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滿城縣委書記閆志強等人遭惡報死亡

人氣 1

【大紀元2014年01月06日訊】歷經近兩年分分秒秒的病痛折磨,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保定市小有名氣的閆志強不治身亡。知情者背地裏免不了議論紛紛:閆志強患的是胰腺癌,只剩七、八十斤,活活疼死了;他勾結地產商可發了大財,平時怕露餡,有錢不敢花;這傢伙早該見馬克思去了……

閆志強何許人也?他都幹了哪些事,落得如此下場呢?

原來閆志強是保定市人大副主任,原籍淶水,五十二歲,曾當過九年的滿城縣委書記。他為了升官發財,竭力取悅上級,積極推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對滿城縣很多善良百姓犯下了重罪。

綁架、勒索、酷刑折磨

在閆志強二零零二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一月掌控滿城縣期間,他驅使「六一零」、政法委、公檢法司、鄉鎮村委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敲詐勒索、綁架、非法關押等不計其數,眾多法輪功學員被逼流離失所,妻離子散。致王金玲、馬文合、郭漢義三人含冤離世,十人非法判刑,四十二人非法勞教,二人開除公職。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期間,用強制戴死刑犯刑具、吊銬,關鐵籠子,滾鐵籠,木棍暴打,鞋底抽臉,野蠻灌食,香煙燙,毒蟲蟄,電棍電,灌迷魂藥,暴曬等等酷刑進行折磨、摧殘。

王金玲,女,五十三歲,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去白龍鄉李莊村好朋友趙福琴家,給五一結婚的兒子送喜酒錢,她和趙福琴、陳寶祥等法輪功學員被蔡濤、康新元、徐會來等綁架到白龍鄉派出所,後轉至滿城縣看守所。在看守所七十多天,七月六日王金玲被迫害致死,遺體有傷,嘴有血跡。八日家屬接到死亡通知,十一日王金玲的女兒、兒子到抱陽山火化場匆匆看了一眼,見遺體後背朝上,手臂伸張,有瘀紫傷痕。王金玲在世時,誰都知道她身體十分健康,趙玉霞等警察卻說是犯心臟病而死。

馬文合(小名:馬盆兒),男,五十七歲,滿城鎮城東村人,原滿城縣農機二廠職工。曾患食道癌,人皮包骨,是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煉法輪功後,變成了一個容光煥發身體健康的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就因為不願昧著良心背叛救過自己命的法輪大法,遭到滿城鎮政府、城東村委會、滿城縣農機二廠等人員的無數次的非法騷擾、威脅、恐嚇、關押等迫害,致使他舊病復發,於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九日含冤離世。城東村百姓憤憤地說:馬文合「是被他們給折騰死了」。

郭漢義,男,五十四歲,曾在東北和青藏高原當兵執行艱鉅繁重的任務,經歷過兩次生死考驗,在珍寶島戰爭中立二等戰功。曾患腎炎、腸炎、便血及胃病、全身浮腫等疾病,學煉法輪功後,無病一身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因為他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屢遭滿城縣「六一零」、國保大隊、城關派出所、商業局大小官員和居委會人員的綁架、抄家、威脅、恐嚇、監控和長期騷擾,致使他舊病復發。 即使在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郭漢義奄奄一息時,商業局局長王彥平還帶人逼他寫放棄信仰的「保證書」。他妻子說:「漢義都這樣了,你們還逼他,誰讓你們來的!」王彥平卻說:「他不寫我們交不了差,這是縣裏書記壓下來的任務,不寫我們就不走!」同年八月一日郭漢義含冤離世。

敲詐勒索,是滿城縣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形式之一。比如: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深夜,滿城縣公安局警察強行從家中綁架了大坎下村殷鳳琴、殷秀琴、閆素琴、殷淑珍、殷樹芬、殷英淑、王豔玲等七名法輪功女學員,五人都被勒索二千元左右。四月二十五日後,滿城縣警察又綁架四名法輪功學員,分別勒索七千元、六千元、六千元、三千元,僅此就勒索三萬二千元。

二零零七年,在郵局工作的劉佔良、楊春利被非法勞教,還扣掉全體職工的全年獎金,製造對法輪功的仇恨。法輪功學員王兵義被嶺西派出所吊起來毒打一宿,遍體鱗傷,雙腿全腫。法輪功學員孫蓮香正在縣醫院上班,綁架到看守所後迫害得吐血。

