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范教授,你太天真了吧?

標籤:

【大紀元2014年01月07日訊】對於法學教授范忠信來說,2014年的元旦實在是個難堪的日子。這天,他在杭州南湖邊以爬行的方式行進了一公里。打開他當晚上傳網路的現場視頻,只見一名斯文的中年人,身穿一身運動服,戴著毛線手套,在枯黃的草地上彎腰爬行。事後,范忠信在微博中透露,爬行過程中,他掌膝滲血。此事引發了眾多網友的圍觀和調侃。

1959年出生的范忠信,是大陸法律史學界的知名專家,現為杭州師範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杭州師範大學法治中國化研究中心主任,並兼任中國法律史學會執行會長等職務,曾入選《當代中國法學名家》。這麼一位體面的人物,為何新年第一天要在地上爬行一公里,並將現場視頻傳到網上呢?

原來事情的由來是這樣的:一年前,范忠信在個人微博上公開打賭,預言「2013年裏,除了民族區域自治的地方外,其它所有省市會實現縣鄉級公務員財產公示」,賭輸的代價是「罰自己爬行一公里」。如今有記者問他:「當初為何在微博上主動打這個賭?」他回答說:「當時對形勢估計很樂觀,十八大之後一片新氣象,中央提出「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強調反腐敗問題,並釋放出很多積極的信號。法律界人士總體比較樂觀,判斷深化改革的步伐會加快。我把樂觀用打賭的方式表達了出來,因為覺得按當時的態勢完全有可能。而此前,公務員的財產申報、公示其實已有幾個地方在試驗,而且試驗很成功。比如新疆阿勒泰地區、江蘇淮安、浙江慈溪等地方試點。有這一背景,我認為這樣的改革經驗會儘快從局部、從基層推向全國。」

但現實無情的嘲笑了范教授的樂觀。一年過去了,他預言的結果並未出現。作為一個講信用的人,范忠信只好履約。他跟媒體解釋說:「有些人士希望這樣的話題引起關注,希望制度本身有所進步,他們明知道我要出現自罰的難堪局面,故意過一段時間就把帖子翻出來,敲打我。在壓力下,我也沒辦法,與其做一個賴賬的小人,不如自己麻煩一下,爬就爬了。」有記者問他這樣做「會覺得傷自尊嗎?」他回答道:「肯定很傷自尊,但沒辦法。否則,失去信用造成的人格掉價,我覺得比跪在地上爬還可怕。」

儘管范忠信打賭打輸了,但他願賭服輸,在爬行一公里之後,總算用行動守住了自己的信用和人格。相比之下,官方宣佈要推行官員財產公開已經好多年了,至今卻仍不見動靜。豈止如此,就在范忠信看好的2013年,他們甚至還抓捕了多名上街要求公開官員財產的維權人士。顯然,在他們眼裏,信用和人格並不像范忠信教授以為的那麼重要。

但話說回來,打賭這事可是范先生自找的,怨不得政府。身為一個堂堂的知名法學教授,居然相信「2013年裏,除了民族區域自治的地方外,其它所有省市會實現縣鄉級公務員財產公示」,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相關新聞
網絡熱爆的組圖:什麼叫把權力關進籠子?
法廣:民眾恐懼「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
何清漣:關於「籠子、老虎與蒼蠅」的隨想
【酈劍鋒】只有把共產黨關進籠子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最強防空導彈 在以色列空襲中沉默
【思想領袖】羅傑斯談黑暗政權及其幫凶
【拍案驚奇】拜登政策惹反彈 習近平軟硬兼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