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曉輝:中共是人類共同的邪惡(三)

文/凌曉輝:中國問題研究學者、哲學博士

人氣 2
標籤: ,

【大紀元2014年01月07日訊】 [內容題要]

中共在它統治中華民族的幾十年期間,人世間恐怕沒有哪項關於「惡」的概念和定義與它無關。但是也沒有哪一個關於「惡」的概念和定義可以解釋或說明中共是一種甚麼樣的「邪惡」。

在對信仰的迫害中,如果說大約兩千年前,古羅馬皇帝尼祿命令將基督徒投進競技場中,羅馬權貴們在大笑中看著這些人被猛獸(獅子)活生生地撕裂咬死,是人在借用猛獸凶殘的「獸性」來取樂、恐嚇民眾遠離基督教從而迫使基督徒放棄信仰的話;那麼,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就是:中共這只邪惡怪獸的靈體附著在「人」身上,取代人的靈魂而將人變更成「猛獸」、直接用人當成「猛獸」去撕裂「咬死」法輪功學員來謀取暴利、醜化、欺騙並恐嚇民眾仇恨和遠離法輪功,從而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中共要毀滅的不僅僅是民主、自由、憲政、所謂政治異己分子、法輪功……和看似是它們敵人的人;而是整個民族以致人類,同時也包括了中共黨員在內的任何一個人,直至中共最高領導人也不可能逃脫被毀滅的命運。

[正文]

三、關於「終極邪惡」和人類「從未有過的邪惡」

(一)終極邪惡

「終極邪惡」是指以毀滅人類、同時也毀滅參與者本身為目的邪惡,也即「人類的共同邪惡」。縱觀中共短短幾十年的歷史它給中華民族帶來的災難,人世間恐怕沒有那項關於「惡」的定義與它無關。但是也沒有哪一個關於「惡」的定義可以解釋或說明中共是一種甚麼樣的「邪」或「惡」。在此引用了「終極」這個詞。

這個「終極邪惡」的最後表現在它對於法輪功的鎮壓。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已超過十四個年頭,這是中共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最愚蠢、謊言最大、運用手段最殘酷、牽連人數最多、迫害面最廣、耗資最大、最邪惡的一場運動;與此同時,這也就是江澤民從內部搞垮中共,使其迅速走向滅亡而完全不能自拔的過程。

(二)沒有「道德」的中共為毀滅人類來到世間

任何一件事物存在或來到天地間都會有一個理由、原因或出處。也就是說萬物出現在世間一定有它存在和出現的道理,——這個道理從廣義上可以認為是這件事物應有或應守的「道德」。她是這件事物能立於世間的根本。

道德的來源

人們認為:人的道德是指衡量行為正當與否的觀念標準。是一種社會意識。

學術界關於道德的來源有很多說法……。在這些觀點中「神啟論」說明了道德的來源,神啟論認為道德的起源是上帝的意志或神的旨意,或通過「天」啟示聖人,由聖人再傳給人們。古希臘的哲學家蘇格拉底和柏拉圖都認為,人們靈魂中的善和人類生活中的道德都來源於神諭或神秘的「理念世界」的啟示,人們通過自我認識和回憶,挖掘出神給予的善和道德。也就是說:人類民族的道德真正來源是創造、生育和撫育這個民族的始祖、祖宗,也就是他們敬仰的「神」,這是「上天」賦予人的。為的是人類的平安、社會不至於敗壞。從某種意義上來認識,整部《聖經》寫的都是關於人是否遵循了上帝的「約」而導致的各種結果的一部最完整的《約》——也是經典歷史。好讓後人以史為鑒,他是西方文明的「基石」。這裡的「約」也就是人應該擁有和遵循的「道德」……。

其實,東方文明又何嚐不是如此!中國古代儒家主張「天道觀」,如孔子說過「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就是說,上天把道德賦予了我,桓魋又能把我怎麼樣呢?西漢的董仲舒認為,「今善善惡惡,好榮憎辱,非人能自生,此天施之在人也。」;他還說,「道之大原出於天,天不變,道亦不變」。「王道之三綱,可求於天」,這裡的「天」是指神。他所說的「道」,包括綱常禮教、道德原則。這些傳統,都是從「天」那裏承受下來的,是神的旨意。因此,儒家將道德的起源歸結於天啟或神的意旨。宋明理學家周敦頤說:「天以陽生萬物,以陰成萬物:生,仁也;成,義也。故聖人在上,以仁育萬物,以義正萬民。天道行而萬物順,聖德修而萬民化;大順大化,不見其跡,莫知其然之謂神。」就是說,仁義道德本乎天道,是神的啟示。把道德歸於上帝或「天」的啟示。

沒有「道德」的中共胡編亂造道德標準

在中共控制下的社會科學完全否認人類道德的來源。胡編亂造道德標準,只要符合它危害人類社會的需要,它可以把人類的道德標準「正反無常」的胡亂使用,任意蹂躪人類的道德;從打倒孔家店、誓將「孔猛之道」批倒批臭——到把孔孟立為「國學」,要讓「孔子學院」插遍全世界;從把無產階級加上流氓無產者作為最先進的階級,用以推翻資產階級——到又把資本家變成「先進生產力」的代表等等……。