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紅色恐怖遍及全縣城鄉,三月到八月, 二十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十七名被非法勞教。僅七月一日凌晨四點多,滿城縣公安局、白龍鄉政府、神星鎮刑警三隊六、七十人、開著十來輛車闖進白龍鄉大坎下村,村幹部殷志強引路,分八組綁架八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下午,滿城縣「六一零」、公安局、國保大隊、派出所和鄉鎮村委會人員,像土匪一樣闖入民宅,踹門撬鎖,非法抄家,搶劫財物,瘋狂綁架、騷擾大批滿城縣法輪功學員,綁架了石麗環等十人,大都劫持到勞教所加重迫害。

追隨邪惡,罪孽深重,將自己送上不歸路

閆志強在仕途上可謂一路綠燈,每個職位一直是保定市最年輕的,但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卻闖了紅燈,走上邪路,遭了惡報。他不但自己夭折,也坑害了許多追隨他行邪作惡的參與者。

劉春福,男,四十多歲,縣教育局長,上任以來脅迫全縣所有教師參與誣蔑法輪大法的活動,二零零九年春又讓全縣教師畫漫畫,毒害師生,對大法犯罪,同年十月,突發腦乾出血。

田彥軍,男,三十七歲,城關鎮副書記,逼著法輪功學員寫「保證書」,不寫就勞教、拘留。不久得癌症,到處看病,沒幾個月就死了。

殷志強,男,三十多歲,白龍鄉大坎下村書記,多次參與對本村法輪功學員的綁架,致使本村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到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監獄。並安排村幹部跟蹤、監視學員、塗抹真相標語。二零零三年的一天他家突然失火,燒壞了當年蓋的新房一間。再有他家在蓋東房時,房子剛蓋好完工,突然倒塌。二零零八年十月,在自家開的石渣廠裏,楊福蘭被絞石子的機器絞死,殷志強賠償死者十多萬元。

景洪池,男,三十六歲,韓村鎮派出所所長,多次抓捕、關押、勞教法輪功學員,還說:「遭報?我這不是挺好的,他報我看看?」二零零五年七月車禍喪命。

趙玉霞,女,四十多歲,縣公安局原國保大隊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兇手,因給一殺人團伙銷贓兩輛桑塔納車,被取保候審、撤職。

賈瑞芹,女,四十多歲,縣看守所副所長,兼獄醫,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野蠻灌食,多次揚言「我不信報應,報報我看看」。後來得乳腺癌,做了切除手術。現在有所醒悟,惡性大為收斂。

許武斌,男,五十多歲,神星鎮派出所所長,多年前流氓成性,後經請客送禮進了縣公安局。他以積極迫害法輪功實現升官發財夢。後得怪病,飽受痛苦而死。

張輝,男,三十多歲,城關鎮派出所副所長,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後,突發心臟病住院,警察們在背後議論紛紛。之後他有所醒悟,調離了迫害崗位。

岳文起、張月、陳子明、魏文一,男,六十多歲;張彪,男,三十多歲,大固店村人。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為了每天掙三十元錢,五人不論白天黑夜把守村口監視法輪功學員,事後每人得九百三十元。一年後,岳文起和陳子明得了肺癌,張月得了胃癌,魏文一得了腦血栓,不能說話,拄上了拐棍。二零零九年正月初一,張彪全家開車出去拜年,與一輛車相撞,張彪斷肋骨三根,母親斷肋骨七根,姐姐腦門劃了大口子,外甥頭骨撞壞,表外甥女的胳膊撞斷。貪圖不義之財,害人害己。

崔秋子,男,大冊營鎮大冊營村人,當村幹部期間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賈程祿的迫害,致使賈程祿五十八歲就失去生命。過了幾年,崔秋子出嫁的女兒死了,兒子也死了,老伴得了半身不遂。

殷旦,男,五十多歲,白龍鄉大坎下村人,二零零七年過年前,為了得到幾個賞錢,在村幹部的指使下,到處塗抹、撕毀法輪功真相和退黨標語。對此,法輪功學員善意相勸。他卻說:「有人給錢,我就擦。你要給我工錢,我就寫。我不相信有甚麼報應。」事隔不久,他的右手一個手指劇烈疼痛,無法忍受,到醫院診斷是脈管炎,截下了一個手指。現在明白了真是有報應,很後悔,發誓以後再也不幹這種事了。

