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事人九死一生曝周永康老窩的活摘罪惡

人氣 12

【大紀元2014年01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金睛報導)「我能接觸到的四川離奇死亡的法輪功學員大都是年青的、身體非常好的」「警察對我說:巴不得你們絕食,醫院死人很正常」。隨著周永康的罪惡被海內外廣泛曝光及現世報應的來臨,逃亡中的朱均秀對大紀元記者披露了她在中國大陸、尤其是在成都遭受的三次險被活摘器官、九死一生的經歷。

四川自古被稱之為「天府之國」,然而在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荼毒民眾的十年時間內,作為周永康老窩的四川,不斷發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間慘劇,使得四川成為繼法輪功發源地東北之後的迫害重災區。對於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庭,曾經的「天府之國」宛如人間地獄。

第一次歷險:懵懂中逃離

朱均秀,在1999年被迫害之前是優秀公務員,主任科員,1999年11月因為法輪功上訪而被關監獄,被單位強迫辭掉工作。

「2000年7月20日期間,我又三次到北京上訪,那時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甚至幾萬法輪功學員上訪,被北京警察抓捕後,很多都不說出自己的姓名和住址,我也不說,我被帶到一個派出所,一起的還有約十個同修,互相都不認識的」。

「派出所把我們分開做筆錄,那個給我做三次筆錄的警察(聽警察叫他王指導員),開始對我很凶,腳抬起來要踹我,我沒有害怕,眼睛正視著他,他把腳收回去了沒有踹,又猛的轉過身來,要用筆戳我的眼睛,我也沒有害怕,絲毫不動的正視著他,就要接觸到眼睛瞬間,他把手放下來了,我一直用平和的語氣給他講真相」。

「後來這個王警察告訴我說,我看你這個人很不錯,你不說出姓名地址太可惜了,要把你們送到一個地方去,到了那裏就永遠出不來了。」

朱均秀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隨著活摘器官被外界廣泛曝光,現在回想起來他說那個地方應該就是供活摘器官的活體倉庫,這讓她感到不寒而慄。

「第三天凌晨兩點多,我和那幾個同修被帶到北京崇文區看守所,每個號都關了很多大法弟子,每天都有來的有走的,都是沒有報姓名地址的」。

「我在崇文區看守所關了半個月,期間一個獄警被稱為梁警官,年齡應該不超過四十歲,樣子看起來顯得很忠厚,語氣聽起來很誠懇,提訊三次都是這樣,他說,『你長得很面熟,你不說姓名可以,你只說大概地址,我就把你放了,我有這個權力,我說到做到。你將來還要謝謝我呢。』」

「我就說了兩個字『成都』。」

成都駐京辦的人把她接到辦事處。在駐京辦第三天早上,朱均秀趁他們瞬間沒注意時跑掉了。當時的場景也是心驚動魄的,在駐京辦出動所有人追捕下,朱均秀安然回家。

第二次:莫名其妙的抽血檢查

2003年8月,朱均秀再次被公安抓捕,在看守所絕食抗議,獄警看起來卻很得意,說「巴不得你們絕食,醫院死人很正常」。十多天後,朱均秀被轉移到青羊區醫院。

朱均秀告訴大紀元記者:「青羊區醫院在成都青羊區燈籠街,住院部四樓被看守所長期租用,鐵門鐵窗,有武警專門看守,記得直到2006年武警才撤離」。

「在監獄醫院裡,令人奇怪的是,半個月我就被抽了兩次血」。由於絕食,血管乾枯,但朱均秀每次仍被強迫抽一大管血去化驗。

朱均秀對記者描述當時的情景:「白天強行輸藥輸液,腳上戴三副腳鐐,每副鐐銬間是三個重重的鐵球相連,鐵床是專門定制的,比一般的床大得多,手也被綁在床上。」

「跟我關在一個房間裡的幾個法輪功學員中,有一個30幾歲的女同修,叫段世瓊,原重慶鐵路分局客運段乘務員。一天,原本精神比我們都好的她卻突然被插尿管。」

「後來據長期在此住院的一位阿姨說,凡是插尿管的沒有一個活著出去的。」

「在小段離開的最後時刻,根本沒有醫生,完全是武警看守,在半夜2點左右,我們已經睡得迷迷糊糊時,小段突然被武警抬走,我們驚覺時,已經晚了,甚至來不及問到底把人抬到哪裏去。」