中共是一個宇宙間的怪物,它沒有「道德」。它完全沒有立足於世間的資格,所以它總是東拼西湊、出爾反爾給出「道德」標準。最終達到讓人喪失應有的道德標準,同時消耗人類內心遵守「道德」的能力。

邪惡的「鬥爭」理論

「中共」是以馬列理論為指導,而馬列理論的真正實質是以達爾文的進化論為基礎和原理。它的「勞動創造了人類」的說法,實際上就是把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和人類世代所遵循的人倫天理,用「弱肉強食」的鬥爭哲學來取代。人類依賴道德長存於世間並繁衍生息,就好比「魚」生活在水中;中共把「魚」從水裡撈出叫「鬥爭」;離開了水的「魚」的掙扎叫「革命」;「魚」死了才是「被改造」或「被歷史的車輪壓碎」。而今中國社會的道德狀況,就像離開了水的「魚」正在掙扎一樣,人們呼喚「道德在哪裏」?

中國歷朝歷代都要祭祀他們歷代的先皇、先祖。老百姓也會祭奠歷代祖宗;當然更會祭拜神仙、佛祖……。到中共時,它把自己裝扮成民族和人民的「母親」,讓所有人只能祭拜「中共」這個唯一的所謂由「鬥爭」或「勞動」創造的「母親」,這裡的「勞動」主要是指中共宣揚的「階級鬥爭」、「生產鬥爭」和「革命」等等……。切斷了中華民族的「根」,使之成為「無根的民族」。就連中共自己的「黨史」也寫成了從一次、到十次、十一、十二次等等的「鬥爭史」。這種不斷的你死我活鬥爭殘留的「英雄」成為的「領袖」,就更沒有章法所循。直到江澤民,也是中共史上心眼最小、能力最差、虛榮心和妒忌心極強的人物,卻操控整部國家機器對一群與世無爭的「法輪功」群眾進行了史無前例的殘酷鎮壓,把中華民族道德回升的最好一次希望給毀滅了。

毒害、毀滅人類

「法輪功」這個讓上億的民眾獲得身體、心靈健康的傳統修煉方法,而且任何一個法輪功煉習者都可以用親身經歷和體驗來證明的「法輪功」,被中共運用整個國家的宣傳機器,進行了長達十四年的造謠和譭謗宣傳,使得在不明真相的中國民眾眼中,「法輪功」會是一種異樣的感覺。我們完全可以想像:對於有著五千年古老文明的民族,一部把「真、善、忍」說成是「邪惡」,把「假、惡、鬥」說成是「偉光正」的國家宣傳機器是何等的邪惡!

中共這個「邪惡」,它不僅利用人類社會最「邪惡的因素」毒害著每一個它能毒害的人,也毒害包括下毒者在內的每一個人,因為下毒者必定中毒……。也就是說:中共要毀滅的不僅僅是民主、自由、憲政、所謂政治異己分子、法輪功……和看似是它們敵人的人,而是整個民族以致人類,同時包括了中共黨員在內的任何一個人,直至中共最高領導人——如果他(她)們不脫離中共。這就是為甚麼呼籲中共黨員退黨,因為中共是人類社會的共同邪惡。

(三)人類從未有過的「邪惡」

「六四」時期,中共因屠殺學生而逆世界民主潮流。在世界各國的譴責聲中不得不低三下四一段時期。但是中共需要靠鬥爭、吸人類之血來充電而獲取能量以維持生命。這時它瞄準了法輪功學員——一群為了身心健康而煉功的社會最普通的平民百姓。曾揚言要在「三個月內徹底消滅法輪功」,來勢之迅猛,猶如發動一場更大的「文化大革命」、運用整部強大的國家機器猶如發動一場世界大戰。中共這只邪惡的怪獸繼「六四」以來忍饑挨餓了十年後,針對一群如同綿羊一般溫和善良的廣大的法輪功民眾,張開了血盆大口。在發起這場「戰爭」或「運動」宣傳階段,就連用詞和口氣都和「文化大革命」時期是及其的相似。接踵而來的經過和結果對中共瞭解的人來說是可想而知的……。

活體器官摘取的殘酷景象:

一位遼寧省的公安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打給「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一個電話。他在電話中講述了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下午五點,在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內,他親眼看到兩個軍醫對一個三十多歲的修煉法輪功的中學女教師進行器官摘取的過程。他說:「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血是噴濺出來的……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一陣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這位女法輪功學員,還有一個十二歲的孩子。活摘她的器官之前,已經對她進行了一個多月的酷刑,並且還多次遭到惡警的強暴。這位公安當時是在現場擔任警衛……。誰都知道這種事情除非被他在偶然情況下,誰也沒有可能真正看到。