傻小,男,白龍鄉北水峪村人,在二零零七年農曆二月二廟會上,碰到一名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要打電話報警抓人。結果幾天後,開三輪車,掉到路邊的深溝並撞到樹上,差點送命。

楊三,男,二十多歲,白龍鄉北水峪村青年,二零零七年春,一天晚上開車看到一名法輪功學員正在電線桿上貼「法輪大法好」標語,就和車上一夥人將該學員綁架到白龍鄉派出所。幾天後,楊三打架,被砍數刀,鼻子被砍掉。

田書會,男,四十八歲,滿城縣城關鎮抱陽村治保主任,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五年,經常帶鎮派出所警察串法輪功學員家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查收大法書。還領著警察找一個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把照片放在車前串村讓人們辨認。二零零五年突發肺癌,白花了很多錢,第二年死了。

田興,男,四十六歲,抱陽村原書記,自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一年任抱陽村書記期間,為撈取政治資本參與迫害,並指使村幹部暗中監視跟蹤法輪功學員,指使村幹部張白蛋伙同派出所警察、鄉鎮幹部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威脅恐嚇、綁架、搜查,逼交大法書籍、逼寫不煉功的保證。田興的惡行殃及親人:前幾年,其父母都得了半身不遂,父親傻乎乎,母親雙目失明。其大兒子於二零一三年夏天去外地旅遊,船翻被淹死。

張白蛋,男,抱陽村幹部,經常領著鎮幹部到法輪功學員家逼寫所謂的「保證書」。後來被鐵釘扎進腳心,又得了腰椎間盤突出。妻子在街上聊天,被狗撲倒摔斷了胯骨,花了四萬多元也沒治好。他兒子買挖掘機作業時司機當場死亡,賠償、修理花了20餘萬元。三兒子還出車禍重傷。

李鳳山,男,六十多歲,白龍鄉李莊村會計,幾年來撕毀法輪功真相資料,起大早偷著幹。法輪功學員多次勸善,他表面說的很好,一到中共的「敏感日」就監視。二零零八年十月一天晚上在飯店酒足飯飽後騎摩托車回家,鑽到停在路邊的大卡車底下,腦漿迸流,當即死亡。

陶福玲,五十多歲,小李家佐村人,多年來專門撕毀張貼在牆上的真相傳單,他說:「我就不信有報應,我就撕!」二零零八年六月,正做豆腐時,突然倒地氣絕身亡。

趙洪祥,男,六十一歲,縣公安局副局長。緊跟中共惡黨江澤民團伙,以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為政治資本往上爬,既是主謀又是兇手,而且是害死法輪功學員劉冬雪、王金玲的真兇,還是敲詐勒索的慣犯。二零零八年遭惡報患腦血栓,這本是上天對他的警告,但他仍不聽法輪功學員的勸告,一條邪道走到黑,終於二零一三年三月喪命。

明白真相 善待大法 懸崖勒馬重獲新生

多行不義必自斃,善惡必報是天理。迫害好人,迫害修煉的人就是這樣可悲的下場。法輪功學員不願看到家鄉同胞類似的惡報悲劇繼續發生。十幾年來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發傳單、講真相,都是為了救人。最近,中央 「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被抓捕,中央「六一零」小組前任頭目、政法委書記、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調查,此前迫害法輪功的兇手薄熙來、王立軍被判刑,這說明江氏犯罪集團大勢已去,正面臨人治天懲。希望滿城縣「六一零」、公檢法等各級官員和警員認清形勢,認清中共誣蔑法輪功的種種謊言,明白真相,目前只有停止迫害法輪功,善待法輪功學員,立功贖罪,才能為自己和家人留下後路。

(文章來源:明慧網,责任编辑:林淑芬)

相關新聞
更多中共警察和「六一零」頭目遭惡報
雲南雲汽實業保衛科 多起遭惡報事例
廣州原公安局副局長何靖遭惡報被判無期
煉功三天出奇蹟 相信大法得福報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蹤:歐洲疫情現緩和跡象
【直播】4.6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13萬
【紀元播報】楊寧:替中共撇罪 美國病毒獵手確診
【紀元播報】中共隱瞞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約華為
【珍言真語】吳明德:匯豐不派息 英防備通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