記者從明慧網查詢得知,段世瓊離奇死亡後,其丈夫王治海前去認人,發現被迫害致死的妻子的遺體已經被惡人偷梁換柱,找來一個無名女屍冒名頂替,段世瓊的遺體至今下落不明。

後王治海經過多方努力,得到醫院的病歷,裡面寫的是心臟病死亡。王治海說小段從來沒有心臟病。

明慧網報導,段世瓊被非法關押直至離奇死亡期間,成都市看守所從未通知其家人。成都市看守所和青羊區人民醫院至少虐殺九名法輪功學員,他們是段世瓊、方顯智、鄧建萍、張川生、黃麗莎、沈立之、陳桂君、顧傳英、謝采樂。

朱均秀對記者表示,她這次是被折磨到奄奄一息,眼看就要死了,「610」組織才叫家人去辦取保侯審。她回家才一個月,法院就發傳票了。為避免再受迫害,她突圍走脫了,流離失所。

第三次歷險:醫生遺憾心臟太小

2005年朱均秀去金牛區檢察院索要被非法搶去的做生意的二十萬元錢和才買的十幾萬的寶來轎車。檢察院偷偷給「610」打電話,「610」去了4個人,三男一女,不由分說,把朱均秀從四樓辦公室拖到電梯裡,再拖到地下車庫,然後強行塞到警車裡,再一次把朱均秀綁架到看守所。「後來聽律師說,檢察院跟律師說:『她還敢來要錢,不想要命了。』」。

「到12月,我被關在看守所一個多月了,看守所把我和別的號裡的法輪功學員送去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體檢。我問為甚麼要體檢,獄警欺騙我說『檢查有病了就放你』。」

「我們到醫院B超室,好幾個醫生已經在那裏等著了,檢查時他們對我們的心臟和腎臟檢查的很仔細,檢查時醫生還歎氣,很遺憾的說:『唉,你的心臟太小了。』還問我:『你家裏有沒有得心臟病的人?』。」

「我此前就聽這個醫院的朋友說過,這個醫院是與青羊區醫院配套的,與周永康的武警系統關係密切,於是我說:『我爸就是得心臟病死的。』然後他們說:『算了算了。』他們還互相說了一些我不懂的術語。就這樣,我又被送回看守所」。

在看守所裡一年的時間,朱均秀一直堅持絕食反迫害,在被折磨得快死時,醫生都說這人活不了幾天了,邪惡的中共法院把她改成監外執行。

回家後朱均秀又奇蹟般地活了過來,中共邪惡「610」警察又要把她收監,明白真相的警察聽到風聲後告訴她再進去就出不來了。為了躲避冤獄迫害,朱均秀又離家出走了,過著顛沛流離居無定處的生活。

聯絡本文作者請發郵件到:jinjingyongmeng@gmail.com。

(責任編輯:姜斌)

相關新聞
大陸民眾300人簽名 籲徹查周永康活摘器官罪行
習近平收網:「抓捕周永康獲黨內外近100%支持率」
周永康兒子通過調包死囚和活摘器官 賺到了最黑的錢
周永康被抓消聲  死敵卻一月三次「現身」
最熱視頻
2021預測:全球瘟疫更具毀滅性 善惡大決戰
史前文明:地球上真的生活著三種人?
【新聞看點】武漢封城周年 上海再現隨地倒
【微歷史】共產黨利用民主在三個大國奪權(上集)
【有冇搞錯】美國極左派將消退
【唐青看時事】台海挑釁 習拜川博弈內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