千千萬萬健康、活人的器官被盜取後焚屍滅跡

一位身在中國大陸的瀋陽軍區一名老軍醫說,「中共中央同意將法輪功作為階級敵人進行任何符合經濟發展需要的處理手段,無須上報!也就是說法輪功如同中國許多的重刑犯一樣,不再是人,而是產品原料,成為商品。我能講的只有這些了。」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一日,老軍醫公開指證,蘇家屯的醫院地下集中營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的暴行的確存在,焚燒屍體甚至直接焚燒活人也很普遍。而蘇家屯地區的集中營僅僅是全國三十六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目前全國最大的關押法輪功的主要地區是黑龍江,吉林和遼寧,僅在吉林九台地區的中國第五大法輪功集中關押地就有超過一萬四千人被集中關押。在他接觸的資料中,中國最大的法輪功關押地在吉林,地址不詳。其代號是672-S,關押人數超過十二萬。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一位就職於日本一家電視台,長期深入大陸採訪的資深媒體人向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時報披露:中共在瀋陽市蘇家屯區設立了一個秘密集中營,該地關押了六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後死去,器官被高價出售和移植,而屍體在該秘密集中營裡的「焚屍爐」裡被焚屍滅跡。他說,凡進到這裡的人還沒有活著出來的。

二零零六年,一位中國醫生的妻子安妮,在中共追捕下逃到美國,她指證:從二零零一年底到二零零三年十月期間,在遼寧省蘇家屯血栓中西醫醫院,她丈夫親手摘取了約兩千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其他醫生摘取了他們的其它器官,而且是在人還活著、不打麻藥的情況下摘取的。

龐大的「活體器官」庫

過去十年,赴中國「器官移植旅遊」盛行一時,高效得不可思議的移植手術屢見報端,有醫生一年完成二百四十六例肝移植,也有病人四十八小時內兩次換腎……國際醫學專家對於中國龐大的器官來源不禁疑慮深重:作為常規外科手術,器官移植技術本身並不難,難點主要在於匹配器官的找尋。國際社會上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肝臟腎臟需要數年的等待,為甚麼「找尋奇蹟」唯獨在中國頻繁發生?

國際醫學專家根據大陸器官市場的奇異現象分析,認為大陸一定存在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庫,甚至活體器官庫——事先驗好血型和做好相關資料檔案的活體器官供應者,在市場上獲得器官「需求」之後,這些活體器官供應者就被送入「醫院」(屠宰場)……。法輪功學員被當成「牲口」一樣任意屠宰,被組成龐大的「活體器官」庫。

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共同撰寫一份有關《調查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

他們的報告顯示,在2000年到2005年的六年間,在中國境內進行了6萬個器官移植手術,其中41,500個移植手術,器官來源無法解釋。這個報告中,有52種證據證明,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活體摘取,用於移植手術。

報告發表於2006年7月,2007年1月修訂。調查結論是「曾經發生,且至今仍然繼續存在,對非自願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大量器官摘取」。

麥塔斯說:「中共過去的做法是槍決,現在他們以注射藥物來代替槍決。實際上,注射藥物的目的不是致人於死,而是用來麻醉人,然後從活人身上摘取器官。」

(四)結語

在對信仰的迫害中,如果說大約兩千年前,古羅馬皇帝尼祿命令將基督徒投進競技場中,羅馬權貴們在大笑中看著這些人被猛獸(獅子)活生生地撕裂咬死,是人在借用猛獸凶殘的「獸性」來取樂、恐嚇民眾遠離基督教從而迫使基督徒放棄信仰的話;那麼,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就是:中共這只邪惡怪獸的靈體附著在「人」身上,取代人的靈魂而將人變更成「猛獸」、直接用人當成「猛獸」去撕裂「咬死」法輪功學員來謀取暴利、醜化、欺騙並恐嚇民眾仇恨和遠離法輪功,從而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在中共統治中華民族的幾十年,使這個民族非正常死亡人數達到近八千萬;而這十四年來,中共採取了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殘忍手段、來對付一群溫柔、善良的普通民眾,只是因為他們在不斷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身,使自己成為一個好人或更好的人。中共為了達到毀滅人類的目的,它一定要斬斷人與歷代祖先和神佛的聯繫;當人放棄了對自己祖先和神佛的信仰,中共就可以對這些「失根」的民眾任意操控而行惡,直至將其毀滅……。

中共這個怪物已成為人類共同的邪惡,我們已沒有任何理由以自身的被毀滅為代價而保持沉默,我們必須堅定的從內心中擺脫它。

—-轉自《新紀元週刊》 自由評論

相關新聞
凌曉輝:中華民族的道德重建
家人被中共迫害致死 留美大學生回大陸被關押一週
組圖:美國國會前集會 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
飛瀑:中共針對法輪功學員的藥物迫害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最強防空導彈 在以色列空襲中沉默
【思想領袖】羅傑斯談黑暗政權及其幫凶
【拍案驚奇】拜登政策惹反彈 習近平軟硬兼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