曲嚴謹完整的結構、豐富深邃的思想內涵和由此具備的高雅氣質完全能覆蓋由長笛吹奏帶來的音色瑕疵。很多時候,我在吹中國古曲時,完全沉浸在非常唯美的音畫世界中,好像藍天白雲間只有我和長笛了。

評論
2014-01-05 5: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